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心情非常糟糕
    前方的服务区更近了,还有1公里,柯岩打开了右转向灯,稍稍减速,操纵车辆往右靠去。此刻,平板大货车已经和柯岩的车并行,车速一增一减之间,大货车的半个车身已经超过了桑塔纳2000。

    突然,大货车狂按喇叭,打开了右转向灯,同时车辆快速往右侧挤去,柯岩立刻明白了什么,心里瞬间变得冰凉!

    他立刻狠狠踩下刹车,这一刻,时间变得无比的缓慢,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大货车的车体在视野里变得越来越近,然后耳边是一声冲天的巨响,随后手里的方向盘剧烈的抖动起来,整个车子失控,飞向护栏,之后是天旋地转,一切都看不见听不到了……

    肇事的大货车却一副浑然未觉的样子,施施然按照既定路线开进了服务区,而且竟然找了个车位停下,之后车上的司机扯下了耳朵里的耳机,去了卫生间。他脸上的表情很悠闲,完全不像是刚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样子。

    而在两三百米后面的一辆大众帕萨特轿车上,以阚春来为首的三个队员却彻底傻了眼。

    远远的,他们看见了大货车狠狠的把桑塔纳2000挤向右侧,后者完全不堪一击,就那样被迫斜斜的撞向护栏,之后冲破护栏,掉进了路边的深沟。

    这一切大约只有两三秒钟的样子,直到帕桑塔纳2000车栽入深沟,阚春来他们距离现场尚有百米之遥。然后他们眼看着大货车大摇大摆的进了服务区。

    怎么办?阚春来是带队的小头目,此刻他面临着诸多选择。

    停下报警救人?还是追进服务区控制大货车司机?又或者扬长而去?

    这只是例行跟踪,根本没有制定针对此类情况的预案。

    而且,很明显,这是有人故意搞事,这是个坑!!!

    电光火石间,阚春来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是个坑,自己这帮人不管是否停下救人,都摆脱不了被陷落的境况,而人命是第一位的,柯岩是有错,但罪不至死,所以,救人!

    阚春来立刻打开双闪,靠边紧急停车,然后让其他两个队员立刻下车,想办法下到沟底救人。他同时叮嘱两人,打开录像设备,全程摄录。

    接着,阚春来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随即驾车冲入服务区,找到了肇事的平板货车。

    车上空无一人,司机不知去向。

    阚春来权衡一下,没给另一组交替跟踪的队员打电话,而是打电话给卢英杰,通报了事故情况和自己的应对措施。

    得知柯岩出事的消息,穆东和卢英杰不由大吃一惊。俩人立刻明白,上当了。

    有人设了一个局,从柯岩请假离开安保队开始,游戏就已经启动,现在对方已经达到初步目的,而游戏却远远没有结束。

    很显然,安保队也在对方的算计之中,现在阚春来带着队员在现场救助,算是直接掉到坑里了。

    沉思片刻,穆东接过手机,朗声说道:“阚春来,我是穆东。你的应对是正确的,人命大于天,其他的都不要紧。现在你也去参加救助,记住,柯岩是我们的队员,你们是在一起执行任务,救助队友,天经地义。立刻联系另一组队员,共同参加救助,等到救护车到了,要全程跟着,盯紧一些。”

    阚春来松了口气,答应一声,挂了电话。立刻回身往后跑去,一边跑一边继续打出电话。

    这一边,穆东把手机交还卢英杰,沉声吩咐道:“时间紧迫,联系王大江和郭天德,我们四个人需要开个电话会议。”

    王大江和郭天德都在安保队基地那边,赶过来最快也要40分钟,穆东不愿意等了。

    5分钟后,四人通过电话一通商量,基本上判断出了对方的思路。

    那就是,对方会公布柯岩是泄露安保队直升机训练视频的人,而他遭遇的车祸,是大东集团安保队的报复行为。

    所以,现在安保队需要做的,是把水搅浑。

    换句话说,柯岩绝对不能是叛徒,他是队友,是亲密战友,他是在大家一起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了车祸。

    四个人商定,立刻在网上公布完整的救援训练录像。也就是说,队员不单有直升机索降训练,而且还有后面的救援训练,而且核心是救援而非索降。

    紧接着,穆东给市局张同局长打了电话,说明了车祸的情况,张局长很是疑惑,直接问道:“穆东,你和我说实话,他们真的是在执行任务?”

    “千真万确,张局。”穆东沉声道。

    “恩,那为什么那个柯岩独自开车,其他队员好几个人一辆车?”

    “柯岩请假了,假期从明天开始生效,所以他自行驾车,便于结束任务之后驾车离开。”穆东道。

    “哦,我知道了。”张同挂了电话。

    穆东心里有些无奈,张同能发现的疑点,其他人当然也能发现。而且,现在肇事司机下落不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

    这个老猴子,确实是手段狠辣,忒不是个东西!

    ……

    郭天德和唐米亚迅速行动,很快就把视频发到了网上。视频是以在瀑布山庄旅游的游客身份发布的,说是无意中录下了这段录像,很为他们专业的救援训练折服,但是后来这段录像竟被人截取了上半段,断章取义,来攻击大东集团进行什么特种突击训练,真是滑稽的很。现在之前的事态基本平息,自己也终于鼓起勇气,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消息刚刚发出去,郭天德和唐米亚正四处托人把视频尽量散布出去的时候,意料中的攻势来了,而且气势汹汹,阵容强大,极短的时间就在十几个主流网站进行了报道并且置顶,大东集团刚公布的视频,瞬间就被淹没了。

    这让郭天德和唐米亚郁闷不已。

    对方的指向性特别强,直接以《一起惨烈的车祸》为题目,公布了车祸发生时的一段监控录像。

    事发路段接近高速公路服务区,正好有监控摄像头,在夏日午后明亮的光线中,俯瞰角度之下的画面异常惊心动魄。

    平板货车急速变道,向右侧挤压,车体尾部狠狠的撞向正常行驶的黑色轿车,黑色轿车直接被挤上了护栏,之后冲破护栏,消失不见。

    视频中配了一行字,黑色轿车驾驶员疑为大东集团安保队柯姓队员。

    就这么一行字,简简单单,凌厉无比,发人深思,再次把大东集团推到了舆论顶端。

    而且,对方在这里埋下了伏笔,有些人可能会疑惑为什么会点出驾驶员的身份,后面对方一旦公布什么隐秘说辞,立刻就是剧情大反转,效果会出奇的轰动。

    ……

    穆东看到网上的视频之后,心里除了愤怒,也确实佩服对方的高明。而且他看明白了,对方绝对有后手,而且会更加凌厉。

    自己这边刚才做出的快速反应,根本就在对方的预测中。甚至可以说,对方是看到了这边发出的训练视频,才迅速发布了车祸视频。

    ……

    思忖中,手机响起,是张同。

    “穆东,有三个情况需要向你通报。”张同郑重说道。

    穆东心里一凛:“好的张局,您请讲。”

    “第一,网上发布的车祸视频,肯定是从交管部门的监控管理部门流传出去的,我已经在调查,并且初步锁定了嫌疑人,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穆东:“这不关键,张局。”

    “这对我很关键,我丢不起这个人。算了,继续说正事。第二,桑塔纳2000 的司机已经被从受损变形的事故车辆中抢救出来,但是很遗憾,他的伤势过于严重,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心跳停止,在持续进行了长时间的心肺复苏之后,抢救无效,已经死亡。第三,大货车司机已经有了下落,他在事发地附近的服务区更换了一辆奥迪a3轿车,在100公里外的高度公路德城市范围内发生车祸,司机当场死亡。”

    穆东直接愣住了。

    柯岩死了……

    大货车司机也死了……

    这下子死无对证,老猴子想怎么说都可以了……

    这个老东西,还真是——不得好死!

    怪不得你儿子早早的就交待了,你们这样的家庭,你们这样的家风,根本就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后代,这是老天爷对你们的惩罚。

    “穆东,穆东……”

    “我在,张局,走神了。”

    “事情很麻烦,我只能和你说这些,而且,这已经是违反纪律了。”张同说道。

    “谢了,张局。”穆东道。

    ……

    挂了电话,穆东叹了口气。张同也变了,或者他也在怀疑这件事是大东集团出手做的。他冒着违反纪律的风险打来电话,或许根本就是一种试探。

    又或者,是因为交管部门泄露车祸视频而让大东集团陷入被动,张局做出的补偿。

    敲门声响起,卢英杰一脑门子汗冲了进来。

    “穆总,柯岩已经……”他急匆匆的说道

    “我刚刚知道。”穆东无力的摆摆手,心情非常糟糕。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