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再不相欠了
    穆同庆的车停在穆家门口的时候,方健东就从监控设备中发现了。

    春节的那一场煤气罐风波之后,穆东在老家的别墅里安装了监控设备,一来为了防备,二来为了警示。

    并且,在父母回家参与大蒜投资的这一段时间当中,明面上并没有安排保镖,暗地里是有人悄悄保护的,这是王大江坚持的,穆老板也就答应下来。

    方健东认得穆同庆的车牌,对于后者去而复返,方健东并不敢掉以轻心,有太多的疏忽,是发生在熟人之间的,对此,方健东有清醒的认识。

    这个家伙来干什么呢?

    穆家别墅今天好几个保镖都在,对方应该知道这个情况,犯险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作为同村村民,不回家睡觉,为什么要等在这里呢?

    方健东琢磨半天,放弃了出去询问的想法,一旦打开大门,说不定会惊动老板一家,没必要。

    那就派人盯着吧。

    于是,穆同庆在车上呼呼睡了一夜,安保队的小刘盯着监控设备一夜未眠。

    ……

    早上5点半,穆东准时醒来。

    即使喝的是好酒,脑袋还是有点沉。那些所谓的不上头的好酒,只是广告词里的一种策略罢了。一个人能喝半斤酒,喝上三两,当然不上头,喝上一斤了解一下?

    肖肖和馨儿还在睡,穆东小心的起床,打算出去锻炼。

    出了卧室的门才想起,这是在老家。得,不用锻炼了,这里是农村,不是城市,大清早出去一阵鬼跑,或许会引发什么话题也不一定。

    恩,只在门口的街道上溜达一小会吧。

    穆家的大门一打开,穆进乾、穆化峰和穆同庆三人,立刻就从车上下来了,一溜小跑冲了过来,倒让穆东吓了一跳。

    事实上,穆进乾和穆化峰虽然昨晚没在这里守着,但是在家里睡得也不踏实,天还没亮,俩人就陆续赶来了。

    “小爷,你们这是有事?”穆东客气的问道。心里却说,大清早守在这里,肯定是很重要的事。

    “本来昨晚要和你说的,没想到你喝多了。穆东,你这个酒量不行啊,得练。”穆进乾说道。

    一边的方健东撇撇嘴。也就你们这些老家的人不知道深浅,逮着老板就一个劲的灌酒。其他人敢这么干的,好久没有遇到过了。

    穆东回身进了院子,笑道:“进来说吧。”

    其实心里是有一些不愿意的,乡村或许就是这样,个人的时间和空间,并不怎么被尊重。

    进了院子,穆进乾说道:“同庆,去弄几把凳子,在院子里聊聊就行。”他猜到了还有人没起床,怕吵到别人。

    穆东倒也从善如流,笑道:“也行,院子里空气好。”

    穆同庆和几个保镖一起动手,搬来几个凳子和一个折叠桌,四人围坐,保镖散去。

    穆进乾小声开了口,语气有些神秘,也有些谄媚。

    “穆东,是这么回事,我们三个无意中知道你今年投资大蒜,所以跟风收储了一些,你不会生气吧?”

    恩?

    穆东心里涌起一阵无力感,他哀叹一声,这种类似的生意,以后绝对不能再碰了。这三个人跟风,其他人有没有跟?今天是这三个人,以后会不会有更多人?

    再说了,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看到穆东好几秒钟没有任何表示,穆进乾等三个人有些懵。

    这是……生气了?

    穆同庆硬着头皮开口说道:“小叔,我们也是想着多挣点钱,真的太对不住你了。”

    穆东摆摆手,笑着说道:“看你们说的,大蒜就在那里,谁想投资都行,我生什么气啊?”

    呃……

    穆进乾三个人心里凉了半截。

    就像穆东说的,投资大蒜,谁愿意干谁干,真的没有必要一定要向穆东坦白。如果能闷声发大财,谁也不会傻到平白去欠一份大大的人情。

    但是,把大蒜买进来容易,只要有钱,只要能租到冷库,剩下的就是掏钱。不过要想把大蒜顺利的卖出去,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你知道什么时候卖吗?你知道什么价位卖吗?

    当然不知道,但是穆东很有可能知道。他以前还没如此有钱的时候就知道,现在他成了大老板,更应该掌握常人无法知晓的信息。

    所以,穆进乾三人之所以要向穆东坦白投资大蒜的事情,其实就是想继续跟风,在合适的时候把大蒜合理的销售出去。

    问题来了。

    第一,穆东什么时候卖大蒜?

    第二,他卖大蒜的时候,如果我们不和他保持密切沟通,能不能知道?

    答案是,不知道,不知道。

    因为三个人听说,有一种大蒜出售方式,名叫包库,就是整个冷库的大蒜直接卖掉,根本没有什么运输环节。这样一来,即使大家每天都盯着穆家的那些人,也有可能错失出售大蒜的最好时机,甚至赔钱也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一定要坦白,一定要和穆东形成统一阵线,一定要在关键时刻和他一起出货。

    三人甚至想过,能不能不和穆东沟通这个问题,转而向穆家其他人求助,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如果穆东通过其他途径知道了这个消息,问题可能会变得更糟糕。

    ……

    穆化峰尴尬的清咳一声,小声说道:“那个,穆东,我们当时头脑一热就干了,现在才发现把问题想简单了,这不,还得向你求救。”

    穆老板又是好几秒钟没出声,他心里盘算一阵,喟然长叹一声,缓缓说道:“小爷,化峰叔,同庆,你们也看到了,这次的大蒜投资,我基本没参与,都是几个长辈在弄。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热心,但是也不好拂了长辈的面子,也就由着他们折腾。不过,说实话,今年的大蒜生意,我并不怎么看好。我和他们说过,这次的风险很大,极有可能赔钱。”

    穆进乾赶紧道:“现在已经挣钱了。”

    穆东点点头:“对,现在大家都挣钱了,幅度不大。我也不瞒你们,有些人做了一些分析,觉得还能上涨一些,我也觉得有道理,但是我依然需要重申一下,未来涨到什么程度,会不会突然下跌,都是一个未知数,风险仍然很大。”

    穆进乾咬了咬牙,终于说道:“穆东,你什么时候出手,能不能和我们说一声?我们支付信息费。”

    穆东笑了:“说一声没问题,信息费就算了,又没有外人。”

    穆进乾三个人面面相觑一阵,心里更加不淡定了,最坏的情况,竟然发生了。

    三个人刚才聚在一起的时候,预测了三种情况。

    最好的情况,穆东碍于情面,接受他们跟风炒作的现实,发一通牢骚,然后答应以后帮忙,接受信息费,大家皆大欢喜,以后依然和和美美。

    差一些的情况,穆东拒绝接受现状,一推二百五,什么也不答应。这说明穆东生气了,而且直接表现出来。而生气代表在意,和不相干的人才不会生气。这种情况是暂时的,以后还可以慢慢修复关系。

    最差的,就是穆东嘴上说没问题,然后拒绝接受信息费。这说明他非常生气,非常失望,这一锤子买卖之后,大家就此拉到了。

    这就好像有人去送礼,人家不收,才是最糟糕的情况。

    ……

    10分钟后,三人聚在了穆进乾家里,默默的抽烟,谁也不想说话了。

    看来,穆东确实生气了,不但拒绝了信息费,就连三人提出的直接把手里的大蒜转给他的建议,也淡淡的拒绝了。

    怎么办?

    穆进乾这次投资的钱最多,好一阵子,他吐出几个烟圈,无奈的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乡里乡亲的,慢慢来,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穆化峰和穆同庆心里苦涩。当初三人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们俩是主张向穆东通报的。但是穆进乾不同意,说是万一穆东不同意,白白错过一次投资机会,不如把生米做成熟饭。

    当时考虑到信息是穆进乾提供的,而且穆进乾的投资占了大半,所以俩人也就答应了。现在看来,绝对是败笔了。

    穆进乾辈分高,而且和穆东的联系并不紧密,穆东即使生气,也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

    但是穆化峰和穆同庆不一样,这俩人可是靠着大东快递赚钱呐,现在大老板生了气,以后还有好果子吃吗?

    ……

    上午8点钟,湾流g550返回泉城。飞机上,穆东靠窗而坐,闭目沉思。

    他确实生气了,穆进乾等三人的表现,让穆老板心里非常不爽。

    你们无意中发现了穆家的投资行为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着形成事实进而逼宫,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是我一直太好说话了吗?

    我并不欠穆进乾什么人情,他虽然辈分高,但是辈分并不是为所欲为的理由。

    至于穆化峰和穆同庆,这俩人确实很不错,不但在之前的很多事情上合作很好,而且春节期间的煤气罐事件上,俩人仗义出手,冒着极大的危险帮着稳定了局面,这份恩情,不可谓不大。

    但是我已经报答过你们了,每人一份延期5年、总期限达到了8年的县城快递承包合同,绝对非常有诚意了。

    好吧,这次的大蒜生意,依然让你们赚这份钱,从此以后,我们再不相欠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