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安全怎么保证
    陈老师家的房门,却一直没有打开。孙一斌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感觉非常糟糕。

    他觉得,陈老师是故意不开门的,或许,她真的已经向苗方平通风报信了。

    不行,还得再试试,孙一斌也顾不上礼貌了,放弃了门铃,用手拍起了房门。

    房门还是没开,对面的房门却一下子打开了,一个中年女人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别拍了,陈老师不在家。”

    孙一斌忙道:“对不起了大姐,您知道陈老师去哪里了吗?”

    “去医院了!”女人没好气的说道,哐的一声关上了自家的房门。

    得,孙一斌无奈了,等吧。他下了楼,在单元口附近抽起了烟。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直到傍晚6点多,陈老师才骑着一辆全封闭的电动三轮车回来。

    车辆停稳,陈老师快速下车,麻利的打开了后面车门,扶着一个脸色苍白的老头下了车。

    孙一斌赶紧上去帮忙,嘴里客气道:“陈老师,我又来麻烦您了。”

    陈老师点点头,淡淡的说道:“跟我来吧,回家说。”

    老头瘦瘦的,佝偻着腰,不停的喘着粗气,看上去应该是陈老师的老伴。他冲着孙一斌歉意的笑笑,没有说话。

    三人上楼进屋,陈老师小心的把老头安置到卧室,轻轻关上卧室的门,招呼孙一斌在客厅坐下,直接问道:“带着手续来的?”

    孙一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陈老师,我这次是带着实话来的。”

    陈老师一愣,随即笑道:“说说看。”

    孙一斌清了清嗓子,认真说道:“我是退伍军人,现在在大东集团安保队工作。陈老师,您知道大东集团吗?”

    陈老师点点头:“听说过,国内的大公司,我能接触到的,是大东快递,孩子偶尔寄东西回来,有时候用的到。”

    孙一斌心绪稍缓,继续道:“大约一个半月之前,苗方平化名武军豪,在川省巴山市策划了一起诈骗案,他用一箱美元假币,诱骗我们公司的一个年轻股东提供了一笔担保,从川省巴山市工行骗贷1000万元,之后杳无音信。我们通过长时间的追查,才逐步掌握了他的真实信息,然后找到了您。”

    陈老师的脸上一下子起了寒霜,她紧紧抿着嘴唇,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应该是在咬牙。

    屋子里安静下来,隐隐从卧室传来老头的咳嗽声,让气氛显得非常压抑。

    好一会子,陈老师长长叹了口子,无奈的说道:“我就知道,这孩子肯定是出事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他算是彻底毁了。”

    孙一斌赶紧道:“陈老师,我说的句句属实,你可以调查。”

    陈老师点点头:“我会查的。”

    说完,她从身上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凯旋,我是陈老师,帮我查两件事,第一,大东集团安保队,有没有一个叫孙一斌的队员……对……文武斌,尽量拿到他的照片。第二,川省巴山市工行一个半月之前发生了一起和大东集团相关的骗贷案,你问问有没有这事……恩,不用深入的查,我帮朋友问的。”

    挂了电话,陈老师对孙一斌说道:“我给学生打的电话,他是公安系统的,应该可以查到。我最后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是你们来找我,而不是警方?”

    孙一斌道:“陈老师,这件事说起来非常复杂,其实我们和银行方面,一直没有报警。银行不报警是担心他们的声誉和这笔贷款的回收问题,我们不报警是因为用于抵押的股份实际价值远远高于担保金额。最后我们出资1000万从银行赎回了股权确认书,之后我们一直在自行调查这件事。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们希望能在自己的努力下,尽量挽回损失,而通过警方的话,这个过程或许会更长或者干脆什么也追不回来。”

    陈老师认真的说道:“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一旦你们找到了苗方平,你们会动用私刑,逼他把这笔钱交出来,之后再送他去坐牢?”

    孙一斌无奈的说道:“是。”

    陈老师沉默一阵,长叹一口气说道:“你们的做法或许并不合适,但也算事出有因。你回去吧,明天再来。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明天会给你一些交待。”

    孙一斌再次一头雾水的被赶走,心里好生郁闷。

    明天再来?你能给出什么交待?帮我们抓到苗方平吗?

    不大可能吧?

    ……

    凌副厅长今天的心情特别好。

    还是有人罩着好啊,自己的危机这么快就化解了,肯定是老领导出手了。恩,以后还是得多请示多汇报,逢年过节多去探望,这样才能继续进步。

    恩,既然已经没事了,那就得去自己的秘密小屋看看,查看一下那些安全设备,省的出现什么纰漏。

    恩,同时叫上连茗那个小娘皮,此等开心时刻,怎能没有美人助兴?

    凌永章笑眯眯的摸出手机,和连茗敲定了晚上的约会,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小娘皮,看老子晚上怎么消遣你,嘿嘿!

    六月份的白昼极其漫长,凌副厅长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满心期待着晚上的惊喜。他自己也觉得有些纳闷,我这是怎么了?好久都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了,怎么恨不得现在就赶紧去那间小屋肆意享受一番?

    嘿嘿,估计是劫后余生让自己心潮澎湃了吧?凌永章自己给出了答案。

    其实,**的冲动掩盖了凌永章自己心底最真实的那份警觉,让原本心神不定的情绪被汹涌的激情淹没了。

    终于下班了,凌副厅长感觉内心的**已经快要冲破封印了,他觉得自己等不了了,必须马上见到连茗,必须立刻把她结结实实的操练一番,才能平息自己的心火。

    他先给家里打了电话,言明晚上有事,不回家了。

    然后,他再次联系了连茗,让她立刻赶到毓秀园,同时还提醒她,有什么合适的新人的话,不妨带上一个。

    连茗正在美容院拾掇自己,接到电话心里非常诧异。

    凌永章这个老东西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兴致这么旺盛,他可是很久都没提出关于新人的要求了。

    玛德,心急火燎的,我上哪给你找新人去?以前一起耍过的老朋友倒是能联系上一两个,老娘先带上一个应付一下吧。

    连茗赶紧打了电话,和之前的帮手商量好,让后马上离开美容院,开车去接人。

    驾车在路上的时候,连茗心里有点心神不定,总感觉好像要出事一样。

    嗨!可不是要出事嘛!这个老东西哪次不是把人往死了折腾?好在这次有两个人一起,还能彼此分担一下。

    ……

    傍晚6点钟,凌永章自己驾车进入了毓秀园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然后迅速进入了一号楼一单元的电梯。

    在他进入电梯的一刹那,监控室里一个年轻人瞬间睁大了眼睛。我的天哪,这个老家伙竟然真的出现了。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里凌永章的举动,然后掏出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息。

    “那个人来了,正在电梯里。”

    短信很快被接收,看短信的人大吃一惊。按照之前的预计,凌永章很可能晚上来这里,现在天光大亮,这个家伙怎么就来了?

    他赶紧对着身边的几个人下达了指令。

    “赶紧的,大家按照预案准备一下,那个家伙已经来了!”

    ……

    短信息的两端,是从京城秘密赶过来的一个团队。之前的三人调查小组还没离开的时候,这个六人的神秘团队就已经赶到了钟山,双方闭门开了好几个小时的会议之后,原来的三人小组才奔赴苏南,继而返回了京城。

    双方当时的预判是,在散布“秘密调查凌永章”的消息之后,制造一个失败而归的假象。按照正常情况分析,凌永章极有可能去自己的据点查看安全情况,而这正是人赃并获的绝佳机会。

    按照这个思路,新的工作小组做了两件事情。一是派了两个人,以学习监控设备管理的借口,以不要工资还缴纳1000元学费的代价,进入了毓秀园的监控管理体系,目的只有一个,监控一号楼一单元的电梯,等待凌永章出现。

    另外四个人,则在同一个单元找到了一户闲置的房子——901室,四个人住了进去,期待着一旦有情况的话,可以迅速做出反应。

    901和凌永章1101的房子只有两层之隔,这个位置确实非常合适了。

    其实,1102的房子更合适,门对门。可惜那里面住着一大家子人,走漏风声的可能性太大了。

    901的房子是租的,只租了一个月,租金也比较高,租用的名义是暑期旅游。工作小组盘算着,如果一个月之内凌永章不能在1101出现,那守株待兔这件事就只能暂时放弃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昨天晚上原先的调查小组刚返回京城,今天凌副厅长就来了。之前的预判,确实无比精准。

    幸亏今天上午搞定了监控室人员和租房的事情,否则还白白错过了呢。

    恩,现在好了,既然你来了,就没你的好果子吃了。

    不过,众人还是有一丝担忧。那就是,凌永章是依法佩戴枪支的,控制他的时候,安全怎么保证?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