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祖传神经病
    刘明心里得意,上前一步打算介绍来客的时候,穆东却突然排众而出,直接迎上去,主动伸出右手,热情的说道:“是顺风快递的汪总吧?久仰久仰。”

    现场的所有的人都有点懵,包括汪嵬。

    现在是2012年,此时的汪嵬依然低调的令人发指,几乎不参加任何公共活动,所以市面上几乎没有他的报道,也几乎没有他的照片,唯一能看到的一张,据说是内部开会时候的照片,清晰度实在不敢恭维。

    至于穆老板,当然是见过汪总的照片的,后来顺风上市之后各种宣传非常密集,那阵子汪总身价暴增,风头无两,全国人民都认得。

    汪嵬心里疑惑,他当然知道是要来见穆东的,但是他也接到了一个奇怪的要求,说大家都要保守秘密,不要让穆老板提前知道访客的身份,给他一个惊喜云云。

    难道那位刘总已经把底牌掀开了?

    面上不敢怠慢,伸手和穆东相握,笑着说道:“穆总您好,冒昧而来,多有打扰。”

    俩人的右手握在一起,穆东竖起左手的大拇指,朗声道:“汪总,不怕您笑话,大东快递一直在模仿顺风,对于行业老大,我个人和整个大东快递公司都怀有十足的敬意,佩服佩服!”

    这是实话。

    汪嵬心里大大松了口气。

    说实话,下决心来拜访穆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大东快递一副在快递行业搅风搅雨的架势,投入巨大,所图不小,迟早都会走到顺风的对立面。

    同时,穆首富年轻的让人发指,财富积累的过程也讳莫如深,这样一个年少多金爱折腾的对手,实在是让人有些胆颤。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平共处,大家相安无事,闷声大发财就可以了。

    下定了决心之后,汪嵬开始寻找合适的中间人,以期拜访穆东。他很清楚,这件事必须一炮打响,绝对不能做成夹生饭,坏了彼此的第一印象。因而,中间人就必须很有分量。

    找来找去,他瞄上了刘明。

    刘家子弟,会所老板,吃的就是这行饭,而且穆东基本会卖刘家一个面子,这个中间人简直太合适。

    可惜,对方拒绝了。

    无奈之下,汪嵬决定走see生态协会这条线,甚至前两天连钱都捐了,500万。

    结果今天突然上午接到了消息,刘明竟然答应了,但是时间太紧急了,最好中午赶到。不过没事,汪总也是有私人飞机的富豪,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

    然后,见到了年少多金的穆老板。然后穆老板的热情让汪总心里轻松不少。

    “穆总,很多事情你们已经做到了前面,快递柜项目和云数据项目,顺丰已经落后了。”汪嵬笑着说道。

    “都是小打小闹,汪总,这两个项目你如果看好,我们可以合作。”穆东笑道。

    汪嵬直接愣住了。

    合作?

    两个非常具有前瞻性的项目,你舍得拿出来合作?

    ……

    刘明是现场懵的最严重的那个人。

    这是什么情况?穆东竟然认识汪嵬?而且竟然一副一见如故的样子,还佩服上了?现在竟然还说到了合作,你还能不能有点实话?

    他赶紧上前插话:“穆东,汪总,你们以前……认识?”

    汪嵬笑道:“神交已久。”

    穆东也笑道:“仰慕之极。”

    刘明赶紧道:“不不不,我的意思,穆东,你怎么认出汪总的?他很低调的。”

    穆东心里咯噔一下子,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面上肯定是不能露怯的,笑着说道:“我从开始进入快递行业,就是全面模仿顺风的,我拿汪总当偶像,当然得多搜集偶像的照片,不过汪总,你的照片真的很少,我手头只有一张。”

    好歹搪塞过去了。

    大家互相介绍一番,汪嵬身后的两人一个是他的助理,另一个是刘明的朋友,刘明直说他叫磊子,没有更多介绍,想来也是和孙吉文类似的掮客。

    酒菜上桌,大家开始聊一些轻松的话题。汪嵬心里也明白,合作什么的需要专门详谈,交浅言深,此刻正好是拉交情的时候。

    刚喝了两杯,房门又被打开了,方建东一脸尴尬的站在门口,然后一个精神抖擞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杯酒。

    穆东差点跳起来,整个人有被抓了现行的感觉。

    进来的是商同康书记。刚在在走廊里看到陈必树的,是商书记的秘书刘向杰。

    穆老板硬着头皮站起来,其他人也慌忙起身。在场的大多认识商书记,汪嵬倒是认不好,但也看得出进来的人气场强大。

    “商书记,不知道您在这里,我应该去给您敬酒的。”穆东红着脸说道。

    “不知者不为罪嘛,再说了,你身体不舒服,我来看看你也是应该的。坐,大家都坐。”商书记乐呵呵的,话里却颇有意味。

    穆东心说,您老人家这是将我的军呐!池勉功这个王八蛋,肯定说了我不少坏话。

    陈必树飞快的添了椅子和碗筷,商书记顺势坐下,再次招呼大家坐下,然后继续说道:“没做手术?”

    穆东讪讪道:“没,保守治疗。”

    “哦——”商书记若有所思,拖着长腔说道:“没事就好,年轻人嘛,转眼就蹦蹦跳跳了,多好。那行,我敬大家一杯酒,祝大家都健健康康的,事业有成。”

    说着,站起身来,大家也随着再次起身,一起喝了这杯。

    随后,商书记拍了拍穆东的肩膀,笑着说:“下午去我办公室一趟,方便吗?”

    “方便方便,我……”

    “和刘秘书约一下时间,你们继续。”商书记打断了穆东,转身施施然走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

    几秒钟之后,穆东苦笑着对刘明说道:“明哥,一起去敬个酒?”

    “不去。”刘明心里美滋滋的,一屁股坐下,自顾自吃菜,边吃边说:“要是姜高官的话,我勉强凑得上去,商书记,呵呵,我够不着。”

    穆东只好一个人端着酒杯离开了。汪嵬心里却炸了锅。

    汪总也不是没见过大佬,但是他自认为,还没和哪个省委大佬能熟到这个程度。

    这个商书记虽然好像语气不善的样子,好像对穆东的一些做法有些微词,但是那种亲热却怎么也藏不住。再说了,如果不是熟悉到一定程度,大佬会出手指教吗?

    而且,竟然是主动来敬酒啊,我的天哪!

    首富就是首富,面子确实够大。

    汪总不知道,商书记来敬的这杯酒,穆老板喝起来有多么苦涩。

    ……

    穆老板苦着脸回来了,他扑了空,那边已经结束了,他只赶上了送商书记上车。

    于是,这边的宴会也草草结束了,大家都知道穆东要去省委,都很理解。最理解的是刘明,他脸上的笑意一点都不加掩饰。

    穆东给刘向杰打了电话,约好了下午两点去拜访商同康,看看已经一点多了,穆东只好和汪嵬道了歉,让陈必树好好安排客人们住下,然后匆匆去了省委。

    ……

    穆老板按时到了商书记的办公室,然后被晾了一个小时。穆东知道,这是商书记对昨天调研事件的惩罚,心里倒也无所谓。

    下午三点,穆东坐到了商同康的办公桌对面,商书记一脸郑重的开了口。

    “穆东,我说三点。第一,你昨天下午的做法欠妥,这种事情不但针对老池,也伤害了办公厅同志们的感情,其实你本来可以做到更好,直接回复接待就是了,怎么接待还不是你说了算。”

    穆东赶紧道:“商书记,您批……”说不下去了,表情也变得尴尬。对面的商书记瞪了眼闭了嘴,明显对穆东打断自己的话不满意。

    停了大约半分钟,商同康才继续说道:“第二,我答应老池过问这件事,具体的事情我不管,也不做任何限定,全凭双方当事人和你这个相关利益人协商解决。”

    “第三,我需要声明,我不是来说情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尊重当下的规则,并维护当下的稳定。我说完了,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穆东反而沉默了,表情也变得平静了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商同康看着穆东平静的样子,心里却突然担心起来。

    好一阵子,穆东缓缓说道:“商书记,持证行凶,怎么说也是一件新鲜事,本来我做好了周密准备,打算在那个揣着精神二级残疾证书的家伙走出拘留所的时候,就启动一轮密集的网络宣传。我现在答应你,这个计划我放弃。”

    商同康迟疑片刻,说道:“好。”

    穆东继续道:“我不会和池勉功谈,我非常不愿意见他。至于其他的事情,让他和王忻澜或者家属谈吧,我保证,不再发表任何见解。”

    “好。”商同康心里其实已经有些不爽了。穆东看似做出了让步,其实都是一些浮于表面的东西,实际意义不大。

    几分钟后,穆东告辞离开。

    站在省委大院,穆东抬头看着院子里足有一抱粗细的老杨树,高大茂密的树冠遮挡出一地的阴凉,心里不由的叹口气。

    他原本以为,商书记让自己过来,会在适当敲打之后给出一些实质性的解决方案,比如对池铭进行精神鉴定,或者直接把这小子送去精神病院。但是让人失望的是,最终的结果依然是稳定两个字。

    稳定?呵呵。

    穆东微笑着上了车,去了医院。自己已经答应商书记了,表面上当然要消停一些。不过嘛,让王振东和王忻澜兄妹去闹嘛!

    至于针对池勉功的举报,嘿嘿,那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不过这件事本来打算悄悄做,现在倒是需要找人商量一下。

    呵呵,池铭,你不是有神经病吗?祖传的吧?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