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你给我等着
    深夜,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把酣睡中的穆老板吵醒了。

    是那部保密手机,打来电话的是王大江。

    “穆总,刚才孙梅从美国打来电话,王总的车队在华尔街附近遭遇枪击。”

    穆东吓了一跳,立刻问道:“王忻澜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没有,车队有两辆车,枪手袭击了前车,王总乘坐的后车迅速离开了现场,没和枪手发生任何接触。”王大江说道。

    ……

    穆东看了看时间,夜里零点一刻,现在纽约应该是夏时制中午12点一刻,他立刻给王忻澜打了电话。

    “忻澜,没什么事吧?”穆东关切的问道。

    “穆哥,孙梅和你说的吧?我本来打算等你那边上午的时候再向你汇报。”王忻澜的声音有些疲惫。

    “你应该第一时间和我说,现在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真有你的。”穆东埋怨道。

    “穆哥,实在没顾上,惊魂未定一两个小时,瞎琢磨半天,刚才警方又来询问情况,刚喘口气。”王忻澜说道。

    “怎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老美的治安也太差了。”

    “最近不太平,华尔街这边每天都有示威人群,乱糟糟的。”

    恩?

    穆东一下子愣住了,华尔街,示威活动?

    记忆中沉淀的一些信息再次被搅动,穆老板突然想起来了。

    对啊,有个什么行动,叫“占领华尔街”啊!

    “忻澜,你立刻回国,现在马上让公务机申请航线,同时,马上向领事馆求助,让他们派人送你去机场,放弃黑盒子公司的保护。”穆东迅速下了命令。他听王忻澜说起过,她和领事馆的彭领事和夫人关系不错。

    王忻澜大吃一惊,赶紧问道:“穆哥,你怀疑这件事和黑盒子有关?”

    穆东正色道:“这不是怀疑,这是掐断一切可能性。忻澜,手头的一切工作全部放下,立刻回国。”

    “可是,你交待的那些工作,我还没有做完。”

    “你汇报的进度我每天都看,当前主要的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核心工作可以暂停,非核心的工作,让乔治继续完成。”穆东的语气很坚决。

    “好吧,穆哥,我现在联系彭领事,尽快动身。”王忻澜顺水推舟答应下来。事实上,她心里依然没有彻底平静,尽快回国,也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期盼。

    还是国内好啊,最起码大街上的治安要好了太多太多。

    ……

    得知王忻澜遭遇枪击,彭领事吃惊不小,他马上答应了王忻澜的请求,派出武官前往王忻澜的住所,护送她赶往机场。

    这个时候,有钱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

    因为有钱,住所里的绝大部分东西都可以放弃,不需要收拾沉重的行李,不需要打包各种物品,王忻澜只携带了一个小小的皮箱,就淡定的出发了。

    倒是孙梅有些脸红,她大大小小带了七八个皮箱,都是给国内的亲朋带的礼物。好在之前就知道近期可能回国,皮箱都已经收拾好。

    ……

    纽约时间下午5点,王忻澜乘坐的湾流g550腾空而起,直飞国内。她终于静下心来,长长松了口气。她给穆东打了电话,然后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接着沉沉的睡着了。

    同一时间,黑盒子公司知道了艾莉娜女士离开的消息,负责保护她的小组成员立刻傻了眼。

    很明显,他们已经不被信任了,连去机场这么重要的事情,艾莉娜都没有让他们护送。

    这算怎么回事?我们这是被枪击事件影响了吗?

    这真是太遗憾了。

    王忻澜如果在现场,或许会告诉他们,在古老的东方,有一个贴切的成语,可以形容他们当下的处境。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

    9月16日,北京时间下午6点,王忻澜乘坐的公务机在京城降落,当双脚踏在机场坚实的地面的时候,王忻澜差点掉了眼泪。

    作为常年在国外工作生活的中国人,曾经频繁的离开和到达这片土地,但是只有在经历一些特别的事情之后,才会真正感受到这片土地的踏实和温暖。

    机组需要休整,然后申请飞赴泉城的航线,王忻澜和孙梅一起,来到航站楼,办理入境手续,打算吃点东西。

    手续很快办完,俩人溜溜达达出了通道,一下子愣住了。

    通道外面,穆东带着七八个人站在那里,有人举着写有“欢迎忻澜回国”的牌子,有人抱着大束的鲜花。王忻澜还看到,大哥王振东也满脸笑意的站在穆东身边。

    看到王忻澜和孙梅出来,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

    王忻澜终于没有止住眼泪,她任由泪水洒落,往前踏出几步,接过大哥递过来的鲜花,随后递给孙梅,然后一把抱住大哥,小声的哭起来。

    欢迎的人群变的尴尬,这是怎么个情况?

    王振东低声在妹妹耳边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别哭了,把妆哭花了。”

    这话太管用了,王忻澜一下子抬起头,就想往卫生间跑。

    还没来得及迈步呢,突然想起来,起飞前就卸了妆,脸上根本没化妆!

    她狠狠的瞪了哥哥一眼,挥拳在对方胸口连续捶打几下,嘴里嗔道:“让你骗我!”

    穆东在一边清咳一声,笑着说道:“忻澜,这里还站着一大活人呢。”

    王忻澜翻了翻眼,身子横向一挪,没好气的说道:“你和我哥一样的待遇,行了吧?”

    说着,张开双臂,抱住了穆东。

    恩?穆老板反而紧张的手足无措,满脸苦笑,无奈的伸手在王忻澜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嘴里说道:“忻澜辛苦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半小时后,穆东带来的那架湾流g550飞赴泉城,而王忻澜带来的那架,则暂时滞留在京城机场,继续办理后续的手续。

    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穆东和王忻澜有说有笑从贵宾通道登机的时候,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带着口罩的年轻男子盯着穆东看了好大一会,直到穆老板的背影在通道尽头消失。

    年轻人摘下口罩,喃喃自语:“姓穆的,我回来了,你给我等着。”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