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阻止一场祸事
    迟海涛的案子陷入了僵局。

    首先,这个由迟海涛盗窃引发的死亡案件,事情太过于诡异。先是迟海涛实施了盗窃,而且数额巨大。之后他一路狂奔,在彭勇凌空一脚和手提箱羁绊的双重作用下,倒向隔离护栏,最后因为脑部缺血缺氧而死。法医的尸检结果证实了死因,但是死亡的责任怎么划分,成了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

    其次,死者迟海涛实施盗窃在先,军人彭勇见义勇为于后,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死亡,怎么着都是一个彰显军人优良传统和素质的主旋律故事。但是现在小偷死了,问题就变得敏感而且复杂,怎么界定军人在小偷死亡中的责任,怎么梳理见义勇为和致人死亡的关系,成了关系情理法三方面的难题;

    第三,由于彭勇的现役军人身份,彭勇的问题需要交由军队保卫部门侦办,一旦确定刑责,需要军事检察院提起公诉,由军事法院负责审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地方公安机关就可以不管了,实际上,在侦办中,地方公安机关需要协助军方的工作,而且在很多关键环节,需要提供证据支持和责任认定。也就是说,本来是公安机关的事情,现在又进来一个军队保卫部门,牵扯的面更广了;

    最后,这件事情引发了民众和媒体的高度关注。“护栏咬人”“军人”“小偷”这样敏感的字眼所串联起来的敏感事件,已经让对于这个案子的讨论进行的如火如荼,各种舆论层出不穷,所以案件的责任认定工作,事实上已经处在了透明地带,需要小心谨慎、全力应对。

    案件不大,却成立了一个专案组,没办法,需要和军方的同志一起侦办,不得不成立一个小组。

    专案组经过数次讨论,又集体观摩了无数遍事发路口的现场录像,最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那个掉地弹起,继而把迟海涛绊倒的箱子。

    以这个箱子为焦点,结合现场其他情况、常规情理分析、彭勇的口供和尸检结果,专案组梳理出了一个思路。

    那就是,箱子从迟海涛手里掉落和彭勇飞起一脚,共同造成了迟海涛的摔倒直至死亡。那么,箱子掉落和彭勇飞起的一脚,究竟谁先谁后?

    从监控画面上,这两个动作是同时进行的,但是这样不行,必须有个先后顺序,就像运动员冲刺一样,不能马虎。

    在聘请专门人员对视频资料进行了专业分析之后,得出了一个让人欣慰的结论,箱子脱手的时间,早于彭勇踢到迟海涛后背0.5秒。

    事实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作为小偷,在被即将被人追上之前,迟海涛打算放弃箱子逃跑,而彭勇为了防备小偷在经过路口时遭遇车辆撞击,决定先把小偷踢到。于是,箱子先掉下来,接着彭勇踢上小偷的后背,然后小偷被跳起的箱子绊倒,往右前方摔倒,之后死亡。

    这里面,有两个不可以在法律文书中表述、但是可以存在于小组讨论中的假设。

    一是,假设小偷没有扔掉箱子,那么他摔倒的方向应该是正前方,就不会导致脖子被护栏卡住而死亡。

    二是,假设彭勇并没有飞起一脚,小偷被自己扔下的箱子绊倒并且致死的可能性依然非常大。

    法律不允许假设,但是假设往往可以佐证事实,这就像数学上的反证法,还是很有积极意义的。

    事实清楚了,小偷确实死于箱子绊脚和军人踢到的双重作用,而这两种作用,箱子是主要因素,军人是辅助因素。

    也就是说,军人是有责任的,但是责任并不大,这是普通人的理解。

    对于彭勇来说,最后的情况则是,虽然他的责任并不大,但是他确实是有责任的。

    再小的责任也是责任,彭勇知道,自己完了!必须要为自己的热血付出代价了,哪怕一开始的出发点有多么正义多么崇高,都必须承担责任。

    军装必须脱了,转业没有可能,退伍同样无望,只剩下了被开除军籍一条路。而且,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最后,还需要对死者做出民事赔偿。

    彭勇可以接受民事赔偿,死者虽然是小偷,但罪不至死,适当赔偿是应该的;

    他甚至也愿意接受牢狱之灾,错了就是错了,出发点再高尚也是错了,大老爷们,咱输得起;

    但是彭勇实在无法接受开除军籍这样的处罚,对一个优秀的士官来说,这是无边无际的耻辱。责任退兵,这个耻辱的标签会伴着自己的余生,让自己再也抬不起头来。

    ……

    江城市局方面对于迟海涛的案子算是结了。

    彭勇自有军方处理,曾经追逐迟海涛的被盗者及同伴没有责任,这个烫手的山芋,终于算是冷了。媒体和公众对于公布的调查结果基本满意,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剩下的问题就是迟海涛的后事,让大家吃惊的是,虽然已经查到了迟海涛的身份信息,并且通知了当地村委会,却一直没人来认领迟海涛的尸体。

    太没人情味了吧?就算他是个小偷,就算资料显示他曾经坐过牢,但是你们这些亲友,不能不管他的后事吧?

    一番讨论之后,大家决定派人去迟海涛的老家了解一下情况,尽快把案件彻底了解。这可是媒体曾经普遍关注的案子,别再出了什么幺蛾子,引发媒体新一轮围观。

    于是,在一个阳光昏暗冷风阵阵的下午,两个干警抵达了桑洛市桑东县东城镇长麻村,找到了村里的干部,询问为什么没人去认领迟海涛的尸首。

    村干部一脸无奈的说,迟海涛只有两个叔叔,他两个叔叔听说侄子死了,高兴得不要不要的,其中一个叔叔还放了一挂鞭炮庆祝了一下。

    呃……

    两个干警傻了眼,看来这个死者对亲属的伤害很大啊!

    不管怎么着,既然来了,就沟通一下吧。

    两个中年人被领进了村委会,干警介绍了案情和结案情况,最后再次提出了让亲属料理迟海涛后事的要求。

    迟海涛的二叔说:不用料理,你们把他烧了,随便找了地方扔了就行;

    三叔说:太便宜他了,死得这么轻巧,他应该吃枪子。

    奶奶的,这没法谈了,两个干警一真郁闷。

    我们要是能自行处理,还用千里迢迢来找你们吗?

    你们这两个傻缺,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死了的混蛋,给你们留下一笔财富呢!

    有心不告诉这俩家伙,干警觉得老这么悬着也不是事;有心告诉他们,这心里怎么就这么憋屈呢!

    还是说吧,迟早你们都会想到这一层,或者会有人想明白了,来指点你们。

    于是,一个干警慢腾腾的说道:“迟海涛是意外死亡,划分了责任,其实他的亲属能领到一笔赔偿金,你们要是不要我们回去就结案了。”

    什么?赔偿金?

    两个叔叔大感意外,这个混蛋死就死了,竟然还能带来一笔钱?我的天哪,死得好啊!

    一阵错愕之后,俩人赶紧出言询问:能赔多少啊?怎么赔啊?去哪里领钱啊?态度那叫一个热情。

    两个干警达到了目的,扔下一句“找个律师问问吧”,然后就离开了。

    钱啊,还真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相信这两个叔叔很快立刻就会行动起来了。

    世事无常,谁能想到,迟海涛的死,最大的受益者竟然是一直痛恨他的两个叔叔。

    ……

    郭天德接到了中间人的汇报,得知了案子了结的消息,这让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稳下来。

    终于算是过去了,只要没有人刻意追寻,这个案子也就这样了。

    郭天德支付了最后一笔款项,然后乐呵呵的告诉中间人:哥们,听说你最近在搬家?

    中间人心里就是一哆嗦,赶紧诚恳表示:一切都过去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脑子一团浆糊了。

    郭天德桀桀一笑,爽朗的表示:生命是一场苦旅,忘记是一味良药。

    ……

    情况汇报到了穆东这里,穆老板沉思一阵,缓缓问道:“张翠最近怎么样?”

    卢英杰答道:“规规矩矩,刻苦训练,学习认真,队列已经走得像模像样了。”

    穆东道:“差不多了,队列什么的别练了,教她点防身术吧。”

    卢英杰道:“根据金小玉反应,她曾经表示要练练驾驶技术,能不能安排?”

    “当然可以,这都是小事,你们看着安排就行。”

    卢英杰撇撇嘴,心说,张翠的事情没有小事,谁敢轻易做决定?

    ……

    卢英杰刚离开,穆东接到了大姑的电话。

    大姑先说了大东酒店最近的经营情况:餐饮火爆,住宿冷清,整体不错;

    接着她又介绍了王绍强正在筹备的手机店的情况:进展顺利,装修进行中,预计下个月开业。

    穆东有些疑惑,这些东西我都知道啊,没必要重复吧?

    他赶紧问道:“大姑,是不是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你放心,我来搞定。”

    穆虹一顿,只好无奈的说道:“小东,我最近在你三叔的店门口好像看到秦慧玲了,虽然只看到一个背影,我觉得八成是她,你说她会不会再惹什么麻烦?”

    嗨!草木皆兵了吧?

    穆东无奈的说道:“大姑,就算真是她,我们也不能干涉什么,去哪里是人家的自由。放心吧,三叔和三婶最近好着呢。”

    穆虹想想也是,说道:“我可能有点敏感了,算了,不说她了。”

    ……

    后来,穆东曾经无比后悔没有重视这个电话,如果当时稍微能调查一下,或许就能阻止一场祸事。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