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咱就不能好好说话?
    回到泉城的王忻澜,再次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马上就是元旦,公司的事务太多而且相当密集,整个管理层都忙碌的脚不沾地。

    休假?呵呵,别做梦了!穆大老板曾经要求严格执行的休假制度,在这种关键时刻变得苍白无力,倒是加班补贴还比较丰厚。

    12月31日,2011年的最后一天。王忻澜早早乘坐劳斯莱斯去上班。其实王忻澜不大喜欢这辆车,她更喜欢悍马那种风格的钢铁怪兽,而且喜欢自己驾驶,但是现在,作为大东集团的副总裁,她几乎很少开车了。

    不是因为懒了,而是因为公司给自己配了司机和保镖,自己如果坚持开车,倒让她们手足无措。

    孙梅依然是王忻澜的贴身保镖,不过现在王忻澜的工作重心转到了国内,她的工资只能按照一级队员开支,比国外的薪水少了数倍。孙梅看得开,也想得明白,国外短暂的高薪,只是昙花一现,就好比中了大奖。国内这份薪水,才是稳定的源泉,没有这个基础,国外的那份高薪也轮不到自己。

    车辆缓缓靠近大东集团门口,门口一个抱着鲜花的小伙子格外醒目,孙梅皱了皱眉头,定睛再看,我晕,竟然又是那个池铭!

    不对啊,你的那一身招牌式的白色西装呢?怎么换了一身藏青色的西装?这是打算走成熟路线吗?

    孙梅回过头,对后排正在翻看杂志的王忻澜说道:“王总,那个池铭又出现了。”

    王忻澜心中大怒,混蛋啊,你还没完了?

    她冷冷的扫了一眼车窗外的池铭,淡淡说道:“管他呢,万一他是看上别人了呢?”

    话音未落,只见池铭把手里硕大的玫瑰花束放到了地上,然后迅速起身,从身上摸出一条横幅,双手扯着高高举起,只见这条一米多长的红色横幅上是五个黄色的大字:我爱王忻澜!

    王忻澜差点没吐血!这个该死的玩意,这是明目张胆的搞事啊!

    “停车!抓住他!”王忻澜大声命令道。

    还没等车辆停稳,池铭已经扔下了条幅,撒腿就跑,三下两下就不见了!

    孙梅并不敢真去追,她知道这是王忻澜的气话,再说了,就算追到又怎么样?

    她回头问道:“王总,您看?”

    “算了,便宜了这个混蛋。”王忻澜无力的摆摆手,心里这个郁闷。

    ……

    门口的一幕很快被汇报给了穆东,穆老板琢磨一阵,给蔡娇娇打去电话,询问她认不认识池铭。

    “池铭?认识啊,穆哥,他是不是得罪你了?”蔡娇娇问道。

    “倒是没得罪我,他不知怎么看上了我们公司的一个美女,天天来门口骚扰,大家都不胜其烦。”穆东道。

    “穆哥,这事还真不好办,这个池铭,脑子多少有些问题,一根筋,认死理,他爹都拿他没办法。而且,他还有羊角风,一旦发作了,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挺吓人的。”蔡娇娇说道。

    尼玛!原来是这么个玩意?怪不得这么瘦。

    这种人就算背后不站着一个有身份的老爹,也同样打不得骂不得,一旦沾上就是个麻烦。

    一个执拗的、偏执的、有点背景的、随时可能发作羊角风的小伙子,变成了一道难题,而且,还成了一个隐患,天知道这小子会干出什么。

    穆东不敢大意,找到了王忻澜,说出了自己刚得知的情况。

    “羊角风?什么意思?”王忻澜有些疑惑。

    “就是癫痫。”穆老板无奈的说道。

    “穆哥,我不是这么倒霉吧?”王忻澜傻了眼。

    穆老板没有直接回答,无奈的说道:“忻澜,再去美国吧,或者干脆休假,去旅游也行,陪老人回老家待一段时间也行,反正不管怎么说,暂避锋芒,这种人脑子不好使,估计很快就忘了。”

    “凭什么啊?要躲也是……”王忻澜说不下去了,她也明白了,和疯子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穆哥,还是算了,公司很忙,我小心一点,换辆车,走地下停车场,可能过几天他就消停了。”王忻澜说道。

    “先试试吧,如果他一直纠缠,你还是干脆去外地。”穆东道。

    “唉——”王忻澜长长的叹了口气。

    ……

    年底年初,事务繁多,大东集团光是明天要举行的庆典,就有四个之多。

    大东快递西南区域分拨中心启用庆典;

    大东航空陕省航空货运中心启用庆典;

    大东房地产金石城二期工程奠基庆典;

    大东慈善基金会新年酒会;

    每一场活动都希望穆老板能去镇场子,但这很显然是不可能的,穆老板召开了一个会议,商讨人员安排。

    一番讨论之后,决定让副总裁王忻澜去参加大东快递的庆典,让集团董事赵冉参加大东航空的庆典,两人各自乘坐一架公务机,带领一部分随员,明天一早出行。

    穆老板则坐镇泉城,参与上午的大东房地产奠基庆典和中午的大东慈善基金会新年酒会。

    分配完成,各人自去准备,忙碌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下班的时候,王忻澜直接从电梯入了地下车库,换乘一辆沃尔威xc60回家。

    地下车库的出入口距离大门口只有十几米远,王忻澜特意远远的看了一眼,心头小火苗蹭蹭直窜。

    只见池铭站在一把折叠椅上,双臂扯着一条短条幅,款式和早上那条一模一样,上面是“我爱王忻澜”五个醒目的大字。

    能怎么办?王忻澜咬碎了银牙也想不出高招,悻悻离开。

    门口的执勤的队员也是一脸无奈,他们已经接到了通知,知道这个池铭不但有点背景,而且有病,实在是不方便招惹。

    进进出出上班的公司员工则大多非常纳闷。

    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大东集团被欺负到门上也不敢吱声了?这个人公然在大门口挑衅集团公司的副总,竟然没人管?

    真是咄咄怪事!

    池铭倒也安静,就那么站着,也不说话,姿势还非常挺拔,脸上写满了骄傲和得意。

    眼看下班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池铭把手里的条幅随手一团,扔在了大东集团门口,然后收起折叠椅,溜溜达达的离开了。

    一个队员捡起了条幅,心里相当不爽,这特么什么事啊?太憋屈了。

    池铭提着折叠椅往前走了一段,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钻进车里离开了。

    不远处,郭天德站在公交车站,看着池铭上了车,心里松了口气。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这样的一根筋,是怎么想出来这个恶心人的办法的?

    虽然大老板下了指令,让大家不要搭理池铭,但是安保队的几个领导恨得牙根痒痒,一正两副三个队长聚在一起商量了半天,大胆的做出了一个预测。

    那就是,池铭是被人撺掇的,尤其是这两天的表现,极不正常,竟然拉起了条幅。之前安静的做个小白鼠,其实还蛮可爱的。

    所以,王大江向穆东请示,提出在不惊动池铭的情况下,查一下他最近接触了什么人。

    穆东一琢磨,也就答应了。同时,穆老板心里也有些满意,这件事其实王大江他们悄悄干也行,但是现在没有藏着掖着,说明安保队更加自律了,这挺好。

    出租车上,开车的司机圆脸大耳,头发极短,就像刚从里面出来似的。

    人倒是挺热情,不停的和池铭搭讪,说池铭长得帅、身材好、皮肤好。气质好,总之什么都好,天上该有地上应无。

    哎呦,池铭的小心脏鹿撞不已,心情大好,眉飞色舞,说话滔滔不绝,很快就把自己的基本信息交待的差不多了。

    司机是安保队员阚春明客串的,他心里也乐得不行,这小子不错,很好说话嘛。

    “兄弟,我刚才路过这附近看见你了,你在大东集团门口扯条幅呢,追女孩的吧?”阚春明笑道。

    “嗨,别提了,追了个姑娘,结果人家看不上我,我专门来恶心她几天。”池铭说道。

    “哎呦喂,这是谁眼眶子这么高,这个优秀的小帅哥竟然看不上?是得好好出口气。不过只弄几天可不行,怎么不得折腾十天半个月的?”

    “嘿嘿,你说的对,我印了100根条幅,一天用两根,用完了再说。”池铭有些得意。

    “对对,正好快过年了,让她过不安稳,这才解气。我说兄弟,这么好的主意,肯定有高人指点你吧?”阚春来终于问出了关键问题。

    “可不是嘛,本来我都心灰意冷了,幸亏一个哥们指点,才能出这口气。”

    “厉害厉害,你这哥们做什么的?这么有主意?”

    “刚认识的,人家从京城来的,鬼点子多。”

    ……

    出租车停在了一家海鲜酒楼门口,池铭开开心心的付了钱,找零都没要,乐呵呵的提着折叠椅走了。

    后面又有一辆出租车跟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了两个衣着精致的人,远远地缀着池铭,跟了进去。

    阚春明乐呵呵的摸出了一个对讲机,对着说道:“郭队副,都听见了吧?京城来的。”

    郭天德的声音传了出来:“听见了,不管是敌人太弱智还是你小子太优秀,今晚请你吃鸡。”

    咳咳咳,阚春明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不满的说道:“郭队副,咱就不能好好说话?”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