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赶紧滚回来
    穆东猜的没错,确实是观光航线的审批出了问题。

    10月中旬直升机首航结束后,大东通用航空就向民航管理局申请了观光航线,按照姜小亮之前的说法,三个月之内,肯定能顺利批复下来。

    想不到的是,今天刚一上班,姜*长就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对方歉意的说,现在对于民企申请固定航线有新的论调,需要暂缓审批,大东通航公司的申请被暂时驳回了。

    “穆东,我也是刚注意到,这一期的《时政消息》发出了一篇评论,题目是《通航产业不应沦为富人的玩物》,恐怕是意有所指。”

    说着,姜*长递过来一份报纸,指着其中一篇文章,表情凝重。

    穆东接过来,浏览一番,无奈的说道:“看来是有人看我不顺眼了。我最近确实使用了几次直升机,看来有人想挑刺。”

    “我琢磨了一下,这件事不会悬而不决,申请观光航线,很多景区已经有成功的先例,而且有相应的审批制度,不是有人想挡就能挡得住的。你放心,这件事我一管到底,肯定帮你解决,只是时间上不敢保证。”姜小亮的声音很浑厚,向一口钟在嗡嗡响。

    很显然,他生气了,一方大佬的面子,不是那么好驳的。

    既然姜*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穆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连连感谢,告辞离开。

    *长发了脾气,再次揽下了这件事,现在只能等了。向刘家求助是不可能的,那相当于打*长的脸呢。

    等吧,不管是不是等得起,都得等。

    穆东再一次为各种冗长繁复的审批事项感到头疼了。大东集团现在最缺的是什么?不是钱,而是时间!

    穆东恨不得明天揖让泉城中心大厦矗立在城市的天际线,也恨不得后天就让大东半导体投产,但是不行,需要时间。而太多的时间,就是浪费在审批环节上了。

    回到公司,穆东立刻招来唐米亚,让她关注通航公司和富豪使用直升机相关的舆情,并且做好预案,积极应对。

    本来还想和郭天德也说说,不过老郭好像去江城执行任务去了,据说是迟海涛跑到那里去了。

    正琢磨着郭天德呢,结果这个家伙来电话了,他说了一个让穆老板勃然大怒的消息。

    迟海涛死了。

    ……

    时间回溯到半个小时之前。

    迟海涛提着箱子一路奔跑,眼看就要跑到路口了。

    他已经听到了后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里有些焦急,算了,箱子不要了!

    想到这里,迟海涛一松手,箱子脱手而出,开始掉落……

    与此同时,他的后腰处传来重重的一击,这让瞬间往前扑去……

    重击来自后面的军人飞出的一脚,眼看路口将近,军人急了。路口情况复杂,车辆较多,万一嫌疑人不要命的飞跑,撞上汽车什么的,徒增伤害。所以,他陡然再次加速,飞起一脚,想在嫌疑人到达路口之前,把他踢倒在地。

    迟海涛身子往前扑倒的时候,他手里的手提箱也落到了地上,然后一个反弹,跳了一下,一下子别在了他的两脚之间。

    于是,本来往前扑去的迟海涛,右腿突然一曲,身子一歪,改变了运行轨迹,一下子往右前方扑去。

    眼前仿佛有什么障碍物扑面而来,迟海涛大骇,双手胡乱的扭动几下,想去支撑身体。

    可惜来不及了。

    时间变得非常缓慢,迟海涛能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也看清了眼前一点点接近的障碍物,那是路边大约三四十公分高的护栏,用来隔离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他心里竟然有些庆幸,恩,应该没事,这个东西很矮,也不怎么结实,顶端都是圆弧状,没什么尖刺,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确实没什么直接的伤害,甚至都没觉得疼,只觉得脖子那里变得不舒服。迟海涛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可是,脖子那里的感觉越来越不舒服,呼吸变得困难,脑子也变得发懵,眼前的景物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好像有人在喊什么,在拍打自己的肩膀。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了……

    后面追赶的军人傻了眼。

    他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男人往前扑倒,然后又被箱子绊了脚,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往路边的护栏扑去,然后就脖子一下子卡在了护栏的夹缝里。

    他赶紧跑上去,仔细一看,护栏好像和男人的脖子差不多宽,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过,他怎么一动不动?倒下去之后连挣扎都没有?

    他拍着男人的肩膀喊道:“喂,你没事吧?能听见吗?”

    可惜,男人依然悄无声息。

    军人急了,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打算把男人的脖子从护栏上拽下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男人的脖子和护栏的夹缝结合得非常紧密,根本拽不下来。随着拽动,矮小的护栏几乎要离地了,男人的脖子依然紧紧的卡在里面。

    军人赶紧使劲掰扯护栏,想努力把夹缝扩张一下,后面跑上来的两个人也赶紧过来帮忙。可惜,看似矮小孱弱的护栏,在此刻却变得异常结实,毫不变形。

    军人立刻脱下自己的军装,三下两下撕成几片,然后拧成绳状,缠绕在护栏的空格间,又找来一根木棍,开始搅动。

    这个办法终于奏效,夹缝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慢慢变宽,终于可以把男人的脖子轻轻的托起来了。

    在众人的协助下,军人把男人的身体放平,检查了呼吸和心跳,很可惜,都没有了。但他不想放弃,立刻开始做心肺复苏。

    按压胸口,人工呼吸,按压胸口,人工呼吸……

    如此反复,终无起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救护车呼啸而来,医生一番检查之后,宣布男子已经死亡。

    警察也很快赶来,一众相关人员被请到了警局,迟海涛的尸体也被运走了。

    军人望天长叹,自己这身军装,算是穿到头了!

    案情并不复杂,某公司职员殷小琴携带皮箱乘坐公交车,下车后被一男子盗窃。因为箱内有现金10万元和几件贵重衣物,所以殷小琴提前通知了男友黄明来接站。

    发现皮箱被盗后,殷小琴和黄明以及黄明的朋友狄士超奋起追赶,同时,探亲回家的某部队士官彭勇路遇此事,也协助追加盗贼,不料发生意外,导致实施盗窃的男子死亡。

    路口的摄像头可以完整重现盗贼的死亡过程。

    皮箱以及内部财物可以确认贵殷小琴所有。倒是有警察问到了为什么带着这么多钱坐公交车,殷小琴的回答除了自己的车辆不能正常发动和打不上车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更让人信服,因为和影楼约好了,今天要去交钱拍婚纱照,下午还打算去买首饰和家具家电,俩人准备结婚。

    殷小琴还同时说明了为什么是现金而不是携带银行卡,是因为这10万是之前男友一家给出的彩礼,意义特殊,所以一直没舍得去银行存,这次打算拿出来顺便花掉。

    殷小琴、黄明和狄士超做完笔录就获准离开了,这件事他们的干系并不大。

    麻烦的是军人彭勇,他被暂时留置了。怎么处理,需要多方协商解决。

    ……

    迟海涛出事不久,卢英杰和郭天德就得到了汇报,这让他俩大为意外而且隐隐有些害怕,这事闹大了!

    殷小琴、黄明和狄士超并不是安保队的队员,而是郭天德委托朋友在当地找的人。朋友值得信赖,不会乱说什么,但是这三个知道完整计划的人,在出现意外情况之后会不会依然守口如瓶,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另外,有几个安保队员参与了行动,他们没参与追击迟海涛,但是参与了迟滞迟海涛的同伴,比如那个骑自行车撞人的和那个伸腿绊人的,还有乱倒垃圾的,都是大东集团的安保队员。以前的目的是让迟海涛去坐牢,这些人经过了乔装打扮,倒也不害怕有心人追查。但是现在迟海涛死了,这些人如果在什么不知名的摄像头下留下了影像,始终是个麻烦。

    好吧,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事,可以一点点解决。而且这都是最坏的打算,不一定会发生。

    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给大老板穆东交待?他可是明确指示过,绝对不能触碰红线。

    现在迟海涛死了,虽然死于意外,而且死于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军人脚下,但是老板会相信这套说辞吗?这听起来太离奇了,老板会不会认为那个军人也是提前安排好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必须及时向老板汇报,容不得任何拖延。

    所以,郭天德很快给穆东打了电话,汇报了当前的情况。这让站在一边的卢英杰感到,老郭这人很有担当。

    俩人一起出来执行任务,现在出事了,老郭主动给大老板汇报,这是需要一些豪气的。

    穆东先是大惊,接着就愤怒的问道:“郭天德,你必须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意外,还是你们刻意安排的?”

    郭天德无奈,沉声说道:“穆总,我以我的人格和军人的血性起誓,这绝对是一个意外,我的本意不是这样的,我一直牢记着您的指示,绝不触碰红线。”

    郭天德的誓言起到了效果,穆老板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擦干净屁股,赶紧滚回来!”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