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2章 没安好心啊
    针对大东半导体的攻击来的非常突兀,很多人还没琢磨过来,大东半导体的反击就到了。

    联合声明以大东半导体和岛城实验室的名义发出,题目是《关于试生产问题的严正声明》,行文如下。

    今天上午,岛城半导体研发实验室按照计划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试生产活动,虽然经过了充分准备和精心操作,最终依然以失败告终。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仅仅在两个小时以后,网络上就针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和解读,这让我们无比困惑又无比气愤,特此声明如下:

    第一,试生产活动是岛城实验室按照科学规律精心组织的,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符合事物客观发展规律,也和国际上通行的实验——试生产——大规模投产规律相吻合,容不得任何人指手画脚和胡乱评判。事实上,这种失败在任何一家半导体加工企业都司空见惯,并不能成为负面新闻;

    第二,岛城实验室的试生产行为,从一开始就是严格保密的,即使是在实验结束后,依然有两周以上的严格保密期限。我们想问问公布这则消息和发布各种质疑声音的所有媒体,你们是通过什么见不得人手段,来刺探一个科技企业的高度机密的?对于这次泄密事件,岛城半导体研发实验室已经报警,同时将起诉所有参与报道的媒体和自媒体大v,你们必须为你们的恶劣行径承担必要的法律责任!

    第三,不论是大东半导体还是岛城实验室,都是合法注册、依法运营的企业,其注册资金、企业资质、运营管理都是在国家法律框架进行的,不存在所谓的骗取土地和骗取补助资金的行为,对于持有这种说辞的媒体,我们将追责到底;

    第四,关于当前产品低于市场主流产品的情况,我们承认,这是实际情况。但是我们想问问,就是这样的中低端产品,国内现在能生产吗?能生产多少?你们现在唱衰一个处于起步阶段的存储器加工企业,是想让国内的存储器产品依然全面受制于国外企业吗?你们的屁股到底坐到了哪里?我们可以自豪的说,只要是当前的产品顺利投产,就可以在中低端存储器市场逐步摆脱受制于人的情况。我们也可以信心满满的说,假以时日,通过技术积累和创新,我们可以努力追赶国际先进技术,逐步摆脱技术封锁和控制,这才是循序渐进的发展之道,怎么在某些人嘴里,就成了大逆不道?

    第五,我们高度怀疑,暗处存在一个目的不纯的利益团体,他们害怕大东半导体和岛城实验室的发展和崛起,抓住一切机会来攻击我们的民族存储器加工产业,以达到长久攫取巨额利益的目的。对此,我们会警惕起来,积极应对,埋头苦干,尽快熟练掌握存储器加工技术,早日实现试生产和大规模生产,让一切质疑的声音通通闭嘴。

    ……

    声明出来之后,业内一片哗然。很多人都觉得大东半导体和这个岛城实验室真的疯了!

    你们的试生产失败了,怎么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吹牛皮?还要起诉所有参与报道的媒体和大v?你怎么不上天呢?

    这个时候,是最应该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怎么还敢冲出来与全天下为敌?

    好吧,不但外人看不懂,大东半导体的这些人同样看不懂。

    吴刚率先打来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接着颜氏父子也一起打来电话,直言这份声明太过刚烈了。

    穆东的回答只有一条:现在绝对不能软,否则后患无穷。具体的原因会专门开会说明。

    意思就是,我就是要这么干,你们不许质疑。

    谁能质疑?谁敢质疑?大家都想过安生日子呢。

    刘敬堂也打来了电话,上来就问道:“你小子疯了吧?什么都不说不好吗?现在非常时期,这种新闻最多热闹一两天,就得给主要的新闻事件让路。”

    穆东沉思了两秒,直接摊牌道:“刘叔,我怕六号感受不到我的决心,也怕这件事会成为攻击他的素材。”

    刘敬堂听得汗毛直竖:“你个臭小子,闭嘴吧你!这话你如果再敢和别人说,我缝上你的嘴!”

    “好,我只说这一次。”穆东认真的回答道。

    “你真打算起诉那些媒体?”刘敬堂问道。

    “当然了。律师函正在准备呢,如果他们能公开道歉,我就顺水推舟。否则就剩下打官司一条路。”穆东道。

    “折腾一下也好。”刘敬堂最后说道,接着挂了电话。

    穆东心里好生无奈,可是我一点也不想折腾啊,这种事劳民伤财费时间,最后只能收获干巴巴的道歉,实在是没劲的很,但是不这么干真不行。

    和平,都是靠打出来。

    ……

    唐米亚负责公关工作的时间也不短了,依托大东集团旗下企业的广告优势,她也掌握一些优质的网络资源和媒体通道。整个下午,她都在不停的打电话,想尽一切办法,继续扩散那份措词强硬的声明。

    你还别说,效果不错,很多媒体都给面子。反正有钱赚,谁还和钱过不去?

    傍晚时分,再次联系了一个媒体主编,说出了诉求之后,对方直接说道:“唐总,你怎么还打电话说这事,上面通知了,这件事不允许报道了。”

    什么?唐米亚急了,赶紧问道:“哪个部门通知的?”

    对方笑道:“口头通知,不知道谁下达的,反正就是上面,至于上到什么程度,大家都不知道。”

    唐米亚欲哭无泪,凭什么啊?这不是欺负人吗!

    挂了电话,她赶紧上网查看,果然,之前已经发布了那份严正声明的几个网站,已经全部删除了,上网搜索一番,直接查不到了。

    唐米亚直接瘫在了椅子上,我的天哪,怎么和老板交差啊!今天花的钱海了去了啊!虽然只是预付了一些定金,但是合同都通过传真预签了啊!

    奶奶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凭什么对方能攻击我们,我们就不能声明?

    恩?不对!

    唐米亚心里一动,赶紧坐正了,噼里啪啦的敲打电脑,急匆匆的拖动鼠标,开始查看之前的那些攻击性的文章。

    没有了!

    再换个网站,还是没有!

    看看大v,同样没有!

    哈哈哈哈。唐米亚简直要乐疯了!

    好啊好啊,那些乱七八糟的文章也删除了,一篇也找不到了!

    她赶紧起身,一溜小跑去找穆东。

    ……

    就像温暖的春风吹过了雪野,一切关于试生产失败的新闻和评论都无影无踪了,消失的那么突然有那么彻底,就好像这些东西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连带着,那份严正声明也消失了。

    穆东傻了眼,我靠!这可怎么办?很多律师函都传真过去了,现在不管是对方主动删除还是被动删除,总归网页上是没有相关报道了,我还要不要打官司?

    真特娘的头疼!

    穆老板没头疼太久,因为实在是顾不上。他的手机又开始响个不停,这次打来电话的人太多了,比上一波多了几十倍都不止。

    这其中有颜琢父子和吴刚这样的寻求解惑的,也有政府层面的表达关心支持的,还有商界朋友表达敬仰钦佩的,林林总总,乱七八糟。

    穆东哭笑不得,听你们这意思,是我一通严正声明吧对方吓怕了呗?我要是有那么厉害,对方还敢攻击我吗?

    幼稚!

    穆老板干脆关了常用手机,启动了保密手机,坐下来认真思考这件事。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幼稚的不是打来电话的那些人,而是自己!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己能想明白的道理,别人当然也能想明白。人家打来电话恭维自己,是敬畏自己背后出手抹掉网络痕迹的人。

    这人是谁呢?或许是六号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快速冷却,对自己是有利的。至于那些官司要不要打,观望几天再说!

    实际上,穆老板并没有观望太久,因为吃晚饭的时候唐米亚就打来了电话,说有些媒体已经打来电话,寻求和解之道。

    哈哈哈,穆老板大乐,不错不错,现在不但冷却了事态,而且收获了尊重。恩,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出了手,不过既然有这么一个狐假虎威的机会,当然要好好利用。

    他告诉唐米亚,可以和解,对方出具一份书面道歉文件即可,措辞也可以模糊一些。至于赔偿吗,给大东半导体打几天广告就可以了。

    ……

    放下电话,穆东笑着对家人说道:“爸妈,媳妇,你们看,根本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

    穆爸道:“最好还是低调一些,别老是弄出一些纠纷。”

    穆妈道:“就是嘛,下午晓慧打电话来说那些事,我们都吓坏了。”

    肖肖斟酌再三,笑着说道:“爸妈,晓慧有点反应过度了。你们看,这不什么事都没有吗?”

    穆妈立刻懂了:“对啊,这个晓慧没安好心啊!”

    穆老板很满意,晚上好好奖励了老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