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如此肆意妄为
    就在秦慧玲被转移到疗养院的这个晚上,网上又开始密集的炒作嫌疑人张庆云的作案动机。

    有帖子声称:根据受害人秦某亲属描述,秦某和嫌疑人张庆云的老公穆某根本没有感情纠葛,秦某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穆某的,而且秦某这次上门,根本不是要挟穆某,而是上门追讨当初离职时候的赔偿金。

    帖子最后写到:我们看到,秦某亲属的说辞和警方通报中嫌疑人的供述大相径庭。鲁南市局匆匆忙忙的把嫌疑人的供词作为案情通报发布出来,或许是为了给民众一个交待,但是否还有其他的深层含义,我们不得而知。

    如果不惮以最深的恶意揣测,我们会不寒而栗,有些人的屁股,可能真的坐歪了!

    ……

    文章通篇都没有指明什么,但是通篇都在含沙射影,指责有关部门和有关领导为了穆家的利益,歪曲了事实。

    这份帖子一出,张振义大为震怒,立刻给高宝祥打了电话,严厉批评了他的管理责任,指出这是一起严重的泄密行为。

    秦慧玲的新供词,张市长接到过高宝祥的口头汇报,为了保密,张振义都没向穆东通报,现在网上竟然铺天盖地都知道了,很明显,这里面有大问题。

    高宝祥心里这个憋屈啊,市长指责的对,肯定是有相关办案人员泄密了,至于网上说的亲属描述的,这完全是扯淡,两个农村老人,能说出工资或者工钱这样的字眼倒还正常,能说出离职赔偿金这样的字眼,简直是笑话。

    高宝祥诚恳的说道:“张市长,秦慧玲的证词漏洞百出,我们正在积极的排查,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深刻检讨,并且会立刻整改,保证不会发生类似的情况。”

    “你看着办吧,高副队长,人家可是说了,我们的屁股坐歪了,这件事如果不能水落石出,这个案子我再换人!”

    “是,保证完成任务。”

    ……

    挂了电话,高宝祥愤恨不已!

    奶奶的,把手伸到办案小组里来了,还真是够长!是不是以为我查不到?

    哼哼!

    事实上,接触到这份供词的人并不多,加上自己和张市长,也只有七个人。那就查!查他个天翻地覆也要把泄密者查出来。

    ……

    对于秦慧玲这份供词,高宝祥一开始就是不相信的,完全是漏洞百出!因为一份离职赔偿金动手打人是可能的,失手造成伤害也是可能的。但是根据视频资料,张庆云根本就是气势汹汹的抬脚直奔肚皮而去,这绝对说不过去。

    什么仇什么恨?

    傻瓜都能明白,只要这一脚下去,代价可比一份离职赔偿金大多了。

    而且另一组技术人员在分析现场视频资料并往前回溯的时候,发现秦慧玲乘坐同一辆出租车,在事发前一天的下午到过事发地,但是连车都没下,很快就离开了。

    如果真的是来索要赔偿金的,不可能在行动不便的情况下租车白跑一趟。

    与此同时,那个出租车女司机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视频资料显示,事发的时候,她一直在现场,而且距离几个当事人非常近,也就是说,她是非常重要的第三方目击者,可以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提供关键的证据。

    吊诡的是,这个司机现在联系不上,出租车公司给出的答复是,司机昨天转让了车辆承包权,不知去向了,手机根本打不通。

    高宝祥一阵郁闷,又有人捷足先登了,自己总是慢了半拍。

    ……

    现在,竟然又发生了疑似泄密的事件,这让高宝祥心绪难平,狠下心往根子上查。

    这种事,只要毫不手软,查起来并不是特别困难。因为自从高宝祥接手了案子,整个办案小组就是处于封闭状态的。

    再者,即使证据不充分,但是只要有疑点,就可以把某个人排斥在小组之外,杜绝再次泄密的危险。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一个曾经接触过供词笔录的文职人员曾经脱离别人的视线,在某个小店买了包烟,时间大约5分钟。其他所有办案人员的行动均有两人以上可以相互佐证。

    得,就你了,停职,继续审查。你小子只要还在队伍里混,保证能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穆老板看到网上的帖子之后,感觉有些意外。

    不对啊,上次的帖子矛头对准了自己,这次直接对准了有关部门,这有点不科学啊。

    再说了,就算坐实了三婶是因为赔偿金的事情动手伤人又怎样?无非是刑期可能会延长一些。

    况且,想坐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有点看不懂。

    唐米亚打来电话,说了同样的感觉,最后她大胆推测,要么对方已经没招了,要么在憋着大招。

    没招了?这不可能!穆老板心说。

    很显然,这次的对手,不是侯小西,而极有可能是他爹。

    而且,这里面有池勉功不少事,最近发生的很多情况,应该就是池勉功的手笔。

    所以,对方肯定还有招数,只是时机还不成熟,不方便抛出来。

    会是什么大招呢?

    ……

    次日,1月17日,农历腊月廿四,穆家既定的上年坟的日子。

    一大早,穆二叔和穆大国就开车赶到了大东酒店,大家坐在一起商量。

    本来上坟这件事没什么好商量的,但是现在情况特殊。

    大东酒店已经住进了很多媒体记者,大家都在盯着穆家人的一举一动;

    大东商贸那边,也有记者在门口蹲守;

    就连穆村老家,也去了记者,想采访一下村民;

    这次穆进乾做的不错,没在大喇叭上瞎咧咧,而是挨家挨户做工作,要求任何人不许接受采访,否则后果自负。

    有什么后果吗?当然有。

    可以说,穆村大多数家庭都和大东集团扯得上关系,几百人的小村庄,光在大东快递干快递员的就有几十个,很多还做了小领导,更别说还有众多的农户在大东商贸从事柳编加工。

    如果真有人不长眼,收拾起来那叫一个方便。

    当然了,肯定有些人是不端穆家的饭碗的,还有村子里总是有刺头的,这好办,穆化峰和穆同庆俩人出面,带着几个问题人物出去旅游去了。

    扯远了……

    总的来说,现在穆家人一起去上坟的话,肯定会有一帮子人盯着,弄不好还会跟到墓地,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

    但不管怎么着,该上坟还得上。

    穆东很快想出了办法,他给王大江打了电话,安排下去。

    很快,方健东亲自驾驶大东商贸的考斯特中巴开到了酒店,在一众保安人墙护卫下,穆家众人登车离开。

    这个速度很快,前后不过几分钟,考斯特已经离开了大东酒店的停车场。

    一些蹲守的记者醒悟过来,立刻就要驱车追赶。

    就在这时,两辆破破烂烂的渣土车轰隆隆的开过来,在停车场出口附近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发生了刮擦。

    得,两个司机下车,开始争吵、理论、对骂直至动手厮打。

    好嘛,停车场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实,谁的车也出不去了。

    上路拦出租?呵呵,有人过了一刻钟都没见到任何一辆出租车从附近路过,这会子穆东一行乘坐的中巴车早就驶远了。

    饶是如此,考斯特赶到墓地附近的时候,还是有几个陌生人在周围窥伺,这些人是在穆村蹲守的,赶到这里很近。而且附近的居民大都是今天上年坟,他们很容易跟着村民摸到这里。

    穆东查看一番,悄声指出了几个不是本村村民的人。王大江立刻带着几个队员下车,把这几个人劝阻到安全范围,理由很充分,家族祭祀活动,禁止外人观摩。

    大部分人是听劝的,当然也有人据理力争,不过任你怎么说,王大江就是坚持一条,你就得在我指定的地方老老实实待着,你要是不服气,可以投诉,也可以曝光,随便你折腾。

    约束好窥视者,穆东一行人下了车,摆上各色祭品,燃起纸钱,破供,磕头跪拜。

    青烟缭绕中,穆三叔突然崩溃,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穆大龙赶紧起身要去拉,被穆东用眼神制止了。

    穆爸心里气的慌,大声说道:“哭吧,使劲哭,给咱爹咱娘好好说说,你作下的这些事!”

    穆二叔同样心里不爽,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一大帮子记者还天天上门堵着,来上坟都不得清净,老三,你真是好本事!

    现在穆家上下达成了一个共识:穆三婶虽然这次行事偏激,但是值得同情,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还是穆三叔。如果不是他管不住裤裆,根本不会有后面的一堆破事。

    所以,大家任由他跪在那里哭,实在是生不出上前劝慰的心思。

    大约10分钟,穆东说道:“差不多了,大国大龙,把三叔扶起来,我觉得,他肯定想明白了。”

    穆爸恨恨说道:“早就该想明白,三岁小孩吗?”

    “别说了,爸,此一时彼一时,三叔也是遇人不淑,该有此劫。”穆东道。

    众人收拾东西,登车离开。

    整个上坟期间,不时遇到同村村民,他们殷勤和穆爸穆东等人寒暄,穆东和大国大龙三人也热情的给对方递烟点火,一如往昔。

    这让穆东心里多少有些温暖。亲不亲,家乡人,很有道理。

    热闹散去,墓地依然一片肃穆。

    ……

    赣省某地,同样是在一片墓地,卢英杰吃惊的盯着一座豪华的陵墓发呆,他真得很难想象,当今社会,还有人敢如此肆意妄为,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一座陵墓。要知道,这周围都是山林地,这得毁多少树木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