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堂上问罪
    ,精彩小说免费!

    听李亨这么一问,李元正立刻回答道:“有正式的口供!这个司兵参军也已经签字画押。除了他的口供之外,其他那些前去破坏道路的罪徒等也都有口供,都可以指证那个

    琼崖太守孙幸!”

    李亨的面色此时极为凝重,只见他并没有急于开口,而是想了一下,才又看着李元正说了一句:“除了这些口供之外,咱们还有什么?”李元正也明白了李亨的意思,随即答道:“除了这些口供之外,那个司兵参军乃是孙幸的心腹,也招供了其他一些孙幸的罪行。这个琼崖太守孙幸勾结海盗收取黑钱,欺压

    当地百姓,确实是罪大恶极,而这些都有物证。”

    听完这话,李亨点了点头,冷冷的笑了一下。

    “人证物证和口供现在都有了,咱们该去找那个琼崖太守孙幸,让他给咱们一个交代了。”李亨随即说道。而李元正之所以跟李亨说这番话,也正是这个意思,只见他上前一步,看着李亨提醒道:“殿下,岭南节度使裴敦复裴大人,现在也正在琼崖太守府上,他乃是封疆大吏,

    有官员才断专权。”

    李亨点了点头,他也明白了李元正话里的意思。自己虽然是太子,但却只是亲征大军的统帅,是东南道行军总管,但对当地的官员并没有什么裁断处分的权力。同样,李隆基出于对太子的顾虑,也不会给他处置官员的

    权利。

    而那个裴敦复就不一样了,他乃是封疆大吏,李隆基亲封的节度使,手中有天子赐下的节旄。

    对于孙幸这样的官员,一旦犯下重罪,裴敦复虽然不能够斩杀,但依然可以将其问罪定罪,然后再报送李隆基圣意裁决。

    这件事情由岭南节度使裴敦复出面处置,比李亨出面要好得多。

    李亨也听出了李元正话里的意思,心中也知道他对自己的关护之意。

    “那好,咱们就一起去一趟琼崖太守府,和裴敦复大人一起,当面向这个琼崖太守孙幸问罪!”

    ……

    半日后,琼崖太守府,正堂。

    太子李亨端坐在正堂桌案之后,裴敦复坐在他的左手下侧,而沈锋和李元正等人则在大堂两侧肃立。

    大堂的正中,那个琼崖太守孙幸一身便服,双膝下跪,双手扶地,带着惴惴不安的眼神抬头看着李亨。

    李亨冷冷笑了一下,然后看着堂下的李元正说了一句:“李将军,你把那司兵参军签字画押的供词念给孙大人听听吧。”

    “遵命!”

    李元正立刻迈了一步,站到了孙幸的旁边,拿出了司兵参军的那份供词,朗声念了起来。

    李元正的声音铿锵有力,把这司兵参军在认罪伏法前的供词一字一句念了出来,传入众人的耳中。

    李亨的面色极为的严肃,目光如剑,投向那个孙幸。

    而岭南节度使裴敦复是第一次听到这份供词,一边听着,脸上也是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

    他之前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没想到孙幸的这名心腹司兵参军所供出的孙幸的罪状,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很多都是无法赦免的死罪,实在是罪大恶极。

    听到最后,裴敦复的脸上已经是极为愤怒的表情了,根本压抑不住。孙幸的身子有些瑟瑟发抖,随即他又强行的镇定住,抬头看着李亨说道:“污蔑,完全是污蔑!太子殿下,那个司兵参军罪大恶极,临死前为免家人连坐,如此血口喷人污

    蔑下官。还望太子殿下和诸位大人千万不要中了他的圈套!”

    一听孙幸这样说话,李亨竟然微微点了点头。“孙大人说的不错,单凭司兵参军这样一份口供,确实会有污蔑脱罪之嫌。但在本宫的手中,除了这个司兵参军之外,还有好多当时参加了毁路的那些罪徒们的口供,有几

    十份之多,每一份都印证了这名司兵参军的口供,也全都指向了你孙幸孙大人,这些人现在都还在,除了口供之外,也都愿意出堂作证。”

    “这……这些人都是沆瀣一气,同那个司兵参军一样,都想污蔑下官!”此时这个孙幸仍是想一口咬死不承认。

    李亨当然想到了他会这样,又看了一下站在孙幸身旁的李元正。李元正会意,立刻朗声说道:“孙大人,除了指使人等毁坏道路,阻碍亲征大军粮饷供应之外,这位司兵参军在这份口供中还供述了你其他的一些罪状,这些本官已经都拿

    到了物证,可要展示给你看”

    “这……”

    孙幸一下子怔住了。

    刚才司兵参军的那份口供他听的是真真切切,那些罪状他也都听得是清清楚楚。这名司兵参军乃是他的心腹,知道他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他所供出的这些罪状,全都是有人证和物证的,甚至有些就在司兵参军本人手中,在他的指点之下,李元正这

    些人也不难拿到。

    按照大唐的律例,只要人证物证俱全,相互间能够有所印证,构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即使嫌犯咬死不认,仍是可以定罪!

    换句现代的说法,即使嫌疑犯是零口供,但在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定罪。

    此时孙姓的心中开始有些害怕了。

    他现在是落在了太子李亨的手中,而自己则是李亨的死敌李林甫的心腹。

    这次派人掘毁道路阻碍亲征大军的军粮供给,实在是极为阴毒的一招,李亨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而现在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李亨一定想拿自己来问刀。

    而现在李亨手中有了那个司兵参军和其他人的口供,又是人证物证俱全,想给自己问罪和定罪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情。

    自己恐怕这次是很难能逃的过了,而现在在这琼崖等地,已经没有人再能够帮助自己了。

    看着坐在太子李亨一侧之下的裴敦复,他的脸上带着极为愤怒的表情,孙幸的心中猛的一颤,也再也控制不住了,身子开始微微抖了起来。只见裴敦复猛的站了起来,用手拍了一下桌面,怒喝道:“好一个胆大妄为的孙幸,如此恶行滔滔,你可知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