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你不能这么无情
    侯小西他爹得到了一个有些意外的消息,有人在调查苏淮省厅的副厅长凌永章。

    老猴子有些吃惊,很显然,这不单单是针对凌永章,更是在恶心自己。出手的,弄不好就是那个穆东以及刘家。

    他迅速行动起来,一番打探之后,终于确认,三天之前有一个督察小组去了苏南市,而调查组里面的三个人,在飞机落地之后,直接去向不明了。

    恩,或许那三个人就是去了钟山。

    老猴子窝在宽大的办公椅上沉思一阵,还是决定和凌永章沟通一下。他觉得,三天的时间,调查组能取得进展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凌永章这个家伙做事很是挺小心的。

    “永章,最近你的工作怎么样?”侯小西他爹在电话里淡淡的问道。

    “报告首长,我工作努力,一切都好。”凌永章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哦?是吗?领导干部要增强自身的休养,要洁身自好,知道吗?”

    凌永章有些迷糊,这话没头没脑的,什么意思?

    嘴上依然恭敬的说道:“是,首长,我会谨遵教诲,克己奉公。”

    “恩,这样很好。三天前有关单位派了一个督察小组去了苏南,如果到了钟山的话,你们要积极配合工作,知道吗?”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凌永章赶紧道。

    嘟嘟嘟……电话挂了,凌永章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首长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叮嘱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内容。督察小组的工作,也不是首长的职权范围啊?

    再说了,督察小组去了苏南,并没有来钟山,自己想配合也够不着啊。

    还有就是,就算他们来了钟山,我只是一个排名第三的副厅长,上面还有好几个人负责接待工作,我估计也就是列席一下罢了。

    不对!凌永章突然吓了一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首长绝对不是一个闲操心的人,不会无缘无故打来电话,这里面有事。

    首长的意思,不是说督察组有人可能来钟山,而是明确的警告自己,已经有人来了钟山,要自己小心一点。

    凌永章心里烦躁起来,在屋子里踱来踱去,脑子里一片混乱。

    几分钟后,他慢慢冷静下来,坐在办公桌前,取过纸笔,慢慢写字,紧张思考。

    他依次写下三个词,“局势”,“预测”,“应对”。

    当前的局势是,首长发出了警示,从他的信息渠道来说,可信度非常高,可以确认,有人相对自己不利。

    自己最大的问题,一是有点特殊爱好,二是藏了一些钱和东西。特殊爱好是两情相悦,至于那些财物,都是下边人孝敬的,自己也不能不收。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扳倒我了。

    不论是爱好还是财物,自己都精心藏匿了很久了,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房子不在自己名下,监控和红外防护如同天网,财物也隐藏的极其巧妙,被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就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对方掌握了真凭实据,还有一种是,对方妄图找到证据。

    先说第一种。首长说了,督察小组是三天之前派出来的,假设对方手里有真凭实据,这几天的时间足够对自己采取措施了,但是现在却没有,很显然,这个假设不成立。更何况,自己也没有收到红外系统发出的警报,可以间接证明房子没有暴露。

    所以,只能是第二种情况,对方这几天寸功未进,还在寻找证据的阶段。

    好吧,这就是我的预测。

    至于应对,那就更简单了,以不变应万变,最近那个绝密的地方是不能去了,指不定就可能被人盯上,那可就傻了眼,老老实实的上班下班,你们找不到证据,能把我怎么样?

    想清问题,打定主意,凌永章心情好了一些。他用一部保密的手机给几个相好的打了电话,叮嘱大家最近小心一些,不要惹事生分。接着凌副厅长直接离开办公室,下去搞调研去了。

    ……

    凌永章的行踪很快被督察小组的人知道了,大家松了口气。

    其实,正在秘密调查凌永章的消息,是小组的三个人经过了慎重考虑之后,刻意放出来的。

    原因说出来有些好笑。

    当初穆东向刘敬堂提交资料的时候,只有几张照片,其中包括,毓秀园小区的照片、房子的门牌号、室内书架上凌永章的合影照和半身照、监控设备和红外设备,还有就是那两个硕大煤气罐被打开之后,露出来的那些现金的照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是的,没有了,就连那张**大床都没拍进去。

    穆老板的意思,提交的东西尽量少一些,避免暴露太多的野心,引起有关方面的厌恶和敌视。

    甚至,穆老板在被刘敬堂当场批评了几句之后,还有些沾沾自喜,你看,我没把那些录像拿出来,很明智嘛!

    穆老板觉得,只要上级一出手,肯定是摧枯拉朽,立马掀翻凌永章。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凡事都是要讲证据的,而证据必须形成闭环,才能有效。

    基于这些因素,所以,调查小组面对这些照片的时候,是有些挠头的。

    这些照片能证明什么?

    仅仅能证明,有这么一套房子,里面防备严密,有大量现金,还有一些凌永章的照片,仅此而已。

    这些照片既不能证明这是凌永章的房子,也不能证明凌永章来过这个房子。即使有凌永章的照片也不行,粉丝家里还有爱豆的照片呢,能说粉丝的家是爱豆的吗?

    调查组做了一些调查,果然,房子并不在凌永章名下,而是在钟山郊县的一个农民名下。继续调查得知,对方是个残疾人,这辈子都没到过钟山市区,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笔横财。

    调查组又想到了一条思路,调取小区的监控资料,证明凌永章到过这套房子。

    遗憾的是,他们发现,最近小区的监控资料被人动过手脚(郭天德的杰作嘛!),不但缺失了48小时,硬盘区还被覆盖了,连恢复都没有了可能性。

    好吧,那就继续往前查,任何时间,只要能证明凌永章来过,都算证据。

    可惜,事与愿违。这个小区的监控硬盘,刚刚符合规定,仅仅能保存一个月左右的视频资料。而在这些资料中,那套房子的房门从来没有打开过。

    这个结果,在让人失望的同时,还暴露出一个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凌永章光临这套房子的时间间隔极其不确定。要么是很少来,要么是来的时间没有任何规律。

    这就堵死了另外一条路,守株待兔。

    因为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凌永章,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半载?谁也不知道。有些藏匿财物的家伙,两三年不去看看的都遇到过。

    问题是,调查组耗得起吗?

    耗不起!

    根本就不可能遥遥无期的等待一场不可预知的邂逅。不论是人力财力物力都耗不起,并且既有可能走漏风声,从此功亏一篑。

    调查小组的人有些绝望。现在明明知道凌永章有问题,也明明知道房子里有着关键的证物,但是,证据的缺失,让依法进屋搜查都变成了一种奢望,更不用说把证物安放在凌永章头上。

    这是一个级别不算低的大佬啊,没有十足的把握和完美的证据,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几个人闷头开了一晚上的会,一番脑力碰撞之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现在只能这么试一试了。

    于是,“秘密调查凌永章”的消息就这样被散发了出去,大家希望,这个消息能引发一些反应,能让事态朝向他们预期的方向发展。

    其实调查组的人不知道的是,只要能找到提供消息的穆老板,立刻就能拿到丰富的证据,完成证据闭环,给凌永章定罪。

    可惜啊,人世间有多少事情,就是这么阴差阳错的一晃而过的。

    ……

    制造了一系列无谓麻烦的穆老板,则丝毫没有觉察自己的失误。他这会子,正在接待远道赶来的托尼——空中客车的托尼。

    托尼用夸张的语气,向穆老板提出了一个貌似合理的要求——空客计划于本月28日交付a319cj和a319lr,届时将由空客出资,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交付仪式。

    穆东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个意思?大东航空公司成了你们两大航空巨头的战场了吗?我们刚和波音开始谈交付仪式的事情,你就赶来凑热闹,打算让我做恶人吗?

    穆东双手一摊说道:“托尼,我不能接受你的建议,按照之前议定的协议,我记得两架客机的交付时间好像是7月中旬,我们现在还没有办好客运航空公司的运营手续,不能接收飞机。”

    托尼惊呼一声:“噢,我的天哪,亲爱的穆老板,你不能这么无情!”

    穆东浑身起来一层鸡皮疙瘩,他瞪了托尼一眼,淡淡的说道:“托尼,你的中文越来越……”

    又来了,托尼赶紧拦着:“穆老板,求你了,咱聊聊正事。”

    穆东认真的说道:“正事就是,按照约定行事,没得商量。对了托尼,美国未来公司给你们付款了吗?”

    托尼赶紧道:“合同刚刚审批完,估计快了。”

    “哦?是吗?那就是还没付钱了?我警告你,你要是再纠缠这个问题,我将以贵公司提出不符合条款的无理要求为名,终止付款流程。”穆老板满脸坏笑的说道。

    托尼吓了一跳,这个结果,他根本无法承受。

    他赶紧道:“那啥,穆老板,您当我没说。您忙,我先撤了。”

    说完,落荒而逃。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