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异样之感
    一听裴敦复这这番话,沈锋的心中则是一阵热流涌过。

    这个裴敦复虽然一直保持中立,可是对朝堂时局和事情的真相原委看得极为清楚透彻。

    当前的形势,若是李亨率领着亲征大军在这里久战不胜,日后的危机和事端恐怕会更多。

    毕竟那个人就在李隆基的身边,可以揣摩圣意,甚至可以左右圣意,而李亨则在千里之外的崖州。

    “多谢裴大人,本宫明白。”

    李亨的眼神之中带着感激,看着裴敦复说了一句。

    “太子殿下放心,就要下官还是这个岭南节度使,这段时间就一定会留在这崖州,全力相助太子殿下。”裴敦复面色肃然,郑重说了这么一句。

    李亨的目光闪动,伸手扶住裴敦复的肩膀,缓缓点头。

    ……

    回到崖州大营之后,沈锋刚刚回到自己的营房,闵玉便来了。

    “恭贺沈郎这次旗开得胜,消灭了那些蛇颈巨兽,一举拿下那个巨蛇岛。”闵玉首先向沈锋贺喜道。

    沈锋点了点头,可脸上依旧是面色凝重,愁眉不展。

    闵玉心中也是有些奇怪,看着他那凝重的神色,也不知为何沈锋会在如此大胜之后闷闷不乐。

    沈锋也不想让闵玉多加揣度,便把在琼崖太守府所发生的关于孙幸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闵玉。

    听完之后,闵玉也是愤怒不已:“如此狗官,罪恶滔天,竟能如此轻饶了他?”

    沈锋兀自一笑:“圣旨都已经下来了,你又能奈他何?”

    “这个大唐的皇帝,当真是荒唐的很!”

    闵玉更是气愤了出来,随即,脸上又露出浓浓的恨意来。

    “沈郎,你可知道这个琼崖太守孙幸对我们栗赫族人做过什么?”

    沈锋心中也知道,这个孙幸不是一个好官,欺压百姓的事情定然做过不少,但具体的事件知之甚少。

    “他对你们族人做过什么?”沈锋看着闵玉问道。“在亲征大军来到崖州之前,这个琼崖太守孙幸以为亲征大军筹措粮饷为由,到我们几个栗赫族人的村子里横征暴敛。有我们栗赫族人聚居的一个小村落,因为稍稍有所反抗,便被这个琼崖太守孙幸放火屠村,全村男女老少一千多口,没有一个人活下来……而事后,他把这件事情全都推到了海盗的头上,说是海盗前来放火劫掠,才做下如此

    惨案。”闵玉悲愤异常的说道。

    一听闵玉告诉他这件事情,沈锋双拳紧握,眼中喷火。

    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琼崖太守,就这样让他轻易脱罪,在左骁卫的保护之下远赴沧州上任,实在是太便宜了他!

    “玉儿放心,他手上有你们栗赫族人的血债,我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他!”沈锋的眉峰一竖,看着闵玉说道。

    闵玉在沈锋的房中又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天色渐晚,便又带着一丝幽怨的离开了。

    在沈锋的召唤之下,顾堂主又和杨念一起,趁着夜色来到了沈锋的房间。

    沈锋便把和刘昂一起攻打那巨蛇岛,以及接下来所发生的关于孙幸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二人。

    听完之后,顾堂主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愤怒的神色:“这狗官如此走运,没想到那个李林甫居然如此护着他!”沈锋沉沉说道:“看来这个孙幸也不简单啊,说不定和那李林甫有什么极为特殊的关系。此次落难,李林甫居然动用皇帝的旨意来救他,甚至还派出左骁卫来护送他上任,

    这其中恐怕还有更多咱们未知的原因来。”“没错,将他贬往沧州乃是缓兵之计,看那个李林甫对这个孙幸如此舍得下本,估计他很快便会东山再起,若是让他入了长安,阁主便又多了一个对手。”顾堂主又接着说

    了一句。

    一听这话,沈锋的心中也是一颤。

    顾堂主说的极是,无论是自己大破黑水崖,还是在花兰街搅弄了那么一番,甚至是这次帮李亨解决粮饷的问题,都是已经极大的得罪了这个孙幸,敌意已深。

    在崖州大营的时候,沈锋也曾经领教过这个孙幸的阴险狡诈和诡辩的口才。

    若是让这样一个人再来到李林甫的身边,自己确实是又多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沈锋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看着顾堂主说道:“顾堂主说的没错,这样一个阴险狡诈之人,不能再让他继续为虎作伥去了。”

    顾堂主目光闪动,急忙问道:“阁主的意思是?”

    “坏人不除,好人难做!”沈锋斩钉截铁的说道。

    “属下明白了,阁主放心,这个孙幸到不了那沧州去上任。”顾堂主立刻回答了一句。

    “顾堂主能有所安排?”沈锋稍稍一怔,看着顾堂主问道。

    顾堂主点了点头:“对于这样一个恶人,属下自然会有安排。”这话一入耳,不知怎的,沈锋的心中稍稍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也没想到顾堂主的手段如此之多。而对于乘烟阁在这崖州分堂的堂主,他的这些本领和手段,似乎已经超

    出了原先乘烟阁做事情的范畴。

    无论是之前的那个海盗头目钱立,还是后来被顾堂主暗中抓住的那些引洪毁路的罪徒,凡是落在顾堂主手上的人,没有一个不愿意招供和合作的。

    沈锋心中也不明白这顾堂主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只不过之前对他极为信任,也并没有太在意什么,也没有多想什么。

    可现在听他对那个孙幸居然还能够有所安排,沈锋的心中感觉异样,觉得他的那些手段和本领,似乎有些灰色的成分在里面。

    沈锋的心中有所感觉,可嘴上却说不出什么来。

    只不过这个顾堂主有所手段能够对付那个孙幸,沈锋的心中也是愿意,让他恶有恶报。

    “顾堂主行事也要注意,千万不要暴露咱们。那个孙幸可是由左骁卫在一路护卫,不论如何行事,都要保护自身周全。”沈锋又交代了一句。

    “是。阁主放心,区区一队左骁卫的兵士,还不足让咱们乘烟阁挂心。”顾堂主立刻回答了一句。沈锋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可心中那份异样的感觉又增加了一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