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头皮发麻
    家委会到底是选出来了,先选出了10名委员,接着从委员中选出了一名主任和两名副主任,然后,当选的每个人都进行了就职演说。

    得,刚才吹过的那些牛逼,立刻就要想办法兑现了。所以,就职演说就成了怎么实现承诺的计划书。

    好在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都有明确的目的,所以,每个人的计划都可圈可点,这不,答应近期就到位的赞助款就达到了200万。

    就职演说之后,穆东站到了演讲台,作为家委会的顾问,他的亮相才是最闪耀的,他说什么才是大家最关心的。

    富贵日久,气场渐成,穆老板微笑着往台下扫了一圈,整个会场立刻鸦雀无声。

    “对于出任家委会顾问这件事,其实我心里是非常忐忑的。我的孩子才两岁,打酱油估计都有些费力,而在座的绝大部分人,孩子都能造酱油了。”穆老板慢条斯理的开了口,引发一阵笑声和掌声。

    “作为大东集团的董事长,我非常在意大东国际学校的建设和发展,也非常在意家长们对学校有什么建议和意见,所以,我决定勉为其难,加入家委会,和大家一起把家委会的工作搞好,进而推进整个大东国际学校的逐步完善和进步。”

    “在座的都是人中龙凤,大家之所以愿意投入巨资把孩子送到这里来,肯定是对教育的力量有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对优质的教育资源有着清醒的认识,这一点不用我多说,大东国际学校肯定会用先进的教育理念和科学的教育方法,把孩子们教育好。我今天想说说的是,家长乃至家庭,在教育过程中应该起到什么作用,这才是家委会存在的意义和使命。”

    “教育不仅仅是学习功课,还有情感和素质;不是家长花了大钱把孩子送到这里就万事大吉了,还有爱和远方。我大胆猜测一些,有一些孩子是不怎么和家长沟通的,即使偶尔有沟通,也是家长问孩子回答,而且有时候答非所问。”

    台下又起了一阵笑声,看来,穆老板猜的很对。

    “所以,家委会要做的,就是组织家长们,用科学的教育理念,积极的处理好和孩子的关系,让家庭的温馨气氛和良好的沟通机制,促进孩子们的成长和进步。”

    ……

    穆老板洋洋洒洒讲了大约10分钟,在阐述了家委会的重要性之后,最后表示,家委会可以衍生一个职能,建立一个家长之间的沟通机制,让家委会不但为孩子们服务,也为众多的家长服务。

    得,这个建议引发的掌声最热烈,大家可不就是奔着这个来的吗?

    ……

    返回市区的路上,穆东随意的问方健东:“已经开学两周了,健楠表现怎么样?”

    方健东边开车边说道:“东哥,健楠懂事多了,周末回家也不睡懒觉了,主动帮着家里干活,一有时间就看书学习,非常积极主动。”

    穆东笑道:“小丫头是瞄上奖学金了吧?这样也好,有压力才有动力。健东,我提醒你,大东国际学校的毕业生,很多人的都是要出国留学的,小丫头只要有这个志向,你必须全力支持,知道吗?”

    方健东一愣,随即立刻稳住心神,好好开车,心里却已经乱了。

    对啊,后面很有可能还要出国留学呢,万里长征,才刚刚迈开步子啊。

    方健东不由得有些苦笑。

    ……

    林老头这几天很不舒服。

    挂上药水之后,腹部的疼痛倒是缓解了很多,但是全身冰凉,感觉就像浸在冰水里一样。还有就是,身上的这些电线啊管子啊什么的,虽然是松松散散的,但是好像却比绳索都结实,自己连翻身都不敢翻,一天到晚直挺挺的躺着,浑身难受。

    还有那个该死的氧气,只要一吸上,脑子就晕乎乎的,直想睡觉。但是林老头真的不想睡,他心里有一种恐惧,觉得自己很可能被睡眠吞噬,再也醒不过来。所以这几天,夜里他也大多睁大着眼不睡。实在困得不行睡着了,醒来之后就长长的松一口气。

    儿子照顾得倒是很好,买来了尿壶便盆,连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可是林老头却觉得,最后一个可以下床活动的借口都失去了。

    期间和儿子数次说起出院,无果;

    和儿子商量停了药水,无果;

    要求自己下床上厕所,依然无果;

    忍无可忍之际,中午的时候,林老头发了火,他大声叫骂着,伸手要扯身上的电线和管子。

    林景天吓坏了,赶紧按了床头的呼叫器。

    医生匆匆赶来,问明情况之后,颇感为难。

    按照病人当下的情况,最好是一直卧床,如果自行上厕所的话,首先那个持续注射的止痛泵就不好解决。

    一番琢磨之后,考虑到病人的情绪变化会带来不利影响,医生决定,尊重林老头的选择,撤去止痛泵,保留日常定时注射项目,那台监控身体各项生理指数的仪器也暂时撤掉。

    医生的想法很朴素,既然老爷子还能折腾,就让他多折腾折腾吧,等到过一段时间,他下不了床的时候,这些设备再上不迟。

    医生撤下设备走了,林景天心里好生无奈,觉得自己的老爹真是太能作了。

    林老头却傻了眼,心里凉了一片!

    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偶尔活动一下就行,你们怎么把所有的东西都撤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我的病非常严重,治和不治,根本就区别不大,是吧?

    想到这里,林老头觉得,身上更冷了,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脑子里也感觉白茫茫一片,仿佛耳朵也开始轰鸣起来……

    他昏过去了。

    刚刚离开的医生立刻回来,一番检查之后,发现病人的各项生理指标依然正常,只是处于昏睡状态,考虑到病人的身体情况,不宜使用刺激性手段让其清醒,最好就是任其自然。

    至于那些设备,依然不上吧。万一老爷子醒了看着生气,情绪激动,反而更加不美。

    第二天一早,林老头从昏睡中醒来,长长的松了口气。

    唉,又熬过了一天。

    努力的转头看了看,床头空荡荡的,那套设备依然不在,心里就凉了半截,完了,我都昏过去了,都没上设备,看我真是没治了。

    一边的另一张床上,林景天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这让林老头心里五味杂陈。

    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儿子现在懂事了,知道孝顺了,我却要完蛋了,真不是滋味啊。

    林老头稍稍起身,打算往后靠一下坐起来,身下的病床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一下子把林景天吵醒了。

    林景天立刻起床,惊喜的说道:“爸,你醒了?”

    说完这句,林景天突然想起医生的嘱托,不要大惊小怪,要用日常的态度对待病人,否则对方会多想。

    他赶紧微笑着问道:“爸,你早饭想吃啥?我去买。”

    林老头盯着儿子的脸看了一会,慢吞吞的说道:“韭菜馅的饺子,能买到不?”

    林景天立刻道:“能啊,你等着,我马上去。”

    刚想离开,却突然顿住了,老爸自己在屋里,行不行?要不就等护工来了我再去买?

    摸出手机看了看,现在才早上6点,护工还要两个小时才到,老爸不能饿着。恩,关照一下护士,让她们帮着留意一下,我快去快回。

    再说了,前几天偶尔也是老爸自己在病房里,没什么事。

    于是林景天装着忘了拿钱,在柜子里翻腾几下,离开了病房,去护士站说了几句,一溜烟的跑了。

    看到儿子离开,林老头苦笑两下,慢慢的翻身下床,去卫生间方便。

    唉,治吧,活一天算一天,儿女都孝顺,真舍不得死。

    林老头住的是一个双人病房,这是院方特意安排的。

    不是没有单人病房,之所以安排了一个双人病房,一是因为这个病房便宜,只交一个床位费就行;二是院方说了,另一张床尽量不安排人,这样陪床的家属可以好好休息。

    院方只知道这个病人是王振东教授的关系,并不知道后面还站着大富豪穆东,考虑到病人的气质和衣着都比较普通,典型的老农民,他们觉得,这个安排非常合适,又省钱又实惠。

    王振东也认同这个安排,没有说什么。病人是穆东堂弟的岳父,这个安排并不差。

    至于林景天和林晓媛,当然也对这个安排很满意。他俩都看见了,很多病区里,走廊里都住着人呢。

    进了卫生间,林老头看着坐便器有些发呆。

    这是得,坐着?

    蹲了一辈子,还真不大习惯呢。

    林老头好歹扭捏着挨着坐便器坐了,酝酿便意,外面的病房里,却突然喧闹起来,好像进来了一些人,还有轮子在地面滚动的声音。

    病房的安排林老头知道,儿子曾经介绍过,言语间有些自豪,说这都是妹妹和妹夫的面子。

    听外面的情况,是安排了新病人了。

    看来,女儿女婿的面子还是不够大,这不,还是安排了人。

    林老头小心的解决完卫生问题,慢慢腾腾的出了卫生间,打眼往另一张病床望去,立刻目瞪口呆,头皮发麻。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