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瓜州大牢
    听沈锋这样一说,杨感目光一动:“沈都尉真的要去?莫非你已经有所打算?”

    沈锋点了点头:“为了朋友,即使那刺史府大牢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我心里是有点打算,得去试试才行。”

    说完之后,沈锋冷冷一笑,将目光投向了杨感:“这件事情,还希望杨兄能够帮我。”

    杨感现在觉得这个沈锋有些深不可测了,看他对朋友有情有义的样子,心中也很是动容,于是点了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沈都尉但说无妨。”

    沈锋便向杨感交代了一番,听完之后,杨感虽然一脸诧异,却也不住点头。

    “沈都尉果然不是一般人。”杨感叹道。

    “乘烟阁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沈锋淡淡一笑。

    说完之后,沈锋的神色又变的凝重起来,目光闪动,看着杨感问道:“杨兄可还记得火星堂金矿上那些矿工奴隶的尸堆?”

    杨感神色哀戚,急忙点了点头:“当然记得,触目惊心,确实惨不忍睹。”

    沈锋剑眉一蹇,怒道:“瓜州刺史吴竟和这城内其他的贪官污吏,他们所拿的那些贿赂黄金,肯定会有出自那金矿的。那些奴隶矿工的惨死,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沈都尉是想?”

    沈锋双拳紧攥:“天理昭昭,我要为那些惨死在金矿上的奴隶矿工们讨个公道!”

    ……

    过了晌午,正是瓜州刺史府大牢狱卒们换班的时间。

    跟着换班狱卒而来的还有一辆囚车,上面关着几名从瓜州城内抓来的犯人。

    换完班之后,新来的狱卒便把这些犯人押入了大牢,送往各自的牢房。这其中有一些是重刑犯,每个人都单独关押在一间窄小的牢房之内。

    到了晚上,牢房内漆黑一片。只有监牢的走廊里每隔一段距离亮着一盏火灯。

    在关押重刑犯的一间牢房之内,一个蓬头垢面,身材臃肿的犯人从床上坐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监牢门口。

    这个重刑犯隔着牢门的铁栅栏四下看了看,确认周围牢房的犯人都睡熟,也没有狱卒前来巡视之后,便从自己蓬乱的头发里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铜丝来。

    这犯人将这根铜丝对折了几下,在手中绞了几下,让其变得粗了一些,然后在锁住牢门铁链的锁头上捣鼓了一阵子,紧接着就听轻微的“咔”一声,铜制锁头弹开了。

    这犯人小心翼翼的将锁链从门上解开,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

    紧接着,就见这犯人竟然将自己头上蓬乱且脏兮兮的头发给拿了下来,然后将自己身上又厚又硬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撤掉身上缝着的几块布,露出了里面一身狱卒的衣服来。

    这犯人不是别人,正是沈锋。

    就见沈锋将脏头套还有那个又硬又厚的外套给拿到了床上,按照头身的位置摆好,又在外套里面塞了些牢房内的蒲草,从外面看去,就像犯人仍旧躺在床上似的。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沈锋推开牢门轻轻走了出去,然后又将铁链给锁上。

    在昏暗的监牢走廊之内,沈锋低头向前走,过了一个岗哨,只见两名狱卒刚刚喝完酒吃完肉,趴在桌子上正呼呼大睡。

    看着这牢房之内戒备如此松懈,沈锋冷冷笑了笑,接着往里走。

    监牢的最里面,还有一个单独的牢房。沈锋走到牢门跟前,立身站住。

    “这么晚了还要提审我吗?别白费力气了。”牢房里有人说道,正是岑参。

    沈锋微微一笑,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道:“那通缉要犯沈锋的五官相貌,是你描述给官府画师的么?”

    一听这话,岑参也跟着微微笑了起来,站起身来轻轻走到了牢门跟前:“没错,我所描述的和真人一模一样,没有半点虚假。”

    “好你个岑公子,居然敢如此嘲讽本都尉。”沈锋微微笑了一下,又用铜丝将牢门的锁头给打开了。

    沈锋迈步走入牢房之内,摸了摸岑参的身子,关切问道:“岑公子你没事吧,那晚是我不好,不该留你一人在那里等待。”

    岑参微微一笑,毫不在意:“没事的,都是些皮外伤。”

    随即岑参的神色又变得凝重起来:“对了沈都尉,估计他们是把我当成诱饵,就等着你来救我呢。你不该来这,别管我了,找机会先走!”

    沈锋拍了拍岑参的肩膀,笑着说道:“你是因我受的牵连,就算这里是龙潭虎穴我也要来,放心吧,我有安排,快跟我走!”

    说完之后,沈锋拉着岑参便离开了牢房,岑参也是将信将疑,紧紧跟在了沈锋的后面。

    经过监牢走廊那个岗哨的时候,那两名狱卒还趴在桌子上打鼾熟睡。

    沈锋走上前去,用手肘猛击这二人的脑后,将他们全都给打昏。然后拿起这二人的障刀来,自己和岑参一人一把拿在手中。

    眼看着就要走出监牢门,两个巡夜的狱卒提着灯笼走了过来。

    沈锋没有给他们打照面的机会,瞬间出手将其中一人打昏,又将障刀架在了另一人的脖子之上。

    这狱卒有些惊慌失措,一看这两人身上穿的也是狱卒的衣服,心中更是奇怪。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沈峰冷冷一笑:“别管我们是什么人,想要活命的话,提着灯笼在前面领路!”

    说完之后,沈峰将障刀从那狱卒的脖子上拿开,将身子紧紧贴在他背后,用障刀的刀尖儿在后面抵住了他的腰眼。

    “行……只要二位大爷不杀我,怎么都成!”那狱卒颤巍巍的说道,然后提起了掉在地上灯笼,在前面领着二人往外走。

    此时监狱的内门是从里面锁上的,那狱卒从腰间掏出钥匙来,颤颤巍巍的开锁,动作十分的缓慢。

    沈锋看了这狱卒一眼,冷冷一笑,然后从怀里拿出两块湿布来,递给了岑参一块。

    沈锋看着岑参,面色严肃的说道。“到了外面之后,只要我说一个遮字,你就立刻用这块湿布将口鼻给遮住,然后闭上眼睛蹲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