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麻烦事多着呐
    就在侯小西的死讯逐渐传开的这个上午,纪律部门公布了对池勉功进行调查的消息。这距离对他采取规定措施刚好过去了一周。

    秘书申请忐忑的走了进来,向老侯同志汇报了这个消息,后者表情平静,什么也没说,只是挥挥手让秘书离开。

    老侯同志当然知道,纪律部门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公布池勉功的消息是有一套严谨的程序的,而且一旦公布,说明池勉功已经交待了不少的东西。

    但是,在儿子刚刚离世的这个敏感时刻,有关部门公布这个消息,还是让老侯同志有一种说不出的心塞和难过。

    儿子没了,唯一的儿子,自己唯一的血脉,就这样……没了!

    久居上位,老侯同志也算是个强人,但是今天凌晨在殡仪馆看到儿子**冰冷的尸体的时候,他还是直接瘫倒在地上。

    儿子是有一些张狂,有一些自以为是,但并不是一无是处。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从小接触的都是电视机里经常出现的人物,怎么可能一无是处?

    相反,他有想法,有胆子,能折腾,有某些圈子里小有威信,假以时日,即使不能成长为一方要员,但做个高起点的管理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他竟然就这样没了。冷冷的雨水,把他的身体浸泡得都有些变形了,几天前身上被皮带抽打的印记却依然隐约可见。

    离开太平间,老侯已经清醒了不少。他火速赶到了儿子在郊外的豪宅,把宅子里所有的人员都集中起来,问清了儿子出事前的情况。

    情况非常不好。儿子竟然是吸食了白色粉末之后神情亢奋,看到外面下雨,就非得带着两个女孩出去兜风。两个女孩也吸食了一些,对这个提议非常赞同,然后他们三个就兴高采烈的出去了。

    后面的事情豪宅里的这些下属自然说不清楚,但是老侯同志已经完全可以自行脑补了。

    大雨,积水,低矮而迅捷的跑车,车上三个亢奋的年轻人,怎么想想都是一场赴死之旅。就算没有这场雨,他们安全回来的可能性都不算太大。

    豪宅里的几个下属也说了,他们劝了,劝不动。侯爷身上的伤刚好的差不多,他想出去散散心,而且他经常夜里开着豪车出去兜风,不是第一次了。

    老侯同志一脚踢翻了这个嘴巴利索的下属,心里暗自骂道,老子知道他身上有伤,用不着你这个王八蛋提醒。想推卸责任,没门!

    一番折腾之后,天色大亮。侯夫人也终于听说了儿子的死讯,嚎啕大哭着给老侯同志打来电话,老侯无奈,带着老婆第二次去了殡仪馆。

    老婆哭的昏厥过去,随后被送到了医院。然后自己赶到办公室,正在茫然无措的时候,池勉功的消息公布了。

    唉,正应了那句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啊!

    儿子死了,再也不用为他操心了,也不需要想着为他留下什么了,余生岁月,为自己活就好了。

    前路坎坷。窦钢和池勉功两个嫡系人员接连出事,本来是不影响根本的。但是现在儿子死了,而且一起还死了两个年轻女孩,现在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把事故中各种不可对外人言的东西尽量抹掉,而自己的根基和未来,也终于在这一连串的事情持续打击下,变得松动了很多。

    继续维持局面已经变得不可能,退到二线已经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不过,在退下来之前,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否则以后做起来碍手碍脚,平白给自己添堵。

    恩,等小西头七的那天吧,我会让一些人好看,包括那个穆东。

    至于这几天,一是需要处理小西留下的烂摊子,再者,安慰一下老妻。

    唉,儿子啊,老爸这是最后一次给你擦屁股了。

    ……

    整整一上午,大东集团一直在开会,会议的内容让很多高管摸不着头脑。

    表面上来看,穆总提及的第一个议题是关于大东快递方面的,因为京城发生了暴雨,大东快递的很多仓库和市区网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货物浸泡,老板交代必须全力以赴做好快递的赔付工作,不惜工本,全额赔付。

    接下来的议题则非常奇怪,老板强调了三个问题。

    第一是安全问题,不论是大东快递、大东航空、大东房地产、大东旅游,大东通航等等几个和安全生产的有关的公司,都被要求进行一项全面深入的安全检查,杜绝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而且集团公司要进行严格的复查。而一旦发生安全问题,公司的处置会非常凌厉,直接责任到人;

    第二是管理秩序问题,要求各个公司严格遵守公司各项规章制度,全力执行集团公司董事会和总裁办下发的一切政策,不得有任何推诿和拖延;

    第三是战略收缩,从现在开始,除了做好之前确定好的各项工作,整个集团不再规划较大的投资项目,大东投资公司暂停一切对外投资活动,对当前手头的投资项目进行梳理和优化;大东房地产也不再拿地,而且暂时不再筹备新开建设项目。

    穆老板最后指出,公司最近几年一直处于高速扩张状态,战略和管理方面出现了很多问题,现在需要稍微放慢一下脚步,进行必要的优化和调整,这样才能走得更稳,走得更远。而这个调整周期,计划在半年左右完成。

    穆老板同时指出,放慢脚步绝不是停滞不前,当前大东旅游公司的国际合作、大东快递和其他快递公司的项目合作、大东房地产各个在建项目和已经做好规划的新建项目、以及其他众多公司的各项日常业务和既定业务,必须如期稳步推进,不得有任何延误和懈怠。

    ……

    穆老板说得貌似前后矛盾,但是众多高管都听懂了,稳定当前局面是基础,收缩整体战略则是主要目的。甚至可以说,稳定局面也是为了战略收缩服务的。

    也就是说,大东集团打算低调的蛰伏一段时间,而这个时间是半年,而且还会更长一些。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情况,公司遇上什么危机了吗?不像啊。

    ……

    对于穆东而言,这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过程。

    根据时空记忆,老侯同志是一个很有想法也很有策略的大佬,而且手段非常精彩。穆东很难想象,对方在面临丧子之痛的情况下,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

    首当其冲的肯定是自己和家人的安全问题,这一点只能通过增强安保力量,尽量减少外出来解决。

    其次就是大东集团,老侯同志肯定会鸡蛋里挑骨头,尽量发掘一些负面的东西,然后挥动铁拳进行打压。虽然穆老板对自己的企业有信心,但是一来有心算无心,二来公司也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肯定会存在种种问题,所以不得不防。

    而收缩战略,暂时来看是一个比较保险的做法,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组织得力,确实能发现公司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而起到一定的积极地作用。

    当然了,这样肯定会引起管理层的猜测和腹诽,甚至会影响一些人的信心和工作热情,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有人愿意离开,那就离开吧。

    借助这个机会过滤掉一些意志力不坚定的人,也算是一分收获。

    至于和老侯同志正面对抗,穆东思来想去,自己没有这个实力。对付他那个混帐儿子有时候都得全力以赴,对付他这样的大佬,完全不可能。

    而且,从某些层面来说,这根本就不被允许,这和作死没什么区别。

    至于外力,穆东也考虑过。

    刘家可以指望,但是不能完全指望。他们的力量还是有些单薄的,正面对抗老侯根本不可能。而且,他们也绝对不会正面对抗老侯,还是那句话,某些层面不会允许。

    刘家最多也就是侧面支援,这样一来,效果会大打折扣。甚至,刘家根本不出手的可能性也是完全存在的。

    那么,穆东最后能琢磨一下的,只剩下了若即若离的许世平这条线。但是一来穆总还没有获取直接和许世平对话的渠道,二来,在复杂局面下,许副主席出手力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大的可能会是出来收拾烂摊子。

    此外,省内的这些大佬,以及自己认识的商界的大佬,想在老侯同志发起攻势的时候发声,都变得没有可能,而且即使发声,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所以,只能靠自己,求人不如求己。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是重中之重,只要安全能保障,其他的问题都不算事。大东集团整体的经营和运作还是不错的,鸡蛋里挑骨头,不是那么好挑的。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王振东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他是听到了池勉功被调查的消息,赶来向穆东……致谢的。

    看着兴高采烈的王振东,穆东无奈的说道:“王哥,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这件事真得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说句难听的,这件事情放在我头上,不是什么好名声。”

    王振东一下子卡住了,他光顾着高兴了,还没想到这一层。

    “那个……穆老弟……这事给你添麻烦了吧?”他期期艾艾的问道。

    “确实有些大佬不高兴,商书记把我好一顿训斥。不过,麻烦倒是没有,姓池的有问题,任何公民都有实名举报的权利。但是他在这个时候出事,时间太敏感,对局势的稳定不利。所以,这事如果放在我头上,显得我没有大局观。”

    ……

    王振东讪笑着走了,穆东看着他的背影,心说,这才哪到哪啊,麻烦事多着呐。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