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不知所措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林景天就早早起床。昨天晚上他就从医院回来了,现在就等着大师上门。

    林景天向妹妹提出了去接大师,高接远送才有诚意嘛。

    林晓媛摆手拒绝了:大师生性淡泊,不喜欢这一套,要不是看大哥穆东的面子,这点小事人家根本不想沾手。

    得,有派头,林景天信了,老老实实在家里等着。

    当然不能干等,院里屋里得打扫一下,衣服得穿的正式一点,皮鞋也得擦擦,老婆也得打扮打扮,幸亏孩子上学去了,否则孩子也得捯饬。

    本来林景天还想定一桌席面,不过后来没敢定,不知道这个大师是不是吃斋,万一弄反了,人家不高兴,那可就麻烦了。

    恩,等大师忙乎完了,去县城或者市里招待大师,林景天暗想。

    8点钟,林晓媛抱着小穆毅来了,一看哥嫂捯饬得光鲜明亮,不由的笑出了声。

    林景天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说道:“晓媛,你得严肃点,这事不能马虎。”

    林晓媛好歹捂住了,正色道:“没问题,我严肃点。”

    ……

    9点钟,一辆悍马h6嚣张的停在了门口,轰鸣声不但引出了林景天等人,左邻右舍都闻声出来了。

    车辆熄火,车门打开,副驾驶先下来一个小伙子,他麻利的打开了后排的车门,悍马h6内部气派的陈设展露了一角,让看到的人发出一声低呼。

    接着,一双黄色的罗汉鞋从后排探过来,一个相貌堂堂的大和尚,弯腰下了车,站在大家面前。

    只见他头顶明亮,戒疤隐隐,方面大耳,气定神闲,两眼炯炯有神,顾盼生姿。身上是一件黄色的长袍僧衣,外披一件大红色的金缕袈裟,金钩玉佩,宝气俨然。脖子里,是一串长长的挂珠,一直垂到腰部以下,手里还拿着一串小巧的执珠。

    大和尚站在那里,不喜不悲的眼神一直盯着正前方的林景天观看。

    林景天不由得矮了一截,眼前的大师,绝对是有道行的。看人家这面相,尊严法相;看人家这装扮,大气磅礴;看人家这眼神,明亮睿智;看人家这气质,超然独立。

    时间仿佛停止了,周围一片静寂。

    郭天德在车上没下来,他心里不由感叹,阚春来这小子绝了,装什么像什么,真是个人才。

    不过这小子确实用心了,连夜剃了光头不说,身上的衣服和配饰也是咨询了专业人员,专门在万佛山下一间小店里租来的,租金不菲。

    良久,大和尚开口道:“进去说吧,外面不得清静。”

    声音浑厚,语气平静,仿佛这里是他的主场。

    恩,就是他的主场,他已经主导了气场。

    大和尚进了院子,站住,盯着正前方的堂屋打量一阵,叹了口气说道:“正房尚有离魂,偏房说话吧。”

    林景天只觉得耳边滚滚天雷轰然而过,头发几乎竖起来了。

    束河县周边为什么比较重视35天的五七坟?就是因为,按照民间说法,老人故去之后,离魂是一直住在家里正房的,一直到五七坟当天,才会被家人引导着去另一个世界。

    大和尚来之前,林景天不知道人家是不是忌讳,所以小心的收拾了正房,打扫了院子,他甚至把臂上绣着“孝”字的黑纱都藏在了里面,而且叮嘱老婆和妹妹同样办理。

    “不要紧张,来之前穆先生关照过了,你们家最近不太平。”大和尚倒是主动说了出来。

    恩?

    这个落差太大了。以为你是未卜先知,结果却是早知实情,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林景天突然起了一丝疑惑,你什么都知道了,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新奇的东西吧,如果你真是来糊弄我的,我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众人进了西屋落座,林景天赶紧把堂屋的茶具取过来,就要泡茶。

    大和尚摆摆手:“算了,白水吧。”

    行,那就白水,林景天依言而行。

    大和尚环顾了一下屋子,平静的说道:“其他人退去吧,我和林施主单独聊。”

    林晓媛无所谓,她知道剧本,不过她依然为这个和尚的表演叫好,真的太像了!

    林景天媳妇期期艾艾的,望向男人,看到后者点了点头,连忙和林晓媛一起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大和尚和林景天。

    大和尚端起茶杯,慢腾腾的喝完一杯,缓缓放下,开口说道:“穆先生说令尊离世,你因此心神不宁,是吗?”

    林景天点点头:“家父糊涂,选择了一条决然之路,我和舍妹都很难过。”

    大和尚面色沉静,心里却翻腾开了。我靠,这个林景天不简单啊,说话竟然也能文绉绉的,本来还以为他就是一个迷信的农民呢,弄了半天,这是一个有点水平的农民。

    不行,原来的计划不能用了,必须更换剧本。

    “人各有命,因果循环,令尊的事情,和他早年恣意放纵有关,也和他勘不破轮回之道有关,倒也无需介怀。”大和尚淡淡说道。

    林景天开始撇嘴了,心说,如果你只有这两下,那你就是妹妹请来骗我的。

    嘴上说道:“大师高见,林某谢过了。”

    大和尚微微一笑:“我受穆先生委托而来,自然会尽心尽力,帮着林施主排忧解难,这样吧,请面南而坐,我帮你观一下运势。”

    林景天道:“有劳大师。”说完,面向正南端坐。

    大和尚起身移步,站在林景天对面看了几秒钟,忽然笑道:“好一条狗命!”

    我的天哪!林景天再次被天雷劈了,脑子里一下子开了锅。

    狗命!

    我的命可不就是上次用家里的小花狗换来的吗?

    这这这……这真能看得出来?

    等到林景天醒悟过来的时候,眼前却没了大和尚的踪影,他有些害怕,左右观看一番,屋里没有。赶紧起身跑出去,院里也没有,只有媳妇和妹妹站在院子里。他慌慌张张跑出去,门口的悍马车也不见了,只剩下一些看热闹的人群,兴致勃勃的看着自己,眼神就像看动物园里的猴子。

    他赶紧返回院子,急声问道:“大师呢?怎么走了?是不是生气了?”

    “他没和你说啊?”林晓媛疑惑的问道,这真不是装的。

    “没有啊,我发了个楞,他就不见了。”说着,林景天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轻微的哆嗦了一下。

    “他爸,大师说了,白天阳气太重,傍晚他再来,看一下家宅和祖坟。”林景天媳妇赶紧说道。

    看祖坟,晚上去?

    林景天又是一哆嗦。

    自从上次的黑白无常事件之后,别说晚上,白天他都不敢路过那里,逢年过节上坟都是一大帮人一起去,壮胆。

    现在大师竟然要去那里看看,看来,他确实看出门道了。

    林景天又惊又喜又怕,不知所措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