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这也太年轻了吧?
    时光好像在褒奖这些为共和国战斗过的功臣,94岁的刘远山依然精神矍铄,面色红润,和穆东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变化。

    穆东这次给老英雄带来的是一些绿茶,并且言明这是束河县东部山区生产的绿茶。

    刘远山很高兴,乐呵呵的说道:“小穆,你还别说,那些山区气候很好,倒是适合种茶树,不过天气干旱的时候,浇水有些麻烦。”

    穆东笑道:“不麻烦,附近修了水库,每年汇集的雨水足够浇茶树了。”

    刘远山更高兴了:“不错不错,赶紧的,小王,把那个陶壶拿来,泡茶。”

    穆东心里就是一哆嗦,不是又要喝那种带着泥土味的茶水吧?

    不过等到茶水泡好,清香入喉的时候,穆老板终于明白,这把不起眼的陶壶,算是被老爷子养出来了。

    老英雄的晚饭吃的很早,6点钟,天光依然大亮的时候,就已经开吃了。

    晚饭很清淡,一份清蒸大黄鱼是唯一的荤菜,加上一份凉拌芦笋,一份香菇炒油菜,再加一个蒲菜汤。

    吃饭的只有三个人,老英雄,老夫人和穆东。刘远山怕穆东吃不饱,又让厨房送来了半只烤鸭。

    刘远山照例是饮酒的,虽然只有浅浅的半小杯,他依然喝的有滋有味。

    穆东也喝,不过喝的是茅台,用的是大杯。老英雄一个劲的劝:“年轻人要有朝气,要有酒量,多喝点,多喝点……”

    老太太气不过,快速的吃完,进了里间,保姆和保健医生在不远处盯着刘远山,生怕他偷偷的多喝。

    穆东倒也不拘束,喝了两杯酒,大约半斤的样子,同时自己解决了半只烤鸭,这让刘远山大喜过望,不住口的夸穆东能吃能喝能干事,是个爷们!

    其实穆老板已经吃多了,只是在硬撑罢了。

    7点钟,晚饭结束,穆东立刻告辞。看看天色依然还好,他干脆决定,直奔机场,返回泉城。

    穆老板不知道的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京城某个部门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也在赶赴机场,他们的目的地是苏淮省苏南市,明面上的任务是例行督察。但有极少数人知道,到达苏南之后,他们中的三个人会连夜转场钟山市,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刘敬堂动作非常快,他怕夜长梦多。一旦对方有所觉察,估计一会功夫就能毁灭掉所有的证据,比如弄上一把大火。在个人安危面前,有些人是极其没有底线的。

    这种事情,只要掌握了线索,绝对不能慢慢来,必须快刀斩乱麻。

    湾流g550在泉城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三刻了。穆东一边下飞机一边打开了手机,手机随即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滴滴声,仔细一看,全是程强发来的短信息。

    “东哥,怎么关机了?速回电话!”

    “东哥,我的亲哥,怎么还没开机?”

    “东哥,你看电视了吗?南山拓展基地出事了!”

    “东哥,我快疯了,回电话啊!”

    ……

    穆东心里一惊,赶紧给程强打去了电话。

    “我的天哪,东哥,你怎么关机了?你这样的大老板怎么能关机?我真是服气了,拓展基地出事了!”程强的声音像机关枪一样传出来。

    “怎么了?强子,别着急,慢慢说。”穆东心里以为,是不是程强出了什么歪招,引发了意外,那样的话,自己可就罪过大了。

    “东哥,拓展基地的一个跳楼机出现了意外,把10个人卡在了半空中,都上了电视了。”

    穆东急了:“有没有伤亡?是不是你搞的鬼?”

    程强的声音有些发虚:“电视上说被救人员身体状况良好,情绪稳定。东哥,我现在不敢确定,是不是我搞的鬼?”

    穆东差点气笑了:“强子,咱能不能说人话?”

    程强无奈的说道:“东哥,见面说吧,这事好像有点复杂。”

    穆东没好气的说道:“去家里,我在机场,大约40分钟到家。”

    ……

    程强是吃晚饭的时候知道南山拓展基地出了事的,当时市电视台的晚间新闻播出了这则消息,重点介绍了游乐设备发生故障后,有关方面的及时救援和全方位医疗救助,突出了有关领导的指挥有方和救援人员的行动有力。

    程强当时差点把碗摔倒地上,后来他又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了死狗一样瘫坐在地的肖杰,程胖子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他瞬间想到了肖杰的那个电话,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窍。

    是,我是让你去折腾点事,可是你折腾的也太大了吧?这是差点搭上命还带着多人陪葬的架势啊?为了那点广告版面,咱至于这么敬业吗?

    再说了,你自己折腾了大麻烦,凭什么打电话骂我啊?

    难道,这真的是一场意外?让你不幸赶上了?

    可是,真的就有这么巧吗?

    程强想不通,一遍一遍的给肖杰打电话,对方一直在关机。

    于是他赶紧给穆东打电话,可是穆老板那阵子正在飞机上,也是关机。

    于是,程胖子急得六神无主,蔡娇娇知道一点内幕,也有些抓狂,如果穆东再不回电话,这两口子都打算去蔡国梁家里打听一下事故的具体情况了。

    他俩最担心的是,肖杰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如果说出什么不利的消息,那可就惨大了!

    ……

    穆东赶到家里的时候,程强和蔡娇娇已经等在了客厅里,三人迅速进了书房,肖肖有些吃惊,但也没有多问,更没有跟过去。

    程强焦急的叙述了找肖杰帮忙的事情以及今天的跳楼机事故,重点说了肖杰的那个电话。

    穆东这才明白,程强所说的“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搞的鬼”是什么意思。

    按照前因后果,应该是肖杰出手了,否则他不会和同事去拓展基地,但是如果这是他搞出来的,确实太疯狂了。

    穆东仔细琢磨一阵,最终说道:“我觉得,这件事和肖杰有关,但是要么是他用力过猛,要么是出现了其他意外,才造成了最后的局面。从他给你打电话的情况可以知道,这件事超出了他的控制。同时,既然他还能打电话骂人,那就说明,他还没失去理智,只是需要寻找一些发泄通道。还有就是,如果确实是他的手笔,在相关部门查明之前,他不会乱说的,因为这对他极其不利。”

    穆东的分析让程强和蔡娇娇放心不少,焦急半晚上,终于有了主心骨了。

    穆老板继续说道:“这样吧,打探一下肖杰的住处,我们一起去探望一下。”

    程强看了看手表:“东哥,太晚了吧?”

    穆东笑道:“不去问一下,你今晚睡得好觉吗?”

    ……

    几分钟后,程强就打听到了肖杰家的住址,又过了半个小时,穆东和程强就一起敲响了肖杰家的房门。

    这是一个位于城市东部的高档小区,肖杰家里的条件不错,住的是一栋两层半的联体别墅。

    出来看门的是肖杰的妻子,她以前见过程强,一开门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程胖子,你怎么得罪你肖哥了?他刚才还说,如果是你来了,不让你进来呢。”

    程强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笑呵呵的说道:“嫂子,这个什么破基地是我推荐的,估计肖哥为这事生气呢。”

    女人有点不高兴了:“你可真行,怪不得他说你差点害死他呢!进来吧,好好解释一下。”

    女人不傻,她知道程强背景不俗,后面站着梁市长,埋怨两句没问题,交恶就太不明智了。

    程强点头哈腰的说道:“嫂子,都是我的错,您别生气了。对了这位也是肖哥的朋友,一起来看看。”

    女人对着穆东善意的笑笑,引着两人进了屋。

    方健东本来也想跟进去,被穆东制止了。带着保镖上门探望,那真是太失礼了。

    肖杰正歪在沙发上休息,自从回到家咬着牙写完了一份稿件之后,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带来的酸痛让他浑身就像散了架,提不起一丝力气了。

    看到程胖子陪着小心进来,肖杰很是生气,大声问道:“你个死胖子,你来干嘛?你给我……”

    肖杰一下子卡住了,他无意中看到了了程强旁边一张笑眯眯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抬手揉了揉眼,使劲睁了两下,仔细一看,我的天,果然是穆东!大富豪穆东!

    肖杰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身上的酸痛也顾不上了,立马起身,往前踏出两步,嘴里惊呼道:“穆总!您怎么来了?”

    肖杰的妻子在一边看得胆战心惊的,大声说道:“肖杰,你不要命啦?”说着赶紧跑过来扶住他。

    穆东也赶紧近前一步,出手相扶,嘴里客气道:“肖记者,冒昧登门,多有打扰,见谅!”

    肖杰哈哈大笑:“穆总登门,蓬荜生辉,我这身上一下子都不疼了。”接着他转头对妻子说道:“老婆,这是我经常说起的穆总,大东集团的穆总。”

    女人就是一愣,上下打量了穆东几眼,心说,和报纸上见过的照片不大一样啊,这也太年轻了吧?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