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穆晓惠闯下大祸
    晚上,舆论风暴终于来了。

    一篇名为《飞扬跋扈的首富极其家人》的帖子,开始在各大论坛传播开来,引发各路围观。

    文中写道:最近两年,大陆突然冒出了穆首富,其巨额资产来源于数笔外汇入境汇兑,公开披露的汇兑金额达到了72亿美元。并且还有传言,有个大名鼎鼎的半导体公司,也是穆首富的手笔,不过这个据说总投资额高达300亿美元的高科技企业,是通过离岸公司掌控的,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不管72亿美元还是372亿美元,都是富可敌国的数字,我们不禁要问问:穆东,一个出身普通农民家庭、三年多以前还是一个普通小职员、年龄不足30岁的年轻人,是如何积累了这样一笔无边的财富?这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超出了任何一个行业的盈利水平,哪怕是贩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获得如此巨量的收益。所以,这个年轻的富豪所掌握的巨量财富背后,肯定是迷雾重重。

    年轻的穆首富,手握来路不明的巨量资金,立刻就开启了穷奢极欲的**生活,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其购置了两架湾流g550喷气式公务机、两架直升飞机、数十辆豪华轿车,其中大部分还是防弹车。我们不禁又要问:在这样一个全面禁枪治安良好的国度,你的防弹车是在防备谁?如果你没做什么亏心事,需要这种等级极高的防护吗?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穆首富不但自己奢靡**,连带着他的家人也变得飞扬跋扈,盛气凌人。就在今天早上,在鲁南束河县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故意伤害案件,穆首富的三叔穆化磊和三婶张庆云,竟然因为琐事对一个怀孕四个月的孕妇大打出手,导致孕妇流产、脾脏破裂、体内大出血,抢救了数个小时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现在依然昏迷不醒。

    事情发生之后,有关部门只带走了张庆云,行凶者穆化磊至今逍遥法外。而且,有关部门竟然为赶到束河县意欲掩盖此事的穆老板提供警车开道,我们不禁更要问:有关人员的屁股,到底是坐在哪一边?

    最让人赶到蹊跷的是,行凶者张庆云竟然在被警方控制之后数小时就离开警局,据说是因为身体原因住进了医院。对此,我们必须怀有高度的警惕,笔者严重怀疑,这是有关人员和穆首富媾和之后琢磨出的脱罪手法,打算让张庆云以身体原因逃避法律的制裁,这让人不寒而栗。法律的威严,在某些人的运筹帷幄之中,瑟瑟发抖。

    ……

    文章的最后,贴出了一些照片,有秦慧玲倒在血泊中的凄惨血腥场面;有警车为一辆考斯特中巴开道的画面,并且配发了文字,考斯特属于大东商贸;还有穆东在县医院匆匆出没的身影。

    ……

    看完帖子,穆东反而平静了,自己预想的最糟糕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对方并没有更多的花招。

    不过,这篇帖子也验证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三婶的自残是有人刻意安排的,或者是有人刻意撺掇的,目的就是为了把“逃避罪责”这样一顶大帽子扣下来。

    从早上秦慧玲被打到下午三婶自残,大约有六七个小时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需要传递信息、做出决策直至安排人员动手,这些繁杂的程序,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就算当地的一些论坛中午就出现了一些帖子,但是如果想见到这些帖子然后临时做出安排,真的非常艰难。

    这说明,事发之后,有人第一时间看到了现场,而且向某一位决策者做了汇报,然后,决策者迅速行动,通过某种关系,在束河县局联络到了合适的关系,诱惑了三婶的自残行为。

    又或者,束河县局的相关人员,根本就是早就安排好的,只等着有合适的机会动手。

    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发散,自己的周围,肯定还有很多这样的暗线,在等着各种可能出现的机会,一旦有浑水摸鱼的机会,就会奋力一击。

    比如那个see协会的王廉,又或者副书记池勉功,应该都是这种隐藏式的人物。尤其是池勉功,以他的身份,极有可能已经在束河县发展了眼线,而且这次三婶自残的事,很可能就是他的手笔。

    不过,这个池勉功,应该不知道我已经怀疑上他了,而且还安排了人在调查他的把柄。如果这个关键时刻能搞一下他,应该可以事半功倍。

    想到这里,穆东打电话叫来了王大江,了解针对池勉功的调查结果。

    王大江歉意的说:“穆总,根据老卢和老郭的汇报,暂时没有什么发现,这个家伙行事很小心,有时候都能跟丢。”

    穆东回忆了一下,池勉功的个人简历中记述了从军经历,看来确实是有些本事。不过,穆东坚信他有问题,因为,只要和老猴子沾边的人,不可能没有问题。

    “王队,老郭在公关部帮忙,你通知卢英杰,尽快想办法搞到池勉功的把柄,我怀疑这次的舆情和他有关。告诉老卢,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手段可以冒进一些。同时,借鉴上次调查王廉的思路,调查池勉功的家人和下属。”穆东吩咐道。

    王大江赶紧道:“拓展调查已经在进行了,不过暂时没有发现,我马上通知卢英杰,让他加大调查力度。”

    说完,王大江匆匆离开。

    唐米亚接着打来了电话,说已经准备好了一些预案,什么时机发出去。

    穆东道:“暂时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对方的攻击核心是案件本事,相关部门会发声的,我们发声的话,属于认领骂名,实属不智。”

    “穆总,公关部的人都快气炸了,我们大东集团从来没受过这个委屈。”唐米亚说道。

    “唐米亚,约束好你的员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穆东郑重的说道,“另外,对方的贴子里,通篇都没有大东集团四个字,就连大东半导体也用了隐晦的称呼,他们针对的是我的私德,和公事无关,懂吗?”

    “我知道了,穆总。”唐米亚有些蔫。

    ……

    挂了电话,穆东长长吐了口气。自己还是有心火啊,竟然冲着唐米亚发作了几句,不大应该。

    不生气?呵呵,怎么可能!

    收敛心情,穆东重新陷入沉思,寻回刚才的思路。

    既然三婶的自残事件有可能是池勉功的手笔,那么他的信息来源或许有两个方向。一是他是从网络上获悉的,二是有人向他直接汇报。

    联想到鲁南和束河方面在第一时间约束了当地的几个小论坛,而且考虑时间因素,穆东觉得,池勉功得到别人直接汇报的可能性或许更大。

    那么,最有可能第一时间提供信息的是哪些人呢?

    目击者?警局人员?医院人员?都有可能。

    警局人员和医院人员目标太分散,先查一下目击者吧,事发的时候是早晨,没有顾客,目击者大部分都是建材城的老板和员工,保不齐这里面就有和三叔不对付的。而且,三叔最近的生意不错,会有人眼红。

    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吧。

    拿定主意,穆东去了三叔的房间。现在穆家人大部分都住在大东酒店里,找起来倒是方便了很多。

    三叔眼窝深陷,憔悴不已,房间里云雾缭绕,烟尘袅袅。

    “三叔,你这是打算把自己呛死?”穆东没好气的说道。

    穆三叔并不接茬,直接道:“刚才大龙来过了,说了网上的事,小东,我真的很惭愧。”

    “得了吧三叔,一家人说这个干嘛?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了。”穆东说着,打开了房间的窗户,任由冷风吹进来,转头说道:“想抽烟的话,改天我给你弄盒雪茄,那个劲大。”

    穆三叔掐灭了手里的烟,苦笑着说道:“算了不抽了,戒了拉到。”

    “戒了也挺好,嗨,不说这个,三叔,我是来问问你,建材城里,肯定有人眼红你的生意吧?”穆东笑道。

    “有啊,尤其是最近,在我面前说风凉话的有好几个。”穆三叔说道。

    “那有没有那种平时不声不响,但是很明显看你不爽的人?”

    “也有,生意嘛,总有一些竞争关系。”

    “恩,最近,你的店铺周围,有没有新开店铺而且和你不大对付的人?”穆东这么问,是觉得如果有人盯着三叔,肯定不会离得太远。

    “还真有一个,大约两三个月之前开业的,就在我店铺斜对面,对了,那人你认识。”穆三叔说道。

    我认识的人多了,穆东心说。

    穆三叔赶紧补充道:“你那个同学,叫孙名扬那个。”

    “孙名扬?你还和他搅和在一块?”穆东想起了大东酒店装修时那档子事。

    “哪有啊,那次我和他的合作黄了,后来你大姑又追究了他的违约责任,这小子从此看我不爽,不过我也不搭理他。前一段时间他来开店,倒是邀请我去喝酒,我没去。”

    穆东心说,这个孙名扬,倒是真有可能是个探子。

    正琢磨着,有人砰砰砸门,隐约是穆大龙在外面喊:“爸!爸!开门,我姐闯下大祸了!”

    穆东闻言,眼皮突突跳个不停。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