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剑走偏锋
    消息是公开发布的,众多主流媒体的官方网站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消息中使用的“5.26桥梁垮塌事故”这个名称,直接给事故定了性。

    这不是什么交通事故,而是桥梁垮塌事故,是设计和建筑质量问题。

    大快人心!

    调查小组的级别很高,带队的是一名政务委员,小组中有国内著名的桥梁和建筑方面专家,非常有权威性。

    而且,调查小组的效率非常高,6月2日晚间到达连城,连夜查看了事故现场的情况。第二天一早,又进行了第二次详细勘察。下午,小组开始和各类人员接触,包括事故亲历者(货车司机幸存者)、事发现场的目击者、消防人员、医务人员、警务人员等等。

    6月4日,调查小组开始调阅各类资料,包括桥梁立项招标情况、设计资料、施工图、施工记录、监理记录、验收报告等等。

    还调阅了事故发生以来的各类调查资料、会议记录和各种调查报告。

    6月5日,调查小组发布了正式调查报告,并且在当天央视的午间新闻进行了发布。

    调查认定,5.26桥梁垮塌事故是安全生产事故,事故发生的原因是匝道引桥设计不合理,施工不规范,从而降低了引桥的有效荷载所致;

    调查认定,事故中四辆货车中的三辆超载严重,其中大东快递的厢式货车未超载。货车超载和和桥梁垮塌之间具有关联性,但是不存在因果关系;

    调查认定,大东快递厢货车起火原因为货车中部油箱受损燃油泄漏并遭遇未知火源所致,和厢货车运输少量酒水没有因果关系。且车厢起火是在救援完成后发生,和现场伤亡情况无因果关系;

    调查认定,事故发生后,连城各方面的救援工作及时有效,保障有力,最大限度挽救了伤者的生命安全;

    调查认定,事故发生后,连城方面对事故情况的调查存在重大疏漏,对事故原因的认定存在主观失误,对事故中部分财物的处理存在管理漏洞;

    调查小组决定:

    一,对事故处理过程中负有领导和管理责任的各级各部门人员进行调查和追责,调查结束后向社会公布;

    二,对桥梁设计、建造和监理单位启动追责程序,并追究相关部门管理责任;

    三,责成连城市方面对事故中涉及的受损车辆和相关财物进行赔偿,对死伤人员进行抚恤、救助和赔偿;

    四,涉嫌超载的三辆货车,按照相关交通法规处理。

    ……

    调查小组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通报一发布,立刻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绝大多数人都是满意的。天还是蓝的,风还是暖的,道理还是能讲清楚的。

    调查小组离开了,而连城市方面的善后工作却刚刚开始。车辆要赔偿,死者要赔偿,伤者要继续救治赔偿,这些工作都在悄悄的进行着,无声无息,而且以后也不会见诸报端和网络。

    对了,还有大东快递那些在某仓库内丢失的快件,竟然神奇的找回了大部分,剩余的部分赔钱了事,大东快递乐呵呵的接受了。哪怕拿到的东西不再是原样,手机磨损了、电器使用了、服装也穿洗过了,这都不要紧,都是浮云!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至于这些东西,肯定是不能赔付给消费者的,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就扔。而且大东快递也没打算向任何一个消费者赔付实物,一水儿的现金赔偿。

    王大江亲自带着几个人去交警队领了赔偿款,然后向当初那个一毛一交付了一大堆存储卡,言明这是当初检视快递的视频资料。

    这让对方心里五味杂陈。

    ……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过去了,平息了。大东快递在辽省在连城继续平稳运营,短期内没有遭遇任何诘难,业务量开始平稳上升。

    经此一事,大东快递的知名度上升不少,对此,朱雪松甚至觉得应该感谢连城方面,感谢他们点出了大东快递的名字,让这四个字在网络上很是热闹了一阵。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简直就是一次成功的事件营销。

    至于酒水运输,呵呵,死灰复燃,该怎样还怎样。变化的是包装的纸箱更结实了,箱子里填充的缓冲材料更多了,还有,收费更贵了。

    ……

    6月10日,穆东带领大东旅游高层和约纳斯进行了会谈,双方一致认定,需要尽快促成景区间合作,同时需要展开大东旅游公司和巴特基辛根市的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合作,约纳斯先生承诺,返回德国后会尽快安排此事,早日促成签约;

    12日,约纳斯和泉城市政府展开会谈,穆老板参加。会谈中约纳斯提及和泉城其他景区的合作事宜,蔡国梁市长指出,只有大东旅游公司和贵方的合作步入轨道,我们才能启动第二轮合作事宜。

    6月13日,约纳斯启程回国

    6月15日,大东半导体之前申请的3亿元补贴款终于开始有了小道消息,据说发展委和工信部已经批了,只等着财政方面拨款了。

    穆东心情大好,正打算去京城一趟,看一下最近几次投产的具体情况,结果朱雪松来找他,眉头紧皱说了一个让人郁闷的消息。

    快递赔付的事情遇到了麻烦。

    截止到前天,大东快递对事故中全部的8796件货物,已经赔付了8794件,只有2件尚未赔付。

    对于赔付这样的事情,客户的热情很高涨,尤其是大东快递赔付的还是现金,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主动联系大东快递。电商件以电商平台交易记录作为商品价值;零散件提供了发货原单和快递员证明材料,推断和协商了货品价值。

    这个过程中,肯定是会有一些偏差的。

    比如,电商件中,必定存在一些空包件,交易记录有价格,但是箱子里是空的。这类情况大东快递想到了,但是懒得细究,因为甄别的成本比赔付的货款都要高;

    再比如,零散价中的价值确定,肯定是有虚高的情况,大东快递使用了可能引起纠纷最少、花钱最多的办法,比如你是快递的是一部手机,不论新旧,全部按照当前市面价只赔偿。

    又比如,有一些快件是文件或者信件,一律赔付100块钱。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快刀斩乱麻,尽快的从赔付事务的漩涡中解脱出来,要知道赔付小组工作一天,人力和管理成本就要增加不少。

    效果非常好,在绝大多数快递赔付结束之后,赔付小组解散了。

    大家都很庆幸,在这个过程中没遇到什么麻烦事,这一车快递中没有有价证券或者承兑汇票又或者重要的商务合同。

    大家唯一遗憾的,是有2个快件没有赔付,而且这2个快件是一个发货人,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收货人倒是两个,电话打过去,一个说不清楚,一个说不知道。

    负责处理这宗赔付的工作人员就呵呵了,很显然,这里面估计是什么敏感的玩意。查阅了发货单资料,货品内容是工艺品,更加验证了他的想法。

    无所谓了,如果发货人找上来,客服部门会处理。

    ……

    今天,这个客户果然打来电话,而且一上来就说出了一通石破天惊的话,把接线的客服人员吓得声音都哆嗦了。

    客户说,他前一段时间出国旅游了,之前的手机放在了家里,刚回来,知道了大东快递的事情,所以赶紧申请赔付。

    然后他说,他当初发送的货物全部是黄金饰品,是从粤省鹏城市发往连城市的,两单加起来,总重量是2157克,总价值为754950元。恩,给钱吧。

    事情汇报到朱雪松这里,朱总立刻觉得,这事极不寻常,绝对是个坑。之前担心的有人狮子大张口的事情,果然出现了。

    事实上,很多金店银楼都会使用快递发送金银首饰,但是一般都会把价值控制在几万元以内,超过10万元的都很少。而且,都会声明价值,买好保险。但是,总价75万元的黄金,走快递运输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且只分了两单,如果这些黄金分发给10个以上的人,倒是还有可能。

    还有一个让人尴尬的原因,发送此类贵重物品的客户,基本上都选择顺丰,选择大东快递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朱雪松迅速调阅了发货单,发现对方既没声明价值,也没买保险。朱雪松同时发现,赔付小组对这两单货物进行过深入调查,而且询问了当初揽收货物的快递员。

    快递员在书面说明中表示,发货人是老客户,居家经营一些补品和保健器具。因为客户经常发货,所以对这两单货印象不大,应该是保健器具,弱的时候一般都是纸箱是已经封好的。

    发货时快递员未检视这种情况,其实也是普遍存在的。尤其是对一些老客户,彼此熟悉了,大家都懒得耗费那个时间。我封好纸箱,你拿了就走,大家都省心。

    “我刚才联系了发货人,询问了声明价值和保险的事情,对方说东西太贵重了,怕有心人看到,特意没写。”朱雪松说道:“而且,这两单货货物不在未损毁的货物清单里,即使我们从事故现场带回来的那些残破的包装中,也没有这两单货。穆总,这件事很不寻常,您能不能帮着那个主意?”

    穆东笑道:“雪松,你肯定有想法,是不是想剑走偏锋?”

    朱雪松长长吐出一口气,说道:“如果暂时查不到漏洞,我想照价赔偿。”

    穆老板乐了:“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