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有人飙戏
    侯小西最近消停了很多。上次从老爸办公室仓皇逃窜,其实心里是有一些窃喜的。当时的情况下,老爸愿意打几下骂几句,算是“打是亲骂是爱”的最好诠释。

    这说明,事情揭过去了,翻篇了。

    侯小西放弃了去英国的想法,打算老老实实在国内待上几个月。唉,国外没什么好的,逃难一样,吃的喝的用的都得花钱买,费心的很。

    侯小西也在等着大会召开,按照他的估算,老爸很有希望继续保持局面,这么多年的经营不是闹着玩的。

    退一步讲,就算退居二线也无所谓,不但影响力还在,而且还不用顾虑太多,行事反而能洒脱一些。

    思想端正了,上天就会有奖励,侯小西是这么看的。

    老老实实待了几天之后,侯小西惊喜的发现,有一些人在慢慢的向自己靠拢,而且一些之前不是特别熟的人开始找自己办事。

    哈哈,办事好啊。很多事情力所能及,无非是打打电话,然后就能赚到钱……或者人情。

    恩,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看得清局势。倒了一个窦钢而已,无所谓的,伤不到我们家的根基。

    这两天,侯小西帮着圈子里着名的老大哥——四哥运作了一件小事,恩,事情不大,一顶帽子而已,厅级的。

    四哥非常高兴,送来了500万,侯小西没收,原样退回去了。相较于钱,侯小西更愿意让四哥欠一份人情。

    别说,四哥会来事,不但专门攒了个酒会招待侯小西,还带着侯小西去了趟北戴河。

    侯小西当然来过北戴河,但是被以四哥为首的一帮圈内人士簇拥着游玩一番,还是第一次。

    风景很好,蓝天碧海相交于一线,微微的海风吹皱了海面上的波光。游艇落了锚,侯小西和四哥坐在一起钓鱼,不远处几个穿着清凉的美女靠着栏杆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画面很养眼,生活很美好。

    大家也不是什么钓鱼高手,无非就是装装样子,侯小西钓上来一条小小的鲈鱼,四哥钓上来几只爬虎,再无其他收获。

    不过为所谓了,本来就是出来放松的,怎么会被小鱼小虾坏了心情,有几条美人鱼就够了。

    三天的游玩之后,大家尽兴而归。

    返程的时候倒是出了点问题,在服务区的时候有个老头围着侯小西的兰博基尼跑车转了好几圈,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最后竟然还伸手去这里敲敲那里摸摸。侯小西实在没忍住,上去给了对方一巴掌,对方连滚带爬的跑了。

    四哥出面劝了几句,这事也就算了。侯小西的车上还有两个刚勾搭上的美女,俩人一左一右拥着侯小西逗他开心,侯小西果然开心了。

    于是大家一起驱车离开。

    回到京城,侯小西又自觉的恢复了蛰居生活,倒是刚勾搭上的两个美女几天以后就消失不见了。侯小西还没吃够,只好又想办法找了两个类似的,小日子也算是逍遥。

    大名鼎鼎的侯爷不会知道,这样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

    ……

    相较于侯小西的逍遥自在,池勉功最近却感觉非常憋屈。

    王氏兄妹一如既往的不配合,律师后来单独去了几次,都被对方一阵冷嘲热讽赶了回来。于此同时,这对兄妹已经申请了对池铭的精神鉴定,这让本来打算最近就把儿子捞出来的池勉功束手束脚,不敢轻举妄动。

    更让人无语的是,王氏兄妹还托律师带了话:不是要给50万吗?什么时候给?一周之内不到位的话,我们就涨价了。

    玛德,涨价?这难道是菜市场里卖菜吗?想涨价就涨价?

    不过,池勉功还真的捏着鼻子支付了这50万,暂时了解了民事赔偿的问题。王氏兄妹乐呵呵的收了钱,让律师带回来一句话:算你们识相!

    识你玛德相啊,拿了钱却不出具和解书,只打了个收据,也就你们这俩混蛋能做得出来。

    这个钱池勉功不得不拿,他必须全方位的控制事态,能压下一点是一点,再说了,50万的数额也不多,和自己的收入水平相符,不会引起非议。

    事实上,这个消息传出去,反而会显得自己顾全大局、忍辱负重。

    所以,池勉功真的把这个消息刻意传播了出去。

    远在京城的老侯同志知道了这个消息,低声骂了一句——蠢货。

    近在一个大院的商书记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长长叹了口气,脑子里浮现出两个字——人才。

    穆大老板在探望王忻澜的时候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笑得肚子都疼了。笑过之后,他挪揄道:“王哥,忻澜,你们是不是要少了?”

    王振东道:“这个数额是他的律师第一次上门的时候提出来的,我觉得刚刚好。再多的话,他就不敢拿出来了。”

    穆东点点头:“也是。这个家伙为了向上面表态,也是拼了。可惜了,上面不一定理解他的苦心,或许只会看到他的无能。”

    王忻澜插话道:“真没想到他会给,本来打算他要是不给,过几天我就狮子大张口,开价1000万,吓死他。”

    穆东道:“其实老池也是两头为难,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首先是他儿子犯了事,天然理亏,再者,当他的权威在我们这里被忽视,而且他又不敢对我们硬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就被约束起来了。”

    穆东突然停了下来,好大一会才叹了口气说道:“其实现在他这些看起来可笑的举动,才是事情本来的样子。”

    话题突然有些沉重,王振东想了想说道:“杯子还是半满的嘛。”

    “倒也是。”穆东笑道。

    ……

    离开病房,回到办公室,穆东接到了刘明打来的电话,俩人嘀嘀咕咕聊了几句,穆老板挂了电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听到敲门声的时候才赶紧收敛笑容,端坐案前,开口说进。

    进来的是刘大田,他涨红了脸,一副愤懑的表情。

    “穆总,大东美郡和大东金石城的暖气接入工作,突然停下来了。”刘大田说道。

    反击来了,穆老板心说。

    穆东一直觉得,池勉功这一方最近应该会有一些行动。之所以说是池勉功一方而不是池勉功本人,因为对方的动因会有三种方向:一,池勉功指示或者暗示;二,池勉功手下的人——比如秘书或嫡系——私自行动;三,某些人为了和池勉功拉上关系而邀功。

    池勉功一方有反击是正常的,这次符合他的身份,一省排名靠前的大佬,不可能老是束手无策。就算他愿意,他的下属也不会愿意。

    还别说,选择暖气接入作为切入口,还真是角度刁钻,可进可退。而且,这件事的动静并不大,烈度完全可控。

    穆东笑着问道:“停工的借口是什么?”

    “有两个,一是遇到了地质原因,管道走向需要重新勘测;二是说我们这两个小区的热力加压站检测都不合适。”

    “不要着急。”穆老板笑呵呵的起身,绕过办公桌,把朱雪松带到沙发上坐下,还对着门外喊道:“芳菲,来两杯咖啡。”

    刘大田刚才在门外简单和刘芳菲介绍了此行目的,此刻刘芳菲在外面直嘀咕,老板只有心情大好的时候才要咖啡,平时都是茶,今天这是怎么了?

    咖啡很快送来,穆东招呼刘大田享用,刘大田不明就里,只好依言喝了几口。

    穆东放下杯子,笑着说道:“让我来分析一下,现在是7月底,泉城是11月中旬开始供热,如果暖气接入的问题不能解决,我们即使想办法用其他方式供暖,也基本上没有可能,对吧?”

    “是的,穆总。现在小区不允许自建煤炭供暖锅炉,燃气锅炉和电锅炉倒是允许,不过三个多月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刘大田道。

    “恩。”穆东点点头:“小区的热力站是我们自行建设的,供暖公司进行检测也是他们的职责,对吧?”

    “是的。现在新建小区基本上都是这样操作,也有极少数的新建小区是由供暖公司建设热力站,不过价格高出太多。”

    穆东双手一摊,乐呵呵的说道:“所以说,我们的路全被堵死了,对嘛?”

    刘大田有点发愣,都被堵死了你还这么高兴?

    “有这么一件事,大田,王忻澜王总几天前在逛商场的时候被刺伤,我怕引起不必要的猜测和恐慌,压下了这件事,所以你可能不知道。”

    刘大田真不知道,他立刻站起来,大声问道:“王总没事吧?”

    “坐,坐。没事,受了些伤,不严重。这件事发生后,行凶的一方也做了全面的保密工作,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恩……案犯是池勉功的儿子池铭。”

    刘大田立刻想起来了,有一段时间这小子每天抱着花在公司门口丢人现眼的向王忻澜示爱,现在竟然动刀了。

    他低声咒骂一声:“渣滓。”

    “是够人渣的,这个混蛋还有精神二级残疾证书,而且老池同志上下求索寻求和解,我答应了一些大佬不再介入,不过王总和她哥哥战斗力很强,最近一直和老池撕扯不清,所以,暖气的事情,很可能是对方对当前状况的回应。”

    刘大田苦笑起来:“这帮混蛋啊。”

    穆东继续道:“大田,这么办。你现在就开始选址,准备建设燃气或者电力供暖锅炉,动静大一些,让供暖公司的人看到我们自建取暖系统的决心。”

    “可是,就算加班加点,怕是也赶不上冬天的供暖。”刘大田有些不解。

    “恩,这么说吧,雷声大一些,雨点小一些,先做做样子,有了退路,我们才好和供暖公司那边交涉。交涉的事情你不用管,我来负责。恩,如果真的谈不拢,也就这么建设下去,加班加点,哪天建成算哪天。”

    刘大田吃了定心丸,忙着去准备去了。临走的时候认真的说了一句:穆总,王总的事情我会保密的。

    穆东摆摆手,笑着没说话。

    至于他刚才所说的和供暖公司的交涉,呵呵,说说而已。

    ……

    第二天一上班,大东房地产公司硬抗供暖公司、开建自有供热工程的消息就传到了池勉功的案头,这让老池同志有些无奈。

    让供热公司出面找茬是秘书小侯想出来的主意,池勉功听完之后没做任何表态。不过对于侯秘书来说,领导没反对就是默认了,于是赶紧行动起来。

    至于供热公司这边,有些领导虽然知道硬抗大东房地产实属不智,但是组织上需要大家做事,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怎么也得扛一下试试。

    更何况,不是死扛,预留了后路。一来有些鉴定不合格的东西可以重新鉴定,说不定下次就合格了;二来,大东美郡和大东金石城的暖气接入只剩下了最后一两百米的管道,工期最多也就两周,时间完全来得及嘛。

    然鹅,事态好像恶化了。

    大东房地产放出风来,自建供暖系统,而且打算建设高标准零污染的电力锅炉供暖系统。

    疯了!那样成本太高了啊!建造成本高,运营成本也高!

    但是谁都相信,大东房地产真的干得出来。

    池勉功倒是看出了自建供暖系统的一个无法弥补的缺陷,那就是工期。从现在开始,进行立项、勘探、基建、设备安装和调试,一系列流程下来,能在春节之前实现供暖就不错了。

    难道,在这之前,小区的居民就这么冻着?

    不过最后池勉功也想通了,就算是有一部分居民冻着,也会通过其他办法采暖,而像穆东这一类人,房子多的住不完,怎么可能冻着。

    唉,本来是想把他逼到谈判桌上来,没想到逼出了对方的逆反心理。

    不过呢,你愿意自建就自建把,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各凭手段吧。

    于是,供暖公司的领导成了夹心层,苦不堪言。本来的剧本是一方面讨好大佬,然后适当让步,在大东房地产这里也落一份人情,最后实现小团圆的。

    现在,有人飙戏,直接把剧本撕烂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