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 特别闹心
    不出林晓媛所料,银行卡里,正是当初穆大国家里给出的那5万元的彩礼。

    “这个钱我一分没动,本来是打算留着养老的,结果儿子出息了,也懂事了,现在我也用不上了。”

    得,林景天也绷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这一年多来,你们这些孩子把我照顾的很好,我知足了。儿子,这个钱是当初晓媛的彩礼,按照习俗,她出嫁的时候应该给她带上,现在我打算还给她,你没意见吧?”

    林景天胡乱抹了一把眼泪,伸手从老爸手里拿过银行卡,直接塞到晓媛手里,认真的说道:“爸,我没意见。”

    林晓媛眼眶一热,又是新一波的泪水。

    林老头点点头,继续说道:“卡里是5万5千,多出来的那5千,也是当初晓媛给我的零钱,一点点攒起来的,儿子,这5千给你。”

    林景天扑通一声跪下来了,嘴唇哆嗦着说道:“爸,儿子不孝,那几年让你受苦了。”

    林老头摆摆手:“不说这个,浪子回头金不换,你现在很好。儿子、君宝妈、晓媛、大国,我不喜欢医院,我想回家,别让我受这些罪,行不行?”

    此言一出,林晓媛也扑通跪下了。她泪流满脸的说道:“爸,听我们的吧,咱好好治,我们一定能给你治好。”

    另外两人也站不住了,君宝妈和穆大国也缓缓的跪下了。

    林老头长长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你们这不是救我,是害我啊!”

    ……

    半小时后,医生护士们潮水一样涌入病房,给林老头挂上药水,连上氧气,接上监护设备,然后又潮水一样退去。

    林老头躺在病床上,感觉到冰冷的药水慢慢的浸润自己的身体,心里一片悲凉。

    自己,终于和曾经探望的那个老哥一模一样了!

    ……

    病房外,家属们商量出了一个章程。

    第一,治疗费方面,林景天出5万,林晓媛出5万,一共10万,全力以赴救治老爹,即使不能治好,也一定要让他得到全方位的救助和护理。如果10万元不够,俩人再继续追加费用;

    第二,林景天家里的柳编生意暂时由君宝妈负责,这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不能耽误,林景天抽调出来,承担照顾老爹的重任;林晓媛和穆大国的工作比较重要,不宜经常请假,偶尔回来探望即可。

    第三,考虑到护理老爹是一个长期持久的过程,所以,雇佣一名护工,协助进行护理工作,护工的费用由林晓媛承担;

    主动照顾老爹以及不让林晓媛两口子请假,是林景天提出来的,这让林晓媛非常欣慰,所以,她提出了出资雇佣护工的想法,以缓解哥哥的护理压力。

    同时,林晓媛心里暗自打算,如果这10万元不够,以后再出钱的话,自己多出一些,毕竟哥哥的经济实力还是差一些。

    当天下午,林晓媛洒泪离开鲁南,搭乘公务机返回泉城。从这一刻开始,她的心就留在了病房里,时刻牵挂着老爹的病情。

    ……

    晚上,泉城穆家别墅。

    林晓媛强忍悲伤,努力挤出一丝笑意,向大哥穆东表达了谢意,感谢他的一系列安排。

    穆东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好一阵子,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晓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为人儿女的,尽心尽力也就是了。”

    林晓媛又洒下几滴热泪,无奈的说道:“大哥,我知道了。”

    “休息一段时间吧,好好陪陪林叔,你的工作暂时由崔喆代理,别留下什么遗憾。”穆东继续道。

    犹豫片刻,林晓媛还是摇摇头,缓缓说道:“大哥,医生说我爸还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看情况吧,最后那段时间,我请一两个月的假。”

    说道最后,林晓媛哽咽了,泪水怎么也忍不住。穆大国小心的拥着她的肩头,带着她离开了。

    ……

    时光是无情的,你快乐也罢,悲伤也罢,时光一概不搭理,只是坚定的迈着小碎步,一寸一寸的往前赶路。

    美国,纽约。最近的华尔街,特别闹心。

    一些民权组织和民主人士,把国内经济不振、失业率高涨、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原因,归罪于华尔街金融大鳄的贪婪。近期,不论是网上还是纸媒,一片批评之声,有些声音极其尖锐,点名了众多金融机构。

    这些被点名的机构中,甚至包括了美国未来公司,这让王忻澜感到十分愤怒。

    我们合理合法的投资黄金,获取收益,招谁惹谁了?凭什么说我们贪婪?

    再者,最近黄金价格大涨,你们美国人难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如果不是因为货币超发推高了黄金价格,怎么可能出现这条上扬的黄金价格曲线?

    王忻澜想起了去年美国媒体对美国未来公司和自己的密集报道,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泄密者,自己怎么可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搞得现在想出去自由的旅行都困难重重。

    狗屎!

    再怎么生气,该上班还是得上班。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者,王忻澜是非常自律的。

    雪佛兰suburban流畅的在街道上滑行,这是一辆线条硬朗的越野防弹车,和大名鼎鼎的美国总统座驾——卡迪拉克野兽齐名,事实上,美国总统的专用车队里,就装备了一辆雪佛兰suburban。

    从国内带来的保镖孙梅陪着王忻澜坐在后排,开车的是黑盒子安保公司的专业司机,副驾驶是一个嚼着口香糖的保镖。

    雪佛兰前方,是一辆并不惹眼的福特越野车,里面是黑盒子公司的一个小组,他们在前面开道。

    华尔街渐近,车速却越来越慢,保镖的呼叫器响起,副驾驶的家伙应答几声,回身向王忻澜汇报。

    前面有小型的示威活动,道路拥堵,缓慢前进还是掉头返回?

    当然是缓慢前进,王忻澜下达了指令。办公室里还一堆事情等着做呢。

    虽说这一轮的黄金价格在一个月之前就停止了上涨,王忻澜最近也没有操刀进行黄金投资,但是光是处理手头庞大的投资收益,就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事情。

    王忻澜决定,等把这些资金按照穆哥的指示完成分类归置,自己就回国,好好的陪陪父母,带着他们四处转转,享受一下闲暇时光。

    心里正琢磨着,车却突然停了。

    没等王忻澜开口,孙梅立刻用英语问道:“怎么回事?”

    副驾驶上的保镖嘟哝一声,开始对着呼叫器询问。

    呼叫器里突然一阵嘈杂,继而一个声音清晰的传出来:“后退!后退!枪!”

    接着,是一声沉闷的声音,砰!

    黑盒子安保公司很多人都是有战场经历的,或者说,黑盒子公司也承接一些战地任务,所以,后车司机并没有丝毫犹豫。

    他立刻操纵车辆全力往后倒车,还好,后面虽然有几辆车,依然能歪歪扭扭的杀出一条通道。

    全速倒车大约三四十米之后,车辆变得更加稀疏,雪佛兰suburban原地一个甩尾,把车头调整到前方,然后立刻顺着街道一路逆行,在一个路口斜插入右侧正常车道,疾驰而去。

    ……

    半小时后,前车也安全撤回,黑盒子公司的小组负责人讲述了具体情况。

    并不复杂,道路前方的小型示威活动中,突然有人从挎包里掏出了一把大口径手枪,直直的冲向开路的福特越野车,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

    好在福特车也是防弹车型,玻璃上只是出现了一些裂纹,这让抢手愣了很大一会,也就是在这一会当中,后方王忻澜乘坐的雪佛兰suburban迅速离开了现场。

    醒悟过来的抢手,又对着福特车连开数枪,之后立刻混入人群,逃之夭夭。

    福特车上的人并没有还击,也没人下车追赶,这些事情不是保镖应该干的,应该由警察解决,贸然下去追击,才是又傻帽又危险的行为。

    警察来的很快,福特车上的人员亮明身份,讲明情况,甚至还提供了车内摄像头拍下的一段视频,然后就获准离开了。

    王忻澜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内心惶恐不已。

    在这个可以合法持枪的国度,王忻澜已经取得了猎狩证,并且拥有了自己的枪支,就连身边的保镖孙梅,也经常和自己一起,去射击俱乐部过一把打枪的瘾。

    但是遭遇枪击事件,这还真是第一次。虽然新闻里经常播放各地的类似案例,但是只有亲身经历,才明白事故和故事,有着多么鲜明的区别。

    而且,抢手还仅仅是袭击了前车,并没有对后车造成任何威胁。

    在孙梅耐心的安慰下,王忻澜慢慢平静下来,开始琢磨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这个抢手,是随即选择了枪击目标?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如果枪手只是为了泄愤,街道上有很多目标可以袭击,就算身边示威的人群是他的“盟友”而不能下手,但是街道上还有很多在华尔街工作的精英人士,正是上班时间,目标应该很多。

    所以,枪手不是为了胡乱泄愤,而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枪手袭击了前车,而不是接近后车之后再开枪呢?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