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4章 真是不容小觑
    整个白天,有三波人帮着孙家求情。

    第一个是省果子委的纪委刘书记,他曾经帮过穆总一些忙,而且女儿刘杨林在慈善基金会工作,他给穆老板打来了电话。

    穆东心里大乐,孙家这帮家伙,明显是骑着驴找马,把倪鸣翠当成备胎了,混蛋啊!

    他笑着说道:“刘书记,孙家这帮家伙不地道,他们已经拖了关系和我搭上话,我都答应了,怎么又找到你那里去了?这都是一帮子什么人啊?”

    刘书记差点没气出个好歹!欺人太甚啊!一事不烦二主,场面上的事,最怕的就是好几个人去办同一件事,太丢人太尴尬了!

    他讪笑着说道:“穆总,对不住了,我真不知道具体情况,打扰打扰。”

    挂了电话,刘书记越想越气,干脆关了机,找地方钓鱼去了。

    第二个求情的是车管所的苏正刚,之前他是指导员,现在已经是所长了,他也是打的电话。

    穆老板的说辞也类似,最后还补了一刀:“苏所长,你已经是第三个前来协调此事的人了。”

    挂了电话,苏正刚直接把手机砸了。然后用座机给下属打了个电话:只要是正军商砼的水泥罐车来检测,必须严格要求!

    接着,又给交警队的朋友打了电话,让对方帮着严格检查正军商砼上路行驶的车辆,并且自曝其短说明了原因。对方乐得不行,直接答应了。

    第三个求情的是格拉芙珠宝大中华区的市场总监翟玉立,他是亲自上门求见的。

    穆老板直接挪揄道:“翟总,看来孙家没少在你那里买东西?”

    翟玉立听出了穆东的不爽,讪讪说道:“普通的vip客户,穆总,他们买的珠宝大都不是自己用的,你懂的。”

    穆东笑道:“好吧,我直接摊牌,你是第四个前来协调这件事的人,第一个是我的员工,我当场就答应了。结果孙家还在不停找人,让我不胜其烦。”

    翟玉立恨不得扒开眼前的楼板直接钻进去!羞愤欲死!

    他好歹搪塞几句,逃离了穆东的办公室,然后直接给孙正军回了电话。

    “孙总,别以为在我这里买过一些珠宝,我就得拿你当爷供着,你们找这么多人处理同一件事,简直是欺人太甚!什么东西!”

    孙正军有些傻眼,刚要解释几句,对面已经挂了电话。

    怪不得刘书记和苏所长都没了消息,电话也打不通了,原来多方出击的事实已经泄漏了!

    麻烦大了!

    ……

    不论是刘书记、苏所长还是翟玉立,之所以这么生气,孙家的多头政策只是浅层的原因。深层的原因是,大家既然能找到穆东,以往都是有一些人情的,但是现在在这么一件破事上面浪费掉穆首富宝贵的人情,而且还被穆首富嘲讽几句,这就太不合算,太丢人了!

    玛德,以后再有什么事,怎么厚着脸皮去找穆东?

    所以,孙家这帮家伙,简直是该死!

    当然了,三人得知真相后的反应也不一样,刘书记生闷气,苏所长直接出手惩罚,至于翟玉立,国际珠宝商高管,干脆扔掉素质骂大街,否则不足以平息怒火。

    ……

    下午三点,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倪鸣翠接到了孙正军老婆的电话,对方再次确认了晚上见面的事情,倪鸣翠有些不爽,直接道:“说好的事,肯定会按时去的。我还忙着呢,晚上再聊。”

    挂了电话,倪鸣翠心里一阵舒爽,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硬气的说话啊?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

    另一边,孙正军的媳妇说道:“她说没什么变化。”

    孙福义叹了口气:“估计一些信息还没传递到她这里,肯定会有一些波折的。儿子,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钱已经准备好了,那辆帕萨特我也拖去修了,汽修厂今晚加班,明天中午之前保证修好,奥迪q7明天一早提车。”

    孙福义点点头:“效率还行。再多准备点钱,估计用得上。”

    话音刚落,孙正军的电话响了,他赶紧接起来,听着听着,表情好生无奈。

    挂了电话,他开口道:“爸,公司打来电话,我们刚才送到大东房地产公司的混凝土检测不合格,被对方拒收了。而且今天上午由我们公司的混凝土浇筑的一个小楼也出现了问题,大东房地产正在组织检测,后面还有大麻烦。”

    孙福义无力的摆摆手:“意料之中的事。其实拖到现在对方才出手,就说明上午的时候穆家真的是打算和解了,是我们自己想东想西,出了昏招。”

    孙正军的老婆嘟哝一句:“其实早上就应该停下,不要给他们送货了,明知道人家会卡我们……”

    孙正军甩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嘴里骂道:“放屁!不按时送货就是违约,你嫌对方的把柄太少吗?”

    女人立刻不干了,张牙舞爪的往上扑,老头子重重咳嗽一声,喝道:“够了!闹什么闹!”

    正乱着呢,孙正军的电话又响了,一个下属告诉他,刚才被大东房地产拒绝收货的几辆商砼车,全部被交警扣住了!

    我靠!不是吧?

    ……

    快下班的时候,穆东叫来了倪鸣翠和律师,向他们通报了孙家人一天的表演,律师哈哈大笑,倪鸣翠尴尬不已。

    很明显,孙家是想绕开自己,让其他人介入协调,人家看不上自己!倪鸣翠心里感到有些难过,也有些生气。

    既然看不上我,昨天晚上找我干嘛?逗着我玩吗?

    穆东当然不会让倪鸣翠难堪,笑着说道:“倪大姐,这三拨人我都挡回去了,我穆东说话算数,这件事必须由你出面解决,否则就不解决。我给你说这个情况,是想告诉你,我们得涨价。”

    倪鸣翠心里一暖,赶紧道:“穆老板,您说,我都听您的。”

    穆东点点头,说道:“好,现在的情况是这样……”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穆老板交待一番,下班回家了。

    本来倪鸣翠心里还有一些顾虑和不安,觉得拿孙家50万有些不合适,但是现在,她没有任何想法了,这钱就该拿,你们不是看不上我吗?最后还是得给我,我拿得问心无愧!

    而且,现在可不是50万了!

    ……

    晚上8点,倪鸣翠带着律师和几个安保队员,乘坐一辆悍马h6,赶到一家鲁菜馆,见到了孙福义和孙正军。

    倪鸣翠制止了孙家父子点菜的行动,直接开始摊牌。

    第一,车辆维修和赔偿问题不变,对穆大龙需追加精神赔偿80万;

    第二,对女孩的赔偿需要追加到180万;

    第三,我的调解费用需要上涨到80万,至于原因,穆老板说了,你们找了三个人,每个人追加10万;

    第四,协议我们带来了,同意的话,现在你们就签字,不同意的话,我们立马走人。

    孙正军很无奈,按照早上的说法,现金赔偿100万,奥迪q7和帕萨特修车加起来也差不多100万,加上倪鸣翠的调解费50万,250万左右就能解决。

    唉,250万啊,多么不吉利的数字,当时怎么就没感觉到呢?

    现在倒好,找了三个人,全部得罪光了,总赔偿也上涨到了0万,这还真是意外的惊喜。

    但是这个钱必须得给,如果今天晚上谈崩了,明天大东房地产那栋在建的小楼肯定就会出现质量问题,到时候就不是0万能解决的了。

    唉,0万,肯定是对方精心设计的数字吧?也是个不吉利的!

    要不,我再加点?把数字弄得好听一点?

    还是算了,节外生枝,弄不好再出点幺蛾子。

    孙正军和老爸对视一眼,俩人相继点了点头,唉,就这样吧。

    下边的事情很简单,表态,签字,然后倪鸣翠一帮人立刻退场。

    孙福义送到门外,诚恳的对倪鸣翠说道:“他嫂子,有些事我们确实昏了头,处理的不好,你别生气。”

    倪鸣翠笑得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在欢叫,她乐呵呵的说道:“论起来,我得喊你一声叔。叔,这事你们做的确实不地道。我们老板大发雷霆,我差点没给他跪下,好歹争取了这个最终方案,你也知道,我腿脚一直不好,老板也是可怜我。”

    孙福义颇为尴尬,讪讪的说道:“他嫂子,你费心了。”

    “没什么。”倪鸣翠摆摆手:“叔,我们家穷苦惯了,亲戚朋友经常接济,我们一直挺感激的,也想帮大家做点事,所以昨天晚上妹子说到钱的时候,我直接拒绝了。结果我们老板坚决不干,说我坏了规矩也坏了行情,简直不懂事,所以,这个调解费我只能硬着头皮收下,叔,这钱我拿的烫手,等事情过去了,我再还给你。”

    这番话指桑骂槐,最后来了个神奇结尾,孙福义更尴尬了,他干笑两声,无奈的说道:“他嫂子,你要是真还回来,穆老板肯定更生气了,你还是饶了我吧。”

    孙正军也在一边说道:“嫂子,都是我瞎折腾,让你跟着操心受累的,对不住了。”

    倪鸣翠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帮亲戚办点事还收钱,传出去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孙正军赶紧道:“嫂子,这肯定不敢乱说,穆总说的对,我们都得讲规矩。”

    倪鸣翠摇头晃脑的,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慢慢的离开了。

    孙正军脸上恢复了常态,咬着牙说道:“这女人也太能装了,这次拿到这么多钱,不怕走夜路不安全吗?”

    孙福义吓了一跳,抬手对着儿子脑袋就是一巴掌,嘴里低声说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这个女人很不简单,我听说他们一家出入穆东的别墅如履平地。以后逢年过节,你最好去她家走动走动。”

    我靠!这么生猛?那真是不容小觑。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