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沽源酒坊
    沈锋又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道:“若非你亲自前往,而是另有人去,可还需要什么信物?”

    乌叱炎指了指床边衣挂上的一条外袍腰带:“上面有我的一块蓝田玉佩,那便是信物。”

    沈锋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知道这些便足够了,他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

    这个乌叱炎长史并不难对付,是块软骨头。但凡贪婪的人都没有什么骨气。

    “这位侠士,你和六煞堂有过节?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们,他们的势力太大,你小心自己性命难保。”乌叱炎像是很好心的样子,提醒了沈锋一句。

    沈锋冷冷一笑,脸色又再次变得严肃和凝重起来,竟也带着一丝怒气。

    “我再问你一句。去年,还有五百名不满十四岁的幼女,是否也是在你的安排之下,由六煞堂的人给贩卖到了吐蕃那里去?”

    乌叱炎的身子开始发颤:“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这件事情你都知道?”

    “实话告诉你,火星堂的钱堂主已经让我给杀了,他有一本黑册子,上面记的全是你们这些官吏背后所做的龌龊勾当!”沈锋愤怒道。

    “什么……是你杀了钱堂主?”乌叱炎一双眼睛瞪的老大,脸上是震惊的表情,他似乎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却没有想到正是床边这人所为。

    “没错。这五百名幼女皆是六煞堂从西域各地诱拐而来,你将他们给贩卖到吐蕃去,可知这些女孩子到那里会经受到怎样的凌辱和虐待?你不是汉人,估计对我们汉人没有任何感情,只为了钱,所以毫不怜惜的将我们汉人的骨血给送到了如狼似虎的吐蕃人那里。”沈锋无比痛惜的说道。

    这五百名被诱拐而来的汉人幼女,就这样被这个贪官污吏给贩卖到了吐蕃那边,其命运将是何其的悲惨!当看到火星堂那本黑册子上所记载的这段内容的时候,除了震惊之外,沈锋心中已经是痛惜无比。

    “只因为这一件事,我便不能留你了。”沈锋冷冷的说道。

    “什么!”乌叱炎又将身子向上挺了一下,双手抬起想要反抗。

    沈锋一瞬间将离素刀的刀刃竖起,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

    ……

    第二日上午,一个一身灰衣打扮,细眼弯眉,脸上留着飘然长须的中年男子来到了位于凉州城南门集市的沽源酒坊。

    此时时辰尚早,酒坊里的客人也不算太多。

    这中年男子四下里看了看,便径直来到了酒坊柜台前。

    掌柜的正在柜台后面拿抹布擦着桌面,一刻有客人来了,立刻满脸堆笑,开口问道:“客官来得这么早啊,不知想要些什么酒?”

    “不知店家这里最好的酒是什么?”中年男子问道。

    “当然是用产自凉州城的葡萄酿制而成的葡萄酒了,这位客官,我们沽源酒坊的出产的葡萄酒可是贡品,是长安城里的圣人喝的!”掌柜的十分得意的说道。

    葡萄原产于中亚。汉武帝派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打通了丝绸之路,原产于西亚、中亚各国的物产如葡萄、苜蓿、石榴……胡麻、胡桃、胡豆等作物便传入了华夏国,还带来了不少的酿酒艺人。之后,汉武帝派贰师将军李广利伐大宛国,胜利后又从大宛引进更为优良的葡萄品种、种植技术和酿酒技术到凉州。凉州城因此成为了最负盛名的葡萄产地,其出产的葡萄酒在整个大唐也是品质最为优良的,故而被选为宫廷贡品。

    唐诗有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指的便是凉州所产的葡萄酒。

    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将脸贴近了掌柜一些,面色神秘说道:“要半斤苏离青,用红瓷瓮装。”

    来的这名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沈锋,他也是乔装打扮了一番。之前沈锋也向别人打听过了,这苏离青乃是一种葡萄酒的名字,是用一种叫做苏离的葡萄酿制而成,也是凉州所产葡萄酒中的最高端。

    这话一出口,掌柜原本轻轻擦着桌子的手臂立刻停了下来。他四下看了看,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将目光投到了沈锋脸上。

    “长史府的?”

    沈锋点了点头。

    “之前不是跟你们说过,六煞堂现在正有事情,让你们不要随便前来联络吗?”掌柜的轻声说了一句,面色不悦。

    “乌叱大人有重要事情要向施堂主禀报。”沈锋面色不变,沉沉说道。

    那掌柜的脸色更加不悦了:“有什么事情,还非要向我们施堂主禀报?”

    沈锋目光一闪,轻轻说道:“关于朝廷的那个折冲都尉沈锋的事情。乌叱大人知道了他现在的下落,还有办法能够将这个人交给六煞堂,所以命我前来联络,要当面向施堂主禀报详情。”

    这话说完之后,那掌柜的神情一下子变了,眉头紧皱起来。

    “你是乌叱炎的什么人?怎么之前没有见你前来联络过?”掌柜的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我也是乌叱大人的亲信,之前一直在夏阳县为乌叱大人打理田产,前几日才来到凉州城。乌叱大人说了,这凉州城内恐怕有朝廷的眼线,兹事重大,他才没有敢派长史府里的人前来,只好让在下过来了。”沈锋低声回答道。

    乌叱炎在下夏阳县有百亩田产的事情乃是极为隐秘,若非亲信定然不会知道,沈锋这般说法,也是来之前早有准备。

    就怕这掌柜还不信,沈锋又从怀中拿出一个蓝田玉佩来,交到了掌柜手中。

    “这是乌叱大人的贴身玉佩,掌柜的应该见过。”沈锋说道。

    掌柜的将这块玉佩拿在手中看了看,神色稍有平缓,随即又交还给了沈锋。

    他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沈锋说道:“你稍等一下。”

    说完之后,那掌柜转身便离开了酒坊前堂,通过一扇小门去了酒坊后堂。

    一刻钟之后,掌柜的从后堂又走了进来,仍旧是站在柜台后面。

    他又四下看了看,这才轻声说道:“马车已经在后门备好,你跟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