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终于全部消散了
    一夜未眠,张翠却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在号声的召唤下,她立刻起床,麻利的换上作训服,急匆匆洗漱一番,冲到了院子里。

    看着飞跑而来的张翠,徐倩松了口气。她刚才接到了卢英杰的通知,被要求严密注意张翠的行动和情绪,现在看来,一切正常。

    确实挺正常的。一个小时的早操,张翠表现的中规中矩,跑步的时候脚步沉稳,队列训练的时候一丝不苟,神态自若,精神饱满。

    王大江、卢英杰和郭天德三人也在院里和大家一起训练,三人眼角的余光不时掠过张翠那边,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恩,看来张翠打算装着不知道迟海涛死了,那我们也就装着不知道,同时还得装着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三人已经商量好了,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向张翠公布迟海涛的死讯,就说刚刚调查清楚,这样事情就能画上句号了。

    真特么够累的!

    张翠也在观察队里的情况,不论是从徐倩的脸上,还是几个领导的表情上,依然是一副认真负责冷冰冰的样子,这让她安心不少,她也觉得一切如常,挺好。

    早操结束,顾不上吃早饭,张翠就一溜小跑直奔卢英杰而去,她和卢队副打交道最多,有事当然找他。

    张翠的举动让好几个人大吃一惊,不对,这个女人很显然有话说!

    卢英杰心说,好险啊,如果不是穆总提醒,我们坚持以为张翠会不声不响,那就麻烦大了。

    好吧,昨天商量的二号预案有用了,开始表演吧。

    卢英杰不紧不慢的往食堂方向走,不时和身边的队员打招呼,眼角的余光早就捕捉到了张翠斜斜的跑过来,依然装作看不见。

    “卢副队长,卢副队长,等一下,我有事向你汇报。”张翠到了近处,大声喊着。

    卢英杰慢慢的转过身,神情有些不耐烦,等到张翠到了跟前,他淡淡说道:“张翠,有什么事不能吃完饭说?训练了一早上,大家都饿了。”

    是的,张翠,就这么直呼其名,而不是什么张总之类的称呼。这么称呼不是今天特意的,从张翠进了安保队,大家都这么称呼了。

    “对不起,卢副队长,这件事比较紧急,能不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张翠急切的说道。

    “不能!你现在处于安保队的严密保护之下,不会有什么紧急事态需要处理。张翠,刚刚训练完,大家贴身的衣服上都是汗水,需要尽快更换干燥的衣服,这个时间不能给你,或许我们站在这里说5分钟的话,冷风就能吹透你的衣服,你就可能感冒,懂吗?半小时后,来我办公室。”

    卢英杰说完,立刻转身走了,留下张翠站在那里,神情略有尴尬。不过心里怎么就那么舒坦呢?

    恩,并不算很待见我,说明人家心里没鬼,不错。

    张翠回到宿舍,换了衣服,吃了早饭,然后立刻往卢英杰办公室赶去。基地面积太大,卢副队长给出的半个小时时间并不宽裕。

    敲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张翠推门而入,却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王大江、卢英杰和郭天德三个人都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肯定是在等着张翠了。

    “坐吧,张翠,你说事情比较重要,所以我把王队和郭队副也叫来了,你的事情没有小事,大家一起听听。”卢英杰缓缓说道。

    张翠这一刻竟然有些感动。看来,大家还是关心我的,哪怕是对我的训练要求这么严格,不也还是为了我好吗?

    她依言坐下,认真的说道:“让领导们费心了。”

    王大江笑道:“你在这里暂时是队员,长远看,我们毕竟是同事,你的事情,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说吧,什么事?”

    张翠突然有些犹豫,感觉不大好意思说出口了,屋子里陷入了片刻的安静。

    “怎么?是不是有顾虑,要不我和老郭先离开,你单独和老卢说?”王大江笑着问道。

    张翠咬了咬牙,直接面对吧。一夜深思做出来的决策,不要再轻易改变。她缓缓的说道:“那个……几位领导,我昨天从老家收到了一个消息,迟海涛死了。”

    “什么?!”对面的三个人大惊失色,全部占了起来,郭天德甚至还打翻了手里的茶杯,杯盖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卢英杰心里直抽抽,这个该死的老郭,剧本里根本没这一出,你这是加戏抢戏!老子这套仿毛瓷的茶杯是托人从景德镇买的,这下算是不完整了,混蛋啊!

    王大江大声问道:“张翠,到底怎么回事?消息可靠吗?”

    “可靠,是从迟海涛的老家传来的,而且我查了一下,网上有相关的报道。”张翠赶紧回答道。

    王大江突然爆发了,他转身指着卢英杰和郭天德,大声喊道:“你们不是说跟丢了吗?为什么人都死了你们竟然一如所知?这是严重的失职!我要处分你们!”

    声色俱厉,动作标准,表演很到位。卢英杰和郭天德禁不住在心里点赞。

    “怎么死的?怪不得我们一直没查到他的消息,火车站、汽车站和民航方面都找不到他的出行记录。”卢英杰皱着眉头说道。

    王大江也转头问道:“张翠,具体是什么情况?”

    张翠道:“他偷东西,被人追赶,意外摔死了。”

    郭天德赶紧道:“王队,迟海涛和一帮小偷混在一起我们是知道的,他失去踪迹之后,我们也到他们曾经的聚集地蹲守过,别说迟海涛,他的那些同伴都没遇到一个。”

    张翠突然神使鬼差的插了一句:“一般出了事的话,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话音一落,屋子里瞬间就安静下来,张翠恨不得拿手抽自己的嘴巴子,该死的,一夜没睡脑子里灌了浆糊了吗?这样说显得你自己什么都懂呗?

    对面的三个人敏感的捕捉到了一个词——大家。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张翠不仅仅是了解这种情况,而且不是道听途说来的,她直接就是那些人当中的一员,是参与者!

    唉,这个女人,经历真是够复杂的。

    郭天德反应最快,赶紧说道:“这个推断很有道理,张翠,你说在网上查到了,能不能帮我们查询一下?”

    当然没问题,张翠涨红了脸,走到卢英杰的电脑前摆弄了一番,找出了几则新闻。

    郭天德上前翻动着,嘴里嘀咕道:“这也没有死者的照片,名字也只用了迟某两个字,能确认吗?”

    张翠道:“可以确认,他的丧事都办完了,五里三乡都知道。”

    王大江阴沉着脸,咬着牙说道:“郭天德,我限你两个小时之内搞清楚事实真相,卢英杰,你和我一起,立刻去市区向公司领导汇报。我提醒你们俩,最好接受处分的准备。”

    说完,王大江转向张翠,面色稍霁,缓缓说道:“张翠,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非常抱歉。”

    张翠赶紧摆手说道:“王队长,是我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

    王大江想了一下,继续道:“你来队里是为了保证安全,如果你说的情况是真的,那你身边也没有什么危机了,你怎么打算?”

    张翠却一下子愣住了,她根本没考虑这个问题,她好像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尤其是下午的培训,她真的很需要。

    好几秒钟之后,她才试探着问道:“王队,我能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屋子里的三个男人大大松了口气,按照之前的推演,如果张翠在摊牌后选择继续留下来,那就说明了两个问题。

    第一,说明她相信了安保队并不提前知道迟海涛的死讯;

    第二,说明她已经习惯了服从安保队的管理。

    这样一来,以后这个女人基本不会有什么麻烦事了,完全有可能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管理人才。

    甚至,这个结果,比大家都装着不知道要好上无数倍,这是最圆满的结果。

    王大江故意沉思了一下,无奈的说道:“其实你不如回桑洛好好经营公司。这样吧,我们没有这么大的权限,我会帮你向领导申请。行了,你去训练吧,我们争取中午给你带回领导的答复。”

    张翠千恩万谢的走了,一身轻松,一脸春风。

    她信了,安保队应该是不知情的,那个混蛋确实死于意外,过往的一切都结束了,美好的生活拉开了序幕。

    王大江和卢英杰匆匆去了市区,中午的时候又脸色阴沉的赶回来了。

    还是在卢英杰的办公室,还是早上的四个人,谈论的还是同一件事。

    郭天德先介绍了紧急调查的情况,结果显示,迟海涛确实死于一场意外,他的亲属正在申请民事赔偿。

    王大江则皱着眉头通报了两个情况:一,集团领导同意张翠继续在安保队居住训练,但是时间限定到春节前;

    第二,集团发布了对王大江、卢英杰和郭天德三人的失职行为处理决定:通报批评,队内检讨。

    当天下午,王大江三人站在队列前各自念了一份检讨书。王大江和卢英杰表现的一脸无奈,声音低沉。郭天德这戏精再次飙戏,做出了极其深刻的反思和检讨,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让张翠有些不安,她尤其没想到,王队长竟然也被领导处分了,她感觉特别过意不去。

    为表歉意,张翠再次出现在了厨房,还叫来了父母帮忙,动手给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面食,让很多队员大呼过瘾。

    至此,迟海涛之死可能引发的负面影响,终于全部消散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