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我也试探试探你
    冯娉很是疑惑,怎么回事?自己说出重启分店项目,为什么张翠反而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里,冯娉乐呵呵的问道:“张姐,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忙不过来?不愿意再开新店了?”

    张翠醒悟过来,赶紧收拾心情,摆手说道:“不是不是,之前开店计划停止了,现在突然启动,我有点太高兴了。”

    冯娉心说,信你才怪!嘴上却说道:“之前集团公司业务调整,只是暂时中断,放心,今年我们的投资规模是2000万,只要年底能实现盈利,明年投资会更多,张姐,我的计划可是把店面开到全国各地。”

    2000万?更多投资?全国各地?张翠有些喘不过气了。

    之前你们可没这么说过啊?再说了,张大嫂餐饮公司真的能一步步走到那一天吗?

    张翠早就忘了自己曾经的迟疑和逃避。如果一开始冯娉就说什么2000万投资之类的,她肯定会躲得远远的。

    她使劲的咽了口唾沫,感觉喉头紧得发疼,好歹挤出了自己的声音:“冯……冯总,你没开玩笑吧?”

    冯娉笑道:“张姐,当然不是开玩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这么说吧,如果这一批的9家店全部开张,我们今年的投资就会达到甚至超过2000万。”

    张翠心里盘算起来:2000万,我有三成股份,那就是600万,我的亲娘啊,这不是在做梦吧?不对不对,刚才冯娉还说了,明年投资会更多;还有,之前她还说过,如果第一年盈利,我的股份就会上升到四成半,我竟然能成为千万富翁吗?

    可是,如果我真的这么有钱,那个混蛋会更加不会放过我吧?他只要控制了小香香,我的下半辈子就算是交待了。

    想起了阴险乖戾的迟海涛,张翠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她突然明白,自己越成功,风险越大。因为迟海涛是个根本不在乎未来的疯子,而自己还想和小香香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

    ……

    此刻,面包车已经在一片开阔的水库边停下了,迟海涛开始诉说他和张翠的过往。

    即使知道这三个男子极其不利,即使已经面临生死考验,迟海涛依然不可能和盘托出自己和张翠的全部事情。

    他努力装出一副害怕和诚恳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叙述着往事,很多时间节点和事情发生的地点他供述的非常准确,但是事情的内容却和事实大相径庭。

    三个男子当然不会完全相信,不停的恐吓并且偶尔还打几下,但是迟海涛已经敏感的发现了,在一些关键的内容上,对方一无所知,恐吓只是恐吓而已。

    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在迟海涛的叙述中,他是1995年在外地打工遇到了老乡张翠,俩人当时都单身,很快走到一起,不过一直没有正式结婚。后来俩人感情破裂,张翠去了香港打工,结果不到半年就回来了,说工作太累了,俩人又走到了一起。

    迟海涛承认,自己后来染上了独瘾,一直靠张翠养活,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经常打她,所以她后来离开了,并且一直躲着自己,而自己确实想再和她一起,让她养着自己。

    至于小香香,迟海涛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因为当时张翠从香港回来就怀孕了,他一直怀疑是张翠从香港带来的种,想去做亲子鉴定,然后手里一直不宽裕,直到张翠离开也没去做。

    挟持迟海涛的当然是卢英杰和两个队员,开车的队员是阚春来,动手教育迟海涛的是当初和卢英杰一起加入安保队的孟长浩。

    现在,三人像挤牙膏一样,只从迟海涛嘴里挤出了这些东西,三人有些失望。

    三个人都明白,这些内容绝对不是全部,对方说出来的东西也不可能全部都对,如果只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事情,张翠不可能一有风吹草动就惊慌不已。

    但是,信息的不对称让三人无计可施。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总不能真的搞死这个迟海涛,没得脏了自己的手,惹来一身骚。

    三人决定最后试一次。

    他们声称迟海涛隐瞒了太多事情并且说了谎,然后把迟海涛再次塞进车里,卢英杰和孟长浩死死的按住他,阚春来发动车辆往,面包车直直的往水库冲去。

    迟海涛吓得魂飞魄散,我靠,不是来真的吧?

    他赶紧大声喊道:“我说!我说!我还有话说。”

    车辆戛然而止,四个人都松了口气。卢英杰他们也紧张,这辆破面包是花钱租来的道具,车辆性能实在不敢恭维,万一刹车不给力,出点事可就麻烦了。

    卢英杰和孟长浩松开了手,迟海涛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大口的喘气。孟长浩一巴掌汇过来,嘴里骂道:“苟日的,别装死,赶紧说,我们的耐心有限。”

    迟海涛赶紧坐正,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曾经威胁……张翠,说要……说要卖掉……香香。”

    玛德,卢英杰三个人都怒了,齐齐出手,劈头盖脸一阵打,迟海涛使劲抱着头,发出阵阵哀嚎。

    几分钟后,三人停手,孟长浩阴森森的问道:“还有吗?你有没有逼着张翠去干什么她不愿意的事?”

    迟海涛浑身哆嗦,心里也哆嗦。

    什么意思?你们知道了什么吗?

    他心一横,还是打算撒谎,他觉得,此刻即使是谎言,对方也可能会相信。

    他磕磕巴巴的说道:“没,没有。我挺喜欢张翠的,她就是怕我卖了孩子,才躲着我的。”

    孟长浩作势又要打,迟海涛眼泪都下来了:“大哥,我说的都是实话,毫无保留了。”

    这话卢英杰三人不信,但是已经无法在问下去了。这个迟海涛,也打得也骂得,但是既不能打成重伤也不能要了性命,只能暂时这样了。

    一直没开口的卢英杰最后说道:“姓迟的,现在张翠处于我们的保护之下,只要你有一点点轻举妄动,我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把你消灭掉。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在看守所待着,以后也别再请假了。等你出来之后,我们会根据你的表现,决定怎么对待你。对了,我们在里面有人,在上面也有人,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视线之内,所以,你不用想着逃跑,你也跑不掉。明白吗?”

    迟海涛连连点头:“大哥,我明白,我明白,我再也不敢去惹张翠了。”

    卢英杰呵呵笑道:“没事,想惹的话试试也行,万一我们只是吓唬你呢。”

    迟海涛赶紧道:“大哥,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卢英杰道:“行吧,我们最近也忙,没工夫陪你玩,一会还把你送回看守所,啧啧,你这脸上不怎么好看啊,青一块紫一块的,要是有人问起来,你怎么回答啊?”

    迟海涛赶紧道:“大哥,我这是走路不小心摔的。”

    卢英杰扬手就是一巴掌,嘴里喝道:“放屁,走路能摔得这么严重吗?”

    迟海涛心思急转,马上回答道:“大哥,是从楼梯上摔下去的,楼梯。”

    卢英杰很满意,说道:“啧啧,楼梯挺高的吧?真可怜。”

    迟海涛道:“是啊,楼梯挺高的。大哥,我还会给他们说,因为摔伤了,所以提前回来了。”

    卢英杰心里直叹气。苟日的,你倒是懂事。问题是你越是懂事,你的那些话才越不可信,真特娘的头疼。

    ……

    张翠的办公室里,谈话也接近了尾声。

    从最初的惊慌失措中醒悟过来之后,张翠很快平静了心绪,一板一眼的和冯娉商量起新开店面的计划。她已经想好了,只要自己一天还没有跑掉,戏就要演下去,还得尽量演好。

    再说了,如果能柳暗花明,不用跑了,那这份产业就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收获,需要好好打理,认真经营。

    至于房子的交易,能拖就拖,到最后看局势再决定是不是出售;如果交了定金的人当中有人不愿意等,大不了把钱退给他;如果对方继续纠缠,大不了想办法让他闭嘴。

    对于市井达人张翠来说,策划点事情让某个老实巴交的人闭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略施手段就行了。

    打定了主意之后,张翠逐步恢复了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点事和自己之前的经历相比,根本就是毛毛雨。

    冯娉对张翠的表情变化感到又惊奇又担心,这样一个经历复杂心思难猜的女人,实在不应该是我冯娉的合作伙伴。

    唉,老板,你这是选的什么人啊?太让人操心了。

    俩人各怀心思,就工作方面的事情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立刻重启省内各个地级市的开店计划,高标准严要求,尽快的把省内新一批9家店面开办起来,争取在年底之前,实现整个张大嫂餐饮公司全面盈利。

    谈完工作,冯娉乐呵呵的问道:“张姐,生活上还有没有什么困难?有的话,不用客气,直接说就行。”

    张翠心里不爽,奶奶的,又来了!表面上是关心我,实际上是想套我的话吧?

    咦?对了,我也试探试探你。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