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精神二级残疾
    中午的时候,手术结束,医生通报了王忻澜的情况:左胸刺入伤,距离心脏较远,扎中肺部,肺叶部分损伤,不过不严重,适当的进行一些康复训练,不会影响呼吸功能。

    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王振东回身给了老婆一个耳光,低声骂道:“逛街逛街,你特么的就知道剥削忻澜!”

    女人毫无提防,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只手捂着脸,低着头不敢吱声,一副理亏的样子。

    唉,感情这里面还有隐情。

    盛怒之下,一向温文尔雅的王博士不但爆了粗口,动了手,还顺便自曝家丑,可见他气成了什么样。

    这还是王忻澜没什么大碍的情况之下呢。

    事实上,这事还真和王忻澜的嫂子脱不了干系。

    这女人看中了一个和田玉的玉佛,价格小十万,她就想拉着王忻澜去看看,而且一般情况下,王忻澜会乐于掏腰包。

    以前基本都是这样。

    而且,今天支开孙梅也是她的主意,用她的话说是打扰私密空间,实际上是嫌人家碍眼。

    小姑子给嫂子花钱,当事人知道就行了,没必要让外人也盯着,多不好意思啊。

    没想到,酿成大祸。

    ……

    王忻澜很快被推出来,转入病房。麻药还没散,她还在沉睡。,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眉头不时紧紧的皱一下。

    王振东红着眼坐在旁边,心里挺不是滋味。说起来自己也是小有名气的内科专家,可是家里的别墅也罢、豪车也罢、父母的养老也罢,都是这个妹子在掏钱。

    虽然她确实有钱,也很慷慨,可是已经把媳妇和儿子惯出毛病来了。

    这种情况必须中止,必须和老婆好好谈谈,家里的收入也不低,日子已经非常好了。

    忻澜也必须有自己的生活,她的终身大事需要提上日程,绝对不能再拖了。

    ……

    穆东在病房待了几分钟,又和王振东聊了几句,然后安排几个人留下帮忙,转身离开了,卢英杰随即跟上。

    池铭,哼哼,就算你爹是池勉功,这次你也必须付出代价。

    刚出了医院大楼,穆东一边走一边吩咐道:“卢队,安排下去,查找池铭的下落,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

    卢英杰很是无奈,轻咳一声,小声说道:“穆总,刚刚得到消息,池铭自首了。”

    什么?!

    穆东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我靠你母亲的,你怎么能自首呢!

    “在哪个派出所?”穆东问道。

    “已经转到市局了,事发之后孙梅做了三件事,叫急救,报警,通知了总裁办,刚才警局联系了报警人,通报了嫌疑人自首的消息。”

    恩?转到了市局?

    穆东立刻问道:“报警的时候有没有提到王忻澜的身份?”

    “没有。”

    穆东明白了,之所以把嫌疑人转到市局,不是因为王忻澜重要,而是因为池铭的身份,人家有个好爹嘛。

    “去市局。”穆东吩咐道。

    ……

    一刻钟后。

    “什么?”张同局长的两只眼瞪得比牛眼都大:“迟家的小子刺伤的是你们的副总?”

    “大东集团副总,美国未来公司总经理,王忻澜。”穆东平静的说道。

    张同无语了。盯着穆东看了好几秒,喟然叹道:“穆东,池铭自首的时候说了两句话。”

    “他爸是池勉功?”穆东笑着问道。

    “对,还有一句。”

    “他妈还睡过哪个大人物?”

    张同翻了翻眼白,算是对穆东的促狭表达了不满,随即平静的说道:“他说,我爸是池勉功,我是个神经病。”

    穆东一下子愣住了。

    还有……这种操作?

    张同继续道:“而且,他随身带着精神二级残疾证明。”

    穆老板有些结巴了:“可是……那个……就算他有证……如果能证明……”

    “如果能证明他作案的时候是清醒的,也是需要坐牢的。但是,界定起来非常困难,旷日持久,而且结果可能不尽人意。”张局长接过了话头。

    穆东沉默了,他何尝不知道,张同说的是实情。

    只是,王忻澜怎么能白白吃这个亏?

    ……

    返回公司的路上,穆东拿定了注意,干,釜底抽薪。

    很显然,侯小西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这是对窦钢窦睿事件的报复。

    无耻!窦睿贩卖假烟,窦钢违法乱纪,早该得到法律的严惩。侯小西你个王八蛋竟然还好意思出手报复,而且报复的还是一个无辜的手无寸铁的女人!

    你还真是该死!

    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池铭现在仗着自己手里有张破证,家里有个好爹,就觉得可以为所欲为,美得你!

    你那张破证我倒是真没办法,你那个老爹,哼哼,我还真是有办法。

    至于可能再次带来反弹,哼哼,来吧,大家早就是敌人了,我倒要看看,连失两员大将之后,你这只老猴子还敢怎么折腾?

    ……

    穆东觉得,无论是连城的问题,还是黄金赔付的问题,加上这次刺伤王忻澜的事,都是侯小西的注意。老猴子应该没有主动出击,最多也就是事后选择了默认。

    而且,在损失了一个窦钢的情况下,刺伤王忻澜这样的小动作显得太弱智,不应该是老猴子的手笔,他老人家一向是大处着手而且手段狠辣的。

    所以,干了,赌了。

    赌的就是老猴子在大会前会把尾巴夹得紧紧的。

    总归还有四五个月就开大会了,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我还就不信了,这个时候你还敢闹!

    如果你真敢闹,我就奉陪到底,最多陪你们玩四五个月罢了!

    更何况,我行事问心无愧,你无非也就是能卡一下大东集团的各项业务,多大点事!老子等得起。

    ……

    回到公司,穆东和卢英杰详聊一阵,确认了三件事。

    第一,孙梅不适合继续在王忻澜身边工作,予以调离,而且级别下降一级,重新选拔两名女队员,贴身保护。

    第二,派出一个精锐小组,再赴赣省,探访池家那座大宅院,争取有所突破;

    第三,三天之后,无论赣省的小组有无收获,让一直处于安保队保护之下的举报人实名举报池勉功,哪怕只举报池家大幕和池勉功生茔的问题,也不再等了。

    卢英杰领命,匆匆离开了。

    ……

    池勉功接到市局电话的时候,整个人是非常懵逼的。

    儿子七八岁的时候就查出了癫痫,一发病就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这么多年经过精心治疗,已经恢复的和常人无异,上一次发病,都是两年之前的事了。

    孩子身体弱,大人自然就心疼一些,只要身体好,功课什么的都不要紧,想去玩什么随便你,只要开心就好。

    但即便如此,孩子最多算个冒失的年轻人,并不跋扈,也没有什么心机,唉,他要是有心计倒好了。

    他怎么可能做出刺伤王忻澜的事情?前一段时间不是还稀罕的很,一直追求人家吗?

    侯小西,你这个小王八蛋,肯定又是你撺掇的!

    而且,儿子前几天去了京城,这几天一直待在那里,不声不响的回来做了这件事,肯定和侯小西有关。

    池勉功静下心来,向打来电话的民警表达了歉意,认可了儿子有精神残疾的事实,表示会和伤者及其家属进行沟通,语气非常沉痛。

    唉,儿女债啊!

    挂了电话,池勉功一声长叹。

    他何尝不知道眼下的形势?老首长对几个月之后要开的大会是有诉求的,而且正在积极的做着各种准备。

    可是眼下,又是5.26事故,又是烟草案件,把窦钢这个家伙都搭进去了,这都是侯小西这个傻瓜出的昏招。

    现在竟然连我儿子也算计进去了,这不是给我上眼药吗?再说了,这也是给老首长添堵啊!

    池勉功犹豫一阵,终于还是拨出了电话。

    “老首长……我勉功,有这么一件事需要向您汇报……”

    巴拉巴拉巴拉……

    老猴子耐着性子听完,沉声道:“知道了,勉功,做好解释和善后工作。”

    说完,挂了电话,立刻把手机摔死了,死无全尸,很惨的。

    秘书听到动静,在外面等了几分钟,然后悄悄进来打扫了一下,把手机卡抽出来放好,然后很快去了外间拿进来一步同款手机,把手机卡装进去,小心的放在桌子上。

    正在埋头看文件的领导头也没抬,开口道:“谢谢。通知小西,让他来一趟。”

    ……

    侯小西今天感觉非常不对劲。

    昨晚下半夜才睡,起床的时候已经上午10点了,然后就不停的打喷嚏。

    怎么回事?哪个孙子发帖骂我了?还是昨天晚上感冒了?

    懒洋洋的洗了个澡,小心的吃了点东西,眼看时间已经11点了,侯小西琢磨着回家看看老妈。

    这几天老爸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那天秘书又说老爸太累,自己还是回家和老妈亲近一下。万一老爸哪天发脾气,也好有个缓冲。

    唉,这次惹下的话太大了!

    窦钢啊!老爸多年的下属,能力又强又会来事,真是太可惜了!

    如果老爸能狠狠的骂我一顿,然后就此揭过,基本和中奖差不多了。

    正琢磨呢,电话来了:老爸有请!

    侯小西吓了一跳,浑身一哆嗦,几乎缩成一团。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不打喷嚏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