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做一个乖宝宝
    张翠房间里的声音终于平息下来,走廊里的几个队员再次返回各自的房间,有人给卢英杰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

    卢英杰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但是张翠口风紧,肯定掏不出什么信息。

    而且,由于屋里有电视机,走廊里的人也听不清张翠一家人谈论了什么,这还真是让人头疼。

    卢英杰直挠头,如果不能掌握张翠的心理状态,绝对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不行,得找老郭商量一下。

    恩?老郭!

    不对啊,今天晚上这么热闹,老郭怎么没露面?这不正常啊!

    哈哈,卢英杰乐了。不用操心了,老郭肯定有办法。

    安保队一正两副三个队长,王大江有家有室,除了偶尔值班,大多数晚上都是回家的,卢英杰和郭天德俩人倒是一直住宿舍,尤其现在到了新基地,住宿条件改善,俩人住的都是单间。

    卢英杰来到郭天德宿舍门前,叩响了房门。

    好一阵子,里面没有回应。

    “老郭,老郭,开门,是我。”卢英杰只好喊道。

    还是没动静。

    卢英杰无奈,只好放大招了,他大力拍了几下房门,大声喊道:“开门老郭,穆总来电话了,有任务!”

    房门立刻打开了,郭天德穿着件睡衣站在门口,没好气的说道:“真的假的?”

    卢英杰笑嘻嘻的说道:“当然是真的,穆总让你给我开门。”

    “我说老卢,你不折腾我难受是吧?我这都睡了!”郭天德打了个哈欠。

    “装吧你就!睡衣刚换上的吧?扣子都没扣好。被窝里还凉着呢吧?快给我说说,你听到什么没有?”卢英杰玩味的看着对方,乐呵呵的说道。

    “什么意思?简直莫名其妙,赶紧走,我该睡了。”郭天德一脸的困惑。

    卢英杰自己找了张椅子,往上一摊,懒洋洋的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老郭,聊聊呗,不要藏私嘛。”

    “找你家小妖精聊去,对了,听说你打算买房了?啥时候结婚?”郭天德笑道。

    卢英杰才不上当,往前探了探身子,笑眯眯的说道:“如果你坦诚相待,我可以和你一起找穆总汇报,我就说是在走廊里听到的。你要是不说,以后关键时刻,我可不帮你背锅。”

    “你真的这么看我?我什么也没干。”郭天德眨巴着小眼睛说道。

    “信你,才怪!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呢!不说我走了。明天我就找穆总汇报,就说张翠情绪反常,让他下令彻查,到时候你说不说?”卢英杰站起身,作势要走。

    “嗳嗳嗳,别走别走。你这人更没劲。本来我打算明天诈一下张翠,让她自己说出来的,你非得陷我于不义,有意思吗?”郭天德颇为无奈。

    “傻了吧你?诈一下,我们躲她还来不及呢,你还往上凑。赶紧说说,你监听到什么了?”卢英杰急切的问道。

    “你别凭空污人清白!哪有什么监听?是刚才有个队员无意中从窗外听见的,汇报到我这里来了。”郭天德分辩道。

    “行行行,我信了。赶紧说说。”

    “恩,张翠已经知道,迟海涛死了。”郭天德认真的说道。

    卢英杰心里一沉,立刻笑不出来了。最糟糕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

    “她怎么知道的?”

    “有人给她老妈打了电话……那个,这是今天下午有人无意中听到的,好像是说小香香可能是迟海涛的种,动员老太太去争赔偿款。”郭天德说道。

    卢英杰已经顾不上郭天德话里面的遮掩了,沉声说道:“老郭,这事你要是明天再说,还真可能误事。你说今晚上张翠能睡得着觉?明天她不得作出反应?”

    郭天德无奈的摊开双手,为难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要是说队员无意听到的,老板如果详查,我怎么交待?再说了,我觉得我们装作不知道最好。我们本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不是吗?”

    还真是这个理!

    卢英杰有点服气了。他沉思一阵,认真说道:“这样吧,我来背锅,我就说先是张翠晕倒,后来我躲在窗户外面听了一会儿,听到了关键信息。现在我们俩立刻向老板汇报,让他拿主意,怎么样?”

    郭天德直竖大拇指:“老卢,大气!佩服佩服!”

    ……

    穆东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副楼的健身房里休息,他刚打完一轮沙袋。

    最近一段时间,穆老板的沙袋打得越来越好了。直拳的练习早就是昨日黄花,组合拳的练习也已经变成往事,重拳而且是徒手重拳的练习变成了最近的主要科目。同时,穆老板已经可以得心应手的做沙袋撞击练习,就是在沙袋荡回来的时候,主动用肩部或者胸部迎上去,以锻炼抗击打能力。

    这种练习非常耗费体力,当然也非常锻炼身体和意志,穆老板能坚持这么久,几个贴身保镖都十分佩服。

    手机响起,方健东帮着拿过来,穆东接了起来。

    卢英杰汇报了情况,说明了获得关键信息的偶然性和必然性,最后提出了建议:维持现状,继续安排张翠训练和学习。

    穆东想了想,吩咐道:“这个方案只能建立在张翠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之下。你和老郭商量一下,多做出几个预案,比如张翠直接摊牌怎么办,突然要离开怎么办,甚至出现更极端的情况怎么办,不能单一的去假设她的反应。”

    卢英杰赶紧答应下来,说实话,他没想这么多。他和郭天德一样,觉得张翠不会有任何反应,因为之前张翠的风格一直就是这样。不但不会有什么反应,就算问上门去,她都会不言不语,要不就直接哭。

    挂了电话,卢英杰和郭天德不敢怠慢,他俩认真的分析了局势,假设了数种情况,积极的准备了预案,一直忙乎了大半宿。

    ……

    张翠则一夜都没睡,而且她根本就没觉得的夜晚有多么长,她觉得很多问题都还没想明白,天就亮了。

    迟海涛死了,死在了遥远的江城,死在了从看守所里出来十几天之后。

    江城,张翠并不陌生。迟海涛曾经带着她去过那里,她也在那里被逼着做过一些不堪的事情,那个混蛋死在那里,是以前在那里作下的坏事太多了吗?

    房间里有电脑,张翠上网搜索了一番,找到了十几天之前的那条新闻。新闻中的图片可以看到那个混蛋丢了命的地方,那是一条低矮的隔离带,已经变了形,不过倒是没有出现那个混蛋的身影。

    新闻描述中也没出现名字,只是用了迟某代替,不过结合当前的信息和曾经的过往,可以确信,那个混蛋确实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可是,真的像新闻中说的那样吗?

    一个热心军人飞起的一脚,和慌乱中丢弃的皮箱,真的能要了那个混蛋的命?

    这真的是意外吗?如果是,为什么事情发生的时间这么凑巧?卢副队长刚刚信誓旦旦确保自己的安全,那边姓迟的就丢了性命?

    可是,如果不是意外,卢队副他们真的有胆量沾惹这条烂命?而且在事发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

    弄不好还真是意外。就这个死法,闻所闻问见所未见,怎么可能是被设计出来的?

    如果真的是被设计出来的,那么大东集团的实力和狠劲,就太恐怖了!

    就算是迟海涛该死,就算是一条烂命,那可也是一条命啊!

    暂且不管那个混蛋,他死了就死了,死得好,死得大快人心。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大东集团出手,那就太可怕了。他们连迟海涛这样的混蛋都不放在眼里,我在他们眼里和砧板上的肉有什么区别?就算他们是为了我出手,也让人心生恐惧,况且,我有那么重要吗?

    别看现在合作的顺水顺风,一旦哪天我做的让他们不满意了,是不是也会死于一种匪夷所思的意外?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以后自己就得小心又小心,谨慎加谨慎,绝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作死的提出各种要求。而且,以后也不要想着退股,也不要想着逃跑,因为根本逃不掉。要论混社会,自己能赶得上那个混蛋吗?他都逃不掉,自己凭什么能逃掉?

    张翠有些焦躁,事情再次回到了起点,那就是,到底是不是意外?!

    她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换了一条思路。是不是意外自己是不可能知道的,网上的报道说警方认定是意外,暂且相信一下,然后看一下是不是合理。

    首先,如果这是意外,好像也比较符合大东集团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他们从来没有什么劣迹,尤其是对自己,一再迁就。如果他们想动手除掉姓迟的,应该早就动手了,而且根本不用使用这样的办法,让他猛吸一顿,飘飘然的就舒服死了,而且绝对神鬼不知。

    再者,如果这是意外,正好和卢队副他们说跟丢了迟海涛相一致。也是,人都嗝屁了,你们当然失去了线索。

    还有,如果这是意外,而且卢队副他们不知情,正好能和他们逼着自己训练能对得起来。这说明人家心里没鬼。如果事情真的是他们做的,怕是要对自己和颜悦色,小心提防吧?

    张翠心里舒服了一些,觉得这件事确属意外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因为只有这样,一切才合情合理。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趋利避害的思维模式,因为眼前的一切实在是丢不起!

    窗外响起了起床号,清脆的声音让张翠浑身一震,脑海里掠过一个终极思路。

    验证一下吧,看看自己的推断和事实是不是符合。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试探,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做一个乖宝宝。

    如果结果有利,我会做一个开心的乖宝宝,如果结果不利,我会做一个谨慎的乖宝宝。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