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滚出去!
    穆东只在海岛上优哉游哉的享受了两天的闲暇时光,就火速返回了老家。

    还在飞机上的时候,穆东就通过卫星电话联系了王振东,请求他安排对口的医生赶赴束河县人民医院,参与对秦慧玲的救治。

    秦慧玲的情况非常糟糕,孩子是保不住了,她本人也大出血,生命垂危。

    王振东的行动很快,迅速组建了一个内科医疗小组,在事发一个小时后就乘坐大东集团的另一架湾流g550赶到了鲁南机场,然后警车开道,医疗小组乘坐的考斯特中巴风驰电掣,20分钟就赶到了医院。

    为了抢救秦慧玲,穆东连张振市长都惊动了,恳请他安排了警车开道。

    这件事是不可能盖住了,只能积极的想办法弥补。

    等到穆东中午赶到医院的时候,秦慧玲终于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

    真是捡了一条命。婴儿流产,子宫大出血,脾脏破裂,全身的血几乎换了一遍。

    穆东在大东酒店设宴,亲自招待了医疗组的专家,对大家的不懈努力表达了感谢,奉上了谢礼。

    大家也不矫情,这是应有之意,更何况,人救回来了,很长脸的事。

    午宴进行的时间并不长,王振东也知道穆东此刻焦头烂额,很多事情等着处理。大家很快吃完,王振东带着几个医生返回泉城。

    穆东立刻去了酒店的一间会议室,里面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会议室里的人有穆爸、穆二叔、穆三叔、穆大姑和穆二姑五个,也就是说,全是一奶同胞的五个人,没有外人。

    穆东进来之后,屋里的争吵停止了,大家都清楚,这才是主心骨。

    刚才吵得最凶的是穆虹,她恨不得吃了三哥,一直在谴责他种下恶因,结出了恶果。

    穆化磊则蔫头耷脑的,一言不发。

    看到穆东进来,穆虹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气呼呼的说道:“小东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穆东直接坐下,对着大姑说道:“大姑,省省力气吧,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现在把三叔生吃了也无济于事。我需要指出一点,这件事不简单,不单单是三叔和三婶面临严峻的考验,我们每一个人的声誉、我们穆家的名望,甚至整个大东集团的名气都面临一场考验,我希望你们能引起重视。”

    穆爸有些吃惊,赶紧道:“有这么严重吗?”

    穆东道:“我已经安排公关部做舆情监控,现在束河县和鲁南市的一些论坛里已经开始炒作这件事,发布了现场图片,血迹满地,非常刺眼。有人已经开始给我们戴上为富不仁的帽子,而且响应者很多。”

    穆虹也紧张起来,连忙道:“那怎么办?”

    穆东正色道:“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只在鲁南范围内,控制起来并不困难,但是一旦被一些有心人挖掘,炒作成全国性的大新闻也是眨眼之间的事。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是统一认识,统一发声,不要接受任何采访,一切交给大东集团公关部打理。”

    接着,穆东转向三叔,问道:“三叔,你说下你的想法。”

    穆化磊干咳一声,艰难的开口说道:“首先积极赔偿秦慧玲,她贪财,应该可以谈妥。不论多少钱,只要能不让你三婶坐牢,我都愿意出。”

    穆虹听完,立刻说道:“哼!算你有良心,知道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你当初……”

    “大姑,不要跑题。”穆东赶紧拦着,继续道:“三叔,我必须郑重的告诉你,三婶不坐牢是不可能的。”

    此言一出,不但穆化磊吃了一惊,大家也都吓了一跳。

    不会吧?这个女人抢救回来了,只要给出足够的钱,肯定能让对方满意,凭现在的关系,难道还抹不平这件事?

    穆化磊好一阵子才瓮声瓮气的说道:“小东,你的意思就是说,为了大东集团的名声,必须得牺牲你三婶,是不是?”

    屋子里一下子冷了,穆东的心凉了半截,穆爸气的说不出话来,穆虹呆立一秒钟,立刻炸毛。

    “穆化磊,你这是人说的话吗?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三哥,你连个畜生都不如,这事和小东有一分钱的关系吗?现在还不是给你擦屁股……”

    穆东并没有阻止大姑,任由她吐沫翻飞,言辞激昂。

    穆化磊也有些后悔,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了?我今天这是怎么了?鬼扒口吗?

    内心深处,穆化磊确实不想让老婆去坐牢。哪怕他现在恨不得掐死她,也依然不想让她去受牢狱之苦。

    早上,制止了老婆的暴行之后,穆化磊第一时间报了警,叫了救护车。

    警察把老婆带走的时候,他恶狠狠的对她说:“进去之后,一切照实说,坦白从宽,自首也从宽,不会有什么事的。”

    穆三婶却吓坏了,浑身筛糠一样,带着手铐被推上了警车,眼泪刷刷的淌,把穆化磊看的心里酸酸的。

    唉,一段孽缘,竟然引发了这么严重的后果,一切都怪自己啊!

    基于这份愧疚,穆化磊决定,一定要让侄子救出老婆。

    至于秦慧玲,一开始的时候穆化磊非常担心,她出血太多了,简直吓死人。不管怎么着,她要是死了,那就是一尸两命,这件事就彻底大条了,神仙也摁不住,老婆也救不了了。

    侄子能耐,从省城找来了专家,终于把秦慧玲救回来了,穆化磊松了口气,重新燃起了挽救老婆的希望。

    至于那个尚未成形的孩子,穆化磊心里也是千般心痛、万般无奈。

    不管怎么说,那是自己的种,秦慧玲连亲子鉴定这样的话都说了,肯定就是真的。要是能生下来多好啊,就算你有一个麻烦不断的老妈,我也认了,总归是自己的骨血。

    可是现在……唉,说一千到一万,还是怪自己啊!

    ……

    被愧疚感掩埋的穆化磊,满心思的就是赔偿秦慧玲,救出老婆,现在侄子竟然说不能救,他的脑子直接短路了,秃噜出来一句内心深处的话。

    好一阵子,穆东看到大姑有些累了,无奈的挥了挥手说道:“歇歇吧,大姑,省点力气一致对外吧。”

    接着转头对三叔说道:“三叔,你现在方寸大乱,口无择言,我不怪你。我给你讲一下我了解到的情况,你听完了之后如果还坚持己见,那你们家的事,我从此再也不会掺和了。”

    这话很重很重了!众人都是一愣,穆虹都担心起来。

    骂归骂,但她肯定不希望三哥一家被穆东排除在家族之外。

    但是没人敢说话,包括穆爸都没吱声。整个家族的一切,都是穆东带着大家挣下的,大家手里的大笔财富,都是穆东硬塞给大家的。他有这个底气这么说,只有大家欠他的,他不欠任何人。

    穆化磊又羞又怒,侄子这是直接打脸了啊!他很想站起来摔门而去,但是最后却缩了缩脖子说道:“我也是着急,你说说看。”

    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穆东点点头,开口道:“第一,我咨询了律师,秦慧玲的流产和脾脏破裂,可以鉴定为重伤,根据惯例,重伤的刑期是3年以上10年以下,参考一些案例,三婶的刑期不会低于5年,这是一件大案,任何人都摁不住,也不会有人陪着我们穆家去冒险。所以,不如坦坦荡荡的接受惩罚,于情于理于法,大家都能接受。”

    “第二,即便如此,积极赔偿伤者也很必要,民事赔偿部分本来就是应该的,而且,如果能拿到谅解书,在量刑上会有一些考量,刑期会适当减少。”

    “第三,三婶的事多多少少会影响我们穆家和大东集团的声誉,如果我们控制不好,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请大家放心,短时间内,我们可能会灰头土脸,但是这伤不到我们的根本,也伤不到大东集团一分一毫,最多半年,我们该怎样还怎样,一切照旧。”

    “第四,三婶服刑之后,不论她在哪个监狱,我都会想办法去协调,让她少受累不受罪,安安稳稳的把刑期服完。同时,如果有合适的关系。尽量想办法减刑,或者办理保外就医。”

    “最后,如果你不认可这些说法,三叔,你现在也有一些关系,手里也有钱,你可以自行运作一切活动,我们大家只会祝福你,不会给你添乱。”

    穆东说完了,屋子里又陷入了安静。

    好大一会子,穆虹突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心疼我三嫂,她是受害者,凭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命运?”

    得,穆二姑也擦起来眼泪。

    穆二叔硬着心肠说道:“小东说得对,老三家的把天捅了个窟窿,这事没办法藏着掖着。”

    穆爸长长的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穆三叔双手抱着头,就像抱着一个夜壶,他心里乱的无以复加,不知道说什么好。

    “砰”的一声,会议室的门被撞开了。穆晓惠冲了进来,指着穆东说道:“穆东,你凭什么不救我妈!”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穆三叔都吓了一跳。

    穆东缓缓的转了转头,慢慢的起身,然后抬手一指门口,突然大声喝道:“滚出去!”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