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还要冷一段时间
    穆东假装轻松的和父母聊天的时候,京城候家,侯小西也在和老爸愉快的聊着。

    这种父慈子爱的场景很稀缺,父亲很珍惜,儿子也很开心。事实上,别说什么父慈子爱了,爷俩平时见面的机会都不多。为了这次见面,侯小西放弃了晚上的一切娱乐活动,赶到了家里。而正在参加重要会议的老猴子,不惜从会议驻地请假回家,只为了好好教导一下儿子。

    “爸,你这一系列的招数太厉害了,对方绝对蔫了。”侯小西眉飞色舞的恭维道。

    老猴子轻轻呷了一口茶水,淡淡说道:“不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有章法,繁复的铺垫之后,一定要有重重的一击,这样才能有效果。说说看,你想到了哪些?”

    “恩,我想想。我们先用池铭恶心了对方几天,算是开胃菜……”

    侯小西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老爸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他不由自主的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这是我安排的,不过池铭那个家伙太菜了,被人家整了。”

    老猴子哼了一声,沉声道:“纯粹是瞎折腾,你们差点坏了老子的大事。还有那次针对碳排放的舆论攻击,轻飘飘就被对方化解了,你太轻敌了。”

    侯小西嘿嘿一笑:“幸亏我有个好老爸。爸,穆东的三婶的事情,您真是利用的太完美了,直接把这小子逼得没敢在老家过年,解气!还有跳楼机的事,风景区和通航公司直接死翘翘了,恩,不过他们的货运航空没受影响,有点遗憾。”

    老猴子轻咳一声:“说重点,你有什么收获吗?”

    “有!收获很大。从最近的事情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前期的各种铺垫,可能都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但是能给穆东的个人形象贴上一些负面的标签,比如跋扈,比如失责。最后的重重一击,才会让他彻底失宠。没了靠山,他屁也不是。啧啧,老爸,这才是眼花缭乱之后的奋力一击。不过可惜了,只报道了一个下午,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出面……”

    对面的老猴子脸都绿了,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儿子头上,恨恨说道:“放你娘的屁!”

    我靠!

    侯小西有些不会思考了,他使劲的揉了揉脑袋,期期艾艾的问道:“爸,您的意思是?”

    “对!就是老子干的!”

    “为什么啊?多好的机会啊!”侯小西有些不解。

    老猴子盯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有些无奈,好几秒钟才说道:“这个问题你要是参不透,我会非常失望。”

    侯小西急了,赶紧开动脑筋,使劲琢磨了半天,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想不太明白,不过我觉得肯定能让穆东更受伤,而且还有其他作用。”

    老猴子点点头:“这件事一开始报道的时候,穆东针对存储器项目管理不善的漏洞就已经暴露了。这个享受国家级补贴的重大项目,小小的问题竟然被媒体放大,这说明他的管理有问题,而且对这个项目关注不够。这个时候,我们的目的就已经到达了。现在正开会,时机敏感,短暂的亮相已经可以在某些人心里种下一根刺,如果持续报道的话,对我们反而不利,懂吗?”

    侯小西赶紧答道:“懂了。”

    “还有吗?”

    侯小西又挠头了。本来挺开心的事,干嘛非得弄得像期末考试一样?老爸也是没谁了。

    他又想了几秒钟,开口道:“我都没想到是你出手平息,别人可能也想不到,这样大家就会以为是某些人出手了。”

    “勉强算是一条吧。小西,有一点你还是没看到,既然我现在收放自如,没有穷追猛打,那就说明,这还不是最后。”老猴子的语气有些得意。

    “真的?太好了,老爸,赶紧说说,需要我做什么?”侯小西一下了兴高采烈。

    “什么也不用,而且你最好别添乱,最近老老实实待着,懂吗?我之所以告诉你,就是怕你最近惹事。”老猴子的语气恨铁不成钢。

    “行行行,老爸,透漏一下你的计划呗?”侯小西陪着笑。

    “这一招肯定能让穆东哑口无言,辩无可辩。不过,你不能知道。”老猴子玩味的说道。

    “爸!我……”

    “行了,谈话结束了,滚吧!记住,夹紧尾巴,啥也不许做。”

    ……

    几公里外,许世平刚刚洗完脚,井华拿着一叠文件进来了。

    “查到了?”许世平淡淡问道。

    “还没确认,但是基本都指向姓侯的。”井华说道。

    “和你说了很多次了,要说同志。”许世平的语气有些不满:“看来他是铁了心瞎折腾了。”

    “明面上是针对穆东,其实已经隐隐指向我们了。”井华说道。

    “上不得台面,没什么意义。你觉得穆东这次表现的怎么样?”许世平问道。

    “事发之后反应很迅速,也看穿了对方的深意,勉强及格。事发之前,管理上明显有问题,不及格,最多50分。”井华的语气非常不爽。

    “呵呵,井主任生气了嘛!能让你生气,说明你很在乎穆东,从这一点来说,这小子通通都及格。”许世平笑道。

    “可是,他的管理确实出了问题。”

    “恩,该打板子还是要打,不过不能急于一时。要给年轻人失败的机会和成长的空间。想想我们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在做什么?这小子表现的已经挺好了。”

    机会井华想了想,认真说道:“副主席,商同康同志邀请您五月一号去鲁东省参加园博会开幕式的事情,怎么回复?”

    “不去,还要冷一段时间。”

    ……

    第二天,穆老板再赴岛城。

    进入岛城实验室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孙一斌带着几个人,看着穆东的车辆进入大门的时候,有些手足无措。

    穆东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对所有往来人员进行严格检查的命令是他亲自下达的。现在,自己当然要带头遵守。

    所以,包括穆东在内,所有的人员都是严格检查之后才进入院子的。

    孙一斌做了介绍,当前,除了有限的几个高管以外,对其他人员实行的都是“许进不许出”的政策,暂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穆东吩咐,继续戒备,不得松懈。

    ……

    半小时后,穆东、颜琢,颜桑梓和吴刚四人,再次坐到一起开会。

    两天前开会的时候,一切看起来还有希望,而现在,只能是商量善后事宜了。

    “有没有查明原因?”穆东没有废话,直接问道。

    “穆总,真的非常抱歉,现在还没有确认。不过从我们推断的情况来看,不应该是技术原因,确实是管理上的原因。”颜琢沉声说道。

    穆东点点头,问道:“也就是说,技术和设备是完善的,是人出了问题,或者说,有人故意破坏?”

    颜琢有些尴尬的说道:“应该是这样。实验室条件下的生产过程实现了成功,设备调试和原材料准备暂时没有发现纰漏,剩下的只能是人的问题。我们正在筹备一次更小规模的试生产,我和桑梓带领几个核心技术人员亲自操刀,如果这次能成功,就可以确定上次是有人搞破坏,而且能大体确定嫌疑人范围。”颜琢说道。

    “什么时候可以进行?”

    “明天。”

    “好,我留下来等结果。”穆东说道。

    会议室里陷入了安静,谁都知道接下来该讨论什么了,但是谁也不想先开口。

    大约沉静了10秒钟,吴刚轻咳一声,缓缓说道:“穆总,颜教授,颜总,关于组织架构调整的问题,我们现在可以讨论了吗?”

    颜琢心里好生无奈,现在他才明白,当初穆东说出技术原因和管理责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笃定。

    很简单,如果是技术方面的问题导致了试生产失败,那是他颜琢的耻辱。作为一个存储器行业的知名教授,作为大东半导体和岛城实验室的技术提供者,竟然因为技术原因造成生产失败,怎么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而管理责任导致的失败,同样也暴露了儿子颜桑梓在管理方面的瑕疵,这种情况下,对管理层的调整就变得名正言顺。

    所以说,年轻的穆老板当初看似中允,其实使用的是两头堵的战略,手段不可谓不老道。

    愿赌服输,颜氏父子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况且,他们的重要性是无可替代的,这一点他们有充足的自信。因为他们不仅仅是公司的高管,而且是公司的股东,是企业的所有者。

    颜琢开口道:“当然可以,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们同意对公司的组织架构进行相应调整。”

    穆东却摆摆手:“算了,还是等明天的试生产结果出来再说吧。”

    颜琢笑道:“那也行。不过我们还是提前讨论一下修改公司章程的事情吧,先把产生副董事长的条款确定下来,一旦后期有需要的话,也不至于临时抱佛脚。”

    得,再装也没有意义了,穆东笑道:“那也行,先预备着。”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