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出大事了
    下午四点,湾流g550冲入天际,从泉城飞往鲁南。

    飞机飞平以后,大家都纷纷去逗弄第一次坐飞机的穆毅。小家伙已经醒了,毫不怯场的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看来看去。

    穆二叔有些感概的说道:“这才满月的孩子,都坐上飞机了。”

    穆二婶接话道:“还不是沾了小东的福气,要是靠你个老东西,这辈子能买个飞机轮子就不错了。”

    穆东有些无语,二叔二婶嘴里的恭维,肯定不是因为坐飞机这么简单的事情,估计还是为了炒大蒜的事。

    他笑着说道:“二叔二婶,你们这次打算投资多少钱?”

    二叔成功的引起了话题,赶紧说道:“小东,我和大国、晓媛商量了,打算投入150万。”

    穆东点点头,说道:“不算少了,如果顺利的话,也能存下些家底。对了二叔,我还是强调一点,这次的投资很有风险,赔钱也是很有可能的。别把家底搬出来,房子什么的,不要全部抵押了。”

    林晓媛在一边接话道:“大哥,电信小区的房子我们抵押了100万,手里杂七杂八的又凑了50万。还有一套按揭的房子,暂时没动,即使有风险的话,也能有安身的地方。托你的福,我和大国收入很稳定,抗风险能力还不错。”

    林晓媛这番话,利落无比,不但交待了资金的来源,也说出了对潜在风险的预防,还顺便拍了马屁。

    尤其是资金来源,林晓媛作为大东快递的财务经理,日常过手的资金十分惊人,现在说出150万的具体来路,态度是非常诚恳了。

    穆东点点头,笑道:“安排的很周到,有进有退,晓媛,最近没上班,有没有充充电?”

    穆大国赶紧道:“哥,晓媛休产假这阵子,一有时间就看书,我说她,她也不听,这样怎么行?坐月子我把她的书藏起来了,和我生了好几次气呢。”

    穆二婶也道:“是啊,月子里要是落下病根,一辈子受罪,晓媛啊,听话,那些书等以后再看。”

    林晓媛苦笑道:“大哥,之前上班忙得没时间学习,想趁着这个时间把中级会计师考出来,全家人都拦着,我都成了人民公敌了。”

    穆东笑道:“穆毅还小,你还是先把重心放在他身上吧,以后慢慢考。”

    林晓媛无奈的说道:“我天天就是吃饭睡觉喂孩子,都胖了两圈了。”

    站在一边盯着小弟弟看的穆馨突然接了一句话:“我妈妈说,好好吃饭睡觉,就是好孩子,你是好孩子!”

    得,大家都被逗乐了。

    欢声笑语中,飞机开始降落了。

    ……

    卢英杰留下两人监控迟海涛,自己亲自去了这个家伙的户籍地,找到了当地村子的村主任。

    卢英杰没空手,两条“好猫”香烟奉上,言明自己是来调查迟海涛的,村主任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那个兔崽子?是不是又在外面惹祸了?卢同志,你是不知道,这个海涛,从小就不是个好东西,偷鸡摸狗的。他父母去世后,他更是无法无天,连他两个叔叔都被他打过。后来他去外面打工,不见踪影,村里的人松了口气。再后来听说他在外面犯了什么诈骗罪,被判了好几年。前一段时间他倒是回村子来了一趟,让我给他办低保,屁!他这样的混蛋还想吃低保?简直是笑话!这小子见我不松口,骂骂咧咧的走了,临走还把我家门口种的辣椒给拔了,你说说,这他娘的是个什么玩意……”

    卢英杰最后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迟海涛有没有结婚?

    村主任乐了:“结婚,美得他!谁愿意嫁给他?不过这小子有办法,长的也不错,好几次都带着女人回来过年,不过每次带回来的人都不一样,那些女人也是瞎了眼。”

    卢英杰掏出了张翠的照片,问道:“这个女人来过吗?”

    照片上是以前张翠自己开面馆时的普通装扮,村主任一眼就认出来了,说道:“来过,就她来的次数多,前两年总来。”

    村主任滔滔不绝的讲了大半天,还热情的带着卢英杰去迟海涛家的破房子看了看,然后带着卢英杰去了迟海涛的两个叔叔家。

    得,两个叔叔家怨气更大,直言这样的人是迟家的耻辱,最好能一枪崩掉。

    调查很顺利,卢英杰却高兴不起来。得到的这些信息所折射的问题并不轻松。

    首先,迟海涛此人经历复杂,比较危险;

    其次,迟海涛和张翠有段一段亲密过往,对张翠的情况非常了解;

    再者,当前迟海涛和张翠的表现说明,俩人已经反目,张翠的处境不妙;

    最让卢英杰郁闷的是,迟海涛不是个好东西,曾经和他亲密相处的张翠,又能好到哪里去?

    穆总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而且这么优待她呢?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是,大东集团有慈善基金会,穆总很有善心,但是善心也不能滥用啊?

    真人让人费解!

    不论怎么费解,卢英杰还是把了解到的详细信息,立刻向穆东做了汇报。

    ……

    穆东和卢英杰结束通话的时候,车子正好到了穆村的村口,穆化峰组织了一大帮村民在这里迎接。

    现场不但放了鞭炮,还扯了一条横幅,上面写:感谢穆东先生热心回报家乡。

    穆东有些哭笑不得,下了车给一众相亲问好、散烟。

    得,一包软中华一眨眼就发完了,还是肖肖又赶紧递过来几包,才算堪堪解围。

    发完烟,穆东把穆化峰拉到一边,无奈的说道:“叔,你非得把我架在火上烤?”

    穆化峰说道:“穆东,你将就着点吧,其实我也没办法,要不搞这么一场,我总是觉得有些遗憾。对了,和你商量一下,这个一肩挑的工作,我实在是不愿意干了,真的,瞎耽误工夫还不落好,过几天我就打算辞职了。”

    穆东挪揄道:“光想着挣钱了?”

    穆化峰道:“挣钱有什么不好?辛辛苦苦挣的钱,花的踏实。”

    恩?话里有话啊?

    穆东笑道:“怎么?有人说三道四了?”

    穆化峰无奈的说道:“村里这些道路,加上下水道,一共花了233万,你那笔赔偿款才128万,后来化山哥又陆续拿出了105万。我说穆东,这些下水道根本不需要修这么结实,都怪你瞎指挥,害得我现在被人说闲话,说我贪了你家的钱。”

    穆东大手一挥:“说去!听见拉拉蛄叫还不种地了?明天把账目一公开,看他们还怎么说?”

    穆化峰撇撇嘴:“你可拉倒吧!你可别找事!我听说,附近的几个村里,有人也琢磨着找你打秋风呢?”

    得,穆老板马上蔫了。这事要是形成了风潮,还真得不少钱。

    钱自然是有的,但是这么花出去,真的没有意义。很可能就落入了有心人的口袋,然后收获一堆豆腐渣工程。

    此刻,穆东也明白穆化峰为什么不想干了。估计已经有人想通过他联系自己,让他为难了。

    想到这里,穆东说道:“叔,不相干就别干了,好好弄弄快递网点,过上几年舒心日子,比什么都强。”

    穆化峰乐了:“大侄子,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个。这下我心里妥了,晚上咱爷俩好好喝几杯!”

    当天晚上,穆二叔家里热闹非凡。

    不但穆化山这一支三户全部到场,村里众多本家也来捧场。

    天气已经热了,直接就在院子里摆了两桌,一楼的大厅里也摆了两桌,一众亲朋好友,一直喝酒聊天到很晚才慢慢散去。

    农村的酒场,长辈众多,人情复杂,酒风浓烈,实在是很难抵挡。尤其是,很多人都是冲着穆东的面子来的,不和穆老板喝上一杯,实在是没面子。

    最终,穆老板喝了不少酒,好在他也插科打诨的瞎糊弄,好歹没喝醉。

    回到自己家里,穆妈和肖肖都没睡,还在等着。

    穆东有些过意不去,喝了点老妈准备的醒酒汤,晕乎乎的休息去了。

    夜半时分,手机嗡嗡的震动声音惊醒了肖肖。

    肖肖起床一看,是穆东的手机,只见上面闪烁着两个字——刘薇。

    肖肖看着依然沉睡的穆东,心里有些不忍,她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放的远了一些,任凭嗡嗡声持续,直到停止。接着,刘薇取过自己的手机,悄悄的关了机。

    对于刘薇,肖肖其实一阵心情有些复杂。她心里明白,老公是值得信任的,但是有些事情却不能不防。而这个和老公曾经一起遭遇车祸的刘薇,尤其应该防备。

    深夜来电,如果是闲话,对方可能就不再继续打了。

    如果是急事,对方应该还会再打,等等看吧。

    电话果然没有再响,肖肖放心下来,慢慢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肖就听见家里的大门被砸的哐哐直响,接着听见穆爸起床去开门的声音。

    肖肖有些不高兴,谁啊?半夜来折腾,真没素质。

    很快,自己卧室的房门也被敲响了,不但穆东被吵醒,就连馨儿也放声大哭起来。

    门外传来穆晓霞焦急的声音:“小东,肖肖,你们俩快开门,出大事了!”

    肖肖大惊失色,她赶紧摸过穆东的手机,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