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意思一下得了
    卢英杰的脑海里开始回放刚才看过的几个房间,一分钟后,他带队回到第二次进入的那个房间。那是一间书房,是四个房间中面积最大的。

    环顾一圈之后,卢英杰瞄准了那张硕大的书桌,这是一张很奇怪的书桌,看起来木料不错,样式古朴,可是四个桌脚却装了小小的万向轮。

    一番检查之后,卢英杰小心的推动书桌,书桌下有一块不大的地毯,掀开地毯,实木地板的缝隙里,一个小小的拉坏清晰可见。

    卢英杰小心的拉动圆环,周围的一大块地板缓缓抬起来,露出一个方方正正的洞口,足有一米见方,顺着手电筒的光线,一架厚重的木梯向下延伸着。

    ……

    一个小时候,安保队所有的人员干净利落的撤了出来。

    监控资料已经抹掉,红外装置重新启动,大院里沉睡的几个人依然在沉睡,除了拍了一些照片,安保队什么都没有带走。

    天亮之后,留下了两个队员在当地留意院子的情况,其他人返回泉城。

    上午10点,卢英杰找到刚从京城返回的穆东,汇报了在豪宅地下室看到的景象并提供了照片。

    穆老板不动声色的看完,心里却震惊不已。

    诚然,照片上这个地下室很粗糙,很多地方都裸露着水泥,估计是建设的时候进行的非常隐秘,没有大张旗鼓的装修。

    不过,这个地下室的架子上方的那些林林总总的物品,可比穆老板那个安全屋里丰富多了。

    “你们辛苦了,英杰,保密方面没问题吧?”穆东放下手里的照片,笑着说道。

    “地下室只有我和老郭两人进入,还有两人在洞口留守。除了这四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地下室的事情。另外,我们留了两个队员在当地化装侦查,如果那边有什么异动,会第一时间通报过来。”卢英杰说道。

    “好,你们立了大功,英杰,安保队的战斗力越来越好了,不错。”

    “穆总,这次多亏了老郭,地下室的门上有一个非常复杂的锁,如果不是老郭见多识广,我们也只能在洞口止步。”

    “好,替我告诉老郭,我对他的工作很满意。”

    ……

    卢英杰离开的时候脚步很轻快。接手安保队以来,卢队长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加上出了王忻澜遇刺的事件,这让他这两天很是憋屈。

    现在好了,终于拿下了池家的大院子,发现了一些关键线索,而且和老郭之前也恢复了良性合作关系,这一切都得到了老板的认可,以这次的任务为里程碑,自己可以说已经掌控了整个安保队。

    挺好。

    ……

    世界多元,有人觉得很好,当然也有人觉得非常不好。

    池勉功的心情非常糟糕。

    昨天他犹豫再三,第一次主动走进了商同康的办公室,这已经意味着重大的妥协。今天上午上班后,答应帮着问问的商老大打来电话说:穆东答应不参与此事,不过伤者那边,最好进行妥善安抚。

    池勉功在电话中乐呵呵的表示了感谢,挂了电话,脸色瞬间阴云密布。

    对伤者妥善安抚?这算什么?一边让步一边挖坑吗?

    又或者,是想让自己亲自出面,帮着伤者挣一个脸面?

    如此一来,自己是不是亲自出面,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不过,池勉功很快就拿定了主意,以他高高在上的做派,想见穆东的时候尚且借了调研这样的由头,现在面对王家兄妹,又怎么可能亲自去。

    不过呢,自己就算不去,诚意也还是要拿出来的。

    他叫过秘书,细细密密叮嘱一番,秘书小侯有些不解,小声说道:“池书记,50万太多了吧?这种伤害事故,赔偿一二十万都不算少了。”

    池勉功大手一挥:“不要有这种思想,对方也是有身份的人,大家和和气气的把事情解决,比什么都好。对了,你稍微暗示一下,池铭这边,我以后会好好管教的。”

    小侯叹口气:“池书记,你也太委屈了。”

    “都是儿女债,小铭的情况你也知道,没办法。去吧,带上律师。”

    ……

    一个小时后,秘书小侯和金姓律师赶到了病房,说明了来意。当然了,小侯不会先开口,主要是律师再说,小侯打算最后的时候稍微补充一下就行。

    此刻,王忻澜和王振东都在,听律师呱啦呱啦说完了50万民事赔偿的事情,王忻澜撇撇嘴没说话。王振东则直接转向秘书,笑着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是?”

    小侯清咳一声,缓缓说道:“我是省委办的工作人员。”

    王振东继续问道:“池书记的秘书?”

    小侯笑了笑没说话,一副你懂的架势。

    王振东清了清嗓子,收起笑脸,缓缓的开了口。

    “对于你们提出的50万赔偿,我们无所谓。你们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我们就起诉你们。民事赔偿嘛,本来你们就该支付的,我们肯定不会放弃。不过呢,谅解书是肯定不会有的,这辈子都不会有。不但没有,我们还会严肃追究行凶者的刑事责任,不要以为手里有本神经病的证件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怕告诉你们我们的行动计划,首先我们会申请对行凶者进行精神鉴定,以确认患有精神疾病的真实性;如果证明他确实有病,我们会要求对他行凶时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如果他还是有问题,我们会以其民事行为能力受限为依据,要求把他送往精神病院进行强制收容。”

    “孩子有病,家长又顾不上管理,明显约束不力嘛。总不能让他在外面继续行凶,好在国家考虑到了这一点,建有强制性收容管理机构,这样多好,大家都省心,家长也不用担心他再四处惹事。”

    说到这里,王振东抬手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两秒钟,继续道:“恩,就这样,我就想起了这么多,你们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律师直接傻掉了,他来之前已经知道了委托人的身份,对办好这件事情充满了期待,感到浑身都是力量,现在他明白了,自己怕是接了个烫手的玩意儿,而且扔不掉。

    秘书小侯气的浑身哆嗦,眼睛都红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老板最近在谋求和穆东对话,也知道老板找了商书记,就一些问题达成了一致。在他看来,这次完全是来施恩的,没想到对方上来就打脸,一点面子都不给。

    他沉声说道:“我们没有什么补充的,请问你们确定要这样做吗?”

    王振东勃然大怒,大声骂道:“滚你妈的!什么东西!谁给你的优越感?帮着老板出来处理私事,谁给你的权利?告诉你个王八蛋,今天别说是你来,就是姓池的亲自来,刚才的话一个字也不会变。草!”

    王忻澜皱了皱眉,开口道:“哥你怎么能骂人呢?真是的!太没礼貌了。”

    接着,她稍微转了转头,朝着小侯说道:“侯先生是吧?我哥最近心情不好,你别听他瞎说。其实如果是你的老板亲自来的话,肯定是不一样的,最起码我哥不会骂人。”

    听到王忻澜说话的时候,小侯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但是听到最后,他险些没吐出血来。

    他的眼神在王振东和王忻澜脸上逡巡一圈,转头对金律师说:“走。”然后快速离开。

    王振东往外追了两步,高声道:“一个字不许拉的告诉你的老板。玛德,拉了一个字,老子就亲自通知他。”

    走廊里几个医生护士诧异的望了过来,他们实在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王博士,竟然会像一个地痞流氓一样叫嚷。

    感受到众人密集的目光,王博士脸上有些讪讪的,拱了拱手,尴尬的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来了两个傻瓜,实在没忍住。”

    ……

    返程的路上,侯秘书突然明白了王振东最后喊出“一个字都不许拉下”的深层含义。

    这事怎么汇报,还真是一件棘手的。

    照实说的话,老板能不生气吗?自己给老板带回来这么让人生气的消息,自己的办事能力还用说吗?再说了,亲眼见证有人不给老板面子,这真的好吗?

    靠!无妄之灾啊!

    怎么办?

    ……

    侯秘书最终倒是避免了当面汇报工作的尴尬局面,他给了老板一支录音笔,这是黄律师随身携带的。恩,律师嘛,随身带着录音设备,也是一种美德。

    于是,这支无辜的录音笔在交到池勉功案头几分钟后就被摔得稀巴烂,挺惨。池勉功不但摔了录音笔,还砸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办公室里一片狼藉。

    侯秘书在外间听着屋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心里五味杂陈,他觉得,即使自己躲过了当面汇报,也躲不过这件事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前途堪忧啊。

    屋里,池勉功锻炼完之后,先是抽了根烟,然后默诵了三遍《心经》,心情终于平复了很多。

    思来想去,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王氏兄妹闹的这样凶,或许也是好事。他们抓着这些小事,说明在大事上,穆老板不会再掀起什么波澜了。

    恩,其实也没什么,让王氏兄妹折腾吧,就算他们真的一步步成功把小铭送进精神病院又能怎样,走个过场,意思一下得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