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快要疯掉了
    晚上10点,一篇名为《欺人太甚的大东集团》的文章,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文章指出:大东集团自成立以来,不但一直坑蒙拐骗,更是飞扬跋扈,欺凌良善,做出了很多让人气愤的事情。

    比如,大东集团下属的大东房地产公司财务总监陈某,在职务和收入不断升高之后,当起了女版陈世美,抛弃了数年交往的男友——束河县普通职员张某。张某为挽回陈某的心,在大东集团门前施放氢气球、摆放鲜花示爱,却被陈某指挥大东集团的安保人员无情殴打,之后还被诬蔑为寻衅滋事,被泉城警方扣留数小时之久。而张某的姑姑张某霞,在为侄子讨回公道的过程中,更是遭遇层层阻力,甚至差点为此丢了工作。

    再比如,穆东个人的保镖方某东的妹妹方某楠,虽然只是一个初三学生,但是行事乖张,仗势欺人,凭借自己曾经练过几年武术,素来对班里同学非打即骂,称王称霸,更是于半个月之前纠集同学,使用双节棍等凶器,围攻同班同学温某某。造成温某某身受重伤,现在依然在医院住院。而大东集团则极力包庇,多方打压,只赔偿了受害人医药费和其他费用共计2万元,在温家人极力哀求之下,才勉为其难的追加了2万元精神损失费。其后,大东集团更是多方挑拨,上蹿下跳,对受害人的父母和亲属进行打压,甚至制造事端让受害人从医院被赶出,一度中断了治疗。

    最让人气愤的是,在大东集团筹建泉城超高层建筑的拆迁过程中,由于某些不为人知而公众皆知的目的和手段,一户尚未达成拆迁协议的院落在深夜突发大火,一名70多岁的老人被活活烧死。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如此严重的事故,竟然和大东集团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处理了几个拆迁公司的人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真是人神共愤!

    文章最后指出,大东集团,从一个被政府宠坏了的孩子,经过数年发展,已经变成了一个带有危险基因的壮汉,这个公司及其负责人的所作所为,已经不为世俗接受,不被法度容许,不被道德认可。这样的公司,真的还能让它继续存在,祸害普罗大众吗?

    时间刚刚好,大东集团挖好了坑,对手就迫不及待的跳了进来。就好像大东集团做了个预测,对手马上做出了配合一样。

    唐米亚简直高兴的要疯掉了,她立刻对规模庞大的水军发出了指令,全力以赴,同时炒作大通集团和对方的两篇帖子,保证大东集团的帖子在各大论坛和网站置顶,保证对手的帖子紧随其后。

    得,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点就通,立刻明白了这个举动的深意,各自忙碌起来。

    京城郊外的一处豪宅里,年轻的侯爷暴跳如雷,摸起一个盛满了茶水的小杯子,直接砸到了身前的甄林林身上。

    他大声骂道:“蠢货,坑爹的猪队友!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要是死了,我们也能知道发生了意外,不会去跳人家布置好的陷阱。到时候老子亲自去参加你的葬礼,让你特么的风光大葬。”

    甄林林呆呆的站立着,任由茶水在他胸前流淌下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穆东这么轻易的放走了他。

    侯爷继续骂道:“王八蛋啊!本来今天披露的三件事,前两件只是陪衬,第三件事才是最有说服力的,现在让你一弄,这三件事都成了笑话,你真行啊!多少人努力了很久的事情,让你一下子就毁了!我打死你这个狗东西!”

    侯爷抄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作势要扔,一边的一个年轻人赶紧拦着:“侯爷,侯爷,消消气,花瓶挺贵的,上次从香港拍回来的,砸在这么个玩意儿身上,太可惜了。”

    说着,从侯爷手里接过花瓶,小心的放在桌上,回身问道:“小甄,你也真是的,就算对方不接受,就算你被人家控制了,脱身之后你也得说实话嘛,你这藏着掖着的,这不,大家猝不及防了。我说,你还给人家说了什么?”

    甄林林心说,我说了背后操纵事端的人是侯小西,对方还让我捎几句话,但是我敢说吗?我还是得藏着掖着,否则我的麻烦就大了。

    拿定主意,甄林林小心的回答道:“侯爷,白哥,我没再说什么,事实上那个穆东只和我聊了几分钟,就让我离开了,我现在才明白,他没安好心。”

    白哥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警惕性太低了!也怪不得侯爷生气。”

    接着,白哥转身道:“侯爷,对方越是挤兑我们,我们内部越要团结,不能让穆东看了笑话。过几天我不是要去会会那个穆东吗,我带着小甄一起去,您看行不行?”

    侯爷一屁股做到沙发上,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白哥一看,这是默许了,回身对甄林林说道:“小甄,你先走吧,看你把侯爷气得!好好休息两天,等我电话。”

    甄林林缩着脖子走了,他觉得,今天真是糟糕透了!

    温同霞和张敏霞同样觉得糟糕透了,白花了钱不说,效果完全没有。不过她们俩都在心里安慰自己,大东集团已经在政府层面失宠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后续的麻烦吧?

    觉得高兴的,自然是大东集团的众人了。这些天一直被动防守,终于主动一回,出了一口恶气。

    只有穆东并没有太开心,拆迁火灾的事情再一次被提及,他心里又想起了那个无辜的老人,感觉很不是滋味。

    很显然,老人的家属为了争取一些权益,接受了一些不怀好意的资助或者蛊惑,但是相比一条生命来说,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想到这里,穆东给蔡国梁打了个电话,询问这户人家最终的拆迁补偿方案。

    蔡国梁不住的叹气:“穆东,网上的帖子我也看到了,最近我一直在关注。可以说,这个帖子对你的影响不大,但是对政府的拆迁工作来说,绝对是难上加难了。这户人家的事情依然僵在这里,他们提出了三倍的拆迁补偿和100万元的死亡赔偿金,这是政府不能接受的。”

    穆东问道:“难道就一直僵下去吗?”

    蔡国梁道:“当然不会,但是在其他拆迁户都签署协议之前,这户人家的事情只能暂缓,否则的话,政府根本应付不了太多的效仿者。你可能没听说,已经有拆迁户把自己的房子烧了,然后说是被人恶意纵火,据此申请高额拆迁补助。当然了,最终事情查清楚了。”

    穆东愣了,人心还真是太复杂的东西,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

    穆东无奈的说道:“蔡叔叔,我的建议是速战速决,只要对方有价码,就可以谈。”

    穆东的思路是对的,因为他知道,房价是上涨的,拖得越久,对方要求的数额就会越大,事态就更容易再次激化。

    蔡国梁只好说道:“我再考虑一下,同时把你的建议和大家讨论一下,尽快拿出方案。”

    穆东刚挂了电话,唐米亚的电话接着进来了。

    “穆总,我们要不要再进一步来个反击?”唐米亚问道。

    穆东道:“不用,事态已经很明确了,组织人写几条精彩的评论,然后把这些评论顶起来吧。”

    唐米亚依然行事,自去忙碌。

    穆老板伸了个懒腰,心说,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伸出的胳膊还没放心,手机又响了,穆老板心里这个无奈啊,真的无法言说。

    这次是王忻澜,她的声音有些不爽。

    “穆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和我说一声,真是的!”

    穆东道:“知道你炒作黄金很辛苦,没黑没白的,就没通知你,再说了,事情也不大,只是一帮子人瞎折腾。”

    王忻澜道:“穆哥,还是小心一些,有一些人,胆子真的是非常大的。”

    穆东笑道:“没事,我和你嫂子说了,我们有实力东山再起,这不是还有你在国外操持吗?”

    王忻澜乐了,笑道:“倒也是,国外的这些资金,真的能做非常多的事情。穆哥,那我就给你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

    穆东道:“那好,听你说这一些开心的事,调节一下心情。”

    王忻澜主要汇报了四件事。

    一是黄金投资,她回去这几天的时间,金价上涨非常明显,美国未来公司的收益又增长了37亿美元,总体资金实力达到804亿。

    二是,已经按照美国金融业高级管理人员的薪资水平,外加3年1000万美元的期权,和乔治达成了继续录用协议。

    三是,已经和劳斯莱斯和奔驰方面分别沟通,订购了5辆莱斯莱斯幻影和10辆奔驰s600防弹车。

    四是,波音方面已经回复,会在今年6月30日之前提前交付3架波音767-300货机,并在今年年底之前再交付7架,完成今年的10架货机交付指标。

    王忻澜最后说道:“穆哥,直升机的事情我最近没时间去考察,还有就是空客公务机的事,这两天也确实没顾得上见托尼,我听员工说了,他快要疯掉了。”

    穆东哈哈大笑:“好,不急不急。”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