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石破天惊的话
    老侯同志发起了最后一波冲击,直接把穆东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网上发布了一个短视频,画面上是大东通用航空动用直升机进行索降训练的镜头,视频中加了字幕——大东集团安保队进行特种突击训练。

    这一招太猛烈,太吓人了。

    如果说之前的两次攻击是捆住了大东集团的手脚,这次则直接锁住了咽喉;如果说之前动用的是常规武器,这次则直接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

    一个公司的安保部门,人数众多战斗力强悍,已经是一个敏感而棘手的问题,现在你们竟然还动用直升机进行特种突击训练,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居心何在?剑指何方?

    你们怕不是要……

    有图有真相,更何况还是视频,证明力更强。而且画面中的西科斯基s-76直升机上,清晰的喷涂着“大东通用航空”的标志。

    这下,大东集团完全说不清楚了,连带着刘家也陷入了更大的困境,因为,其中两个直升机飞行员,是刘家帮着安排的。

    冤枉吗?一点也不。

    画面是真实的,安保队确实联合大东通航公司,训练了直升机索降科目。当然了,如此训练不是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而是为了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实施特殊的救援。因此,索降只是训练科目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则是通过绳索和绞盘把地面人员提拉到直升机上去。而且,安保队训练了两种提拉方式,绳索捆缚提拉和急救袋式捆缚提拉,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抢险和救助需要。

    这个训练,在西科斯基s-76直升机到货之后就开始进行了,而且,由于安保队有几个队员曾经在部队接受过类似训练,所以很快就形成了战斗力。

    之所以进行类似训练,主要是考虑到大东集团现在产业众多,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多一份安全保障。

    在上次民俗风情园出现跳楼机事故的时候,穆东和王大江曾经考虑动用直升机进行空中救援,后来担心黑飞问题而且消防队的救援车终于赶到,才最终放弃了这个方案。

    跳楼机事故之后,王大江意识到了空中救援的重要性,更是加强了训练,现在已经形成了稳定的救援能力,可以开展一些基础性的空中救援和急救项目。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现在竟然成了最大的问题。虽然对手断章取义,只是截取了索降部分,强调了攻击性。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方断得好断得妙,好一只断章狗!

    即使现在安保队站出来说,你们断章取义啊,这只是一半啊,我们是为了救援啊,也基本无济于事。

    因为这个视频已经先入为主,固化了初步印象,即使拿出整段的视频来进行辩解,别人也可以说,所谓的救援,就是为了掩饰训练快速突击能力的本质。

    ……

    深夜,安保队的三巨头再次在穆东的办公室里汇集,讨论的却是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泄密!

    因为,安保队关于救援的训练,一直是秘密进行的,除了安保队的几个领导,再就是直升机的飞行员和几个参与训练的队员知情,普通员是完全不知情的。而且,训练场地也没有安排在安保队的基地,而是在瀑布山庄的景区内选择了一个稍微偏僻的场地进行。同时,训练时间也不固定,都是随机选择日期。

    可以说,安保队通过这些措施,最大限度的保守了进行救援训练的秘密,而之所以保密,就是大东通航没有取得救援资质,王大江咨询过相关政策,审批非常繁琐严格,取得的可能性很小,所以也就放弃了。

    但是现在,竟然连训练的视频都流传出来了,很显然,安保队或者大东通航出了内鬼。

    ……

    一番讨论之后,穆东沉声说道:“这是不是意味着,内鬼就在参与训练的队员和飞行员当中?”

    王大江尴尬的说道:“穆总,也不一定。我个人认为,虽然很多普通队员没有参与也没有看到过训练,但是这个秘密恐怕保守的并不好。我个人认为,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是出于保密,很多人不会主动去触碰。所以,如果普通的队员用一些心思的话,拍到训练画面也不是难事。”

    卢英杰附言:“我同意王总的思路,这个秘密,在队里很有可能是个公开的秘密。”

    郭天德也说道:“应该是这样。”

    穆东咂咂嘴,苦笑道:“也就是说,内鬼的范围很大,调查起来很困难。嗯……最近队里有没有人请假或者辞职之类的。”

    “还真没有,穆总,我来之前刚做了调查。”卢英杰说道,“不过,有一个人,他隔三差五的休假,我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近他倒是在队里。”

    恩?穆东就是一愣。安保队管理这么严格,还能出现这样的人物,我最近安排了什么亲戚进去吗?没有吧。

    “穆总,卢队说的是柯岩,给你当过一次替身那个。”郭天德提醒道。

    穆东想起来了,当初穆大龙的女友葛妍因诬告陷害而被拘留,其母葛小美仅穿胸衣短裤在大东集团门口上演**戏码,柯岩因身形和穆东相似,简单化妆之后出面斡旋,控制了葛小美,避免了一出惨剧。

    “我记得,当初对他进行了表彰,我还送了他一根金条,怎么后来变成这样?”穆东皱了皱眉头问道。

    “穆总,造成这个局面有两个原因,一是替身事件发生后,柯岩的身份变得太敏感,怎么安置都不太合适;二是当初让他休息了一段时间假,本来打算后期慢慢安排他的位置,但是休假结束后,我们发现他也变得很敏感,也就一直拖下来了。再后来,他也露出一些自暴自弃的苗头,经常请假,我们也就随了他。”

    穆东听明白了,安保队几个领导怕自己哪天心血来潮问起柯岩,所以有些纵容他,即使他一直不在状态,也没有辞退。

    “呵呵,不错,你们也学会揣摩我的心意了,这样的人也留着,你们可真行。”穆东乐呵呵的说道。

    对面三个人不敢吱声,耷拉着脑袋。

    “如果这次真的是柯岩的问题,你们仨……”穆东抬手指点:“就是把他推出去的恶人!”

    得了,对面的三个人坐不住了,全部站起来,垂头丧气的。

    穆东坐着生了会闷气,挥手说道:“去忙吧,落实一下柯岩的情况,省得冤枉了他。其他的什么样不要做,恩,队里的训练照常进行。越是人心惶惶,越要挺住。”

    ……

    穆东深知,内鬼的问题当前其实不算什么,柯岩是不是内鬼更是无所谓,这些都已经过去式了,调查这些事情,也就是为了让安保队里的人有些事情做,不至于人心涣散。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眼下怎么办。

    民营企业进行特种突击训练,这样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穆东根本扛不住,刘家更是扛不住,而且,刘家现在根本不想扛。

    唯一的希望是,现在只是舆论,只是一顶虚无的帽子,还没有被实际认证,一旦有人或者有部门打算认证一下这顶帽子的真实性,那么这顶帽子立刻就能演化成一座大山,凌空而来,避无可避。

    真要是那样的话,怕是想做在五指山下苟延残喘的孙悟空,都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所以,现在如果想破局,只能抓住从舆论到实锤的这一段时间,实现突围。

    怎么突围呢?

    从外部来看,当然是有大佬或者有相关部门出来发声力挺最合适,但是穆东清楚,自己的人际圈子里,有这个实力的只有许世平。但是这样的事情上,怕是他也不会轻易表态力挺。

    因而,最好还是靠自己解决,想一些办法,来向外界证明,我们根本没有什么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这个办法岂是那么容易想的。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肖肖却还没有睡,一直在等着穆东。

    “很麻烦吧?”肖肖进了书房,依偎在穆东身边,轻声说道。

    穆东伸手和她相握,却发现肖肖的手冰凉。

    穆老板起身关掉了书房的中央空调开关,回身坐下,把肖肖拥进怀里,小声道:“有什么麻烦的,大不了我们出去做个富翁,比现在操心受累强多了。恩,买个小岛,怎么样?”

    “不怎么样,风吹日晒的,有什么意思。恩……很多富豪不是都喜欢买酒庄吗,要不我们也买一个,老爸老妈最近很喜欢喝红酒。”肖肖说道。

    “倒是可以考虑。不过好的酒庄有钱也买不到,普通的酒庄买了就是个累赘,操心受累的,最后弄点酒出来,比花钱买都贵上好几倍。而且品质也不好说,怕是只能带回国内,在网上忽悠普通老百姓买单。”穆东笑着说道。

    “也是,我看了一些资料,酒庄主要还是一门生意,葡萄的种植管理和酿酒的流程管理非常复杂,管理不善的话,赔钱也是常事。还是算了吧。我给你留了银耳羹,要不要来一碗?”

    “好啊。”穆东随后说道:“你也来点?”

    “我……嘿嘿,大姨妈来了,最好不喝凉的。”

    “热一下呗,我也喝点热的。”穆东笑道。

    说完,穆老板一下子愣住了,他感觉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些飘忽的灵感,但是怎么也抓不住。

    “算了,太麻烦了,爸妈他们都睡了,微波炉热出来的你不喜欢,用燃气灶还要开油烟机,动静太大了。”肖肖絮絮叨叨的说着,转身要走。

    穆东一把扯住了她,眼神直勾勾的问道:“媳妇,你刚才说,用燃气灶?”

    “没……没有啊,我的意思……是不用。”肖肖被穆东的神情吓了一跳。

    “媳妇,用燃气灶的话,其实就是点火呗?”穆东继续问道。

    肖肖木然的点点头,不敢说话了。

    嘿嘿嘿嘿嘿,穆东突然发出了一连串低低的笑声,让肖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吓坏了,嘴唇哆嗦着问道:“老……老公,你没事……吧?”

    穆东大手一挥:“没事,媳妇,酒庄买了!不就是赔钱吗,赔得起,只要你高兴就行。再说了,说不定还能挣钱呢。”

    肖肖没敢说话,她有点不适应穆东的节奏。

    穆老板看了看手表,已经两点半了,他拉着媳妇的手往外走,嘴里说道:“走,媳妇,我们去办一件大事!”

    一边说,一边拨通了方健东的手机:“健东,让大家起来,我们马上出去一趟。”

    ……

    十分钟后,两辆悍马h6前后护卫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冲入了夜色之中。

    夏夜凌晨的街道,路灯依然在忠实的洒落着光辉,小小的蚊虫在每一簇光影中飞舞,不知疲倦。零星的出租车飞驰而过,偶有司机看到了三辆豪车组成的车队,就好奇的减速观望。洒水车关掉了幼稚的音乐声,闪烁着警示灯在街道上缓缓的蠕动着,喷洒出一地清凉。

    肖肖心里很好奇,不过穆东没说什么事,她也就忍着没问。但是她能感觉到,肯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么多年了,这个时间段陪着老公出来,还是第一次。

    穆东此行的目的地是安保队的基地,在路上他通知了王大江,要求对方召集安保队和大东通航的几个重要人员。

    路上车辆很少,一路疾驰,三辆车赶到安保队的时候,王大江已经带着几个人等在门口了。

    穆东下车,回身搀着肖肖下来,接着他开始郑重的和几个人握手。

    等在门口的有5个人,王大江、卢英杰、郭天德。飞行员奚臣和袁鸣飞。5个人被穆东的举动弄得云山雾罩,不明就里。

    怎么个意思?老板大半夜的急匆匆赶过来,还这么神神叨叨的和大家握手,这是……要散伙吗?

    握手仪式完毕,穆老板一挥手,沉声道:“走吧,去机库。”

    机库?这又是什么招数?

    大门口离机库挺远,一帮人在夜色中路灯下大踏步前行,尤其走在前面的穆东,一手挎着媳妇,一手有力摆动,很有气势的样子,搞得肖肖偶尔小跑两步才能跟得上。

    一刻钟,大家才赶到机库门口,王大江上前开锁,大家一起动手,推开了库房大门,打开了灯光。

    两架直升机立刻呈现在大家面前,在库房有限的空间里,两架飞机都显得比平时高大了很多。

    穆老板没有说话,他围着每架飞机转了一圈,还不时伸手这里摸摸那里拍拍,这让两个飞行员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板的动作太有暗示性了,这是打算把飞机卖掉的架势啊。

    穆老板看够了,终于站定,面对着对面的6个人,缓缓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各位,我想好了,我要烧了这两架飞机!”

    王大江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

    ps:书友们,我是阡陌杨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