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怕是有人兴风作浪
    事情确实很紧急很严重,而且彻底超出了穆东的预料。

    穆三婶在警局趁人不备,吞下了手上的金戒指和兜里的两枚硬币,而且以头碰壁,受伤住院,正在抢救。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大家也不会发现,竟然没有人通知穆大龙。

    之所以不知道穆晓惠通知了穆大龙,是因为穆晓惠不知去向了,手机也无法接通。

    穆三婶的吞金和受伤住院,引发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张振义市长暴跳如雷,立刻带着市局的人赶到了束河县局,对相关人员进行了严格排查。

    一切看似合情合理但却漏洞百出。

    县局的解释是:因为考虑到穆家人的特殊性,所以没有对张庆云的随身物品进行封存,而是允许其随身携带。基于同样的考虑,讯问之后,没有给她安置监控设备严密的滞留室,而是安排了条件更舒适的房间。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庆云对讯问非常配合,案件的动机、作案情况介绍的一清二楚,没有任何抵赖。这也放松了大家对她的警惕,从而实施了众多优待。

    现在,对于张庆云为什么突然吞金和碰壁,谁也说不清楚。

    面临张振义和刘静云两位市级领导的怒火,束河县局的领导班子怕是要有大变动了。

    ……

    大东集团公关部如临大敌,唐米亚和被临时借调过来的郭天德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张庆云的事情并不孤立,绝对会和之前的伤害事件扯上关系,然后陷入舆论的汪洋。

    最憋屈的是,这件事情上,穆家处于天然劣势,即使算到了对方可能出什么招,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除了沉默,做任何事情、发出任何声音都会引来更汹涌的狂潮。

    甚至眼下就连删帖这样的事情都不能去做,因为一个不谨慎,弄不好也会落入对方的舆论圈套中。

    这种感觉很憋屈,很无奈。

    穆东召集了一个紧急电话会议,参与会议的是大东集团本部和各个子公司的高管,议题只有一项:当前大东集团或许会面临一场舆论风暴,大家必须坚守岗位,抱成一团,谨言慎行,拒绝一切采访,谁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谁立刻滚蛋!

    穆东的措辞极其罕见的严厉,杀气腾腾,大家都意识到了,这次的情况决不寻常。

    穆老板同时要求,各个公司领导要约束各自的下属,谁的下属出了问题,谁承担领导责任。

    会议只开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穆老板没时间啰嗦,事情多着呢。

    与会的人员却各怀心思。有些人知道底细,知道穆老板的火气从哪里来。而很多人是不知情的,只好四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意外的是,竟然很容易就能打听到,原来是老板家里出了一些小问题,不过,只是他的三婶伤了人而已,有必要这么如临大敌吗?

    三婶的情况是穆东让人在高管之间散布的,这种事情摆在面上说肯定很尴尬,但是私下传播一下,让大家知道歪风可能从什么方向吹出来,还是很有积极作用的。

    开完电话会议,穆东立刻赶到了医院,穆三婶的抢救结束了,人已经醒了过来。

    穆东先听取了医生情况介绍,当前,穆三婶胃部的金戒指和硬币已经取出来,食道和胃部没有明显损伤;头部撞击墙壁造成的伤害也并不算大,右侧额头上部有皮肤挫裂伤口,颅骨未见损伤,颅内未见淤血和损伤。

    现在病人意识清醒,但是头部的疼痛感比较强烈,频繁出现呕吐现象,应该是脑震荡。

    算是万幸。

    穆三婶是特殊病人,她的病房门口有警察看守,是不允许穆家人接触的。

    当然了,穆东也不会傻乎乎去接触,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里,等着穆家人做一些于法理不合的举动呢。

    知道三婶没事,穆东赶回大东酒店,向家人通报了三婶醒来的消息。

    大家都松了口气,穆三叔直接瘫倒了地上,也没人去扶他。

    一刻钟后,穆大龙赶到了。

    穆东、穆爸、穆三叔和穆大姑四人一起,接见了穆大龙。

    接见这个词太过于隆重,但是也必须用在这里了,因为这真的是一次非常正式的接见。

    穆东,家族当前长子,领军人;穆爸,家族长兄;穆大姑,家族长女;穆三叔,当下事件核心当事人。

    大家都想看看,面对紧急情况,穆大龙会表现的怎么样。

    穆东打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找到了一些网上秦慧玲受伤倒地时的图片,上面血腥的画面立刻就让穆大龙吃惊不小。

    现实的冲击,远远大于脑海中干巴巴的想象。

    穆东介绍道:“大龙,秦慧玲的伤情很严重,流产和脾脏破裂这两项内容,足以鉴定为法医定义中的重伤害,根据专业人士估算,刑期不会低于5年,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穆大龙有些发懵,硬着头皮说道:“哥,能想办法和解吗?”

    “不能,这不是民事案件,而是刑事案件,属于公诉范畴,即使和秦慧玲达成民事部分的和解,刑事部分依然会按照流程进行。”

    “那,能找关系压下这件事吗?”穆大龙殷切的问道。毕竟是自己的亲妈,母子连心。

    “同样不能,刚才你也看到了,网上的舆论已经有一些规模,很多人盯着我们,等着我们犯这样的错误。而且我明确的告诉你,就算能压下去,我也不会去做,我良心上过不去。”穆东认真的说道。

    穆大龙心里非常矛盾。

    一方面,他很意外,这次姐姐竟然没撒谎,大哥看起来确实想公事公办。

    另一方面,大哥穆东在他心里的形象一直非常高大伟岸,他已经习惯性遵从对方的想法,觉得大哥说的也有道理。

    纠结一番之后,看了看垂头丧气的老爸,再想想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姐姐,穆大龙突然明白了,这件事已经有定论了,大哥这是在让自己表态!

    仔细又想了一下,穆大龙说道:“哥,大爷、大姑、爸,其实那个女人的事我之前也知道一些,但是我一直装聋作哑,忽视了老妈的感受,才造成了她当初的压抑和现在的突然爆发,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这个当儿子的,很不称职。”

    此言一出,穆三叔立刻把脑袋塞到了裤裆里,再也不想拔出来了,臊得要死!

    穆东则松了口气。

    听听大龙的态度,是穆东坚持的。

    三叔虽然表面支持对三婶依法惩处,但是内心深处肯定非常复杂,穆晓惠是个搅屎棍子,不添乱就不错了,所以穆大龙的态度就变得极其关键。

    可以说,只要三叔家能有穆大龙一个人能明白事理,穆东也会多出一份底气。

    是的,底气。清官难断家务事,当法理和情理交织纠葛的时候,其实真的需要太多的底气才能下得了狠心。

    穆大龙继续说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已经引起了网上的舆论,我认可大哥的说法,肯定盖不住了,所以,老妈只能接受应有的惩罚,虽然我心里特别心疼她,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说到最后,穆大龙掉了眼泪,声音也哽咽了。

    穆东心里不胜唏嘘,三婶毕竟是三婶,自己不是她的儿子,没有这种切肤之痛,所以自己可以义正言辞的说一些大话。

    但是大龙不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亲妈去坐牢,这种体验真的相当无力。

    想到这里,穆东开口道:“大龙,我答应过三叔,三婶入狱后,我会尽量托关系照顾,而且会积极想办法减刑或者办理保外就医。但是现在是风口浪尖,盯着的人太多,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你要多理解。”

    “你要多理解”,这五个字一出来,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有些吃惊,就连把头埋在裤裆里的穆三叔都哆嗦了一下。

    一整天了,这是穆东说的唯一的一句软话。在此之前,不论是对三叔这个长辈还是对穆晓惠这个小妹,他一直都是淡淡的,一副死人脸,满嘴大义凌然,甚至悍然动手修理了穆晓惠。

    现在,他竟然让穆大龙多理解,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穆大龙吃惊之余,甚至有些隐隐的欣喜,他赶紧抹了一把眼泪,诚恳的说道:“哥,我理解,你放心,我也会从我妈的事情上吸取教训,以后作奸犯科的事情坚决不做。”

    “说点吉利的吧,满嘴屁话!”穆东没好气的说道。

    接着,他收敛表情,继续说道:“我现在向你通报第二件事,三婶在警局出现了一点意外,坐下,坐下,你别紧张,问题不大,已经没有危险了。她吞了一枚金戒指和两枚硬币,还用脑袋撞了墙,现在都处理好了,人已经醒了,没有大碍。”

    穆大龙怎么可能不紧张,赶紧追问道:“我能不能去看看?”

    “这恐怕不行,你也知道,她是嫌疑人,我们去看的话,涉及串供风险,是不可能获得批准的。大龙,我想说的不是三婶自残这件事本身,而是希望你明白,这件事非常蹊跷,怕是有人兴风作浪。”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