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再回凉州
    施方领着这些擎羊堂的手下逃窜速度极快,穷寇莫追,龙甲骑向前追击了一阵便停了下来。

    李延风立刻让龙甲骑兵士将随军带着的金疮药还有绷带给拿了过来,他轻轻扯开了沈锋的衣服低头一看,只见沈锋的上半身被扎了五个洞,鲜血仍在汩汩流出,虽然这五个位置并非要害,可若是不能立刻将流血止住,沈锋仍是性命堪忧!

    看着沈锋这般伤逝,李延风虽是七尺铁血男儿,可兄弟感情笃深,仍是眼眶湿润。李延风亲自小心翼翼的给沈锋的伤口上金疮药,这药乃是军中特制,专门用于刀砍枪刺的伤口,止血速度很快。敷上一层金疮药药面之后,沈锋的伤口便停住了流血。

    李延风又用绷带将沈锋的伤口一点一点给包扎了起来,又亲自将他给驾上了马车。

    岑参的伤势还不算严重,也跟着坐上了马车。此处离凉州城已经不远,龙甲骑兵便护卫着这辆马车向凉州城赶去。

    马车上,李延风满脸关切的看着沈锋问道:“兄弟,这伤你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还是六煞堂的人,伤我的那个是擎羊堂的堂主施方。今晚若没有哥哥赶到,小弟我便要交代在这里了。”沈锋有些虚弱的回答道。

    “想不到这六煞堂如此胆大妄为,居然敢向朝廷命官下手,待我禀明王忠嗣大人,一定领兵灭了这六煞堂!”李延风怒道。

    沈锋微微点了点头,心中也很是奇怪,便开口问道:“大哥,今晚你怎么会赶到这里?”

    李延风的神色微微一动,看着沈锋说道:“我原本正和王忠嗣大人一起领军在玉川城休整,前天晚上忽然接到了一封信。”

    “一封信?”

    “没错,也不知是谁送来的,直接送到了玉川城军营。”

    “那信上写的什么?”沈锋心中更是觉得奇怪了。

    “信上说你今晚出了瓜州城之后将会遇到麻烦,让我领兵前来接应。”

    “什么?”沈锋心中震惊,稍稍想了一下,他便知道这封信是谁送的了。

    定然是乘烟阁的杨氏兄妹二人了。没想到他们考虑的如此周详,除了帮助自己准备东西混入瓜州城大牢,还派人前去了黄河右岸的玉川城军营,通知了李延风。

    此时,锋的心中除了震惊之外,更是感动。想到之前和杨感的约定,他神色又恢复了平静,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

    “这……这到底是什么人送的信啊,大哥,你仅凭这封书信,就领兵前来了?”

    李延风点了点头:“我担不起这个风险。若是这封信是假,我们大不了就白跑一趟;可若是这封信是真,我没有领兵前来,兄弟你遇到了危难,大哥会愧疚一辈子!”

    一听这话,沈锋虽然身上剧痛,可心中却是感动无比!李延风对自己是何等情深意重,仅凭一封书信,便率领着龙甲骑不辞辛劳连夜赶来,就是怕自己遇到任何的意外!

    沈锋双眼眼眶已经微微湿润,他伸出手紧紧握住了李延风的手臂:“大哥……”

    第二天上午,这一队人马终于进入了凉州城。

    离开数月之后再次返回,身上还带着伤,沈锋心中无限唏嘘。

    “兄弟,你还要去钟家?”李延风看着沈锋问道。

    沈锋急忙摇了摇头:“千万别送我去钟家。我现在这种情况,只怕让她担心受怕。还有,我也不知道六煞堂的人会不会再找来,若是去钟家住下,他们那边也很是危险!”

    李延风点了点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就去凉州城的巡防营住下。巡防营的领兵和我很熟,那里有军士守卫戒备森严,兄弟住在那里我也放心。”

    沈锋点了点头,住在巡防营确实也是一个很好的安排,六煞堂的人胆子再狂妄,也不敢带人直接冲杀重兵守卫的巡防营。

    住进巡防营之后,李延风立刻将凉州城内最好的大夫找来,又精心的给沈锋处置了一下伤口,每日按时换药,沈锋身上的伤势也逐渐的好了起来。

    又是一天傍晚,沈锋正躺在屋内床上休养,就见李延风推门走了进来,看着沈锋微微一笑说道:“兄弟,你看我把谁给带来了!”

    说完之后,一个纤细的身影从李延风的身后走了出来,一身俱是男装打扮,却让沈锋一眼便认了出来,心中颤动。

    是钟离素来了。

    钟离素素看了沈锋一眼,眼神十分复杂,带着关切,带着嗔怒,还带着一丝埋怨。

    “离素……”沈锋也觉得心中有些亏欠,便避开了钟离素的目光。

    “嗯哼……”李延风咳嗽了一下。

    “那二位慢慢聊啊,我还有事,先走了。”李延风递给了沈锋一个眼神,转身离开,从外面把门带上。

    “离素,我是怕你担心这才没有告诉你。还有人在追杀我,若是我住到你府上,恐怕很是危险。”沈锋微微抬身,转头看着钟离素恳切说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和你在一起,我会怕这些吗?”钟离素将一个凌厉的眼神递了过来。

    “是……是我不好……”沈锋将目光垂在了地面之上。

    一看沈锋这般神情,钟离素的目光也软了下来,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到沈锋旁边,坐在了床沿。

    “沈郎,你到底伤的怎么样了,让我看看……”钟离素的语气此时也温柔了起来。

    “没事的,都……都是些皮外伤……”还没等沈锋说完话,钟离素便轻轻掀开了他上身盖着的被子。

    就见沈锋的上半身此时已经缠满了绷带,被子里向外散发出浓浓的药味来,虽然看不见伤口情况,但已知伤势不轻。

    钟离簌的眼泪扑簌扑簌的流了下来:“沈郎,是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

    沈锋轻轻拉住钟离素的手:“不碍事的,伤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换几次药就痊愈了。是……是六煞堂的人干的……”

    沈锋便把自己的一番遭遇告诉了钟离素,为了免得牵扯到乘烟阁,唯独没有提到火星堂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