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每个人都是出色的演员
    老太太凑到张翠跟前,期期艾艾的问道:“那个……翠啊,小香香的爸爸,是不是那个姓迟的?”

    张翠惊恐不已,浑身就像被一道闪电击中,眼瞪的浑圆,表情扭曲,大张着嘴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被女儿狰狞的面部表情吓坏了,连声说道:“翠啊,翠啊,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

    老爷子也冲了过来,不迭声的说:“我就说你别问她,你非得问,死人的钱是那么好挣的吗?”

    死人的钱?死人?

    张翠吓坏了,谁死了?迟海涛作下什么大恶了吗?

    她终于坚持不住了,两眼一翻,一下子晕倒在沙发上。

    老头老太太又害怕又心疼,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翠啊翠啊不迭声地喊,小香香也吓得大哭起来。

    张翠的两侧隔壁都是安排了队员的,听到动静,好几个人立刻冲了过来。

    一番紧急检查之后,有人用毛巾蘸了冷水,帮张翠擦了脸,然后掐着她的人中,张翠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卢英杰和徐倩也飞速赶到,大家都清楚,别看张翠在这里训练,但她依然被大老板器重,很快就会重上枝头,根本怠慢不得。更何况,现在是发生了紧急情况。

    看着周围的人群,清醒过来的张翠非常紧张,眼睛咕噜噜转个不停。

    “怎么回事?怎么晕倒了?”卢英杰出言问道。

    “我今天……”老太太赶紧回答。

    张翠挣扎着坐起来,立刻大声拦下话头:“妈,别乱说话。”接着她转向卢英杰,有些尴尬的说道:“刚才看电视,上面有一个车祸的新闻,把我吓坏了。我这不是上次车祸的心理阴影还没散嘛。”

    这话好像有点可信度,可是众人眼前的电视机里,明明在播放电视剧好吧?

    “没事就好,都散了吧。”卢英杰知道,张翠不想说的事情,口风那叫一个紧。

    大家各自散去,张翠觉得头疼的像要裂开了,她哄了哄小香香,擦了擦孩子脸上的泪珠,心里乱成了一团草。

    小香香好歹安稳先来,抱着一个布娃娃坐到了电视跟前,画面换成了她喜欢的动画片。

    张翠无奈的招呼着神情局促的父母坐下,声音干涩的问道:“爸妈,你们听说了什么?”

    老头老太太面面相觑,都不敢言语了。

    张翠急了,压低着嗓音低吼道:“你们想急死我吗?”没办法,只能控制着音量,要不又会惊动了两边的邻居。

    老太太犹犹豫豫的说道:“那个……小香香……如果是姓迟的种,那个……那个……”

    “哪个啊?!”张翠咬牙切齿的,眼看着处于爆发边缘了。

    “能分钱。”老太太终于说了出来。

    “分什么钱?”张翠更急了,这什么和什么啊?

    “姓迟的死了,亲属能分钱。”老太太赶紧说道。

    “什么?!”张翠猛地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说道:“姓迟的死了?谁说的?”

    张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双手紧紧的扣着老妈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老太太被晃得都快散架了。

    老头赶紧过来抢救老伴,嘴里紧张的说道:“翠啊,翠啊,有话好好说,快松开,快松开……”

    可惜,张翠已经处于一种癫狂的状态,她瞪着通红的两只眼,紧紧的咬着牙,依然不住的摇晃着老妈的肩膀,从牙缝里不停的挤出低沉的声音:“说啊,说啊……”

    可怜的老太太,已经吓得脸色煞白,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电视机前的小香香被惊动了,转回头看着眼前的三个人,终于害怕的再次大哭起来。

    孩子的哭声终于让张翠醒过神来,她使劲晃了晃脑袋,努力的眨了眨眼,心里终于恢复了清明。

    住在两边的队员再次被惊动了,大家悄悄的出现在走廊里,没有人进屋,之前张翠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她不希望被打扰。

    屋子里,张翠缓过神来,赶紧拉着老妈坐下,接着又起身去哄了哄小香香,然后好言安慰老妈几句,赶紧询问具体的情况。

    老太太惊魂未定,老爷子也紧张不已,从两个老人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张翠终于确认了一个让她几乎要放声大笑的消息。

    迟海涛那个混蛋,终于死了啊!哈哈哈,死得好啊,太便宜这个王八蛋了,他早就该下地狱!!!

    张翠的老妈怎么就知道了迟海涛的消息?其实说起来还是利益。

    迟海涛的两个叔叔通过村里的能人找了专业的律师,一番询问下来,俩人惊喜不已。

    我的天哪,原来真的能申请民事赔偿,弄不好能得到好几十万呐!

    这个王八蛋死得好,死了还给我们留下这么大一笔钱,真是老天爷开眼啊!

    于是两个叔叔立刻去了江城,先去殡仪馆领了迟海涛的遗体,在当地火化后,带着骨灰回到老家,埋进了家族的坟地。

    至于丧事,那是不用大操大办的,家族里几个参与挖坑培土的青壮年一起吃顿饭,坟头上随便烧几张纸也就算了。

    然后就是请律师,大家制定了明确的计划,打算向那个军人和江城市政部门申请民事赔偿。军人的责任很明显,市政部门设置的栅栏有危险性,也逃不掉责任。实施步骤也商量好了,先协商,不行就起诉。

    迟海涛的两个叔叔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发点小财。

    这个消息也在五里八乡传开了,这事村委会都知道,瞒也瞒不住。加上事情太过离奇,于是传播的速度非常快。

    有人感慨生命无常,有人感慨报应不爽,也有人心里觉得羡慕,看这俩老头,眼看着就要发财了,你说咱怎么就遇不上这样发财的好事?

    还真有人发现了商机。

    这人是张翠母亲的舅舅家的儿子,也就是张翠母亲的表哥,住在距离迟家不远的另一个村子。

    其实这种老亲戚,基本上很少有什么往来了。好死不死的,当初张翠毕竟和迟海涛好过一阵子,俩人蜜里调油的时候,双方的亲属也有些人知道。加上迟海涛虽然名声臭但是毕竟也有名声,所以这个表哥是知道的。

    后来张翠和迟海涛闹掰,张翠逃离,迟海涛上天入地找人,这个表哥也是知道的。甚至张翠后来偷偷回来,还带着一个小女孩,表哥也一清二楚。

    这次知道迟家两个老汉落了财运,要分迟海涛的赔偿金,表哥也动了心,一番思量之后,推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小香香是迟海涛的孩子的可能性极大,于是费尽心思找到了张翠的姐姐,拿到了张翠母亲的手机号,联系上了老表姐,说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

    那就是,让小香香去争这份赔偿金,肯定能拿到全部的钱,没必要便宜了别人!

    于是才有了张翠一家晚饭后的精彩剧情。

    ……

    张翠几乎要飘起来了,感觉就像曾经被灌醉过的那种体验,肉身几乎已经消失了,只剩下灵魂在自由自在的飘荡。

    好啊,这个混蛋终于死了!

    担惊受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也随姓迟的埋进了坟墓,在泥土里慢慢的被沤烂,再也不会有冒出地面的机会。

    以后可以昂首挺胸的过日子,可以光明正大的逛街,可以不用带着墨镜口罩,可以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怎么漂亮怎么打扮,想去那里玩就去那里玩。

    恩,还有小香香,也不用整天藏在家里,可以把她打扮成最时尚的小公主,带她去最好的商场,买最好的东西。

    恩,还有父母,他们年纪大了,也应该好好的享享福。老家的房子要彻底翻建一下,逢年过节可以回去住几天,以后也要找机会四处走走。

    还有姐姐一家,以前怕姓迟的顺着她找过来,现在也不用怕了,让她去面馆工作,也让她过上好日子。

    钱也不用省着花了,不需要想着攒钱跑路,不需要什么不备之需,以后只要好好的经营公司,手里的钱会越来越多。

    恩,以后继续好好表现,争取让大东集团继续追加投资……

    张翠一下子愣住了,她终于想到了大东集团,不由得再次浑身战栗起来。

    张翠的父母就像看电视剧一样,看着女儿脸上的表情由惊恐变得惊诧,然后变得惊喜,接着是一脸的幸福模样,怎么现在又浑身哆嗦起来?

    老太太试探着问道:“那个,翠啊,小香香到底是不是……”

    “是个屁!”张翠立刻烦了,大声说道:“他那样的人渣,怎么能有这么可爱的孩子?”

    “那她是谁的?”老太太有点锲而不舍的意思。

    “我的!我的!她是我的!”张翠再次开始了低吼。

    “爸妈,我警告你们,姓迟的虽然死了,但是他的事情我们一点也不能沾,懂不懂?否则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你们告诉那个表舅,香香是我……”

    张翠停来下来,朝着小香香的方向看了几眼,再次放低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捡来的。”

    老太太当然不信,香香和女儿的眉眼很像,怎么可能是捡来的?

    “姓迟的死了,是天大的好事。我可以发毒誓,香香绝对和姓迟的没有一点点关系。你们一定不要往上凑,否则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消停了。”

    听见女儿说得这么严重,两位老人终于算是死了心。老太太当着张翠的面给表哥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还顺势痛骂了迟海涛一通,说他前几年害惨了女儿,死得太便宜了。

    所以你看,每个人都是出色的演员,关键是看是否需要表演。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