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情节不是这样的
    当天下午穆东返回泉城。晚上,王大江过来汇报,孙名扬那个家伙确实跑了,这会儿正在开往豫省的火车上,有两个队员在跟着他。

    穆老板吩咐道:“再盯十天八天的,没什么情况的话,我们的人就撤回来。”

    ……

    穆老板不在乎,池勉功却不能不在乎。

    和穆东猜测的一样,这次孙名扬前去滋事,确实是池勉功指使的。当然了,他这样的大佬不可能和孙名扬直接对话,而是通过中间人传话。之所以一定要去做这件事,是因为最近领导层有一些声音,要针对南部山区风景区的事态做出一些调整,而池勉功是持强烈反对态度的。

    所以,池勉功想通过穆东对孙名扬的态度,来推断一下穆老板最近的精神面貌,以此决定自己到底是明确反对风景区的事务还是低调行事。为此,池勉功预想了很多结果,也推断相应的答案。比如穆东忍了、比如穆东强硬反击了、比如穆东躲在后面,别人出面协调了等等。

    唯一想不到的是,孙名扬这个家伙竟然联系不上了,手机关机了!

    池勉功一开始没当回事,觉得孙名扬有可能被暂时控制或者被警局拘留了之类的。直到晚上,明确的消息传来,有人看见孙名扬拖着一个行李箱,匆匆的从住处离开了。

    池勉功警惕起来,姓孙的这小子竟然吓跑了?

    穆东对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在我和穆东之间,他竟然选择了不信任我,选择了逃避,这还真是个奇怪的问题。

    很快,更详细的情况传递过来,孙名扬和其他两人被几个人搂着进了酒店,一刻钟左右出来的时候,全部佝偻着身子,表情痛苦,应该是遭受了打击。

    同时酒店报了警,出警记录显示,双方和解了。

    很明显,被打了,然后怂了,然后跑了。

    池勉功皱紧了眉头,心里翻腾不已,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孙名扬这张牌很好用,少了这个家伙,对穆家在束河当地的一些情况,肯定会信息缺失,这很不利。

    而且,之前数次行动,孙名扬并没有遭受什么打击,就算他的门店被恶意挤兑,也只是商业手段而已,无可厚非。但是现在他竟然跑了,说明他怕了,在有自己撑腰的情况下依然怕了。

    他在害怕什么?

    ……

    商同康做事的效率比池勉功预测的还要快,必要的吹风完成之后,第二天一早,商书记就召集了一个会议,议题有两个,第一,讨论南部山区风景区的了持续发展问题;第二,讨论省安监局的组织架构调整问题。

    两个议题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不过谁都明白,这肯本就是一个问题。

    会议很顺利,很快就形成了决议。

    第一,南部山区风景区不能一直封闭下去,五一将至,必须放开经营,否则损失的不单单是人气,而是长远的利益。

    第二,安监局主要领导层进行调整,而且一下子调整三个人,这个幅度,史无前例。

    池勉功对第一个问题都投了弃权票,第二个问题投了反对票。当然于事无补。

    ……

    当天下午,穆东就得知了这两个消息,他当即就给商书记和姜高官打了电话,请求汇报工作,然后,没有获得批准。

    穆老板并不难过,甚至还有些高兴。领导们并不想当面听一些阿谀奉承,自己只要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穆东立刻召集了会议,动员大东旅游公司管理层做好一切开业迎宾的准备工作,这让一众高管欣喜不已,笼罩在风景区上空的阴云终于要散去了。

    好吧,其实没有那么快。

    3月17日,相关部门公布了省安监局部分领导职务调整的消息。

    3月19日,省安监局新的领导团队到岗就任。

    3月21日,省安监局新任局长段靖安表示,针对大东集团以及杨展鸣个人对省安监局的诉讼,安监局会积极应诉,认真对待。

    段靖安是在局内的会议上说出这番话的,然后这些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很快传播出去,传到了穆东的耳朵里。

    穆老板略一琢磨,叫来了赵冉和江蓝梦,三人商量一阵,决定第二天由赵冉出面,前去省安监局拜访一下新上任的段局长。

    局面已经很清楚,段局长是带着领导们的嘱托到安监局解决问题的,是友非敌,保持良好的沟通机制非常必要。而赵冉作为大东集团的董事和大东旅游公司的副董事长,去和段局长接触,分量足够。

    第二天一上班,赵冉就带着使命去了安监局,会面的结果可以预期,肯定是一团和气,然后尽快解决风景区的一切问题。

    唯一有些尴尬的,就是大东集团和杨展鸣个人多安监局发起的连个诉讼,这虽然不是段局长任上产生的问题,但是现在他是一把手,也就成了他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段局长很热情,亲自到院里迎接了赵冉一行,这让很多曾经参与了针对风景区行动的中层和基层员工心里极其不爽,其中就包括了干事苏瞐。

    苏瞐觉得,自己的好日子似乎要到头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这种感觉极其强烈和清晰,晚上的扎啤也喝的更多了。

    段局长非常民主,并没有关起门来和赵冉单独沟通,而是带着局里的几个领导和赵总开了一个座谈会。

    宾主双方在愉快的气氛中,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阐明了立场。

    段局长表示,大东集团是省内实力雄厚的民企,大东旅游公司是省内着名的旅游企业,虽然前一段时间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但是瑕不掩瑜,而且你们态度积极,整改措施到位,各级部门都应该继续支持和鼓励大东旅游公司的持续发展。

    意思就是,我很看好你们,你们是不是也拿个态度出来?这样大家面上都好看。

    赵冉立刻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她表示,省安监局作为安全生产管理部门,做出的一切决定大东集团都进行了高度配合,但在几个关键的问题上,双方产生了一些分歧,但这并不影响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定位,也不会影响双方共同做好安全生产工作的核心诉求。我们最近也就一些关键问题进行反思,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可以做出一些积极的改变。

    好吧,大家都亮出了立场,和为贵。

    一旦把话说开,问题就变得简单了。

    赵冉当即表示,对之前的两场诉讼,寻求撤诉或者和解,不做进一步诉求。

    段局长表示,会按照省委领导的指示,为南部山区风景区的持续发展保驾护航,尽快撤销之前发布的禁令。

    11点钟,赵冉礼貌的告辞,开心的而离开。

    段局长看着赵冉离开的背影,心里却并不轻松。

    撤销禁令的事情,并不像段局长说的这么简单,这个禁令当初是在总局的督导之下,由省局发布的。现在想撤销的话,上有总局的压力,下有一些中层干部的阻力,还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不过,省委领导说了,他们解决上面的压力。这样一来,段局长和几个新上任的领导,需要解决的只是下边的阻力,这就轻松多了。

    ……

    下午2点,安监局干事苏瞐接受调查的消息传到了穆东耳朵里,穆老板心说,这个苏瞐果然不是个东西,看来很多人都在盯着他。

    看着一脸兴奋的王大江,穆东笑道:“王哥,你巴巴的来说这个消息,是不是想给这个家伙添点料?”

    王大江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你,穆总,这小子不是个玩意,我觉得需要把他的问题彻底落实,省得只走个形式,最后轻飘飘落地。”

    穆东点点头:“也好,不过这样一来,他背后的人我们就没法追查了。”

    王大江挠挠头:“仅凭一个手机号码,实在是查不到。”

    “算了,鸡肋一样的家伙,扔出去算了,你们注意方式方法。”穆东说道。

    “好的,穆总。”王大江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响了。

    王队长有些尴尬,解释道:“对不起穆总,我今天在等一个重要的消息。”

    穆东心里一动,马上明白是禁飞解禁的消息,算算时间应该到了。

    “没事,你先接电话。”穆东笑道。

    王大江赶紧接起来。

    “是我,收到了?传真?好的好的,我马上向穆总汇报。”

    收起手机,王大江兴奋的说道:“穆总,收到了民航管理局的传真,之前针对大东通航和飞行员个人的禁飞指令全部到期撤销,固定观光航线也可以恢复正常飞行了。”

    穆老板点点头,笑道:“大家都憋坏了吧?明天你们就可恢复观光飞行,没有乘客也飞,让大家先高兴一下。”

    王大江开心不已,领命而去。

    ……

    傍晚,有关部门接到了一份匿名举报,说苏瞐有一个隐秘的住所,藏匿了大量来路不明的财物。

    根据线索,相关人员迅速出击,在苏瞐名下的小公寓里,起获了现金200多万元和一个精美的佛头。经过相关专家初步鉴定,该佛头是陕省某寺庙两年前被盗的,记录在案。

    这下子,苏瞐算是被牢牢钉住了。段靖安局长得知详情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在他设计的剧本中,情节不是这样的。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