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能不能要点脸?
    当天晚上,王忻澜打来电话,详细汇报了几件事情。

    首先是黄金投资。这一轮黄金价格上涨持续时间之长,让王忻澜这样见过大世面、挣过大钱的投资者也感觉心惊肉跳。对她而言,每天睁开眼睛就看道金价比昨天高了一些,带来的并不是开心,而是深深的恐惧,恐惧于这一轮上涨在什么价位会戛然而止。

    所以,王忻澜根本不敢动用太大的资金,她小心谨慎的控制着投资规模和投资节奏,全力保护已经摘取到的胜利果实。

    饶是如此,5月的下半个月,在伦敦金强力的杠杆作用之下,美国未来公司依然实现了53亿美元的收益,资金总盘达到了857亿。

    其次,是乔治的情况。

    王忻澜指出,乔治是一个成功接受了西方精英教育的人,他有宗教信仰,工作努力,并且能力突出。现在由他带领的投资团队近半个月的收益金是5亿美元,战绩着实不错。

    王忻澜最后说道:“穆哥,我最近真的撑不住了,感觉就像一根弦马上就要绷断了,所以,我请求适度扩大对乔治的投资授权额度,让他继续折腾。我把手头的投资工作暂停一下,换一下脑子,去联络直升飞机和悍马汽车的事情,你看行不行?”

    穆东笑道:“当然行,要不要回国休息一段时间?”

    王忻澜没好气的说道:“资本家,你给我安排了这么多工作,我哪有时间回国?”

    ……

    挂了电话,穆老板心里默默的盘算了一会。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一轮黄金价格上涨结束之后,美国未来公司的资金实力将达到千亿美元以上。如何管理和使用这笔巨额资金,是摆在眼前的一个巨大任务。

    大东半导体无疑可以很好的消化掉大笔的资金,当前已经投入了100亿美元的启动资金,后期投入不会低于200亿美元。

    还可以再拿出来100亿美元,充实留作后路的瑞士银行存款和高盛托管基金。

    剩下的钱,暂时实在是没什么合适的投资了。大东房地产倒是可以打造成一个四处拿地的吞金怪兽,可惜公司成立的时间太短了,如果一下子投入太多的钱,刘大田根本就掌控不了。

    想到这里,穆老板禁不住苦笑起来。嗨,说什么刘大田,自己还不是一样?富贵的时间太短,根本就无力掌控这么多的财富。好不容易弄了个可以花钱的半导体项目,还遇上了这么多波折,想想也够无聊的。

    肖肖正好端着果盘进了书房,看见穆东的表情,柔声道:“怎么了,老公?又遇上困难了?”

    穆东接过果盘,伸手揽过媳妇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喟然长叹道:“唉,是啊,钱太多了,不知道怎么花,愁死我了!”

    肖肖噗嗤一声笑了,没好气的说道:“能不能要点脸?说的好像自己是世界500强似的,再说了,世界500强也不会不缺钱吧?”

    穆东心说,500强?100强估计都差不多了!只是美国未来公司不是公众企业,实力不被外人所知罢了。

    他笑道:“老婆教育的对,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肖肖嘿嘿一笑,双臂环上穆东的脖子,小声说道:“我老公是有梦想的好青年,本宫今天有奖励。”

    穆东乐了,不错嗳,小日子很幸福啊!

    ……

    晚上10点,春风一度的穆老板,兴致勃勃的窝在床上,用手机浏览各大网站和论坛。

    几分钟后,终于有一篇帖子横空出世,隆重登场。

    帖子的题目名为《苏北市局,你们还要不要脸?》,文中写道:

    我叫李文霞,是苏淮省苏北市的农民。我想问问苏北市局,你们还要不要脸?

    去年年底,我老公赵树林无意中接触到了茂林生态这个投资项目,面对高额回报,他经不住诱惑,关停了家里的小木器厂,并借款数十万元,累计投入资金120万元,参与了茂林生态的投资。

    没想到的是,今年3月份,茂林生态崩盘,投资血本无归,全家生活陷入困顿。要不是亲戚朋友帮忙重启了木器厂,全家人眼看就要家破人亡。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木器厂走上了正轨,生活又有了盼头,久违了的笑声又重新回到了我们家的饭桌上。

    可是,幸福再一次被打破。就在前天,5月28日上午,苏北市局以涉嫌传销案的罪名,双双拘捕了我和老公赵树林。

    当天中午,在亲友和律师的全力争取之下,苏北市局在拿不出我参与传销案证据的情况下将我释放,而赵树林虽经律师申诉,但一直在押。

    今天下午,相关部门发布了关于茂林生态案定性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茂林生态案的性质是非法集资案,各级相关机构需要以此为准则办理相关案件。

    消息一出,我欣喜若狂,律师也信心满满,因为我老公赵树林是以涉嫌传销的罪名被拘捕的,现在的情况很明显,罪名不符,应当释放。于是,律师当即赶往苏北市局,提出了释放申请。

    没想到的是,苏北市局竟然以“赵树林投资数额巨大和有发展下线行为”为由,拒绝释放赵树林,继续羁押。

    我想问问,苏北市局,你们还要不要脸?

    法律法规在你们手里是面团吗?想怎么揉搓都可以吗?上级的通知在你们眼里是废纸吗?你们怎么就敢选择无视?

    是,赵树林是投资较大,但是他依然是茂林生态案一个险些家破人亡的受害者。

    是,赵树林曾经为了多拿一点提成,借用了亲友的名义进行投资,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发展下线行为?请问,你们有什么真凭实据吗?有当事人证言吗?有相关单据吗?

    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律师历尽千辛万苦,终于顺利找到了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赵树林的清白。

    本来,在疑罪从无的法理思想之下,我根本不需要拿出这些自证清白的材料,我只需要要求苏北市局出示赵树林有罪的证据即可。

    但是,既然你们选择了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和律师拿出证据打脸了。

    就在刚才,两个孩子哭着找我要爸爸,我无法面对那两双清澈的眼睛,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现在的窘状。难道让我告诉孩子,你爸爸本来是个受害人,现在成了嫌疑犯了吗?

    明天,我将和律师一起,带着证据再次申诉。我想看看,苏北市局,你们这次会怎么说?

    另外,我想喊话苏淮省厅和上级部门,你们知不知道?像赵树林这样被羁押的投资者,在苏北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你们能不能关注一下这件事情,给我们这些无助的人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满意的答复。

    我,李文霞,身份证号……,我实名公布上述内容,保证所有内容真实有据,并承担一切由此可能引发的法律责任。

    ……

    文章在唐米亚的主导下、在水军们的努力下、在围观群众的惊呼声里迅速扩散。大家震惊之余,不免担心,这个女人疯了吗?这么一闹,不但你老公可能出不来,你自己怕是也要折进去了。

    李文霞下午就知道了这次炒作,她看完网上的帖子之后给穆东打来了电话,表达感谢之余,也隐隐表示了担心。

    穆东笑道:“三姐,放心吧,他们不敢怎么样,真要是再把你抓走了,他们更不好收场。你要是担心的话,就带着孩子来泉城休息几天。”

    李文霞赶紧道:“不用不用,我就是随便说说,孩子还要上学,走不开。”

    ……

    穆东预料的没错,苏北市局的方局长接到了网警支队的汇报,瞬间就一个头两个大。

    如果按照方局长的意思,接到部里的文件之后,肯定要把赵树林放了。不但赵树林,之前陪绑抓起来的那些人都放了,省得心烦。

    可惜,省厅专门下达了指示,针对赵树林这样的非法集资案骨干成员,一定要仔细甄别,严格执法。

    得,方局长只好继续羁押,即使律师上门,也只能三言两语打发掉。

    现在看来,麻烦真的来了。

    这个李文霞就是一个家庭妇女,根本不可能有上网实名曝光的勇气和计谋,这后面肯定是那个穆老板在操作。

    虽然她这么做手段激烈,引发了汹涌的舆情,但是她破釜沉舟这么一折腾,苏北市局反而畏首畏尾,根本不敢采取什么措施。

    更何况,人家说的都是实话,经得起检验和推敲。

    这事难办了。

    方局长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拨通了省厅一个领导的电话,小心翼翼的汇报了这个情况。

    领导很不满的说道:“你们可真行,这点小事一直都处理不好。文章我看了,对方不是说有证据吗?那就让他们拿出证据说话。”

    ……

    这位领导的诉求在第二天一上班就得到了满足,黄俊国律师带领的律师团,向苏北市局提交了证明赵顺林个人投资行为的详细材料。

    更狠的是,这份材料一式三份,一份给了苏北市局,一份由专人送到了苏淮省省厅,还有一份直接通过刘敬堂递交到了京城。并且,送到省里和京城的材料,也是一上班就送达了。

    方局长得知这个情况之后,脑袋嗡的一声,他暗叫不好,这次真的折腾的太大了,弄不好,自己会被当成替罪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