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可叹可惜可悲
    林晓媛昨天一天不在家,穆毅这个小家伙只好用奶粉充饥,昨天晚上林晓媛着急忙慌的赶回泉城,小家伙立刻开了腔,哇哇直哭。

    即使林晓媛祭出了大杀器,用香喷喷的**安抚,小家伙依然没有停止哭泣,他喝几口,停下来盯着林晓媛哭几声,然后再去喝几口。

    看着小家伙乌溜溜的大眼和邹巴巴的小脸,林晓媛心疼的掉了眼泪。

    想想远方病重的老爹,看看怀里吃奶的孩子,林晓媛脑海里突然就蹦出了那句话——上有老下有小。

    唉,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小啊!

    小家伙哭闹了很久,一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林晓媛疲惫至极,脑袋沾上枕头,也很快睡着了。

    ……

    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在清晨显得格外清晰,林晓媛一跃而起,赶紧抓起了电话,屏幕上是大哥的名字,这让她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晓媛,老爸丢了,他夜里从医院跑出去了……”林景天带着哭腔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咚!林晓媛的手机掉在了地板上,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穆大国也被吵醒了,他赶紧捡起电话,和林景天沟通几句,也立刻呆住了。

    小家伙也被吵醒了,哇哇大哭起来。

    ……

    半小时后,穆大国和林晓媛驱车奔赴机场,准备搭乘湾流g550返回鲁南。

    其实他俩都知道,湾流g550的飞行成本非常高,所以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张口,偶尔蹭着坐几次,已经很知足了。比如昨天,他们俩就是驾车往返。

    但是现在不一样,到了不得不张口的地步,老人竟然失踪了,出了医院之后就下落不明,这是要出大事了。

    所以,穆大国硬着头皮给大哥穆东打了电话,除了借公务机,还请求大哥帮着和鲁南方面打个招呼,尽快寻找岳父的下落。

    穆东当即表示,立刻联系张市长,寻求帮助。

    同时,穆东告诉大国,我和你们一起回去。

    穆大国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很多,大哥同去的话,当地应该更重视这件事,尽快找到岳父的几率就更大了。

    客观的说,寻找一个失踪老人,穆老板在与不在,对结果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他即使打出一个电话,张市长依然会全力以赴的让相关部门查找。

    但是穆东的想法不一样,这个时候,身份啊地位啊什么的都要放在一边,穆家的宗族概念,才是紧急时刻的第一要务。

    你的事就是家族的大事,家族的大事就是每一个人的大事,这才是穆老板出面的最关键原因。

    ……

    接到穆东的电话,张振义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开始布置。很快,市局的天网系统启动,开始顺着林荣祥出了医院之后的行动轨迹,一路延伸追查。

    张振义很快赶到市局,紧盯着调查结果的同时,继续安排警察、城管、环卫甚至街道办事处各种相关系统,寻找目击者,配合监控系统筛查。

    一张紧密的大网,徐徐展开了。

    早上七点,湾流g550顺利起飞,20分钟后到达鲁南机场,大东商贸派出的奔驰s600和考斯特中巴已经等候多时,众人上车,立刻赶往医院。

    去医院是最无奈的选择,要不,能去哪里呢?毕竟老人是从医院出去的,万一他回来了呢?

    车辆刚刚启动,穆东就接到了张振义的电话,他静静的听着,偶尔嗯一声,心里好生无奈。

    张市长说,林老头找到了,可惜情况有点不妙,应该是已经死了。

    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找到他的是警务人员,他们判断老人已经死亡,但是还没有经过医务人员的确认,所以,现在正在把老人送往医院,看看有没有抢救的价值。

    挂了电话,穆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里非常不适滋味。

    看了看后面跟着的考斯特中巴,穆东心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刚才林晓媛坚持去医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在医院真的能等到她的父亲,遗憾的是,等来的是一具躯壳。

    穆东知道,张市长所谓的抢救,只是一个不得不走的程序罢了,人,应该是没了。警务人员的判断不会有什么偏差的。

    怎么就不能和病魔抗争一下呢?就算多活几个月,就算多活一天,活着总比死了要好。

    同样是面临绝症,三舅由不知情到逐步知情,最后积极治疗,挺了过来。郝老师则一直知情,在国内治疗效果不佳的时候,他依然乐观向上,积极配合治疗。而这个林老爷子,竟然选择了这么一条决绝的路,把还本来还可以拥有的时光,无情的掐断了、碾碎了、扬弃了。

    可叹,可惜,可悲,甚至可恨啊!

    你的儿女家人,怎么面对你的死亡啊!

    想想林晓媛那个一根筋的,穆东觉得,林老头真是一点也不省心。

    这个老头,是怎么掐断生命的?

    ……

    车辆在医院停车场停下,穆东立刻下了车,迎向林晓媛。

    林晓媛预感到了什么,紧张的浑身战栗,面色苍白,嘴唇哆嗦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穆东面色沉重,缓缓的说道:“晓媛,已经找到林叔了,正在抢救。”

    林晓媛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去,老爸虽然病重,但是表面上依然和常人无异,怎么还需要抢救?他怎么了?

    穆大国一把抱住了媳妇,低声说道:“晓媛,没事,没事,我们进去看看。”

    对啊,进去看看,还在抢救,肯定没事的,说不定老爸只是突然昏迷了,就像前两天那样。

    林晓媛身上突然又充满了力量,她一下子直起身,快步往大楼里冲去,把穆大国都带的一个趔趄。

    林晓媛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先是去了老爸的单间病房,然后又去了护士站,最后又回到一楼,找打了抢救室,然后见到了蹲在门前一脸呆滞的林景天。

    “爸呢?哥,爸呢?爸怎么样了?”林晓媛急声问道。

    林景天一下子醒悟过来,他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哭着说道:“晓媛,咱爸没了,他走了,走了……”

    林晓媛一下子愣住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穆大国这次没能赶上媳妇的脚步,她实在跑的太快太疯了,他在几步之外,眼睁睁的看着晓媛萎靡下去,摔倒在走廊里,心里又惊又痛。

    ……

    10分钟后,经过简单的抢救,还在沉睡的林晓媛被送入病房。此后,张振义带领警方和医院方面的领导,向穆东、穆大国和林景天通报了初步的调查结果。

    林荣祥老人是凌晨一点从病房出来的,之后出了医院大门,顺着街道一路向东,走到颖河岸边的一个小公园,直到一个小时之前被人发现。

    被发现时,老人躺在公园小树林的一条长凳上,衣着完好,神情平静,已经没有生命体征,送到医院检查后,已经不具备抢救条件,医生宣布死亡。

    初步检查,老人身上没有外伤,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一个空药瓶,标签上是一种常用安眠药。另外,在他的衣兜里发现了一张纸片,写有遗言。

    遗言写在一个撕开的药盒内面,内容为:我走了,不治兵了,太早罪了,把我和你妈埋在一快,后事要热闹。

    ……

    这份字迹歪歪扭扭、错别字连篇的遗言,被交给了林景天,他当场哭得神志不清,拿头直撞桌子。

    穆大国也在一边泪水横流,不知道说什么好。

    警察只好向穆东提出了两个问题。

    第一,请家属尽快确认,纸片上是不是老人的笔迹;

    第二,请家属决定,是不是进行尸检,以明确死亡原因。

    穆东的答复是,等家属情绪平静,我们再进行答复。

    ……

    林晓媛一直到了中午才醒,醒了之后就一直哭,很快就哭哑了嗓子,穆大国搂着媳妇,眼泪也止不住。

    林景天也哭,懊恼的哭,后悔的哭,一边哭着一边自责。

    林景天媳妇和孩子也赶来了,也是一通哭。

    幸福的家庭是类似的,最近一年多,林景天家里老老小小,劲往一块使,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家人之间的感情日渐浓郁,活着的人,谁也无法承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穆东根本劝不了,最后出来制止了众人哭泣的,是林家本家的长辈。

    “都别哭了!商量一下,怎么发送你爹,光让他在那里躺着吗?”

    ……

    下午两点,林景天向警方做出了答复。

    第一,认可纸片山是父亲的笔迹。

    第二,不安排尸检,不让老人受二茬罪。

    林景天同时指出,最近半年,父亲有睡前服用安眠药的习惯,并且经常在村卫生室购买,如果需要的话,警方可以取证。

    下午三点,林荣祥的遗体从医院运回老家,林景天家的宅院已经收拾一空,村里专门忙白事的村民悉数到场,大家忙忙碌碌的准备各色物品,准备按照林老头的遗愿,风风光光的大办丧礼。

    林景天和林晓媛已经丧失了理智,打算把给老爹治病的10万块钱,全部用到丧礼上,这让村里的执事吃惊不小。

    这兄妹两个,疯了吧?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