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这个胖子搞的鬼
    天色刚刚蒙蒙亮,郭天德他们是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的时候,被几辆武警防爆车逼停的。逼停的位置显然经过了精心测算,前方不远处就是服务区。

    拦车的是一队身着特警作训服的人,还有一些穿警服的警察。郭天德拿眼一扫,就确认这群人身份是真实的。

    面对荷枪实弹的检查,郭天德知道冲关或者抵抗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他迅速给卢英杰发出了一条短信息。

    “我们在鄂省孝城境内被持枪检查,车上有现金111万。”

    来不及多写了,窗外有人已经找来了破窗器,作势要砸。郭天德命令队员,打开车门,放弃抵抗。

    这次南下,郭天德和四个队员并没有开队里拉风的悍马h6,那样太显眼,而是开了一辆存在感很低的帕萨特轿车。郭天德心里快速的盘算了一下,如果不不是遇到例行检查,或许这次是被人盯上了。

    车上只有一箱子现金,经得起检查,需要做的,是给这些现金找个说辞。

    郭天德举着双手下了车,大声说道:“警官,我们只是带钱去粤省买玉器,这不犯法吧?”

    其他三名队员瞬间秒懂了,如果隔离询问,这就是说辞。

    有人大声喊道:“闭嘴,双手抱头,蹲下!”

    好吧,那就蹲下。很快,四个人被清缴了通讯工具,双手被塑料扎带捆住,蹲在一边。郭天德小声嘟哝着:“丧气,白跑了一趟,什么也没买到,还被拷在这里。作为安保队的副队长,我真是太失败了。”

    好吧,这下子前因后果都交待清楚了,并且向其他队员点明,我们的真实身份可以承认。

    所有的车辆立即驶离高速公路,进入了服务区。

    对帕萨特的搜查开始,盛钱的箱子很快被找到,当一捆捆的现金闪现出来的时候,郭天德等四个人的待遇立刻升级。

    塑料扎带换成了手铐,每个人的跟前都占了两名特警,并且四个人被远远分开,单独看管。

    随后,让郭天德感到吃惊的是,对方有几个人开始拆车了。

    是的,拆车。首先是车门上的塑料面板,接着是座椅,然后是仪表台,最后是顶棚。

    对方显然很专业,下手非常利落,车子内部很快被拆的干干净净,宽敞无比。

    从周围人群的表情上看,大家显然很失望,郭天德心里却踏实了许多。他基本上明白了,对方的架势,很显然实在找某些违禁的东西。

    果然,对方接着调来了数条缉毒犬,一番折腾之后,无果而终。

    这特么的太尴尬了吧?

    车肯定是不能再拆了,数条功勋卓着的缉毒犬已经证实,这辆车不可能有问题。所以,只剩下了两个可能性,或者体内藏了违禁品,或者闹了乌龙。

    郭天德四人被带离现场,去了一所医院,一番x光透视之后,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带领行动的领导心凉了半截。

    该死的,你们这帮家伙没事带这么多钱出来干嘛?如果不是这一箱钱,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拆车行动。

    办案是要讲证据的,现在屁证据都没有,怎么办?

    郭天德和三个队员的待遇真正好了起来。手铐摘下,不再束缚。也不用再蹲着了,提供座椅。不过还是有人对他们挨个进行了单独谈话。

    四个人的说辞很一致,大东集团安保队的员工,去粤省采购玉器,无功而返。

    继续详细追问,谁也不愿意多说了。郭天德更是直接说道:“公民有配合传唤的义务,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是你们搞错了,我们会讨个说法。”

    讨个说法?带队的领导嘴里发苦,也不知道追查报警电话的那帮人,查的怎么样了?

    ……

    卢英杰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郭天德发出的短信,他大吃一惊。

    卢副队长当然明白,郭天德说“车上有现金111万”,意味着那些见不得阳光的东西已经出手,危险性少了几分。

    但是卢英杰同时意识到,危险是依然存在的,万一对方是盯了一路呢?

    他不敢怠慢,立刻给穆东打了电话。

    穆东刚刚起床,正准备和方健东几个出去锻炼,听完卢英杰的汇报之后,他心里哀叹,果然是不义之财不可取啊,这么点钱,弄不好就会惹出天大的麻烦。

    略一思忖,穆东吩咐道:“你联系刘芳菲,让她通知集团的律师,你和律师尽快赶过去,同时,通知大东快递当地负责人,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英杰,这件事要慎之又慎,不要轻易表态。你们直接去机场,我会安排公务机。”

    穆东说的很缓慢,语气淡淡的,卢英杰听得出来,老板不高兴了。

    也是,堂堂的大东集团,根本就不差这三瓜俩枣的,弄出这么一档子事,纯属自找麻烦。

    当时获取那批财物的时候,大家想着给关茹一些教训,这才冒险行事,现在看来,是有些失策了。

    唉,贪心不足啊!

    卢英杰挂了电话,立刻驱车往市区赶,然后在路上联系了刘芳菲,商定了律师的事情。

    另一边,穆东依然按惯例出门锻炼,但是心里却无法平静下来。

    穆老板心里琢磨,出手的会是谁呢?他们对郭天德的事情了解多少?

    如果这次是那只老猴子出手,这件事情可就麻烦大了,整个大东集团都将会遭遇空前的舆论危机,之前的名声将一落千丈。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穆东和几个保镖爬到了山顶,六月的清晨,山顶的风比地面大很多,也凉爽很多。

    穆东极目远眺,山风鼓荡起衣衫,他的心绪慢慢变得通透。

    不管是谁在折腾,来吧。该来的挡不住,危机什么的,积极面对就是了。

    ……

    眼看形势变得明朗,郭天德提出了返还手机的要求,理由是需要定时向公司报平安。

    对方马上应允,手机即刻发还。郭天德接过手机,乐呵呵的问道:“你们肯定查过了吧?”

    对方当然不会承认,回答道:“没有没有,这都是封存的,这不塑料袋都没动。”

    郭天德心说,信你才怪!你们要是查到了东西,才不会这么顺利把手机发下来。

    他打开了手机,拨通了卢英杰的电话。

    卢英杰正在机场等着湾流g550起飞,一看是老郭打来的,立刻接了起来,谨慎的问道:“老郭?”

    郭天德乐呵呵的说道:“老卢,我们算是倒霉透了,去粤省帮老板买玉器没买到,还差点被当成毒贩抓起来,还好我们是清白的,对方也算讲道理,这不,基本恢复自由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卢英杰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他心里明白,郭天德是在交待前因后果,立刻问道:“什么玉器?我怎么没听老板说过?我还以为你们去执行任务了呢。”

    郭天德道:“老板单独吩咐的,用的也是他个人的钱。他让买一块红色翡翠,可惜我们一直没遇到合适的。老卢,我们的车让人家拆的七零八落的,你赶紧派人来接我们吧。”

    卢英杰道:“老板已经派了公务机,我和律师正在往那里赶,你们等着吧。”

    挂了电话,卢英杰马上给穆东打了过去,汇报了郭天德的说辞。

    穆东有些好笑,这个老郭脑子确实灵活,用帮我买玉器的说辞混淆视听,倒也能解释得过去。

    既然没事,那公务机就不要去了,律师更是没必要出动,让老郭自己搞定吧,省得他得瑟!

    穆老板猜得对,郭副队长正对着办案人员得瑟呢。

    “我们大老板派公务机来接我们了,还派了律师来,警官,我想我们得好好谈谈,你们弄这么一出,不但耽误了我们的行程,还给我们造成了车辆损失,我们的精神也受到了创伤。我们四个都是退伍老兵,是经历过铁血检验的忠诚战士,你们把我们当成什么了?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们……”

    正滔滔不绝的说呢,电话又响了,一看还是卢英杰打来的,郭天德赶紧接起来。

    马上,他就得瑟不起来了,听说老板撤消了公务机和律师,郭天德知道,老板有些不爽了。

    心里虽然有些无奈,挂了电话之后,郭副队长口气依然强硬。

    “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圆满的交待,同时要赔偿我们的车辆损失和精神损失。我给你说,我们当兵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被人用枪指着头呢。”

    ……

    中午时分,经过了一番唇枪舌战的谈判,郭天德终于和警队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

    第一,警队由于接到了错误的报警信息,执行了这次任务,警队对此深表歉意,诚恳道歉;

    第二,帕萨特轿车只是拆卸了座椅和内饰,现在已经恢复原样,警队额外再赔偿5000元,算作折旧;

    第三,赔偿郭天德等四人每人2000元精神损失费。

    谈判当然是艰难进行的,郭天德的胃口很大,开出的要求也很高,不过警队方面派出了一个笑眯眯的谈判高手,对方也有从军经历,一番军旅情、战友情交流之后,郭天德“非常无奈”的接受了对方的条件。

    好吧,一切都是装的,老郭心里早就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一行人走出警局的时候,一帮子领导在院子里相送。大家都乐呵呵的,好像在送亲朋好友。

    其实大家都清楚,这是打发瘟神呢。

    就在此时,一辆警车开了进来,从上面押下来一个光着膀子的家伙。这个人胖胖的,胸口的刺青格外醒目,郭天德几个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胖子有些心虚,赶紧低下了头。

    和郭天德同行的一个队员突然低声说道:“郭队副,我好想明白了,弄不好就是这个胖子在搞鬼。”

    恩?郭天德赶紧问道:“怎么回事?”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