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1章 我要不要回避?
    当天下午,汪嵬告辞离开,对于穆大老板提出的建设自有机场的说法,汪总觉得,对方很有想法。

    自有机场,呵呵,哪里是那么容易建设的。先别说是不是需要,就算需要,立项就是一个超级大难题。

    恩,也就是调研一下看看吧。

    另一边,穆老板有些懊恼。很显然,他用来示好的这个思路,有点太超前了,和当前的快递业发展水平有些脱节。

    无奈了,只能先搁置一下。以大东快递当前的实力,如果不拉上顺风快递,就算出去宣扬自己打算建机场,怕是也只能引来一阵哄笑。

    当天下午,另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当初安保队的叛徒、曾被砸烂了两根手指的顾明强下落不明。而且,根据顾明强的父母介绍,去年的时候还有一拨人来家里找过儿子。

    好消息是,对迟海涛意外致死一事的中间人的监控,没有发现问题;对关茹探视人的梳理,没有发现异常;对王春强的监控也没有发现问题,这小子好像洗心革面了,乖乖的在姐姐的餐厅里打工呢。

    所谓的好消息,只是问题可控,而坏消息,则意味着失控了。

    长久以来,安保队对这些问题人物,是有一些监控措施的。措施一共分成两种,一种是详细记录他们的家庭情况,形成威慑;二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问题人物活动范围内安排当地人员监控,并按时汇报情况。

    比如顾明强,之前他一直在赣南的一个小城打工,安保队在最后盯了一段时间之后,委托了当地的两个人留意他的情况,每隔两周汇报一次,而且这两个当地人彼此不知情。

    现在,顾明强失去了踪迹,而两个被委托人都表示,为了得到每个月500元的外快而撒了谎。至于顾明强在当地消失的时间,是去年的11月份。

    事情麻烦了,可能带来隐患的人已经有近10个月的时间游离在视线之外,而安保队对此却一无所知。

    安保队的三巨头诚恳的做了检讨。

    穆东心里有些无奈,表面上则并不在意,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记得对这类人的监控最多两三年,其实如果在监控撤销之后他开始控诉我们,我们也是没什么办法的。现在的问题是,他有没有什么证据?”

    郭天德说道:“我详细查看了之前的记录……当然了,我的记录是暗码,别人看不懂,恩,从之前的记录来看,动手的人很利索,不会留下什么证据,而且事后顾明强对警察隐藏了受伤的细节,说是和流浪汉抢东西导致被打伤。”

    穆东想了想说道:“行吧,继续寻找顾明强的下落,但愿是我们想多了。”

    这话穆老板自己都不信。

    离开穆东的办公室后,郭天德忧心忡忡。

    刚才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不过他怕大家觉得他是乌鸦嘴,没敢说。当然了,主要的原因在于,当初的事情是他惹下的,他来说不合适。

    那就是,一旦顾明强跳出来指责安保队对他进行了迫害,其实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证据是用来打官司的,而他和他背后的主子,只需要掀起舆论就够了。

    而现在安保队最不能承受的,就是舆论。哪怕是顾明强的指责毫无证据全凭联想,也依然会让安保队辩无可辩,因为即使辩解,也不会有任何用处。

    还有一点,顾明强在安保队待过,虽然还没接触核心事务,但是肯定也了解一些事情,如果他抖落出一些安保队的具体情况,才是最麻烦的。

    郭天德很犹豫,要不要找王大江或者卢英杰说一下这些情况,最终他决定等上一两天,看看情况再说。

    可惜,对手没给安保队时间。

    当天晚上,网络上就出现了顾明强实名控诉大东集团迫害的帖子,而且迅速流传开来。

    帖子中,顾明强表示,2010年他短暂在大东集团安保队任职,期间大东集团卷入宋友德车祸案件,他也被认为有嫌疑,被警方通缉。后来的证据证明,大东集团和他本人都是无辜的,他被无罪释放。但是安保队一直把他视为内奸,从那以后,他就被一路跟踪,一直到了赣南一个小城,他遭遇了有生以来最惨烈的一次殴打,两个小拇指直接被砖头砸碎,造成粉碎性骨折,留下了终生残疾。

    顾明强坦言,受伤之后曾经被警方救治,当初他心里害怕,对警方说了谎,说是和流浪汉争抢东西起了纠纷。而事实上,他高度怀疑,这件事情和大东集团安保队有关,虽然他现在也没有相关证据,但是他相信,自己确实是遭遇到了安保队的迫害。

    顾明强指出,是不是安保队的迫害其实不重要,自己有生之年估计也不可能找到证据,但是他现在要勇敢的站出来,揭露安保队的另一个骇人的事实。

    那就是,安保队完全是一支参照军队训练和管理模式存在的力量,实力超群。

    随后,帖子中列举了安保队的作息时间表,并介绍了安保队各种训练方式,队列训练、负重越野、格斗训练、车辆训练等等。

    帖子最后是评论,洋洋洒洒一大段,最后点出了最想说的一句话: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这支队伍存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

    帖子是晚上10点钟发出来的,把穆老板搞得心烦意乱,直接去了公司。

    安保队三巨头和公关部的唐米亚聚在了穆东的办公室里,大家面面相觑,实在是没有什么高招。因为大家和郭天德之前的思路类似,这个时候,做什么恐怕都是徒劳的。

    对方根本不在乎什么证据之类的,只是为了制造舆论。

    如果这点舆论是孤立存在的,大东集团当然可以大有作为,比如以对方诽谤的名义报警,比如发布严正声明,比如陈述之前宋友德车祸案件的前因后果等等。

    但是,这些舆论,很明显是为了配合之前关于“首富穆东拥有一支实力恐怖的私人武装力量”的论调而存在的,是上一次舆论的佐证。

    而且是非常有力的佐证,是内部人员提供的,还是实名提供的。

    上一次的舆论,是在京城交际圈和出租车司机圈子两个范围内流传的,算是地下传播,是暗线;而这一次是轰轰烈烈的在网上发起舆论,是明线。

    一明一暗,互为补充,非常精妙的设计。

    穆东耐着性子听完了唐米亚对舆情的监控和分析,开口说道:“公司面临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通过这次的舆论,很多问题也从暗处走到了明处。大东集团成立以来,公司也好,我个人也好,行的正坐得端,问心无愧。顾明强这样的小人物,当初吃里扒外,现在兴风作浪,就算当初我们确实教训了他,我也觉得教训的不够,他的印象太不深刻了。”

    办公室里发出一阵轻笑,郭天德则是无奈的苦笑两声。

    唐米亚则稍稍松了口气,这几天郭天德和她说了一些事,她很担心老郭能不能过关,现在看来,老板虽然不爽,但是并没有怪罪老郭的意思。

    穆东继续道:“大家都不是外人,现在基本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们前几天定下了战略收缩的计划。现在的这个局面,单凭我们的力量,已经陷入困境,无解。所以,我们还是放弃申诉和辩解,只让别人静静的装逼就是了。”

    卢英杰犹豫再三,终于站了起来,沉声说道:“穆总,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缓解当前的困局,那就是立刻解散安保队。”

    此言一出,屋里立刻安静下来,穆东都愣住了。

    片刻,王大江也站起身说道:“我同意卢队长的提议。”声音低沉,情绪失落,眼圈都红了。

    郭天德也站起来,小声说道:“我也同意。”

    穆东长长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王哥,英杰,老郭,坐吧,都坐下。”

    三人落座,穆东继续说道:“不瞒大家,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我也考虑了大家的退路。大东集团现在摊子很大,安保队200多个人安置起来并不是什么难题,而且可以保证大家的收入不会降低太多,但是思来想去,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这里面有一些深层的原因,今天我也开诚布公的和大家说一下。”

    “这次的事情,是由谁推动的,相信大家都清楚。他为什么推动这些事情,大家也能猜个差不多,但是这些只是表象。因为就算安保队有各种这样那样的问题,那又怎么样?对方的目标根本不是安保队,我们就算一哄而散,也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他根本不在乎安保队怎么样,他在乎的是,这些舆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也就是说,他要用这次的犀利的舆论,打掉大东集团的威风,砸烂我个人的社交圈子,毁掉我和我名下的企业在某些人心目中的形象,从而让我们失去很多重要的助力,我这么说,大家能明白吧?”

    得,都听明白了。唐米亚甚至站了起来,期期艾艾的问道:“穆总,我要不要回避?”

    ps:书友们,我是阡陌杨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