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有没有怕过?
    温同霞在去卫生间的时候卸掉了身上的通话器,交给了前来接应的女队员。现在既然已经和关茹达成了一致,俩人亲亲热热的进了健身中心,一起锻炼去了。俩人商量好了,健身之后一起吃饭,然后找个宾馆住下,明天一早坐动车去泉城。

    郭天德肯定是不会让温同霞游离在视线之外的,安排了人继续跟着。所以,健身房里、饭店里和宾馆里,总是有几个温同霞刚认识的面孔在四周游弋,这让温同霞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关茹周旋。

    夜色降临的时候,一架专机在京城机场降落,许世平回来了。

    很多人知道了这个消息,都在观望他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得知,许世平一回到京城,不顾舟车劳顿,立刻组织人员开会,会议开了很久,直到深夜。

    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许世平的办公室打出了很多电话,其中一个是直接打给穆东的,要求他明天一早赶到京城,接受谈话。

    穆东很吃惊,这个电话竟然是直接通知自己,而不是像上次那样经过刘敬堂中转。难道,我竟然有这样的资格了吗?

    穆老板当然知道大东半导体的项目颇受许世平关注,但是他从未想过向许世平救助。原因在于,第一,他自认为还够不着许世平,并且他也没有直接和许世平对话的渠道;第二,许世平的态度未明,而这次伸出黑手的又是侯小西这种重要家族的成员,穆东不想由于大东半导体的原因而卷入上面的某些角力。

    现在,许世平直接相邀,穆东心里明白,大东半导体的这场风波,算是过去了。

    作为一个拥有时空记忆的人,穆东自然清楚许世平做事干净利落的风格以及候家未来的走向,他心里有些感概。

    别看现在跳的欢,小心将来拉清单,真的很有道理。

    正琢磨着,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是刘敬堂。他笑呵呵的问道:“我刚才接到了六号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穆东赶紧拦住,插话道:“我刚放下电话,也通知了我,上午9点。”

    刘敬堂心里一顿,无奈的说道:“我也是9点,看来咱俩是一拨。”

    电话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俩人都清楚,许世平这么做绝对不是偶然,也不可能是工作人员失误,这说明,他把穆东和刘家放在了一个层面上,平等对待了。

    最终,穆东先开了口:“刘叔叔,我明天早点去,先去你那里。”

    刘敬堂心怀大慰,笑呵呵的说道:“穆东,我和我们家都非常为你骄傲,你真的成长的非常迅速,我很高兴。”

    穆东道:“都是刘县长和刘叔叔一步步的指导和栽培,才有了我的今天,我会一直记得。”

    刘敬堂大声道:“好!穆东,能见证你的成长,我们都很幸运,明天我等你。”

    挂了电话,穆东发了好一阵呆。

    他觉得,自己好像丢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却怎么也想不出头绪。

    怅然若失的何止是穆东,刘敬堂也是如此。他呆立了一阵子,去了二哥刘敬军的家里,哥俩一直聊到很晚。

    ……

    第二天一大早,湾流g550抵达京城,穆东旋即坐上汽车一路狂奔,终于在早高峰到来之前赶到了外交部。见到刘敬堂之后,换乘刘敬堂的专车,一路七拐八拐,经过了好几次繁复的检查,终于到达了上次来过的那个幽静的小院。

    五月的小院,高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洒落一地阴凉。墙角的海棠点缀着稀疏的粉红色的小花,眼看花期马上就要结束了。

    上次见过的中年人出来迎接两人,依然是一副淡淡的样子,招呼两个人进去。穆东已经听刘敬堂介绍过,中年人名叫井华,是许世平办公室的主任。

    他客气的说道:“井主任,麻烦您了。”

    井华盯着穆东看了几秒,一双眼睛深邃无比,仿佛鹰隼一般。看的穆东心里直发毛。

    最后,一丝浅浅的笑容在井华的脸上一闪而过,他扯了扯嘴唇,说道:“小穆不错,挺有原则的。”

    几人进了屋内,穆东惊奇的发现,许世平穿着一件白色纯棉圆口短袖衫,下身是一条浅灰色的灯笼裤,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正坐在茶几边上吃饭。

    看到几个人进来,许世平抬起头说道:“敬堂同志来啦,穆东来啦。对不住了,昨晚开会到半夜,刚起来一会。都怪老井,没及时叫醒我,你们俩吃了没有?”

    “吃了!”“没吃!”

    两声回答同时响起来。

    说吃了的是穆东,假话。

    说没吃的是刘敬堂,也是假话。

    许世平呵呵笑道:“穆东年轻,面子薄,估计没说实话,都坐吧,我们边吃边聊。老井,让厨房再添点过来。”

    穆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和刘敬堂一起在茶几边坐下,再一看上面的早饭,穆老板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茶几上有一大碗玉米粥,一杯牛奶,一个剥好了的煮鸡蛋,一个馒头正在许世平的手里,已经吃了两口,还有一小盘榨菜和几片煎培根肉。

    穆东没忍住,脱口而出:“副主席,您早上就吃这个啊?”

    许世平呵呵一笑,说道:“那要吃什么啊?大鱼大肉还是山珍海味?对了,你这个首富早上吃什么?”

    穆东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家早上经常是面条,偶尔也吃馒头油条什么的,不过我们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会有几个菜。”

    许世平道:“这不就得了?你说出去也没人信。我这也是有荤有素有奶有蛋,热乎乎的吃着舒服,营养也够。看来小穆还没有腐化,生活方面很自制。”

    穆东不好意思接话,刘敬堂赶紧道:“副主席,小穆在这方面很有分寸。”

    言语间,服务人员送来了两份早餐,配置和许世平的一样。三人不再说话,默默的开吃。

    许世平最先吃完,他说声慢用,悄悄去了里屋。

    几分钟后,穆东和刘敬堂也吃完了,服务人员快速撤去餐具。这会功夫,许世平也出来了,他已经换上了白色短袖衬衣、黑色西裤和黑色皮鞋,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穆东心说,这才对嘛,刚才总觉得怪怪的,都不敢多看两眼。

    三人重新落座,穆东赶紧道:“副主席,我给您汇报一下大东半导体面临的问题和我们的应对措施。”

    许世平摆摆手,说道:“不用说了,大体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的时间很紧张,10点钟还要去开会。小穆,你最近的表现,井华同志对你的评价是勉强及格。你别觉得这个分数低,井华同志是个很严肃的人,能在他这里及格的人并不多。”

    “小穆,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第一,大东半导体的立项工作,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你有什么思考?第二,我觉得你在处理的过程中,选择的是一种过激的直接对抗的方式,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穆东来之前做了很多准备,第一个问题,他大抵思考过,第二个问题,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考验能力和口才的时候到了。

    穆东缓缓说道:“副主席,虽然现在立项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我个人认为,只是一小部分人为了私利,打着各种旗号和说辞在瞎折腾。这样一个不论在民用还是军工方面都有积极意义的重点项目,是不可能停顿下来的,就像历史潮流永远不可能停顿下来一样。所以,我坚持认为,立项是迟早的事情,并且宜早不宜迟。再者,发展委的一些人的表现虽然不好,但是这个机构在重大项目上的管理作用不容置疑,对市场经济的引导作用不容置疑。最后,我坚信大东半导体的工作会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持续推进下去,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关于第二个问题,其实我一开始是有些慌乱的,但是经过我个人的思考和公司团队的智力碰撞,我们一致觉得,对方使用的各种手段都上不得台面,不能放在阳光下接受审视。所以,我们下定决心和对方硬抗,同时我们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一旦短时间内生产基地的立项确实不能完成,我们的计划是加快实验室的建设和启用,先保证技术层面的稳定和创新,在后期生产基地项目立项完成后,在最快的时间内投入大规模生产。”

    许世平笑着问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实验室那边,打算用研发的名义,进行小规模的试生产?”

    穆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头说道:“是。”

    许世平点点头:“穆东,你没让我失望,在一个关键的时刻选择了合适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如果你真的接受了对方的条件,大东半导体迟早会变成一个火药桶,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刘敬堂吓了一跳,火药桶这样的字眼都出来了?这么严重?

    穆东也是浑身一激灵,他知道,许世平绝对不是吓唬他,如果他真的和侯小西搅和在一起,几年以后,不是被对方啃光了骨头,就是和对方一起跌落尘埃,绝无幸免之说。

    许世平继续道:“穆东,我追加一个问题,对方也算势力庞大,你有没有怕过?”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