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被劫
    岑这个姓氏在唐代不多见,名参的也不太多,再加上自称是仙州人,史书记载,岑参出生在仙州。

    名字和出生地都对的上,定然是那位边塞诗人岑参无疑了。

    沈锋心中感慨,也是十分激动:若是自己穿越之后发生的故事是一个剧本,那这个编剧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

    不说别的,就说盛唐的诗人们。自己先是和诗仙李白结拜成了兄弟,现在又遇到了心中很是喜欢的盛唐边塞诗人岑参。这趟盛唐穿越之旅,莫非是为自己度身定制?

    岑参的诗沈锋很小的时候就会背,在高中的时候还在课本上专门学过他的那首代表作《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也是必背的古诗词之一,印象极为深刻。

    看着在身旁和自己一起骑马而行的岑参,沈锋心中又将这首诗默念了一遍: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将大唐边塞八月飞雪的场景写得如此浑然磅礴瑰丽浪漫,除了岑参,再无二人。后世评价岑参的诗亦有四个字:雄奇瑰丽。

    将这首诗在心中过了一遍,沈锋心中意气荡漾,豪然之情顿起!

    “岑公子这是要往哪里去?”平复了一下心情,沈锋开口问道。

    岑参思忖了一下,缓缓说道:“并无目的地。在下心中郁闷,想在西域边城游历一番,这才经过刚才那个关隘。”

    沈锋心中一喜,估计他是想先散散心了,于是急忙说道:“那岑公子可愿和我同行?我要路过瓜州去凉州,都是西域边城。”

    “这”

    岑参顿了一下,他虽然在这西域边塞住了几年,却也有好些地方没去过,瓜州和凉州便是。再说他也喜欢和军中人士交往,对王忠嗣在黄河右岸那边和吐蕃作战的情况也很是感兴趣。沈锋既然是来自王忠嗣麾下,肯定会知道很多事情。

    “能和沈都尉同行,在下荣幸备至!”想了一下,岑参点头说道,欣然同意。

    沈锋心中也很是欣喜,便和岑参一起纵马前行,一路相谈甚欢!

    行了有大半日,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二人找了沿路一个不知名的镇子投宿。这镇子不大,镇子里客栈只有一家,且客房紧张,二人只能定下一间客房同住。

    半夜时分,二人同卧一床,熟睡正酣。悄无声息间,房间的窗户被轻轻挑开,两颗烟丸被抛入屋内,落在了二人床前。

    这烟丸落地发烟,这间客房空间也不大,很快便烟雾弥漫。

    沈锋是被呛醒的,立刻从床上坐起,从枕头下面抽出离素刃来。沈锋用手捏了捏岑参的胳膊:“岑公子,快醒醒,有情况!”

    谁知岑参毫无反应,像是昏迷一样,连打鼾的声音都没有了。

    不好,这是毒烟丸!沈锋心中一惊,幸好他现在是百毒不侵,故而这毒烟丸对他不起作用,只能将他给呛醒。

    沈锋立刻翻身下床,屋内毒烟弥漫,也没有灯光,他也看不清四周,只好摸到门口将房门打开。沈锋刚刚一打开房门,身子瞬间便被一个大网给罩住!

    沈锋刚想挣脱,这大网便瞬间收紧,牢牢的箍在了沈锋身上,使他根本动弹不得。

    “怪了,居然有人能抗得过咱们的毒烟,给我打昏!”沈锋身边传来一个声音,随即脑后被人猛击一下,昏了过去……

    等沈锋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用铁链铐锁着双手坐在一辆马车车棚之中。这马车里还有七八个人,也都是手上戴着镣铐,岑参也在其中,全都昏睡不醒。车内其他人打扮各异,有的是商人打扮,有的像是习武之人一身紧短衣装,竟然还有两个穿着长袍留着山羊胡子的胡人!

    沈锋心中细细想了一下,看着绑架的人没有特定的特征,估计也不是专门冲着自己来的。沈锋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这马车棚用硬木制成,边角处都裹着铁皮,用铆钉镶嵌,很是牢固。这马车棚有一人多高,只在靠近顶棚的地方开了两扇气窗,用铁网牢牢封住,光线正是由此照射进来。

    沈锋心中惊诧,自己这是被谁给绑了,要带往何处?

    又跑大概了半个多时辰,沈锋就觉得车子的速度变慢,路上也更颠簸起来。沈锋透出车窗向外一看,两旁都是黑漆漆的树林,遮天蔽日。

    又过了一会儿,车子完全停了下来。“哗啦”一声,车棚外有锁链打开的声音,紧接着车门从外面打开了。

    暂时还没搞清楚情况,沈锋仍是装成昏迷的样子,斜靠在旁边一个人身上,眯着眼睛暗中观察。

    只见两个身材壮硕的汉子走上了车棚,手里拿着一块湿布。这二人用这块湿布依次在每个人的口鼻上都捂了一会儿,就见原先昏迷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打着喷嚏醒了过来。

    原来这湿布上沾着解药,沈锋心中明白,当那块湿布捂在自己口鼻上的时候,沈锋只觉得一股刺鼻的酸臭气味涌入鼻腔,也不用装了,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喷嚏然后醒了过来。

    岑参也醒了过来,神色惊讶,大声说道:“这是哪里,你们是谁,为何要绑了我们?”

    “砰”的一下,一记重拳打在了岑参的左脸,左腮帮子立刻鼓起一块,看来那一拳发力不小。

    “不想死的就别说话!”其中一名魁梧汉子瞪着眼睛说道。

    岑参立刻挣扎身子想要反抗,沈锋立刻递了一个眼神过去示意他不要动。岑参这才停止,眼中喷火。

    沈锋心中暗笑,想不到这个读书写诗的岑参性子还这么烈,全然不是文弱书生做派。

    车内众人看岑参重重挨了一拳,也都默不作声了。

    还在找”烽火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