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最大的理智就是克制
    既然联系不上刘敬堂和刘静云,穆老板只能收敛心思,立刻赶往鲁南机场。

    先去会会民航管理局的调查组吧,这个时候,必须冲到前面了。

    湾流g550在鲁南机场降落,走下飞机以后,穆东意外的发现,艾东强领着一大帮人等在了舷梯不远处,其中好几个人都没见过。

    穆东心里咯噔一下,我靠,这几个人不会是民航管理局的人吧?

    这是什么意思?专门来迎接我?示好还是示威?

    穆老板堆起笑脸,快步迎上去,艾东强越众而出,先一步迎上了穆东,小声说道:“民航局的几个领导,刚才正好到停机坪这边看了看,听说你的飞机要降落,非得要观摩一下。”

    观摩一下?穆东嘴里发苦,怎么可能?

    虽说湾流g550也算是比较好的远程公务机,但是民航局的领导什么好飞机没见过?

    “他们态度怎么样?”穆东紧赶着问了一句。

    “光看不说,没有任何表态。”艾东强的声音透着无奈。

    说话间,两人的脚步并没停,马上就走到了人群面前。

    艾东强赶紧开始介绍对方带队的领导,运输司张副司长。

    穆东迎上去,主动伸出右手,热情说道:“欢迎张司长前来视察工作。”

    当然不能提人家观摩的事情,指不定会触霉头呢。

    张社祥副司长伸手和穆东相握,笑着说道:“穆总,你这架飞机在国内可是为数不多啊,能不能让我们开开眼?”

    不是吧?你们真的是来观摩的?可是,我们有那么熟吗?

    但是能说不行吗?肯定不能!

    穆东笑道:“没问题,张司长请,各位领导请。”说完,身子往右一侧,前面带路。

    一帮人客客气气的上了飞机,规规矩矩的参观了一番,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赞赏的话,张社祥甚至还真真假假的说了几句玩笑话。

    穆老板懵逼了。

    不论是对方接机的举动,还是参观飞机的要求,又或者是那份刻意释放出来的亲热感,都隐隐的表明了一个现实——对方是善意的真诚的。

    但是这不对劲啊!你们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来大东航空视察工作,怎么说都应该是来挑刺的。

    带着善意来挑刺?这正常吗?笑面虎?

    ……

    参观完成,一行人说说笑笑的,步行返回大东航空的综合大楼,进入一间小会议室,开始座谈。

    穆东心说,揭开谜底的时候到了。是福是祸,在此一举了。

    刚刚坐定,穆东的手机不停的在口袋里震动。

    穆老板有些为难,接吧,太不礼貌了。不接吧,弄不好是很重要的电话。

    踌躇间,只听见坐在不远处的张副司长乐呵呵的说:“穆总先接电话嘛,年底了事情多,别耽误了什么事。”

    得,不接也得接了。人家听见震动声音了。

    “对不住,忘了关机了,张司长,那你们稍等,我马上就来。”穆东告饶起身,去了另一个房间。

    打来电话的是刘敬堂,他乐呵呵的问道:“见到张社祥了吧?”

    恩???

    一切的疑问瞬间有了答案!

    穆东赶紧道:“刘叔,这个检查组是你安排的?”

    “确切的说,是我们刘家一起商量之后安排的。穆东,大东通航的事情有真凭实据,不太好协调,再加上公司规模不大,查了也就查了。但是我们觉得,大东航空不能成为下一个猎物,所以我二哥想办法协调了民航管理局,让他们派出一个调查组走一下形式,之后谁再想做类似的事情,就很难展开了。”

    哈哈,穆老板心里乐开了花。这个办法好,既成事实,防备别人捣乱。就算有人后面想瞎折腾,民航管理局内部的阻碍也会非常大。

    穆东赶紧道:“刘叔,这个真是太感谢了,我这一上午心里都悬着呢。”

    穆老板很坦诚,这个人情必须得领。

    “之前不敢确定能不能成功,所以没有提前和你说。好好和老张聊聊,这个人很有分寸。”刘敬堂道。

    “好的,刘叔,这两天我会去看老爷子,到时候详细和您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顺手的事,挂了。”

    ……

    当然不是顺手的事这么简单。

    攻击穆东的产业,绝对是在打刘家的脸,如果不能在关键的时候有所行动,有所作为,别说弄不好穆东会寒心,外人也会轻视刘家。

    而且这次竟然动用了刘家老二刘敬军的人脉,也算是大手笔了。

    ……

    再次回到会议室的穆老板,神清气爽,精神百倍,热情指数直接爆棚,这让艾东强和大东航空几个高管隐隐有些期待,看来事情有转机?

    穆老板说了一大堆欢迎的话,然后表达了诚恳接受监督的态度,接着就轮到张副司长发言了。

    张社祥的态度很和善,慢吞吞的说道:“运输司作为航空运输业的管理部门,在适当的时候采取适当的方式,关心、支持航空企业的发展和壮大,督促航空企业安全有效的开展业务,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不客气的说,我们这次就是来挑毛病的,但是经过刚才对你们的基地机场一番走访之后,我个人认为,你们的工作是扎实有效的,你们的管理是科学严谨的,我基本表示满意。当然了,也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小问题,比如你们的管理水平还有待提高,比如你们装卸货物的效率还有待提升,甚至你们有飞行员的劳动强度过大,这些小问题,我们会下达整改建议,希望你们引起重视,积极改进。”

    穆东立刻回答道:“感谢张司长批评指正,我们一定会积极整改,并尽快上报整改结果。”

    穆老板已经听懂了对方的意思,我们虽然是带着善意来的,但是阵势这么大,又是突然袭击,肯定不能空手而归,总得搞点资料交差。

    张社祥道:“穆总的这个态度我们很欣赏,如果大家都如此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就舒心了。你们是不知道,有些航空公司胆子很大,货物超限也敢强行起飞,虽然超的不多,但是风险其实非常大,你们一定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得,这就是**裸的指点了,告诉你们可能会在哪里翻船。

    艾东强和一众大东航空的高管,心里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太好了,应该没事了。

    张社祥继续道:“你们这两年业务发展的很快,在全国各地都建设了货运中转枢纽,我们会选择有代表性的地方再看两三个,具体去哪里由你们安排就行。然后我们才会出具检查结论,希望你们能支持理解。”

    穆东马上回答:“好的,张司长。为了节约时间,我把公务机划拨给艾东强使用,让他带着你们四处转转。”

    “真的不用,穆总,这不合规矩。”张社祥认真的说道。

    穆东明白了,对方是真心的。也是,出来做样子的,总要做全套,否则容易落下把柄。

    “那就只能辛苦张司长和各位领导乘坐民航客机,不过今天中午我略备薄酒招待大家,请你们一定不要推辞。”穆东笑道。

    “这个可以有,也不要去什么大饭店,刚才我看了你们这里的食堂,很有特色,就这里吧。”

    “行,我马上安排。”穆老板并不觉得这样会怠慢对方。就算是一个小小的食堂,也是可以把饭菜做出花样的。

    直接让大东酒店带着食材和厨师立刻赶过来不就是了!

    ……

    这顿午饭吃的宾主尽欢,宴毕,艾东强和几个高管陪着张副司长一行赶赴浙省安波机场巡视去了。

    张副司长登机前,神态微醺。他乐呵呵的和穆东握手告别,小声说道:“穆总,有关领导让我通知你,关于对大东通航公司的处罚决定,如果你们认为不合理,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领导们会酌情考虑的。”

    恩?还有惊喜?

    穆东笑道:“张副司长,其实我们倒是有些小情况需要申诉,不过事情很小,我们打算不折腾了。”

    “不不不,这个思想是不对的,改进工作作风,是我们局里最近一直都在抓的事情。你们有合理的诉求,一定要说嘛!”

    看来对方不是试探,是确实想再送一份人情。穆东于是笑道:“那行,我们就反映一下,领导们费心了。”

    张社祥摆摆手,转身进闸了。

    穆东先给刘敬堂打了电话,说了这个新情况。刘敬堂沉默几秒,笑着说道:“看来二哥一出手,效果出奇的好,对方竟然打算再送一份人情。行,你接着吧,这也是好事。对了,千万不要公开宣传。”

    穆老板傻了才会去公开宣传,那和作死有什么区别?不过他还是答应道:“好的,刘叔。”

    他接着给王大江打电话,问之前的提到的申诉材料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大江赶紧道:“准备好了,我们辩称当时遇到强风降落不顺利,只好再次起飞,绕行一段时间后才安全降落。不过我们也说了,因为存在侥幸心理,这个情况并没有如实汇报。”

    穆东笑道:“你们的意思是,犯了小错,但是没犯黑飞的大错,对吧?”

    王大江有些忐忑,说道:“穆总,如果全盘否定,真的不现实。”

    “别紧张,我很满意,既然准备好了,赶紧递上去,别耽误。”穆东道。

    王大江大吃一惊,不是说只是备用吗?真的要申诉啊?

    听到对面没声音,穆东笑道:“放心吧,已经通过上面做了协调,他们会给一点面子的。”

    王大江赶紧道:“那大东航空那边怎么样?”

    王队长也是担心的要死,如果大东通用航空的事情真的连累了大东航空,那可就太糟心了。

    穆老板很欣慰,说道:“不会有事的,基本是走一下过场,不但无害,而且有利。”

    王大江瞬间懂了,这是反其道行之的大招,屏蔽作用极其有效。

    老板的关系网,终于发力了!

    ……

    穆老板随后乘车回到了县城,去了大东酒店。

    几天没见,穆三叔清瘦了一些,眼窝深陷,眼里满是血丝。穆大龙也有些憔悴,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的。看得穆老板心里一阵发堵。

    穆三叔介绍了两个情况。

    一是穆三婶已经出院,并且被批捕,被关进了看守所。代理律师已经约见了她。据律师说,当事人意志消沉,情绪很差,饮食也不大正常。

    二是,代理律师下午约见了秦慧玲,协商民事赔偿的事情,刚去了不久。

    穆东想了想,说道:“三叔、大龙,三婶肯定会有一个适应期,你们不用太担心。让她坚持一阵子吧,等到尘埃落定了,我们再想办法。倒是你们俩,马上要过年了,不能一点心气也没有吧?”

    穆三叔没吱声,穆大龙接话道:“哥,你说得对,我一会就去理发,顺便给我爸也买身新衣服。”

    “别走远,附近商店就很多。”穆东提醒道。

    “算了,买什么衣服?燕子说这个酒店还住着记者呢。需要什么,让服务员帮着买。”穆三叔道。

    也是,穆东刚才进来的时候,还有几个记者试图上前,被保镖隔开了。

    真够敬业的,这都腊月廿六了啊!

    ……

    同一时刻,穆家代理律师和秦慧玲的协商终于开始了。

    秦慧玲上午的时候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得知他们确实就在一个院里不同的小楼里住着,秦慧玲不胜唏嘘。

    随后她又确认了之前那个律师鼓动父亲喝农药的事,饶是事前就知道,心里还是一阵后怕。

    这让她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一家子无权无势无钱,怎么可能突然涌现出什么好心人给自己撑腰?对方无非是把自己一家人当成了棋子,甚至是当成了武器弹药,去和穆家缠斗罢了。

    自己差点做了伪证,有理变成了无理;老爸差点丢掉了性命,活人变成死人。这个世界,还真是凶险。

    ……

    张庆云的代理律师名叫陈红艳,省内着名的女性案件代理律师。现在面对的被害人也是女性,俩人一见面,气氛就比较轻松。

    陈红艳很有亲和力,她还专门给秦慧玲带了一些补品,言明是自己的心意,秦慧玲略一推辞,也就收下了。

    接着,协商正式开始。

    陈红艳先是对秦慧玲的遭遇表示了同情,然后介绍了嫌疑人张庆云的情况。指出张庆云情绪低沉,已有悔意。

    接着,陈红艳介绍了穆家对案件的态度,不偏不倚,尊重司法判决。

    然后,陈红艳问道:“秦慧玲,关于赔偿金额,你有什么诉求?可以直接说出来。”

    秦慧玲摇摇头:“暂时没有,我想听听穆化磊怎么说。”

    陈红艳道:“你的前一个代理律师和你的父母曾经提出过一份总额是1000万元的赔偿诉求,你清楚吗?你坚持这份诉求吗?”

    “我爸妈告诉我了,我估计坚持了没戏,我不值这么多钱。”秦慧玲苦笑道。

    “呵呵,人是无价的,不过民事赔偿这种事情,国家是有一些规定的。我整理了几个类似的案例,你要不要看一下?”

    “谢谢,还是不看了,都是悲伤的故事,看着难受。”

    “那好,我直接介绍两个情况。第一,我查阅了一些案例,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我认为在嫌疑人家属全额负责你的医护费用的前提下,你能获得的赔偿包括误工费、营养费和精神抚慰金以及后期可能会发生的费用,预计总额在10万到30万之间。之所以跨度这么大,是因为各个法官对精神抚慰金的裁定理念有偏差。如果我们协商不成,走法律程序的话,你差不多能拿到就是这些钱。”

    “哦,那穆化磊的意思呢?”

    “嫌疑人亲属也表达了愧疚,对方表示,如果能协商解决,可以提供一笔总额100万元的赔偿金。”

    秦慧玲的眼里一下子涌出了眼泪。心里无声的呐喊道,穆化磊,你个狗东西,算你还有一点点良心!

    100万元的赔偿额度,秦慧玲是满意的。有了这100万,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之前的一直资金紧张没买下的市区房产可以轻松拿下,儿子的借读费也可以搞定,自己以后也别上班了,可以开个建材门头当个小老板,怎么也比打工挣得多。

    只是,拿到再多的钱,孩子已经没了!

    想到这里,秦慧玲一阵心痛,又是两行热泪涌出。

    陈红艳递过两张纸巾,柔声道:“秦慧玲,你身体还没康复,不要太难过。”

    秦慧玲好大一会才平静下来,低声说道:“陈律师,让你见笑了。其实我这也算是报应,只是搭上了一个孩子,我有些难受。”

    “人都会犯错,能想明白,能走出来,就是光明的人生。秦慧玲,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你可能会听说过谅解书,你愿意签署一份吗?不过你不用担心,无论你签不签,都不影响100万元的赔偿额度。而且,无论这份谅解书能不能被法庭采信,同样不影响赔偿事宜。”陈红艳说道。

    “我签。”秦慧玲丝毫没犹豫。

    “你可以慢慢考虑,不用这么快答复。”

    “我考虑好了。我已经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而且之前也伤害过张庆云,她这次的手段虽然凶狠,但也算我咎由自取。从这个意义上说,她也是可怜人。”

    这当然是冠名堂皇的话,秦慧玲恨不得张庆云死了才好,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有两个原因。

    第一,100万的巨款,不是那么好拿的,对方口口声声说不和谅解书挂钩,秦慧玲不敢相信。现在什么都是假的,快速安稳的拿到钱才是真的;

    第二,她觉得,就算有什么谅解书,张庆云也会坐牢,无非是时间长短而已。就算自己不出具谅解书,张庆云提前出狱的可能性也很大,不如顺水推舟做个人情,还显得自己胸怀大度。

    冲动是魔鬼,激愤易生祸,理智最重要。

    当前最大的理智,就是克制。

    秦慧玲点点头,缓缓说道:“好,我向你传达穆化磊先生的一条口讯,如果你答应签署谅解书,他会追加20万元的赔偿金。他特别交待,这20万元,是他个人赎罪的。因为你的宽容,让他无地自容。”

    秦慧玲一下子愣住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