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凉州长史
    沈锋没有让钟离素留在自己房里多长时间,看天色晚了之后,便让李延风安排龙甲骑兵将她送回了钟府。

    为了安全起见,李延风也在钟府附近安排了人手护卫。

    沈锋身上所受的都是锥刺伤,伤口本来就不大,加上这段时间来的精心护理,伤势恢复的很快。又一日上午,李延风前来探望沈锋的伤势。

    “大哥,我虽然伤快好了,但这口恶气我咽不下。”沈锋紧紧攥着拳,看着李延风说道。

    作为一个血性军人,沈锋心中有着极强的自尊,绝不甘心受辱。自己和擎羊堂主施方这一战,对方一点事情都没有,自己却身受重伤,连兵刃都让人家给抢走了。

    这种侮辱和打击,沈锋从来没有经历过,他咽不下这口气。

    李延风点了点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兄弟,你想怎么样?”

    “六煞堂作恶多端,实在是大唐西域的一个祸害。一定要把六煞堂余孽全给铲除!我要先把擎羊堂给灭了!”沈锋怒道。

    “我又何尝不知你心中所想?六煞堂所作所为我也知道,王忠嗣大人也知道,早就想一举铲除之。可六煞堂总共分为六个堂口,散居西域各地,行事也是低调诡秘,六个分堂各在什么位置都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来我也派人出去打探,没有查出任何的线索来。”李延风叹了一口气说道。

    沈锋心头沉沉,知道李延风所言不假。可若是不将六煞堂给彻底铲除,就像是一群毒蛇潜伏在周围,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向自己发出致命的一击来。

    沈锋也在凝神思考,忽然间灵光一闪,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名字来。

    “大哥,这凉州城的长史可叫乌叱炎?”沈锋开口向李延风问道。

    “没错,正是乌叱大人,他原先是靺鞨人,武周的时候随其父亲归降大唐,现在正是凉州城的长史。”李延风回答道,稍稍有些惊讶。

    “兄弟为何会突然提起他来?”

    “哦,没什么,之前听人提起过他,便向兄长打听一下,只觉得他的姓氏好生奇怪。”沈锋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遮掩了过去。

    沈锋刚才脑海之中所闪现的,正是乌叱炎这个名字。只不过它并不是从别人嘴里听说的,而是从火星堂钱堂主那本黑册子上看到的。

    这名字并不像是汉人的名字,倒是引起了沈锋的注意,也顺带着将册子上所记载的他的一些“事迹”看了一番,深感震惊。

    沈锋的心中已经有所盘算,要找到六煞堂的线索,先从这个人身上打开缺口。

    又过了几天之后,沈锋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趁着一天晚上,他悄然离开了巡防营,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换上了一身夜行衣来,也将脸给遮了起来。

    凉州长史乌叱炎的府邸离巡防营的大营不远,此时正值宵禁,街上并没有什么人,沈锋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摸进了乌叱炎的府邸之中。

    乌叱炎的卧室就在府邸后堂,也没费多少力气,沈锋便摸进了乌叱炎的卧室之内。

    沈锋站在乌叱炎的床边,借着透射入屋内的月光一看,只见这个凉州长史乌叱炎长得也算是肥头大耳,鹰钩鼻之下长满络腮胡须,一看就知是胡人。

    乌叱炎熟睡正酣,有节奏的打着呼噜,嘴巴时不时的吧唧几下。

    沈锋从怀中掏出离素刀来,将冰凉的刀刃平贴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乌叱炎立刻惊醒,头猛地向上抬了一下,随即又落在了枕头上,身子一动不动。

    乌叱炎斜眼看着沈锋,神色惊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锋冷冷一笑:“别问我是什么人。我今晚前来,是想来问长史大人几件事情的。”

    “问问什么事情?”

    “开元二十八年,长史大人将凉州城一千五百匹军马,以牛羊牲口的名义卖给了吐蕃,可有此事?”沈锋沉沉说道。

    乌叱炎的身子猛地颤动了一下,目光闪动:“断无.断无此事!”

    “还有,天宝初年,将五千斤铁矿石以石料的名义卖给吐蕃,这也是长史大人的一手经办的吧。”

    “胡说.全是胡说!”

    沈锋冷冷一笑,用离素刃压了压乌叱炎肥胖的脖子:“你一个凉州长史,俸米每年不过二百石,俸禄每年不过两百贯钱。就这样的财力,可以在长安城的兴业坊买下一个三进三出的院子?可以在夏阳县买下三百亩良田?”

    “这些.这些你是怎么知道?”

    乌叱炎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来,斜眼看着沈锋不说话。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想问一下长史大人。那铁矿石可以用来炼铁打造兵器,军马则是骑兵必须的,将这两样东西卖给吐蕃人,是不是通敌叛国?”沈锋严厉问道。

    “你……你是朝廷的人?”

    “不是。只不过长史大人所做的这些事情,若是让朝廷知道了,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估计你全家人的性命也都保不住了吧。”

    “你深夜潜入我的府邸,拿这些事情要挟本官,到想要做什么?”

    沈锋冷冷一笑:“长史大人一边在凉州城为官,一边同吐蕃人做交易,一边还同六煞堂的人有所来往。每年长史大人能从六煞堂那里得到三百两黄金的贿金,着实丰厚啊。”

    乌叱炎没答话,身子发颤。

    “我问什么,长史大人便回答什么,可否?”

    乌叱炎点了点头。

    “贩卖军马和铁矿石,估计都有六煞堂的人参与吧,他们其中也都有抽成,是不是?”

    乌叱炎点了点头。

    “你都是和六煞堂的哪一堂联系?”

    “有火星堂,还有擎羊堂。”

    “如何联络?”

    “去凉州城南门集市的沽源酒坊。”

    “到了沽源酒坊,要做什么,说什么?”沈锋心想那酒坊肯定是对外营业,也是六煞堂的一处秘密据点,若是有些机密的事情需要联络接头的话,定然会有一些特殊的程序。

    “直接去见掌柜,说要半斤苏离青,用红瓷瓮装上带走,接下来自然会有人接待。”乌叱炎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