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降罪
    一听李元正这样一声怒喝,孙幸的身子发颤,正想说话,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响。

    一名裴敦复的亲兵急匆匆的跑进了大堂之中,站在李亨和裴敦复身前,通传道:“启禀太子殿下,裴大人,外面有人携带圣旨而来,说是要立刻进来宣旨。”

    “圣旨?”

    一听这话,李亨和裴敦复都是一怔,他们二人都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说是李隆基有旨意要传到这边来。

    只听裴敦复问道:“来着何人?”

    这名亲兵随即回答道:“是长安城十六卫中左骁卫的人马。”

    一听是左骁卫的人马,沈锋心头猛地一颤。

    左骁卫现在的领卫将领正是那个杜昆,也是沈锋的老冤家了。

    在长安城的时候,沈锋和这个杜昆在霸山的猎场曾经交过手,沈锋和他比试的是摔角,最后的结果是沈锋用屁股坐在了这个杜昆的脸上。

    经此一事之后,那个杜昆对沈锋更是怀恨在心,再加上他是李林甫的心腹,更是时刻想着向沈锋报仇雪耻。

    一听说是左骁卫的人带着圣旨来了,沈锋的心中有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将目光落在了这个孙幸身上。

    这份圣旨,十有**就是为这个孙幸而来的。

    既然是圣旨来了,李亨也是丝毫不敢怠慢,只能答道:“速请入内!”

    片刻之后,只见一名左骁卫的郎将带着两名左骁卫兵士快步走入堂内。这三人都是一身戎装,也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便知是从长安一路疾驰而来。

    这三人都已经解下了兵刃,面见太子,这是必须的礼数。只见这名左骁卫郎将向李亨行礼之后,低头看了一下跪在堂下的孙幸。

    此时孙幸抬起头来,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这名左骁卫郎将,惊诧之中竟带着一丝期盼,看来他心中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只见这名左骁卫郎将的脸上面无表情,随即从自己胸前的盔甲里面拿出一个锦缎包裹,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份明黄色的圣旨。

    圣旨一现,李亨和裴敦复一起走下堂中,躬身接旨。只听这名郎将朗声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琼崖太守孙幸,履职不当,怠慢亲征大军供应,罪责难恕,特罚没薪俸三年,贬为沧州长史,即刻上任,不得延误,钦此

    !”

    这一份圣旨宣读完毕,堂内众人的脑中都是轰的一下子。

    李亨和裴敦复俱是惊诧不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及时而来的竟是这样一份圣旨。

    而孙幸则如同一个在海上马上要淹死的人抓住了一块破船板一样,眼中光芒大放,激动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怔了一下之后,孙幸立刻不断的叩头,激动说道:“臣知罪,臣知罪,臣领旨!叩谢圣恩!”

    此时李亨的心中已经是怒火中烧,这样一份圣旨今天来的是如此的及时,就在裴敦复即将向这个琼崖太守孙幸问罪之前。

    而这样的圣旨,是在谁的撺掇下李隆基扮下的,李亨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这圣旨明着看起来是向孙幸降罪,可实际就是在保他,在护着他。把他犯下的当死重罪,如此轻描淡写的就给处罚了!

    罚俸三年,贬为长史,这样的降罪对于孙幸来时,连挠痒痒都算不上,乃是天大的好消息!

    由李隆基亲自给一个太守下旨降罪,这是极为罕见的,而且这样的圣旨一下,圣意都已经裁决了,谁还又能再给这个孙幸问罪?

    这样的一份圣旨在李亨的面前亲自颁下,就如同是李林甫明目张胆的在挑衅和示威一样:你是太子,可这个孙幸是我的人,我连王忠嗣都给扳倒了,你又能奈我何?

    沈锋转头向李亨那边看去,只见他弓着身子,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可衣袖的微微发抖。

    大堂之内静的是落针可闻。

    “儿臣遵旨!”

    片刻之后,李亨仍旧强自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和波澜,语气平静的说道,带着谦恭。

    沈锋的双拳紧紧的握着,心中亦是怒火熊熊。

    这样一个差点让十几万大军断粮断饷,让敌人有机可乘,所犯罪行如同通敌一样的人,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李隆基给处罚了。

    身为一名军人,在沈锋的心里,十分不想饶过这个孙幸。可这样一份圣旨都已经宣读完毕了,此时此刻,他也无法有所举动。

    这名左骁卫郎将的目光扫过堂内众人,随即将这份圣旨装入了自己的怀中。

    跟他而来的那两名左骁卫兵士随即走上前去,把孙幸的身子从地上给架了起来。

    “太子殿下,末将这就要赶回去交旨,这位孙大人也要带走,末将押着他前去赴任。”这名左骁卫郎将又看着李亨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沈锋心中更是顶上一股气来,这哪里是押着他前去上任啊,乃是保护他前去上任!

    李亨这时抬起头来,脸上面无表情,只不过目光之中能看出一丝冷峻之意。

    屋内沉寂了片刻,随即,李亨淡淡说道:“这位将军,请按圣旨行事便可。”

    这名郎将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随即又向李亨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带着自己那两名兵士还有孙幸一起离开。

    这些人走后,包括李亨在内,所有人都站在大堂之上一动不动,脸上全都是愤怒和压抑的神色。

    “太子殿下,圣上此时颁下这样一道旨意来,实在是……”李元正刚想说几句,就被李亨一个眼神给制止。

    “圣意不可测,圣意不可违!”李亨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此时裴敦复向前走了一步,站到李亨的身前,肃然说道:“太子殿下说的不错,圣意难测,但圣意由何而来,乃是可测。这琼崖太守孙幸的事情是如何这么快就传到长安,

    这圣旨为何又如此及时的到来?这样的行事,太子殿下应该能知道是谁的手段。”

    “裴大人……”

    一听这话,李亨心头一颤,转头看着裴敦复。只见裴敦复目光闪动,也没有多说什么,又接着说了这么一句话来:“太子殿下早日班师凯旋,速回长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