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笑不出来了
    年坟上完,穆家一行人回到大东酒店,在穆东的提议下,一起商量过年的事情。

    很显然,这个年是过不安稳了,但是日子必须要过,现在需要拿个章程出来。

    穆爸的意思是依然回老家,一大家子人一起过,热热闹闹的,冲一下晦气。

    穆二叔同意穆爸的建议,穆三叔勾着头,不表态。

    穆东想了想,说道:“爸,二叔,你们俩的意思我明白,主要就是为了让老少爷们看看,就算三婶出了点小问题,我们这一大家子依然欣欣向荣,这是个心气,原则上我赞同你们的想法。”

    穆爸富贵日久,一些套路也看得明白,心里暗自叹气!

    完蛋,该说但是了。

    穆东继续道:“但是,回老家过年,也只是给同村的老少爷们展示一下心气,我觉得大可不必。在穆村也罢或者谭庄镇也罢,大家都知道我们回来过年了又能怎么样?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不需要通过这任何方式来证明。别的不说,如果想扬眉吐气,大年初一我把两架直升飞机都调过来,绕着镇子飞上三天,有意思吗?没有!瞎糟蹋钱罢了。”

    穆爸摆摆手,没好气的说:“行了,别一套一套的了,直接说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大家去海岛省过年,所有人都去,吹吹海风,看看大海蓝天,心情会好很多。”

    穆二叔道:“那村里人会不会以为我们不敢在家过年?”

    穆东道:“随便他们怎么说,我们堵不住任何人的嘴,或许有人知道了我们去南方过年,心里羡慕也不一定。”

    穆爸咳嗽两声,无奈的说道:“行吧,我同意。真要是待在老家,那帮记者也烦死个人。”

    穆东点点头:“行,那就这么定了。”

    穆三叔突然说道:“我就不去了,我就住在这里,你三婶那边有什么情况,我也好及时处理。”

    穆东道:“三叔,律师下午就到,我的意思是,一切都交给律师解决。而且,按照规定,在案件宣判之前,家属是不允许见面的,你待在这里,其实一点用也没有。”

    “那我也不去,离得太远了,心里揪得慌。”穆三叔道。

    “听你三叔的吧,他心里有数。老三,这事在我这里算是过去了,以后安安稳稳等着他三婶出来,心里要有点数。”穆爸说道。

    “我知道了,哥!”穆三叔赶紧应着,声音都有些哆嗦了。

    穆二叔也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老三,我和咱哥一样,这事过去了。”

    “嗳,二哥。”穆三叔也应着。

    “大龙,你呢?”穆东问道。

    “我陪我爸。”

    “那行,我尊重你们的选择。除夕那天我会派人把晓慧送回来,你们好好团聚。不过初二就得把她送回去。三叔,晓慧这丫头得好好磨磨性子。”

    “对。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好好管着她。”穆三叔道。

    安排妥当,穆东给张振义和刘静云分别打了电话告别,和老爸二叔几个人返回泉城。

    不能再等了,公司里的事情一大堆,等着穆老板回去坐镇指挥。

    这次在老家待了三天,穆东一是为了协调各方面关系,二来也是为了表明态度。

    那就是,我不会添乱,也没有过分的要求,但是我很在意这件事,你们绝对不能糊弄我。

    现在看来,效果已经达到了,不论是张振义还是刘静云,又或者是鲁南市局方面,已经很好的理解了穆老板的想法,做出了最正确的安排。

    这就可以了。

    至于以后案件的走向、公诉和宣判,一切都按照法律规定来;民事赔偿部分能谈就谈,不能谈就走司法程序,全部交给律师负责。

    ……

    或许是上年坟之后祖宗庇佑,湾流g550在泉城刚落地,穆东就接到了卢英杰的电话,得知了豪华大墓的消息。

    哈哈,穆老板乐得不行,叮嘱道:“继续深挖,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还有,辛苦几天,这么豪华的陵墓,过年肯定会诚心祭奠,想办法拍几张实锤照片。另外,这个消息现在必须保密,不要泄露。”

    “好嘞,”卢英杰高兴的回答道:“穆总,其实在当地,这根本不算什么秘密,随便找个人就能打听到。”

    “这个我们不予置评,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荣耀和伤疤,没法分析的太细。英杰,不要有这种悲观思想,你要相信,总体上一切还是向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卢英杰一点迷糊了,老板这是怎么了?竟然突然讲起了大道理?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不过他还是答道:“是,穆总,我会认真反思。”

    ……

    大老板回到公司的消息像春风拂过池塘,立刻吹皱了大东集团这一池春水。众多高管一窝蜂的挤到刘芳菲这里,求见穆东。

    刘芳菲摆摆手:“各位,听我说,穆总说了,只见王副总和赵董事,其余人一概不见,有任何事情需要请示汇报,全部采用书面形式。穆总还让我告诉大家,人的速度远远大于说话速度,当前事务繁多,只能这样来提高工作效率,对了,大家的汇报必须言简意赅,否则直接打入冷宫。”

    得,大家都回去了。

    此刻,穆东的办公室里,王忻澜和赵冉正在汇报景区整合的事情。

    王忻澜汇报的是景区规划设计方面的情况,最近几天,就已经陆续有国内国外的景区设计专家赶来泉城,而且大都乘坐直升机鸟瞰了景区上空。

    同时,请专业航拍团队和地图编制团队共同完成的景区地图已经在制作之中,预计春节后就能出图,这幅地图将作为一切设计规划的蓝本,供各个设计团队使用。

    赵冉汇报的情况侧重于周边景区的收购和融合。

    当前,周边所有大小景区已经完成了移交工作,正在梳理管理关系,促进各景区和原瀑布山庄景区的融合,以便切实提升综合能力。

    赵冉提到,有一些游乐设施,原来各个景区同质化太严重,需要进行一些统筹,有些老化的设备要拆除。而且,各景区之间原来有一些屏障,有些需要拆除,有些地方需要建一些便桥,以便同行。

    穆东想了想,叮嘱注意施工安全,也就答应了。

    正式谈完,穆东说道:“最近有人针对我们搞风搞雨,两位董事有什么感想?”

    王忻澜道:“西方也有舆论攻击,和我们当下的情况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的想法是,能查就查,能反击就反击,关键是放平心态,一门心思把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好。”

    赵冉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些人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穆总,我觉得还是要提高警惕,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穆东想了想,认真说道:“你们俩的想法很有代表性,忻澜是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赵姐则侧重于阴谋论,相信公司里很多高管也是类似的想法。我个人觉得,这次的舆论并不寻常,事情虽然不大,对方叫嚣的也很牵强,但是对方的手段很老辣。有一个情况你们并不掌握,我三婶的案件情况,已经有人在胡乱伸手,力图把事情闹大,有人甚至鼓动伤者的父母上演喝农药的戏码,以此争取高额赔偿。”

    王忻澜和赵冉对视一眼,俩人眼神中满是惊惧。

    “所以,赵姐的阴谋论想法是正确的,忻澜保持发展眼光的思路也很重要,我们最近可能会面临更多的困难,但是不论怎么着,核心团队的精气神不能倒。一方面我们并没有主动招惹谁,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怕事,我觉得,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未来五年,大东集团可以一帆风顺,稳步发展。”

    穆东说完,就连坚持阴谋论的赵冉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事情竟然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

    可是现在,明明只是对方在恶心大东集团,手段上也有些泼皮无赖的姿态,怎么穆东说出来却好像集团面临生死存亡一样?

    “穆哥,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王忻澜问道。

    “但愿吧,我总觉得最近的气氛不大寻常。”穆东道。

    穆东并不是危言耸听。

    别看卢英杰在赣省有了一点收获,但是那最多能让池勉功灰头土脸,能不能挪窝都不好说,一个利用不好,引起反弹也不是没有可能。

    最关键的是,池勉功后面还站着一只老猴子,以对方的地位和手段,肯定不会折腾这么点事就算了。

    就算是三婶的事情是突发事件,现在看来,也只是对方一直等待的一根导火索罢了。

    现在,导火索正在兹兹燃烧,后面是一个多大的炸药包,恐怕只有老猴子自己知道。

    让穆东想不通的还有一点,对方会把炸药包安放在哪里呢?

    大东集团自创立以来,奉公守法,没有任何劣迹,你能抓住什么把柄?我个人也小心谨慎,私德无亏,问心无愧。你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到底想干些什么?

    赵冉的手机突然响了,声音格外刺耳。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最近老在户外,声音小了听不见。”

    接通电话,赵冉立刻笑不出来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