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这事是谁干的
    穆大龙回到老家之后,其实一直没联系葛妍。

    他很难接受,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似水柔情的女子,竟然是一个脚踩几条船的妖精。

    当那些过往的恩爱画面在脑海中一一闪现的时候,穆大龙心如刀割。这样一个和自己柔情蜜意的女孩,怎么能用同样的婉转去迎合其他的男人?

    穆大龙甚至想到,这会不会是大哥做的一个局?

    一番思忖之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选择了信任大哥,原因有二。

    第一,大哥没有必要这么做,如果他想拆散自己和葛妍,只需要直接发话就可以;

    第二,即便是大哥确实做了局,这么短的时间,葛妍沦陷在两个男人的攻势之下,品行堪忧。

    两天的时间里,穆大龙把自己封闭起来,他关了手机,想慢慢的让时间来消化残酷的现实,然后再慢慢找机会向葛妍摊牌。

    直到今天中午,他偶然开机,接到了葛妍的电话。

    ……

    葛妍这两天联系不上穆大龙,一开始没当回事。复杂的家庭状况让她的心理年龄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对于穆大龙这个小男生,她觉得完全掌控的住。

    一直到昨天下午,葛妍还是没联系上穆大龙,她觉得出事了。

    一番分析之后,她琢磨出了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自己露出了马脚;一种是穆大龙出了意外。

    她立刻行动,用最快的速度踏上了前往泉城的火车。

    她的想法是,如果是自己露了马脚,需要当面解释一下,力图挽回;如果穆大龙出了意外,自己则可以表达一下关切。

    这个小男生,远远还没到可以收割的时候。

    ……

    中午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机竟然意外的连线了。

    葛妍立刻温柔的询问,电话怎么打不通呀,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呀……

    穆东大龙沉默了很久,终于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分手吧。

    葛妍立刻石化,好大一会才问出——为什么?

    穆大龙犹豫一阵,慢慢说道:“原因我不想说,葛妍,你自己多保重吧,”

    葛妍立刻知道,自己设想的第一种可能性爆发了。

    她用缓慢而悲凉的声音说道:“从我妈逼着我相亲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迟早会有今天的局面,我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大龙,本来以为你出了事,我已经在火车上了,见一面吧,好聚好散。”

    纯情小男生根本就抵挡不了心智成熟女孩的低语,穆大龙答应了,火速赶往泉城。

    俩人在火车站附近肯德基见面,葛妍当面交出了手表、手机和一张银行卡,并言明穆大龙之前给的钱都在卡里。

    穆大龙不收,他觉得,俩人毕竟好过,自己现在也不差这点钱,算作补偿吧。

    俩人你来我往,推辞一阵,葛妍最后说道:“行吧,那我留着做个纪念。最后一个要求,我想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吗?”

    穆大龙摇摇头:“算了,狗窝一样,没什么看头。”

    于是,葛妍上演了哭戏,引得餐厅里众人纷纷侧目。

    穆大龙慌了神,拉着葛妍离开。

    出租车上,穆大龙问为什么想看自己住的地方?

    葛妍的回答是,最后体验一下你的生活环境,留个念想。

    进了房子之后,葛妍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然后就开始边看边哭,然后就开始脱衣服,说要最后再爱一次。

    小男生仅仅犹豫了几秒钟就答应了。

    于是战火上演……

    然后梅开二度……

    然后梅花三弄……

    然后四季发财……

    然后穆大龙吃不消了,沉沉睡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葛妍绑了起来。

    他惊恐莫名,连声询问。

    葛妍哭着说,她不想分手,那些男人都是老妈安排的,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她想和穆大龙过安安稳稳的日子。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干脆我们一起殉情吧,我一会就去开煤气。

    穆大龙为求脱身,当然满口答应。

    然后葛妍就问,你为什么要分手?穆大龙一开始不想说,结果葛妍拿着一个小刀在她自己身上比划来比划去,说要是不知道真相,宁愿去死。

    他只好说,大哥穆东做了调查,发现了一些问题。

    再然后,小男生被迫交待了那些照片。

    葛妍翻看着照片,心里一阵郁闷。这个穆东还真是闲的要命,管的太宽了吧?她拿起小刀,狠狠的在胳膊上剌了一下。

    然后就悲催了,穆大龙直接昏了过去,他晕血。

    葛妍傻了眼,她的剧本不是这样的。

    原本的计划是,用被迫相亲掩盖那些破事,然后通过一些可控的自残,来塑造一个可以为了爱情放弃生命的痴情女形象,争取复合。

    即使实在不能复合,也要引发对方的同情,拿到一笔钱,好聚好散。

    备用的方案是,如果一切不能如愿,报警,告对方强奸,然后争取和解,拿到赔偿金。

    什么?为什么报警说强奸,却是男的被捆起来了?

    我一个弱女子,面对暴力,只能无奈迎合自保,然后趁其昏睡控制他啊。

    什么?以前是男女朋友?

    对啊,但是现在不是了啊!家里给介绍了新男朋友,这次特意带着之前的礼物来分手的,谁想到他兽性大发。

    葛妍相信,这种事情只要舍得脸皮把水搅浑,男人肯定是脱不掉干系的。到时候要么穆大龙去坐牢,要么穆家出钱和解,相信他们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

    万万没想到,穆大龙直接晕了过去,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狗屎啊,你个大男人,竟然还晕血!认识这么久了,我竟然不知道!

    葛妍赶紧取过茶几上的大水杯,往穆大龙脸上撒凉水,可惜,毫无效果。

    更让葛妍害怕的是,突然想起了了敲门声,她吓得失手把水杯打碎了。她下意识的拿起那把小刀,仿佛它能给自己一些力量。

    一会儿的功夫,房门突然开了……

    怎么办怎么办?

    那套强奸的说辞能不能继续用?

    ……

    穆大龙很快被送到了医院,并且很快清醒过来,看着病床前站着的穆东,穆大龙吓得差点没再次晕过去。在穆东的逼问下,他断断续续讲述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看着穆大龙那张充满愧疚的脸,穆东硬生生控制住了扇上几下的念头。

    哎,兄弟,只能算你倒霉吧,你这次遇上的,还真是个极品,一般人怕是都扛不住。

    穆东掏出手机给三叔打了电话,说了大龙在泉城,一切都好之类的话。

    正琢磨着这时怎么收场,是不是要惩罚这个葛妍的时候,穆老板的电话响了。

    是保镖小刘,刚才葛妍被押走的时候,他跟着去了。

    听着听着,穆老板的眉头拧到了一块。

    葛妍最终选择了控告穆大龙强奸,说出了一堆办案人员觉得很荒谬的言辞。她甚至指出,穆东的保镖刺伤了她,胳膊上的伤就是证明。

    这事难办了,男女之事,一念之间,怎么界定还真是不好说,但证据肯定是对男方不利的。

    穆大龙看着穆东神情变冷,心突突直跳,他感觉到了,好像要坏事。

    穆东思忖半天,基本上想明白了,如果葛妍不是铁了心让穆大龙去坐牢,只剩下了和解一条路。

    他缓缓说道:“大龙,现在葛妍指控你强奸,我会派人和她谈,希望你吸取……”

    “哥,我没有!”穆大龙大声喊道。

    穆东生气了,沉声道:“这事你说得清楚吗?放心吧,不会让你有事的。”

    穆大龙高声道:“哥,我能说清楚,我有证据。”

    恩?证据?穆东就是一愣。

    巴拉巴拉巴拉,穆大龙一通诉说。

    ……

    穆老板听完,兜头就是两巴掌:“混蛋啊,这种情况下你竟然还不踩刹车?”

    穆大龙揉着脑袋,委屈的说道:“当时谁还顾得上想这个啊……哎呦,哥哥哥,别打了……哎呦……”

    ……

    穆大龙是幸运的,即使穆东一巴掌一巴掌的扇他的脑袋,他依然感受得到大哥的那份关爱。

    王春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手术一直做到了晚上10点多才完成,两条小腿上的骨头,好歹七拼八凑的组装起来了。

    不过人依然昏迷着,预计要几个小时以后才能醒。

    在这之前,两个肇事的健身教练再次被警方扣留,但是他们坚决否认王春玲作出的“蓄意为之”的指控,一再强调事故的偶然性和突发性。

    王春玲这边,除了曾经听弟弟说过一嗓子,提供不出其他的任何证据,也提供不出任何线索,这让办案的警察很头疼。

    这完全就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家庭妇女在干扰办案嘛,你什么线索有没有,还信誓旦旦诅咒不已,根本就是添乱。

    办案人员对王春玲的印象糟透了。

    疑罪从无,在没有明确的证据指向面前,只能对肇事者进行传唤,连拘留都做不到。

    两个肇事者倒是坦坦荡荡的,他们非常配合警方的工作,说愿意留下来等着伤者苏醒,听听他怎么说。

    第二天一早,王春强醒了,他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就像在火上烤着,**辣的疼。

    一直睡得很浅的王春玲惊喜过望,赶紧叫来了医生。

    一番检查之后,医生向王春强介绍了伤情和手术情况,嘱咐了一通好好休息之类的话,很快离开。

    王春玲赶紧问道:“强子,你赶紧告诉我,这件事是谁干的?”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