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0章 最好是不说话
    年关年关,过年如同过关。

    旧时规矩,进入腊月廿四,债主就要上门收取债务,所以杨白劳会在年关出去躲债,直到除夕才回来。

    现今社会,年关的讨债现象依然存在,很多人这个时候去债主家讨债,拿到钱的可能性比平日要增强很多。

    而且,当下的年关,还有了很多新的含义。比如,年底开销很大,对很多人的钱包是一个考验。再比如,年底还是单身,长辈们的询问和关切对耳朵和心灵是双重考验。

    秦慧玲此时也面临年关,面临严峻的考验。

    一个月之前,秦慧玲怀孕接近三个月,还没怎么显怀,她依然保持着每周一次的频率,回束河县城和父母儿子团聚。

    老妈无意中问了一句“玲子,你最近怎么胖了这么多?”,这让秦慧玲认识到,怀孕的事情怕是掩盖不下去了。

    所以,回到市区之后,她从超市辞职,不再上班,专心在住处养胎。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她再也没回县城,对父母和孩子谎称年底工作太忙,把归期一推再推。

    当然,这种情况是暂时的,在自己的计划完美实施之后,秦慧玲才会和父母摊牌,到时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用再躲躲藏藏。

    眼下,春节越来越近,秦慧玲有些着急。

    本来,如果按照自己的计划,怀孕六个月以上的时候,再接触穆化磊,那时候可进可退,时机最好。

    但是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回束河县,而且儿子也放寒假了,马上就要过年,眼看着躲不下去了。

    过年总要和父母儿子见面的吧?

    思前想后,秦慧玲打定了主意,接触穆化磊,让他表态,或者说,逼迫他表态。

    首先是电话联系。

    之前虽然在手机上删除了穆化磊的手机号码,不过这不算事,秦慧玲自己还有保存的店里名片,上面既有座机号码,也有穆化磊的手机号。

    先打手机号,竟然提示是空号了,秦慧玲一阵火起,你为了躲着我把手机号都注销了吗?真够狠心的。

    哼哼,那又怎么样?现在我手里有你们家的人质,很快你就会乖乖听摆布了。

    接着打座机,接通之后,一个甜甜的女声热情的说道:“您好,这里是大东建材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声音很陌生,很显然不是之前的任何一个老员工,应该是招了新人了。

    而且,好像店名也改了,以前叫大东装饰,现在叫大东建材公司了。呵呵,动作够快的啊,两月之前自己路过那里的时候,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些心思只是一念之间,秦慧玲很快回到主题,客气的说道:“我想找一下穆化磊老板?可以让他接个电话吗?”

    “抱歉,穆总今天没来,您可以打他的手机,或者您可以留下口信,我会转告他。”

    转告?怎么可能?秦慧玲有些无奈,继续道:“我打过了,他以前的号码是空号了,你能给我说一下他的新号吗?”

    对面的声音立刻没了热情,淡淡说道:“这个涉及到老板的**,我们无权奉告,你还是留下口信吧,我们会第一时间转告。”

    “哦,那先这样吧。”秦慧玲挂了电话。

    另一边,接电话的小美女皱了皱眉头,嘀咕道:“德性!推销保险的吧?”

    秦慧玲并不气馁,如果轻而易举的联系上了穆化磊,那多没有挑战?

    好事多磨,这才哪到哪?

    其实秦慧玲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种极度自信的膨胀之中,觉得完全可以掌控局面。她觉得只要这个孩子一抛出来,穆化磊立刻就会乖乖就范。

    她甚至琢磨出了上中下三种可能的结果。

    最好的结果是,一番巧舌如簧的解释之后,穆化磊能相信自己之前的仓皇决定是出于害怕和无奈,然后原谅自己,然后离婚,和自己生活在一起;

    差一些的话,穆化磊同样会原谅自己,但是不会离婚,而是继续偷偷摸摸的和自己来往,继续照顾自己和孩子;

    最差的结果,是无法说服穆化磊,但是他看在孩子的份上,会妥善安排自己和孩子,不论是就地安置还是让自己远走高飞,总归会给自己一大笔钱,让自己的后半生不再有后顾之忧。

    就算的最差的结果,秦慧玲依然可以接受。

    男人能提供什么?感情和物质的双层保障而已。二者得兼最好,如果只能选一个,那还是选物质吧。

    没有感情可以活下去,而且很可能活的不差;但是没有钱,会活的异常艰难。

    有钱,有一份稳定的小产业,可以悠闲的带着两个孩子长大,这是秦慧玲给自己设定的最差的未来之路。

    既然电话联系不能奏效,那就直接见面吧,本来打电话的目的也就是约一下,详细的话题还是要面谈的。

    秦慧玲回忆了一下,一般情况下,穆化磊有两个时间段一般都会在店里,一是早上开门的时候他会去巡视,二是傍晚下班的时候他会去看一下当天的营业情况。

    恩,那就下午吧,如果早上去的话,自己还得早起,不如现在就动身,还来得及。

    打定主意,秦慧玲换上了一套精心选购的孕妇装,然后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化了妆,然后电话叫来了最近去孕检的时候经常租用的一辆出租车,下楼上车,直奔束河县。

    出租车司机是个女的,热情爽朗,话很多,看着焕然一新的秦慧玲,乐呵呵的问道:“这是去看孩子他爹?”

    秦慧玲好生无奈,懒洋洋的说道:“姐,我就是化了个妆,至于让你这么联想吗?我去见情人,不行啊?”

    司机尴尬了,讪讪说道:“我就是瞎问,对不起啊。”

    秦慧玲撇撇嘴没吱声,心说,好好开车不好吗?你这个车我还真用不了几次了。

    司机心里也暗自腹诽:从来没见过你男人,我不就是好奇问一句嘛,看你这反应,指不定肚子里真是个野种。

    车厢里安静了,秦慧玲也乐得轻松,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盹。

    出租车停在大东建材公司门口的时候是下午四点。秦慧玲掏出化妆镜补了妆,然后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司机大姐有点疑惑,硬着头皮问道:“妹子,咱熄不熄火?”

    “不熄,放心就是,我今天包车,随便你开价。”秦慧玲说道。

    “好嘞!”司机大姐很高兴,难得遇上这娘们如此大方,这还真是意外之喜。恩,管你来见谁呢,和我有个屁的关系。

    秦慧玲的运气不错,只等了半个小时,就看见一辆崭新的奥迪轿车停在了不远处,穆化磊意气风发的从车上下来了。

    又换新车了?秦慧玲一阵惊喜,那可是太好了,你的实力越雄厚,我的生活就越有保障。

    秦慧玲刚要推开车门下车,只见副驾驶上下来一个珠光宝气的妇人,她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那个妇人裹着一件厚重的皮草,脸色白皙,妆容细致,头发高高盘起,眉毛都是精心修整过的,一丝不苟黛色如墨,精神面貌非常的好。

    妇人的下身只能看到一双高跟的长筒靴,倒是右胳膊上挎着的那个包包特别惹眼,秦慧玲是个识货的,那是迪奥,如果是真货,价格怕是要大几万。

    这个女人,秦慧玲记忆深刻。哪怕对方现在像换了个人。她还是一脸认出来了,这是穆化磊的老婆——张庆云。

    可是可是,她明明是一个惨兮兮的黄脸婆,怎么一下子风光成了这个样子?天哪,她竟然还挽住了穆化磊的胳膊,俩人还有说有笑的?

    这是怎么了?就算我离开了,你也没有理由和那个黄脸婆好成这个样子吧?

    穆化磊最近确实挺风光的。

    首先,经历了秦慧玲的风波之后,老婆变得爱打扮了,看起来顺眼多了,总归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感情基础还是有的。加上老婆好像突然通了窍,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极力配合,穆化磊现在只有吃不消,没有吃不饱,也乐得一家人其乐陶陶的过日子。

    再者,大蒜的生意又大赚一笔,投资下去的200万变成了792万,加上自己以前的产业,怎么着也是千万富翁了,心情大好之际,买了辆奥迪a8,扩大了店面生意,重新注册了大东建材公司,准备好好的大干一场;

    还有,说到大东建材公司,倒也不是因为有钱了才扩大规模,实在是实行了更科学的管理办法之后,生意越来越好了。以前四处钻营生意一般,现在低调处事反而越来越多客人上门,尤其是一些大单集中采购,那叫一个过瘾。不过穆化磊清楚,人家这是看侄子穆东的面子,所以他愈发小心的应对。价格适当优惠,服务勤快到位,如此一来,良性循环形成了,口碑越来越好,生意越来越火爆;

    最后还有一点,县城的大东酒店,生意也是好的不得了,不但成了县里生意最好的婚宴酒店,而且公务接待和散客生意也形成了气候,住宿方面也慢慢打开了名气。穆化磊可是拥有酒店10%的股份呐,照现在的情况看,以后每年的分红也会比较丰厚。

    人生得意事纷至沓来,穆化磊自然神清气爽,不过他也吸取了以前的教训,为人处世谨慎了很多。

    走到店门口的时候,穆化磊突然站住了,他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转头一看,一辆普桑出租车停在不远处,从车尾喷出的白雾来看,车辆应该没熄火。

    秦慧玲注意到了穆化磊的视线,心里砰砰的跳起来,她突然觉得有些六神无主,有些不敢面对。

    “走吧,姐。”秦慧玲好歹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了声音。

    出租车开走了,穆化磊皱了皱眉头,走进店里问门口的迎宾:“那辆出租车停了多久?”

    迎宾想了一下,回答道:“大约半小时。”

    “哦,以后再有这种情况,给司机送杯咖啡过去,让他赶紧离开。”穆化磊吩咐道。

    穆三婶有些不爽:“挡了道,还给他咖啡?”

    穆化磊再次皱了皱眉头,没好气的说道:“你有意见?”

    “没没没,我能有什么意见?这个办法好,叫什么——以德服人,对对对,以德服人。”穆三婶笑嘻嘻的说道。

    穆化磊哭笑不得,心说,媳妇,其实你关键是要学会少说话。恩,最好是不说话。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